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湖湘文化里的三個(gè)“湘西”

文、圖/劉茁松 

未標題-2.jpg

王夫之畫(huà)像


第一個(gè)湘西,是王船山(夫之)的湘西草堂。船山先生曾在衡陽(yáng)舉兵抗清,阻擊清軍南下。戰敗后,輾轉肇慶、桂林、湘西以及郴、永、漣、邵間,最后在衡陽(yáng)石船山下筑草堂而居。此地在湘江西邊,故名“湘西草堂”。先生在此“六經(jīng)責我開(kāi)生面”,著(zhù)書(shū)立說(shuō),岳麓書(shū)社出版有《船山全書(shū)》傳世。

第二個(gè)湘西是陳渠珍、沈從文們的湘西。近代湘西人才輩出。政治家、軍事家、文學(xué)家、藝術(shù)家,家喻戶(hù)曉。沈從文從湘西鳳凰走向世界,帶著(zhù)湘西的好山好水,美人美文,帶來(lái)八方賓客,四海游子。北岳文藝出版社出版有《沈從文全集》傳世。


錢(qián)鍾書(shū)照片 (2).jpg

沈從文


第三個(gè)湘西是錢(qián)鍾書(shū)的??箲鸱槠?,錢(qián)鍾書(shū)遵父命到湖南藍田,任教國立師范學(xué)院。國破家散之際,開(kāi)始撰寫(xiě)《談藝錄》。自序說(shuō)“始屬稿湘西,甫就其半”,就是說(shuō)在湘西動(dòng)筆,寫(xiě)成了一半。這個(gè)“湘西”類(lèi)似船山先生的湘西,指地處湘江西邊。錢(qián)先生寫(xiě)到湘西二字的時(shí)候,一定會(huì )聯(lián)想到流離失所的前輩,故自云《談藝錄》“雖賞析之作,而實(shí)憂(yōu)患之書(shū)也”。

下面要說(shuō)的《湘西》,是《沈從文讀庫》中的一本?!渡驈奈淖x庫》由中南出版傳媒集團彭玻董事長(cháng)策劃,湖南文藝出版社第二文學(xué)編輯部承擔。讀庫聘請沈從文研究專(zhuān)家凌宇先生擔任主編,延請吳正鋒、張森兩位教授做執行主編。畫(huà)家蔡皋女士為封面設計創(chuàng )作了精美的插圖,蕭睿子為圖書(shū)做出了特色鮮明的整體設計。2024年1月,十二卷本《沈從文讀庫》中的有關(guān)湘西的四本組成“沈從文與湘西”小套裝,在北京圖書(shū)春交會(huì )上與讀者見(jiàn)面。這一年,正好是沈從文在北京發(fā)表作品的“從文”一百周年。

沈從文讀庫版《湘西》收入作者“湘行書(shū)簡(jiǎn)”“湘行散記”“湘西”三部作品。


凌宇與沈從文合影.jpg

《沈從文讀庫》主編凌宇與沈從文合影


1934年1月,沈從文曾經(jīng)回到闊別多年的故鄉鳳凰。他是回鄉探望母親的。這時(shí),他剛剛結婚半年,充滿(mǎn)新婚的喜悅。他的寫(xiě)作已經(jīng)走過(guò)艱難的雪山草地,《邊城》這條蒼龍也已穩穩地把握在手了。立業(yè)成家的雙重喜悅,讓他的歸湘之路有如朝辭白帝,一路上寫(xiě)給北京妻子的書(shū)信好像輕舟已過(guò)。這些書(shū)信多年后終于作為《湘行書(shū)簡(jiǎn)》編入《沈從文別集·湘行集》,1992年5月由岳麓書(shū)社出版。比這更早的,是他用回鄉的素材寫(xiě)成的《湘行散記》1936年已有單行本在上海商務(wù)印書(shū)館出版,為湘西帶來(lái)了讀者期盼的目光。1937年底,沈從文隨一批教授避亂遷徙去云南,路上再次回到故鄉。這時(shí)節,湘西因為戰爭忽然變成戰略要地。沈從文一腔愛(ài)國之情,滿(mǎn)懷鄉土之戀,提筆急就《湘西》一書(shū),在湘西與四方難民之間搭建理解的橋梁,在湘西的過(guò)去與未來(lái)之間打造通達的隧道。作者寫(xiě)這本書(shū),希望“能對于旅行者減少一點(diǎn)不必要的憂(yōu)慮,補充一點(diǎn)不可避免的好奇心,此外更能給他一點(diǎn)常識——對于旅行者到湘西來(lái)安全和快樂(lè )應當需要的常識,或一點(diǎn)同情”。1940年,作者心愿結出的文字已經(jīng)變成鉛字在長(cháng)沙商務(wù)印書(shū)館出版,為湘西贏(yíng)得眾多知音。

彭玻是湘西龍山人,對于湘西走出來(lái)的大作家沈從文情有獨鐘。他指出,我們湖南人民出版社正在出版《周立波文集》,你們湖南文藝出版社可以出一套《沈從文文集》,體現湖南文學(xué)的豐富性。他還特別指出,《沈從文文集》中,可以拿出與湘西有關(guān)的部分另外做一小套裝,以“沈從文與湘西”的名義,把宣傳湘西和宣傳沈從文結合起來(lái)。在實(shí)施彭玻的策劃過(guò)程中,沈從文家屬鑒于過(guò)去已經(jīng)有三個(gè)“沈從文文集”版本,在套書(shū)的書(shū)名上,偏向“沈從文讀庫”這樣新穎的命名。彭玻最后認可了沈家的意愿和出版社的意圖。在封面設計的過(guò)程中,根據彭玻的眼光,設計師蕭睿子又在底色色彩上費了不少心思,為《沈從文讀庫》增加了文采斐然的色彩感。甚至于內文字體的大小,彭玻也細心考量,讓《沈從文讀庫》最后成為更加適讀的美目盼兮。


(備選圖)錢(qián)鍾書(shū)照片 (1).jpg

錢(qián)鍾書(shū)


彭玻在為《沈從文讀庫》專(zhuān)門(mén)召開(kāi)的例會(huì )上,給我們講了他知道的一個(gè)關(guān)于湖湘文化的說(shuō)法,說(shuō)湖湘文化就是實(shí)事求是加浪漫主義。我們認為,沈從文先生的寫(xiě)作道路,他的著(zhù)作,既有真實(shí)反映社會(huì )的實(shí)事求是精神,又有抒情理想的浪漫情懷。他的學(xué)術(shù)專(zhuān)著(zhù)《中國古代服飾研究》,用實(shí)事求是的精神,用文物與文章對比的方法,糾正了許多紙上談兵的不實(shí)之言、不真之說(shuō)。他的湘西系列作品,既充滿(mǎn)對于故鄉風(fēng)物人情的傳真傳神寫(xiě)照,同時(shí)也洋溢著(zhù)五四新文化青春之歌的浪漫情調。他的一生,被稱(chēng)譽(yù)“赤子其人”,這“赤子”二字,既是實(shí)事求是的科學(xué)精神,又是奇思妙想的浪漫魂魄。

戰爭年代曾經(jīng)在湖南湘西工作過(guò)的錢(qián)鍾書(shū)先生,1939年11月在逃難中經(jīng)過(guò)浙江寧波奉化區溪口鎮的雪竇山,動(dòng)蕩中從容不迫,游山后詩(shī)興大發(fā),留詩(shī)三首?!镀涠酚幸欢卧?shī)句:“我嘗觀(guān)乎山,起伏有水致。蜿蜒若沒(méi)骨,皺具波濤意。乃知水與山,思各出其位。譬如豪杰人,異量美能備?!痹?shī)的意思,說(shuō)山勢就像起伏的江水,可見(jiàn)山和水,并不是截然分開(kāi),不像孔子說(shuō)的“仁者樂(lè )山”“智者樂(lè )水”那么絕對對立,而是互相可以交融交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就像英雄豪杰往往兼備多種不同的美質(zhì)。蘇軾能大江東去,也能月出東山。沈從文作為一代文豪,他的生活與創(chuàng )作,顯示出豪杰之士的豐富多彩,用“讀庫”這樣的名稱(chēng),也是想借來(lái)形容先生著(zhù)作的壯觀(guān)吧。十二卷《沈從文讀庫》在手,有小說(shuō)也有詩(shī)歌,有散文也有童話(huà),有書(shū)信也有文論,展示了文體大師有容乃大的氣象。跟隨沈先生的文字,我們時(shí)而碧波蕩漾,時(shí)而波瀾起伏;時(shí)而菩薩低眉,時(shí)而金剛怒目;時(shí)而意氣風(fēng)發(fā),時(shí)而沉思默想。馬克思曾經(jīng)贊揚希臘神話(huà)是“西方文學(xué)的武庫”,沈從文先生從一個(gè)小學(xué)文憑的湘西少年成長(cháng)為一名大學(xué)教授,也近乎神話(huà)。他的人生和文字,都已經(jīng)成為讀者生活中的一座精神武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