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陳嘉庚與集友銀行(連載二)


陳嘉庚(左)與李光前(中)、陳六使(右)合影


1943年,世界反法西斯戰爭發(fā)生重大轉折,隨后中國抗戰也拉開(kāi)了大反攻的序幕,勝利的曙光已經(jīng)顯現。集友銀行的發(fā)起人預見(jiàn)到戰后國家各項建設迫切需要華僑資金及金融業(yè)的支持,“抗戰之勝利在望,建國之規模漸成,而建設之實(shí)施方案亦正由政府籌劃之中,益知今后建設事業(yè)之發(fā)展誠無(wú)限量,而所需于僑資及金融事業(yè)之協(xié)助為尤切”。他們在營(yíng)業(yè)計劃書(shū)中將“創(chuàng )設集友銀行以確立華僑資金與祖國建設事業(yè)聯(lián)系合作之初基,俾可陸續聯(lián)合僑商返國投資助長(cháng)祖國復興事業(yè)”作為集友銀行的重要宗旨,并具體化為鼓勵僑資內移、便利僑胞匯兌、扶助工業(yè)發(fā)展、舉辦教育基金等方面。

而成立后的集友銀行除開(kāi)展一般商業(yè)銀行的業(yè)務(wù)外,更是將辦理僑匯作為業(yè)務(wù)的重心,其章程中明確規定“本銀行暫設總行于福建永安,抗戰勝利后移設廈門(mén)”,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廈門(mén)是華僑出入國的重要口岸,也是僑匯集結的中心,更確切地說(shuō)是閩南的僑匯中心。集友銀行籌劃開(kāi)設的第一批分支行處也都選在東興、柳州、泉州等“僑匯出入的孔道”。1943年11月1日,集友銀行東興及柳州辦事處開(kāi)業(yè),此時(shí)距離總行開(kāi)業(yè)僅僅1個(gè)月,足見(jiàn)集友銀行經(jīng)營(yíng)者們拓展業(yè)務(wù)的決心和毅力。憑借勇毅前行的精神和準確清晰的發(fā)展思路,從成立到1944年年初的幾個(gè)月中,集友銀行的各項業(yè)務(wù),如溝通僑匯、辦理貸款、招收存款、票據貼現等方面順利推進(jìn)、日漸發(fā)展。1944 年1月,財政部批準集友銀行設立東興及泉州兩辦事處,柳州辦事處則未獲批準,后即撤銷(xiāo);1944 年3月15日,泉州辦事處開(kāi)業(yè),地址在泉州市區中山南路。

1944年,集友銀行、集美實(shí)業(yè)公司以及中國藥產(chǎn)提煉有限股份公司向集美學(xué)校分別提供經(jīng)費補助645478元、1279358.35元、300000元,三者合計約占當年校費總收入的三成。此后,集友銀行又陸續籌劃設立大田、福州等分支機構。1945年3月,成立大田縣通訊處,地址在東街口;同年9月,成立福州辦事處,地址在萬(wàn)壽路10號。集友銀行發(fā)展初具規模。

抗戰勝利后,集友銀行總行按原定計劃于1945年10月由永安遷至廈門(mén)。當時(shí),福建省政府、學(xué)校、文化機構、銀行、商家已陸續離開(kāi)永安,省內各大城市經(jīng)濟逐漸復蘇,將總行遷至廈門(mén)有利于僑匯等業(yè)務(wù)的開(kāi)展和銀行的發(fā)展。同年12月 1日,總行在廈門(mén)海后路27號正式營(yíng)業(yè)。為了便于開(kāi)展業(yè)務(wù),東興辦事處等機構分別遷往漳州、永春,之后經(jīng)調整撤銷(xiāo)永春通訊處,最終總行下設泉州、福州、漳州三個(gè)分支行處。其中,福州分行由郭鴻忠擔任經(jīng)理,他與陳嘉庚辦學(xué)的得力助手葉采真是至交,曾在集美學(xué)校服務(wù)13年??箲鸾Y束后,他擔任集友銀行福州支行經(jīng)理,并發(fā)起組織集美學(xué)校福州校友會(huì )。

1947年海運逐漸恢復,市場(chǎng)日益繁榮,集友銀行原有資本因法幣不斷貶值已無(wú)法適應市場(chǎng)需求。股東們商議決定將銀行資本增至2億元法幣,分為20000股。除舊股東外,銀行撥出部分股份讓集美、廈大兩校的校友參加。莊怡生、劉梧桐、黃天爵、黃哲真、李克芽、張述、潘國渠、潘國均等知名校友,紛紛投資成為股東。這次增資擴股,陳六使、李光前分別出資7000萬(wàn)、2000萬(wàn)法幣,認股最多。同時(shí),集友銀行的第一屆董、監事會(huì )任期屆滿(mǎn)。3月5日,集友銀行舉行股東常會(huì )進(jìn)行改選,經(jīng)過(guò)雙記名投票選舉,產(chǎn)生新一屆董事9人,分別為陳厥祥、陳六使、李光前、葉采真、陳村牧、劉梧桐、李克芽、陳濟民、陳康民;監察人3人,分別為鄭揆一、莊怡生、葉道淵。3月7日,舉行第二屆董監聯(lián)席會(huì )議,推舉陳六使為董事長(cháng),葉采真、陳村牧為常務(wù)董事,葉道淵為常駐監察人。在新舊股東的支持下,7月8日,增加的股資全數收齊,并向有關(guān)部門(mén)辦理了變更手續,更名為“集友商業(yè)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后經(jīng)董事長(cháng)陳六使“函陳董事厥祥請由常務(wù)董事村牧代行董事長(cháng)職務(wù)”,“集友銀行代理董事長(cháng)一職,即由陳村牧擔任,一直到1972年并入中國人民銀行為止”。

在陳村牧主持下,集友銀行與集美學(xué)校之間的關(guān)系更為緊密,集友銀行的“一些重要職員都延聘校友擔任。為了開(kāi)拓業(yè)務(wù),增聘老校友林承志為協(xié)理,并增設漳州支行,聘請陳及鋒校友擔任經(jīng)理。其他如總行稽核游學(xué)詩(shī)、黃壽海分別曾是商校的校長(cháng)、教員,總行襄理陳福例、陳維羆,總行會(huì )計主任周?chē)?,以至泉州支行襄理葉枝發(fā),福州支行襄理員吳湘澤等等,也都是校友”。任職期間,陳村牧從未領(lǐng)取集友銀行的任何報酬,深受各方信任和稱(chēng)道。

正當集友銀行增資擴股、發(fā)展可望再上新臺階之時(shí),中國經(jīng)濟尤其是國統區的經(jīng)濟急劇惡化。內戰爆發(fā)以后,國民黨政府在軍事上節節敗退。為維持高額的戰爭開(kāi)支,彌補自抗戰以來(lái)形成的巨額財政赤字,國民政府大量發(fā)行貨幣,引發(fā)了人類(lèi)歷史上少見(jiàn)的惡性通貨膨脹。1947年,集友銀行增資的一個(gè)重要原因就是法幣貶值導致資產(chǎn)縮水。1948年,法幣貶值更加嚴重,為此國民黨政府實(shí)行幣制改革,限期收清法幣,改用金圓券。按照相關(guān)規定,集友銀行總行將資本調整為金圓20萬(wàn)元。因為下設 3個(gè)分支行處,每多一分行,資本遞加2萬(wàn)元,因此資本總額調整為金圓26萬(wàn)元。原有資本法幣2億元,僅折合金圓券66元6分,加上各項財產(chǎn)估值金圓券26315元外,還有資金缺口金圓券 233617.48元,只能將繳交中央銀行的外幣資產(chǎn)變價(jià)抵充,并于是年12月30日完成調整。沒(méi)過(guò)多久,金圓券貶值速度超過(guò)法幣,1949年,國民政府再度變更貨幣,廢止金圓券,推行銀圓券,但是根本無(wú)法遏制通貨膨脹的持續高企以及經(jīng)濟的全面崩潰。在這種惡劣的經(jīng)濟環(huán)境中,銀行業(yè)面臨生存危機,更遑論發(fā)展。1948年11月底,受到貨幣貶值的影響,集友銀行效益不佳,被迫裁員,計職員10人、工友2人。裁員后,全行有職員32人、工友15人。1949年5月,集友銀行的3個(gè)分支機構全部結束營(yíng)業(yè),總行保留少數人員,暫停營(yíng)業(yè)。


第二節 香港創(chuàng )業(yè) 另辟蹊徑

“二戰”結束后,中國內地政局動(dòng)蕩、金融崩壞,銀行業(yè)務(wù)難以開(kāi)展,集友銀行舉步維艱。當時(shí),與內地相比,香港經(jīng)濟呈現上升之勢。由于周邊大多國家和地區,或陷入戰亂,或經(jīng)濟恢復緩慢,使香港的轉口貿易沒(méi)有強大的競爭對手,從而獲得重建遠東地區轉口貿易港的機遇。同時(shí),香港憑借當時(shí)的優(yōu)越條件吸引了內地的大量資金、技術(shù)和勞動(dòng)力涌入,為其經(jīng)濟恢復注入了活力,到1950年,香港經(jīng)濟已超越戰前,能為銀行的發(fā)展提供更為良好的環(huán)境。


1946年5月20日,集友銀行泉州分行全體同仁留影(陳亞彬供圖,該照片收錄于《集友銀行檔案選編》)


1947年,鑒于內地金融情況日益惡化,集友銀行的股東們決定集資到香港創(chuàng )業(yè)。此時(shí),陳嘉庚正在新加坡旗幟鮮明地反對專(zhuān)制獨裁的國民黨政府,以及其罔顧民生、發(fā)動(dòng)內戰的行徑。國民黨治下政治腐敗、貪污橫行、經(jīng)濟凋敝的狀況,令他痛心不已。對于集友銀行到香港發(fā)展的決策,他是贊同的。曾擔任香港集友銀行董事長(cháng)多年的陳光別如是回憶:“1947年陳厥祥先生秉承其父陳嘉庚老先生意旨來(lái)港辦集友銀行?!?/span>

在陳嘉庚的支持下,集友銀行總經(jīng)理陳厥祥攜眷赴香港籌備創(chuàng )辦銀行的具體事宜。1947年4月2日,集友銀行香港通訊處先行成立。校友黃克立經(jīng)集美學(xué)校原校長(cháng)葉采真推薦,并得到陳嘉庚的認可,前往香港集友銀行任職,于1947 年年底舉家由廈門(mén)遷居香港。他從辦事員做起,直到擔任董事副經(jīng)理。在集美學(xué)校、廈門(mén)大學(xué)和集友銀行學(xué)習、服務(wù)的過(guò)程中,他深受陳嘉庚的影響。他曾說(shuō):“我在集美師范及廈門(mén)大學(xué)學(xué)習過(guò),是陳嘉庚的學(xué)生。以后,我在集美中學(xué)、香港集友銀行服務(wù)過(guò),還當過(guò)陳嘉庚的秘書(shū)兼國語(yǔ)翻譯,深受陳嘉庚精神的熏陶。陳嘉庚是我一生中最崇拜、最敬仰的人?!?/p>

1947年4月8日,集友銀行第二屆第二次董事會(huì )在廈門(mén)總行召開(kāi),討論創(chuàng )辦香港集友銀行(簡(jiǎn)稱(chēng)“港行”)的相關(guān)事宜,決議:香港集友銀行資本暫定為港幣25萬(wàn)元,先收40%(港幣10萬(wàn)元)開(kāi)始營(yíng)業(yè),其中內地集友銀行“參加股份70%,余由香港集美公司謹參加之”,并且“為兼顧當地環(huán)境及國內情形,該處應以獨立為宜”。按照香港當地的公司法規,香港集友銀行“設董事11人,總行推定陳六使、李光前、陳濟民、陳厥祥、陳村牧、葉道淵、莊怡生、劉梧桐8人,香港方面推定葉采真(代表香港集美公司)、張石泉、陳能方3人擔任之”。

這次董事會(huì )作出了一個(gè)意義非凡的決定,即不在香港開(kāi)設分行而是開(kāi)設一家獨立的銀行。因此有一種說(shuō)法是集友銀行“在香港另設總行,資金獨立,不屬廈門(mén)總行領(lǐng)導”。這樣的決定,既可以避開(kāi)當時(shí)內地不良經(jīng)濟環(huán)境的影響,使集友銀行得到更好的發(fā)展,又依托廈門(mén)和香港的兩大分支,逐漸形成聯(lián)通國內市場(chǎng)和國際市場(chǎng)的新格局,對集友銀行未來(lái)的發(fā)展影響深遠。

不過(guò),兩地集友銀行雖然不是總行與分行的關(guān)系,但聯(lián)系十分密切。內地集友銀行為香港集友銀行的主要股東,以“友記”名義參股70%,擁有絕對控股權。香港集友銀行的“全班人馬也均由廈門(mén)行調去,僅少數錄用當地人”。

經(jīng)陳厥祥等人努力推動(dòng),1947年4月24日香港集友銀行有限公司獲批注冊成立,并在同年7月15日正式開(kāi)業(yè),行址設于香港中環(huán)中天行五樓405室(現在的歷山大廈舊址)。第一屆董事會(huì )成員包括陳六使、陳厥祥、葉采真、陳能方、李光前、劉梧桐、張石泉、陳村牧、陳濟民、葉道淵、莊怡生,并推選陳六使任董事長(cháng),陳厥祥、葉采真、陳能方任常務(wù)董事。董事會(huì )聘請陳厥祥擔任總經(jīng)理,主持該行日常工作。至此,內地和香港集友銀行的董事長(cháng)都由陳六使擔任,總經(jīng)理都由陳厥祥擔任,主要的董事也基本相同。因而二者之間雖無(wú)隸屬關(guān)系,但在業(yè)務(wù)上密切相連。


1947年,集友銀行在港注冊成立


陳厥祥身兼兩行的經(jīng)理,奔波于香港、廈門(mén)之間,為此還經(jīng)歷了一次劫難。1947年12月 17日,陳厥祥與香港集友銀行業(yè)務(wù)部主任白圻甫乘坐“萬(wàn)福士”輪從香港到廈門(mén)參加集友銀行廈門(mén)總行董事會(huì ),行至汕頭海面遭海盜團伙綁架。消息傳到新加坡后,陳嘉庚發(fā)電報到香港給李濟深和蔡廷鍇,請他們設法營(yíng)救。李濟深和蔡廷鍇又轉托陳其尤。經(jīng)過(guò)四個(gè)多月,陳厥祥等人才平安獲釋。值得一提的是,當時(shí)與陳厥祥一起被綁架的還有陳光別。經(jīng)過(guò)此事,兩人相識相知。1950年,經(jīng)陳厥祥引薦,陳光別進(jìn)入香港集友銀行董事會(huì ),此后更擔任董事長(cháng)多年。

其實(shí),這兩家分處于香港和內地的集友銀行,不只是業(yè)務(wù)上關(guān)系密切,更重要的是它們因陳嘉庚及“嘉庚精神”而緊緊聯(lián)系在一起。它們宗旨一致、志趣相投,追隨陳嘉庚,“以行養校、以行助鄉”,聯(lián)系華僑、溝通僑匯,助力家鄉和祖國復興事業(yè)……兩行間的這種精神聯(lián)系由香港集友銀行的行徽可窺見(jiàn)一斑。創(chuàng )辦之初,香港集友銀行采用陳嘉庚公司的“鐘標”作為行徽章。以“鐘標”為行徽,意味著(zhù)香港集友銀行的創(chuàng )辦者們愿意追隨陳嘉庚,恪盡國民天職。后期,香港集友銀行的行徽在“鐘標”的基礎上有所變化,將鐘形圖案中間的“中”字改為“集友”二字,以強調集友銀行的主要宗旨。陳嘉庚的侄孫、香港集友銀行原董事陳忠信說(shuō):“集友銀行創(chuàng )辦時(shí),陳嘉庚對‘集友’有明確的定義,‘集’字代表家鄉集美,‘友’字代表陳嘉庚先生的親朋好友及集美學(xué)校校友,陳嘉庚先生倡辦集友銀行,希望匯集自己的親朋好友和集美學(xué)校校友,共同發(fā)展壯大集友銀行,為興邦助學(xué)作出貢獻?!毕愀奂雁y行在此后的發(fā)展道路上一直以倡辦人陳嘉庚的精神為指路明燈,始終不忘“以行養校、以行助鄉”的初衷。

隨著(zhù)轉口貿易的發(fā)展以及大量資金由內地流入,1947年前后,香港各類(lèi)銀行如雨后春筍般涌現。由于港英政府對金融業(yè)采取不干預政策,導致銀行數量激增。銀行的無(wú)序發(fā)展及由此引發(fā)的惡性競爭,致使銀行業(yè)風(fēng)險逐漸加大。在此背景下,1948年1月29日,港英政府推出了第一部銀行法律《銀行業(yè)條例》,首次對“銀行業(yè)”進(jìn)行界定,并實(shí)行銀行發(fā)牌和賬目審核制度,設立銀行業(yè)監管機構等。同年,港英政府首次向銀行發(fā)放牌照。香港集友銀行按照《銀行業(yè)條例》規定申請執照,成為第39家領(lǐng)有牌照的銀行。當時(shí)領(lǐng)有牌照的銀行多達143家。

1949年5月,內地集友銀行被迫暫停營(yíng)業(yè)。香港集友銀行則在競爭激烈的香港銀行界努力謀求發(fā)展。香港集友銀行的創(chuàng )立無(wú)疑為集友銀行的發(fā)展開(kāi)辟了另一條出路,也為實(shí)現“以行養?!钡某踔赃~出了關(guān)鍵一步。(連載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