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陵水疍民:變遷與新生

文、攝影/朱小平


去三亞有暇至陵水,這是海南“疍家”也稱(chēng)“疍民”的一個(gè)集聚地。據說(shuō)是明朝初年從珠江流域駕舟而來(lái),定居在海南已有五百余年歷史。據海南大學(xué)張溯人教授考證:明代正德七年(1512年)戶(hù)籍統計,海南疍民總數為1913戶(hù)8733人,分布于三州九縣,陵水縣為100戶(hù),僅457人。疍民是我國南方特殊的水上居民,其稱(chēng)始見(jiàn)于先秦,不同時(shí)期有但、誕、蜑、蛋、烏疍鮫人、龍戶(hù)、盧亭戶(hù)、盧余、科題、曲題、裸題等稱(chēng)謂。其操舟江河,船行海上,遍布閩、粵、桂等地,主要以捕魚(yú)為生。

疍民也是漢人。朱元璋始實(shí)行戶(hù)籍制度,除仕籍外,戶(hù)籍分為民戶(hù)、軍戶(hù)、匠戶(hù)三等,而疍民則入“賤籍”。按《清史稿》中的“食貨志一·戶(hù)口田制”所列,廣東“疍民”與山西“樂(lè )戶(hù)”、浙江“惰民”“細民”“九江漁船”、徽州“伴當”、寧國“世仆”、蘇州“丐戶(hù)”等列為一類(lèi),同屬于賤民,身份低于陸地居民。律例嚴禁賤民參加科考,疍民另規定不得陸居、與陸居民戶(hù)通婚,不得葬于陸上,及上岸禁行石板路、婚嫁禁著(zhù)紅裙等等。陸上漢人也歧視疍民,與之絕不通婚。

我在陵水疍家博物館看到懸掛明末阮大鋮的一首詩(shī):“十室千峰里,閑琴正可鳴。溪漁喧夜火,水碓滿(mǎn)村聲。襁負山猿至,弦歌蛋戶(hù)清。傳來(lái)舊綿蕞,彌式魯諸生?!边@大概是閑來(lái)無(wú)聊乘畫(huà)船悠游時(shí)所吟,完全是“公子王孫把扇搖”式的胡扯。疍民要是如此幸福,雍正就不會(huì )把疍民削去賤籍了。比乞丐地位還低的疍民,會(huì )有“弦歌”之雅?阮大鋮是個(gè)壞蛋,崇禎朝投靠魏忠賢閹黨作惡,被削職為民,后又鉆營(yíng)混入南明小朝廷陷害忠良,再投降清朝,與錢(qián)謙益一類(lèi),是個(gè)品行卑劣的無(wú)恥小人。我甚至覺(jué)得博物館都不應該懸掛他的詩(shī)。

我很好奇同屬漢民族的疍民為何以舟為居、浮游江海?他們的祖先是誰(shuí)?先秦時(shí)期,《山海經(jīng)》等書(shū)每以“離耳”“雕題”“儋耳”等名稱(chēng),作為對海南島的稱(chēng)謂?!稘h書(shū)·地理志》載,商周時(shí)“自交趾至會(huì )稽七八千里,百越雜處,各有種姓”,在古南方沿海,今江蘇南部、上海、浙江、福建、廣東、海南、廣西及越南北部等地均是百越分布之地。百越有不少支脈,包括吳越、揚越、東甌、閩越、南越、西甌、駱越等。從民族學(xué)的角度公認海南島是西甌與駱越繁衍之地,有一說(shuō)認為西甌與駱越是海南疍民的祖先。但一般公認海南疍民是從珠江流域遷來(lái)的,因為史籍明確記載宋元就已有疍民存在了,稱(chēng)為“疍人”“疍民”“疍僚”“疍蠻”等。

在封建時(shí)代,疍民被視為下賤,包括陸上百姓都會(huì )歧視。迫于貧苦,往來(lái)江上,以今天眼光來(lái)看,也不無(wú)憫嘆。疍民大多數世代生活在船上,主要以捕魚(yú)為生,四處漂泊,甚至長(cháng)途轉遷,如海南疍民就是從珠江流域遷過(guò)來(lái)的。疍民的生存條件極其惡劣,一遇大風(fēng)巨浪,多有喪命。上岸交易更會(huì )受到漁霸欺凌侮辱和勒索敲詐,在海上捕魚(yú)也會(huì )受到海匪劫掠。因而疍民們也會(huì )組織起來(lái),加之生存困苦,被逼無(wú)奈,以船隊聯(lián)合形成幫伙,搶劫過(guò)往商船,或上岸搶割田稻。也有去參加海盜團伙?!澳腺帘碧敗笔敲鞒膬纱笪:?,尤其沿海倭寇燒殺搶掠無(wú)惡不作,疍民也受涂炭。他們的船幫受官府招安,去抵抗倭寇。直到清代,列強侵入華夏,疍民的生活也受到威脅,激于民族大義,疍民們也是聽(tīng)從官府招安,抗擊夷寇,保衛自己賴(lài)以生存的萬(wàn)里海疆。地方方志如《瓊州府志》屢見(jiàn)有疍民“奉檄招安”“投誠”的記載,可見(jiàn)是不虛之言。


清代疍民生活


《瓊州府志》曾記明代隆慶元年(1567年)十二月,“儋州沿海疍戶(hù)為寇,犯鄉村”。這是指海南沿海的疍戶(hù)。封建時(shí)代對農民的反抗,多不記載起因,對揭竿而起者,一律誣為“寇”“匪”“賊”“盜”等,根據規模、地域等在前面會(huì )冠以字號,如“發(fā)匪”“捻匪”“團匪”“會(huì )匪”之類(lèi),如太平天國、捻軍、義和團等。對較小規模的反抗和起義,一般稱(chēng)“賊”,疍民的隊伍一般只有數條或十多條船,故據其活動(dòng)地域則蔑稱(chēng)“洋賊”“??堋薄昂Y\”,這種稱(chēng)謂常見(jiàn)于官方文書(shū)及地方志。其實(shí)官府與土豪劣紳勾結欺壓盤(pán)剝,是造成下層民眾包括疍民反抗造反的原因?!澳睦镉袎浩?,哪里就有反抗”,而壓迫愈久,則反抗愈烈!清初鄭成功退守臺灣,清廷懼怕內陸百姓與之串聯(lián),于順治十四年(1659年)頒令嚴禁沿海居民下海,康熙元年(1661年)又強遷沿海百姓,使沿海漁民尤其完全靠海上為生的疍民失去生活來(lái)源,被迫揭竿反抗。


清代疍民生活


疍戶(hù)的生活艱辛悲慘,他們的性格有剛強和反抗的特點(diǎn)。與官府周旋也講究策略:“疍戶(hù)附具海島,遇官軍則詭稱(chēng)捕魚(yú),遇番賊則同為盜寇?!钡A钍汞D民毫無(wú)退路,番禺疍民奮起反抗,組織首領(lǐng)為周玉和李榮。漁船有數百艘,配備兵刃。清政府來(lái)不及調兵,調平南王尚可喜對疍民武裝假意招安,先將疍民船隊泊于港汊內,遷家室于陸上,暫作緩兵之計。疍民也看出朝廷陰謀,先假作歸降,后乘機出海。迅速召集起義。清軍前來(lái)鎮壓,疍民船隊在番禺大石江面上與清軍展開(kāi)海戰。激戰達四個(gè)時(shí)辰,疍民寡不敵眾,周玉被俘犧牲,李榮率殘眾撤退至海島拒不投降,堅持斗爭。番禺疍民的武裝起義,是疍民歷史上的一頁(yè)英雄史詩(shī),足堪流芳(《番禺僑訊》2023年總第128期)。

自雍正年起,朝廷開(kāi)始準備解決“賤民”問(wèn)題。雍正元年(1723年),官員年熙、噶爾泰相繼提出廢除“樂(lè )戶(hù)”“惰民”,朝廷始頒令“服役為斷”“著(zhù)即開(kāi)豁”可“改業(yè)從良”。雍正七年(1729年)下令“疍戶(hù)聽(tīng)其于近水村莊居,力田務(wù)本”,但因生活習慣仍“率以水居為自便”。實(shí)際上“賤民”完全做不到“改業(yè)從良”。在清代,只有廢除“樂(lè )籍”一項得到禁革,包括官員嚴禁蓄養優(yōu)伶,其他賤民階層并未徹底“從良”。雍正皇帝雖然下令革除不許疍民登岸居住限制,削除疍民賤籍,理論上疍民可以上岸購物、居住、生產(chǎn)等,亦可維持水上生活,官方不得干涉。但實(shí)際上很難行的通,疍民生計仍很艱辛,也受岸上土豪漁霸欺侮,大都不愿上岸居住。民國初年也曾宣布疍戶(hù)與國民平等,并享有國民一切正當權利,但實(shí)際上也徒有虛名,仍被視為低賤一族。但同列賤民者細分性質(zhì)并不一樣,比如“世仆”,起源很早,應是奴隸社會(huì )的遺脈,秦漢時(shí)期的“部曲”,是失去耕地、離開(kāi)原籍,投靠豪強權貴門(mén)下為僮仆奴婢,也成為私人武裝,三國時(shí)代的一些軍閥部隊,實(shí)際就是“部曲”為主組建的。奴仆也是世襲,完全是主子的私人財產(chǎn),某種程度還不如疍民自由。又比如“九江漁船”,并不打魚(yú),只在浙江一帶淡水以船載客,所謂漁娘侍客酒肴唱曲。但上述這數種賤民,與疍民一樣,都不能去考科舉、與民戶(hù)通婚等,世世代代是賤民,賤籍身份永遠不能改變。又如“墮民”,明初登記戶(hù)籍為“丐戶(hù)”,男性職業(yè)為吹鼓手、抬轎、演戲等。女性一般是媒婆、接生等。官府對他們衣著(zhù)有嚴格規定:男戴狗頭型帽,女為青色上衣、藍色裙子,穿紅鞋,不準戴耳環(huán)等等。雍正年間雖削除“丐戶(hù)”賤籍,但仍規定改業(yè)后第四代,親屬中徹底無(wú)賤業(yè)之人,才能去讀書(shū)。直到光緒三十年(1904)才徹底除籍,但仍然未徹底改業(yè)從良。直到新中國成立,才徹底獲得新生。

我去過(guò)開(kāi)平赤坎,也有稱(chēng)之為“疍民”者,當地疍民主要聚居于珠江流域的船上,稱(chēng)為“淡水疍民”,漁于內河?!短藉居钣洝份d:新會(huì )縣(赤坎時(shí)屬新會(huì ))“疍人”“生在江海,居于舟船,隨潮往來(lái),捕魚(yú)為業(yè)”,也是漢族土著(zhù)。清初屈大均所著(zhù)《廣東新語(yǔ)》對其捕魚(yú)技巧有生動(dòng)地描述。賤民階層只有在1949年后,才完全杜絕,對疍民,由政府單成立漁民村。據《赤坎古鎮》一書(shū)載:約一半完全上岸居住,其他分季節上岸居住,仍完全以船為家是極少數。40歲以下的基本不再以捕魚(yú)為生。疍民后代也出了不少大學(xué)生,這是他們的祖先想也不敢想的事情。


攝影 南山 微信圖片_20240425145710.jpg


珠江“疍人”與海南疍民有無(wú)族性淵源?我請教過(guò)民族學(xué)家白庚勝先生,他說(shuō)疍人應是越人一支,還有專(zhuān)家考證為客家人,遷徙至嶺南已無(wú)立錐之地,故只能于江海上駕船謀生。疍民捕魚(yú)基本是夫妻一同出海勞作,海南疍民從明代才到此定居,應該是源自珠江水域的同一族群。如赤坎有“淡水疍民”,明代海南疍民除分布于海南沿海,江河上也有分布。而且原來(lái)這些從不在陸地居處的疍民,也開(kāi)始走上陸地,并與漢、黎等世居民族雜處共居?!爸撩窬咏U?,與疍雜處,常為風(fēng)濤飄淹。附黎者,與黎人相為雜居,未免棲峒巢木?!保ā稓J定古今圖書(shū)集成·方輿匯編·職方典·瓊州府部》)在封建時(shí)代,作為島上少數民族的黎民,也是受官府歧視的,疍民與黎族同病相憐,因而上岸“雜居”也成為疍民的一種新的生存選擇。陵水現在是黎族自治縣,是黎族聚居地之一。但兩者怎樣一起“雜居”?是單形成村落,還是混雜而居,可惜沒(méi)有更細致的描述。

與赤坎疍民一樣,上世紀五十年代后,海南疍民全部被政府安排上岸居住,生存條件大為改善。海南疍民原在海灣建高腳木屋,大部分被拆除,在岸上建成樓房供他們居住。為了開(kāi)展旅游提高收入,陵水在海灣保留了一些“漁排”,一家一屋,開(kāi)了不少海鮮飯館,也有不少夫妻駕船搞旅游。我們一行登上一小舟,判斷夫妻倆四十歲上下,男駕舵,女攬客,問(wèn)之皆是疍家后代,風(fēng)蕩海波,青山翠映,舟行穿于漁排之間,疍家今非昔比換了人間,感慨不已,吟得小詩(shī)一首:

賤籍悲辛幾重山?寒暑掙扎風(fēng)浪間。

五百年來(lái)終上岸,灣前招客走漁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