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徒步喀拉峻

文、攝影/張俊杰 

微信圖片_20240103142441.jpg


瓊庫什臺村往北是喀拉峻草原,這是天山最著(zhù)名的高山草原,海拔在2000米至2800米,東西綿延42公里,南北寬為25公里,總面積1050平方公里,“天山—喀拉峻”是世界自然遺產(chǎn),2016年成為新疆第十家五A景區。

我們的徒步線(xiàn)路,是從瓊庫什臺去喀拉峻草原,全程19公里不算遠,不過(guò)途中要經(jīng)過(guò)庫爾代森林大峽谷,使這次天山徒步極富詩(shī)意又極富挑戰,記得古人說(shuō)“文似看山不喜平”,文章如此,風(fēng)景也是如此;再想想徒步如此,人生又何嘗不是如此?

我們在住宿的牧民家用了早餐,隨即乘車(chē)到瓊庫什臺村集中,參加徒步人員進(jìn)行了分組,指定了領(lǐng)隊,配備了導游、醫生,組織者還安排了三十多個(gè)哈薩克族牧民,帶著(zhù)三十多匹駿馬,為徒步體力不支時(shí),或者喜歡騎乘者預備。伊犁河谷歷史上就產(chǎn)好馬,漢武帝稱(chēng)之為“天馬”,于是千年以來(lái)這里一直享有“天馬故鄉”的美譽(yù)。

徒步出發(fā),馬隊殿后。沿途是緩坡,道路是牧民從草地上隔離出來(lái)的,木樁鐵絲僅僅具有提示意義。五月下旬的西天山正值春天,剛下了一場(chǎng)期盼已久的透雨,草原的綠色更加養眼。穿過(guò)緩坡是一片開(kāi)闊谷地,小溪潺潺湲湲,暗綠色溪水告訴你這是雪山融水,洗洗臉可以聞到雪山的氣息。

心里癢癢地想騎馬,于是選了一匹棗紅馬,高大俊拔、毛色錚亮,眼睛炯炯有神,鬃毛也修剪得整整齊齊。哈薩克族人愛(ài)馬并不遜于蒙古族人,馬幾乎就是家庭成員之一。棗紅馬的主人是一位年輕哈薩克族牧民,個(gè)子不高,略微偏瘦,長(cháng)得白白凈凈很清秀的模樣,遺憾的是漢語(yǔ)說(shuō)得不流利,指導我上馬時(shí)只能用手勢。邊上的牧民兄弟幫著(zhù)說(shuō)要領(lǐng),諸如上馬時(shí)不要從馬后面轉,要從前面讓馬看見(jiàn)你,最好摸摸它說(shuō)說(shuō)話(huà)。我照著(zhù)做了,接著(zhù)提著(zhù)韁繩抓住馬鞍蹬好馬鐙再翻身上了馬,騎在馬上高了很多,自然看景致更好了。這匹馬不僅長(cháng)得好,而且很溫順,據說(shuō)今年十歲正當年,前面馬隊走得慢了,它就一個(gè)勁往前擠想插隊,果然不知不覺(jué)我進(jìn)到了徒步的第一梯隊。

穿過(guò)一個(gè)谷地,上了一個(gè)大坡,坡頂有一片平緩草地,大家伙就在這里歇息,此時(shí)騎馬的多了徒步的少了。山風(fēng)吹來(lái)爽爽的感覺(jué),遠處雪山一線(xiàn)排開(kāi)晶瑩剔透,近處草場(chǎng)起伏林木蔥郁,許多一人多高的不知名雜木樹(shù),開(kāi)著(zhù)滿(mǎn)樹(shù)金燦燦的黃花,漂亮極了!

下坡騎馬危險,于是讓牧民們牽著(zhù)馬走,我們全部徒步下山。途中碰到對面來(lái)的驢友,打了招呼問(wèn)了情況,原來(lái)他們是江蘇過(guò)來(lái),已經(jīng)走了六天,馬上結束行程了。瓊庫什臺村是兩條徒步線(xiàn)路匯合點(diǎn),往北就是我們今天走的這一段,往南則是著(zhù)名的烏孫古道,全程130公里,要走六到八天。那是一條探險級別的線(xiàn)路,達到八點(diǎn)五級,需要專(zhuān)業(yè)人員專(zhuān)業(yè)裝備。據介紹,烏孫古道自古就是北疆通往南疆的通道,也是烽火硝煙中的兵家必爭之地,烏孫古道最后一次使用于戰爭,大概是乾隆年間平定準噶爾叛亂。聽(tīng)走過(guò)這條古道的驢友說(shuō),烏孫古道太美了,沿途雪山草原、碧湖清河、峽谷深林、戈壁荒漠迭次出現,聽(tīng)得人無(wú)不羨慕而神往。

下了大坡重新騎馬,此時(shí)我與馬也熟悉了一些,于是提出獨自騎乘不要牽馬了,哈薩克族小伙看看我,也就把韁繩遞給了我,旁邊人說(shuō),你要停下就雙手拉韁繩,要快走就雙腿夾馬肚。第一次嘗試獨自騎馬,覺(jué)得確實(shí)自由自在,這匹馬還是喜歡插隊,于是走著(zhù)走著(zhù)就到了隊伍前面,馬的主人跟著(zhù)一路小跑。

翻山越嶺,四個(gè)小時(shí)后來(lái)到庫爾代森林大峽谷,谷底是一片林蔭草地,一條小河清清淺淺,河灘上搭建了兩處簡(jiǎn)易房作為我們的休息點(diǎn),一間搭有灶臺飄出裊裊青煙,正在為我們燒開(kāi)水;另一間放著(zhù)桌凳擺著(zhù)食品水果,桌子是幾塊厚實(shí)長(cháng)木頭,凳子是一段一段原木,古樸原始與環(huán)境很協(xié)調。正午的太陽(yáng)從高高的山頂射下,感覺(jué)輻射很強,好在組織者考慮細致,出發(fā)前每人一個(gè)袋子,不僅裝有食品、礦泉水、雨傘、垃圾袋,還有防止紫外線(xiàn)的面罩。這時(shí)我們的大隊伍陸續抵達,徒步的、騎馬的全部匯合,寂靜的山谷中騰起歡聲笑語(yǔ),大家開(kāi)心地交流途中趣聞,排排名次,呵呵,我居然是全隊第二個(gè)到達休息點(diǎn)的!

午后出發(fā),從深溝大谷往上就是喀拉峻。這條谷可夠長(cháng),彎彎曲曲,先是沿著(zhù)小河,后來(lái)直接翻山,大大小小的碎石布滿(mǎn)山道,坡度也越來(lái)越陡,馬也喘著(zhù)粗氣,于是走走停??梢宰岏R歇歇,這時(shí)走在前面的就在馬上為后面的伙伴照相,近景中景遠景全收入鏡頭,巍峨壯觀(guān)頗有氣勢。

上坡,上坡,人困馬乏之際到了第三個(gè)休息點(diǎn),這是一道延伸出去的山脊,已接近最高點(diǎn)了,山脊左邊是一片樹(shù)林,中間是草地,右邊就是我們一路攀登的深溝,拴好馬隨意坐在草地上,極目遠眺,一條條山脈已踏在腳下,遠遠地可看見(jiàn)我們的出發(fā)地,大家從蜿蜒曲折時(shí)隱時(shí)現的馬道,尋找著(zhù)我們來(lái)時(shí)的路徑,山擋住了路,路繞過(guò)了山,跋山涉水換來(lái)了登高望遠。這時(shí)堅持一直徒步的幾位女孩子也到了,武漢大學(xué)美女教授氣喘吁吁卻自豪滿(mǎn)滿(mǎn),見(jiàn)美景如斯微風(fēng)拂面,頓生詩(shī)情吟出《如夢(mèng)令·天山徒步》:“常憶伊犁河谷,雪山芳草共舞。天山下論劍,八卦古城深處。徒步,徒步,看我登天腳步?!贝蠹殷@呼才女啊才女!見(jiàn)此氣氛,創(chuàng )辦了知名美術(shù)館的深圳黃先生也填詞一首,又博得眾人掌聲一片——“天山美,八卦造名城。風(fēng)掠丘原騰綠浪,云推雪岳入藍天,馬背抱琴吟?!币粫r(shí)間,徒步小憩成了詩(shī)意分享,雖無(wú)曲水流觴蘭亭之境,卻也堪稱(chēng)少長(cháng)咸集、群賢畢至,“情以物遷,辭以情發(fā)”,劉勰說(shuō)得確實(shí)不錯!

繼續前行上了大坡,這不是想象中的山頂,而是一個(gè)廣袤的草原,碧草連天,雪峰映襯,這就是世界遺產(chǎn)地喀拉峻,聽(tīng)導游說(shuō)這里叫百花臺,但見(jiàn)藍天白云雪山草原組合一起,曲線(xiàn)起伏,美如人體,淺淺緩坡,綠草如茵,其景觀(guān)之美難以言述。草原的路較之登山平坦而寬敞,噠-噠-噠-噠-噠,不知誰(shuí)的馬先跑起來(lái),更多馬跟著(zhù)跑,我的馬也起跑了,越跑越快,眼看就要跑到最前面,馬在最前面狂奔如控制不了就非常危險,沒(méi)有誰(shuí)可以幫上你。此時(shí)我急得大聲招呼伙伴,還好有牧民眼疾手快,迅速幫我勒住馬,好緊張??!我松了口氣,不再單獨騎馬,讓牧民牽著(zhù)馬徐徐而行。


微信圖片_20240103142612.jpg


草原深處,路邊圈起一個(gè)圍場(chǎng),這是我們騎馬的終點(diǎn),大家下馬稍事休息,幾十個(gè)牧民騎上馬,他們還要原路返回瓊庫什臺,我們目送馬隊離去。圍場(chǎng)里建了幾棟木頭房作為民宿,主人是一個(gè)四十多歲的哈薩克族漢子,懂漢語(yǔ),他說(shuō)雇了幾個(gè)人幫忙,為旅游者提供食宿,兩百多元一天,生意也挺好的。

馬隊離去,車(chē)子還在數里外,這是真正的徒步了,幾十人隊伍已經(jīng)分散,或先或后三三兩兩說(shuō)說(shuō)笑笑地走了,我與喀拉達拉鎮年輕的鎮長(cháng)同行,他是哈薩克族,小伙子三十出頭,讀過(guò)軍校當過(guò)兵,身板魁梧。我們隨走隨談,草原的海拔其實(shí)很高了,好在負氧離子高,氧氣足時(shí)不會(huì )覺(jué)得累,今天就是這樣。春季的草原,開(kāi)滿(mǎn)黃色小花,陽(yáng)光下看如星星閃爍在夜空,仔細看還有一些紫色的顯得氣質(zhì)高貴,見(jiàn)我不斷贊嘆草原之美,他開(kāi)心地說(shuō)最先開(kāi)是這些黃花,過(guò)一陣就是紫花,紫花開(kāi)過(guò)各種顏色的花全開(kāi)了,那才真正稱(chēng)之為花海,漂亮極了!

小伙子鎮長(cháng)背著(zhù)登山包,提著(zhù)塑料袋,一路撿著(zhù)牧民或徒步者扔下的垃圾,即使是離路很遠的地方,只要看見(jiàn)就會(huì )走過(guò)去撿拾,他說(shuō)帶走垃圾是共識,大家也形成了習慣,只是免不了有一些遺漏的,過(guò)兩天鎮里組織一批志愿者,沿著(zhù)今天的徒步路線(xiàn)撿拾干凈,美麗的草原不能有任何垃圾。說(shuō)話(huà)間經(jīng)過(guò)一道隔離網(wǎng),看我回頭打量再三疑惑不已,便說(shuō)你們不知道,這道隔離很重要,喀拉峻草原有十五萬(wàn)只馬牛羊,在冬夏草場(chǎng)轉換時(shí)要打防疫針,每一只牲畜經(jīng)過(guò)這道門(mén)時(shí)打針,草原防疫重要,防疫針一只也不能漏。聊到養畜量,他說(shuō)十畝草場(chǎng)可以養馬牛類(lèi)大畜一頭,五畝草場(chǎng)養羊兩只,草原生態(tài)不能破壞,不能過(guò)度畜牧,這個(gè)是哈薩克族的傳統,現在還有制度。

我們沿途碰到的牧民,他們都熱情招呼簡(jiǎn)單交談,用的是我聽(tīng)不懂的哈薩克語(yǔ),但仍可感受到那種融洽。鎮長(cháng)說(shuō)各個(gè)村離鎮政府都不近,最遠的瓊庫什臺牧業(yè)村有90公里,好在如今電訊網(wǎng)絡(luò )發(fā)達,有事開(kāi)個(gè)視頻會(huì )議就行了。

棄馬徒步五十分鐘走到草原公路,我們幾十人扯起橫幅照了合影后,上了喀拉峻景區接我們的大巴,又換乘特克斯河上的索道纜車(chē),再坐快艇穿過(guò)特克斯湖,坐車(chē)回到縣城時(shí),已經(jīng)是晚上九點(diǎn)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