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林石誠與《海青拏天鵝》

 文、圖/逸?良

 

“今夜聞君琵琶語(yǔ),如聽(tīng)仙樂(lè )耳暫明。莫辭更坐彈一曲,為君翻作《琵琶行》?!比魺o(wú)白居易的《琵琶行》傳世,這“嘈嘈切切錯雜彈”恐怕會(huì )一直居于歷史的側幕,很難走上時(shí)代的前臺。畢竟封建社會(huì )生產(chǎn)力低下,溫飽尚成問(wèn)題,更無(wú)心關(guān)注民間音樂(lè )的承傳,大多自生自滅。即便是到了近代,接觸音樂(lè )的人依然有限,學(xué)彈琵琶者不僅要有一定的文化水平,有充裕的練習時(shí)間,有較好的音樂(lè )素養,還需要名師的提點(diǎn)。在農村,基本找不到符合這些條件的人;在大城市,由于人們的固有認知很難打破,甘愿鉆研的人,也不算多。

浦東派琵琶傳人沈浩初先生繼承家學(xué),畢生行醫,閑暇時(shí)分以研究古代文學(xué)藝術(shù)為樂(lè );他以“養正”為座右銘,以公心作《養正軒琵琶譜》,在總結每首樂(lè )曲的時(shí)代意義和演奏要領(lǐng)之余,詳細記錄曲譜,細化到每個(gè)樂(lè )音在哪條弦、哪個(gè)把位、用何種指法演奏,以便后學(xué)者抓住要點(diǎn),“按譜尋聲”——細想之下,其中也暗含幾分無(wú)奈。林石城先生也出生于醫學(xué)世家,因父輩喜好音樂(lè ),耳濡目染,漸有所好?;蛟S正是因為同樣的從業(yè)背景,方才成就了沈浩初與林石城的師生緣。


微信圖片_20240424161032.jpg


1953年夏,中央音樂(lè )學(xué)院民族研究所副所長(cháng)楊蔭瀏和研究員曹安和去南匯拜訪(fǎng)沈浩初,沈浩初特地叮囑林石城去上海為他們帶路。是年秋,沈浩初將1938年整理的《養正軒琵琶譜》(再稿本)寄給林石城,相約來(lái)年春天到林石城家小住數月,把《養正軒琵琶譜》的曲子轉譯成五線(xiàn)譜和簡(jiǎn)譜。未料后來(lái)沈浩初病重,學(xué)醫的他自知時(shí)日無(wú)多,便數次來(lái)信叮囑林石城代為“增刪付梓”,以“貢獻于社會(huì )”。沈浩初病逝后,楊蔭瀏和曹安和為了保留浦東派琵琶的聲音資料,請林石城錄制了《十面埋伏》《霸王卸甲》《月兒高》《陳隋》四首曲目。1956年,中央音樂(lè )學(xué)院管弦系民族器樂(lè )教研室撤銷(xiāo),設立民樂(lè )系,時(shí)任民樂(lè )系秘書(shū)王振先邀請林石城赴京任教。據王振先回憶,中央音樂(lè )學(xué)院邀請林石城的原因主要有兩點(diǎn):一是良好的文化傳承。作為“浦東派”第六代唯一的嫡傳弟子,他有扎實(shí)的基本功、童子功,還曾向“平湖派”吳夢(mèng)飛、“崇明派”樊少云、“汪派”汪昱庭求教,視野開(kāi)闊,博采眾長(cháng);二是能演奏、識樂(lè )譜、懂制作,有一定的發(fā)展潛力和提升空間。

面對無(wú)師資、無(wú)教材、無(wú)教學(xué)經(jīng)驗的困頓局面,林石城白手起家,著(zhù)手啟動(dòng)琵琶學(xué)科建設的相關(guān)工作。1956年底,中國藝術(shù)研究院音樂(lè )研究所邀請林石城錄制了全本的《海青拏天鵝》(當時(shí)的樂(lè )曲名為《海青拿鵝》),時(shí)長(cháng)十三分鐘,是如今能聽(tīng)到年代最早的《海青拏天鵝》的錄音。

不過(guò)林石城彈奏《海青拏天鵝》的記錄,當從1950年前后就存在了。1950年,琵琶演奏家汪昱庭在收音機里聽(tīng)到林石城演奏的《海青拏天鵝》,特囑弟子孫裕德請林石城來(lái)家中當面演奏。汪昱庭早年經(jīng)商,業(yè)余喜好音樂(lè ),開(kāi)蒙的琵琶老師是鄰居王惠生,他上次聽(tīng)這首曲子,還是上世紀二十年代由浦東派傳人、沈浩初的師叔曹靜樓先生演奏的。汪派的曲目中并無(wú)《海青拏天鵝》,汪昱庭本想讓孫裕德隨林石城學(xué)習,他的弟子陸印陶、陳重也在一旁跟聽(tīng),但只教了兩節課便作罷。林石城在1964年所寫(xiě)的文章中透露了原因,孫裕德并沒(méi)有接觸過(guò)“滾四條弦”這個(gè)指法,而這個(gè)指法在《海青拏天鵝》的開(kāi)頭就要用到。

在中央音樂(lè )學(xué)院任教時(shí),林石城也教授過(guò)《海青拏天鵝》,他曾提到一個(gè)細節:1959年,一位同學(xué)中途轉投林石城學(xué)習,由于從未練習過(guò)浦東派的一些特有指法,對本派特有指法的正確演奏方法也未認真學(xué)習,那位同學(xué)雖然彈了整首曲子,把音符彈了出來(lái),但對某些指法特點(diǎn)及本曲的精粹內容缺乏理性與感性的認知,也就不能對其作出系統的應有要求。

通過(guò)以上兩段記錄,足可看出《海青拏天鵝》的難點(diǎn)和要點(diǎn)所在。

但聯(lián)系明朝李開(kāi)先在《詞謔》中描述琵琶演奏者張雄“有客傾聽(tīng)琵琶者,先期上一副新弦,手自撥弄成熟,臨時(shí)一彈,令人盡驚。如《拿鵝》,雖五楹大廳中,滿(mǎn)座皆鵝聲”,以及使琉球清臣趙文楷(1760-1808)在《槎上存稿》的《野鷹來(lái)》中所記“當時(shí)興平為爾建大屋,金韝玉絳披彩翎。琵琶彈出新翻曲(曲名有《天鵝避海青》),天山圍坐千人聽(tīng)?!笨砂l(fā)現自從《海青拏天鵝》誕生后,一直在民間流傳,對天鵝鳴叫的描繪惟妙惟肖,聽(tīng)者無(wú)不覺(jué)自然生動(dòng)。在流傳過(guò)程中,《海青拏天鵝》亦與其他古樂(lè )產(chǎn)生交集,促成更廣泛的影響。礙于文字記載的局限性,《海青拏天鵝》在民國的境況如何,幾乎無(wú)從查證,從現有資料可知,面臨的困境有不少,原因何在?

無(wú)論是“陽(yáng)春白雪”還是“下里巴人”,傳播內容決定了受眾,受眾也在影響傳播內容?!逗G鄴偺禊Z》“曲高”嗎?未必,有太多現象表明,古人創(chuàng )造的文明成果并不比今人遜色,甚至在缺乏輔助、佐證的情況下,他們的處理方式更趨近于現代科學(xué),抑或無(wú)法用現代科學(xué)解釋?;蛟S《海青拏天鵝》這首曲子只是那個(gè)時(shí)代紛繁星空中的一顆星,有太多音樂(lè )因為種種原因散佚,不被今人所見(jiàn)。那是“和寡”嗎?也未必。有限的傳播手段和傳播距離,使古人對文化的接觸更加直接,且在以文會(huì )友的“結社”風(fēng)日盛的時(shí)代背景下,反倒更易培育文化的沃土,相同旨趣的觀(guān)眾易形成聚合效應。終究是時(shí)代演進(jìn),人們的審美觀(guān)發(fā)生改變,加之古代音樂(lè )在敘事語(yǔ)言、思想、方法上與現代音樂(lè )不同,“沒(méi)了觀(guān)眾,也就沒(méi)了表演”;時(shí)日一長(cháng),由眾及寡,由易到難。所幸還有“固執”的人,為今人留下可供參照的樣本。

至于這種演進(jìn)的方向,好還是不好,就留待后世評說(shu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