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荀派傳人孫毓敏

文/劉紀宏     攝影/陳?明


孫毓敏大姐離開(kāi)我們已經(jīng)整整一年了。最近一段時(shí)間,我總會(huì )想起與孫毓敏先生相處的一幕幕往事。有感而發(fā),我動(dòng)筆寫(xiě)下這篇文章,以緬懷這位德藝雙馨的京劇表演藝術(shù)家。

由于要創(chuàng )編電視連續劇《荀慧生》(下文稱(chēng)《荀慧生》),我到北京戲曲藝術(shù)職業(yè)學(xué)院拜訪(fǎng)孫毓敏大姐。當我表明來(lái)意,并把荀慧生大師的長(cháng)子荀令香老師寫(xiě)的短信交給她過(guò)目后,她竟熱淚盈眶,說(shuō):“‘四大名旦’里,唯獨我師父沒(méi)有留下影像資料。給我師父拍一部電視連續劇,從而讓后人知道荀派藝術(shù)是怎么形成的,‘十旦九荀’的局面是怎么開(kāi)拓的,太有意義了。我要為弘揚荀派藝術(shù)盡忠,我要為我師父荀慧生盡孝,需要我做什么?我義不容辭!”孫毓敏大姐是這么說(shuō)的,也是這么做的——她不僅請國家領(lǐng)導人題寫(xiě)了劇名,還演唱了主題曲,拍攝過(guò)程中是要人給人、要服裝道具給服裝道具。假如沒(méi)有孫毓敏先生的無(wú)私支持和不懈努力,《荀慧生》不可能順利完成拍攝、在央視播出,更不可能獲得第二十六屆“飛天獎”優(yōu)秀長(cháng)篇電視劇二等獎和第二十四屆中國電視金鷹獎長(cháng)篇電視劇獎。


孫毓敏在《霍小玉》劇中當場(chǎng)作畫(huà).jpg

孫毓敏在京劇《霍小玉》中當場(chǎng)作畫(huà)

記得《荀慧生》播出后,在全國掀起了一股“荀派熱”。2007年4月,為慶?!盾骰凵吩谘胍暿撞?,孫毓敏、劉長(cháng)瑜、宋長(cháng)榮率領(lǐng)他們的弟子,在北京的長(cháng)安大戲院上演《紅娘》全劇和兩場(chǎng)荀派折子戲。老中青三代藝術(shù)家同臺獻藝,實(shí)屬罕見(jiàn),三場(chǎng)演出的門(mén)票很快售罄;現場(chǎng)觀(guān)眾掌聲雷動(dòng),好評如潮。得益于《荀慧生》的拍攝和播出,我和孫毓敏先生結下深厚的友情,她還認我做了弟弟,由此開(kāi)啟了我們近二十年情同手足的友誼。

我和孫毓敏大姐時(shí)常通話(huà),她“三句不離本行”,簡(jiǎn)單寒暄后,必定轉到永恒的話(huà)題——“怎樣追求完美的藝術(shù)境界”上。興之所至,她還會(huì )連說(shuō)帶唱,一通電話(huà)能打一個(gè)小時(shí)。

一次,她給我打電話(huà),剛接通就對我說(shuō):“紀宏,我想麻煩你一件事。我正在給幾個(gè)學(xué)生說(shuō)《紅娘》,你什么時(shí)候有空?想請你給我的學(xué)生講講話(huà)劇表演。我覺(jué)得京劇演員應該向你們話(huà)劇演員學(xué)習,我上學(xué)的時(shí)候就愛(ài)看話(huà)劇,話(huà)劇演員塑造人物時(shí)特別講究‘潛臺詞’的運用,這對我的幫助特別大。我師父小時(shí)候就演過(guò)話(huà)劇,所以專(zhuān)家說(shuō)他‘善于表演,善于刻畫(huà)人物’。我在師父身邊五年,他不厭其煩地告訴我‘演人別演行’,要求我演人物時(shí)的每一句念白、每一句唱,都要有豐富、準確的‘內心活動(dòng)’——也就是話(huà)劇演員塑造人物的‘潛臺詞’?,F在的年輕演員有好嗓子、好扮相,就是沒(méi)有‘內心活動(dòng)’,所以我想請你給我的學(xué)生補補話(huà)劇表演課?!?/p>

“我可不敢給您的學(xué)生上課,人家是名角兒……”

沒(méi)等我說(shuō)完,毓敏大姐就快人快語(yǔ)打斷我:“名角兒怎么啦?她就是成了大角兒,也是我的徒弟。別猶豫了,你就來(lái)吧!明天,我帶著(zhù)筆記本,恭恭敬敬地聽(tīng)你講,邊聽(tīng)邊做筆記。我都帶頭學(xué),看她們誰(shuí)敢不好好學(xué)?三人行必有我師,勤奮好學(xué)才能出成績(jì),更何況學(xué)學(xué)話(huà)劇表演,對她們演戲是有幫助的?!?/p>

這幾句話(huà)說(shuō)得我無(wú)法回絕:“孫院長(cháng),那我從哪兒講起?”

“我早就想好了,你不是老夸我演的《紅娘》的‘佳期’一折嗎?我在這段表演里就運用了話(huà)劇表演的‘潛臺詞’……”

毓敏大姐的話(huà),一下子把我帶回長(cháng)安大戲院的舞臺……

上文中提到,為慶?!盾骰凵吩谘胍暿撞?,孫毓敏、宋長(cháng)榮率領(lǐng)他們的弟子一起演出《紅娘》全劇,由孫毓敏演“佳期”一折。她出場(chǎng)后,一舉手一投足、一個(gè)眼神一個(gè)動(dòng)作,都會(huì )引來(lái)熱烈的反響,掌聲笑聲叫好聲不斷。尤其是張生把鶯鶯小姐拉進(jìn)屋,關(guān)上房門(mén)后的表演,令人叫絕!孫毓敏是這樣表演的:

紅娘見(jiàn)四下無(wú)人,轉身想進(jìn)書(shū)房。她推了推門(mén),推不開(kāi),于是拍門(mén)叫道:“張先生!張先生!張……”卻不見(jiàn)回應。此時(shí),紅娘愣了片刻,然后緩緩轉身,眼睛直勾勾地盯著(zhù)前方,用眼神詢(xún)問(wèn)觀(guān)眾:“他倆怎么把門(mén)關(guān)上啦?他倆關(guān)門(mén)干嗎呀?”突然,她明白了,繼而羞澀地一笑,用水袖捂住面頰;這一笑,立刻引來(lái)觀(guān)眾的掌聲。然后,是得意地念白:“看他二人徑自將門(mén)關(guān)閉,已稱(chēng)心愿,老夫人吶老夫人,你呀是枉費了心機喲!”念到這兒,先是勝利者的微笑,突然收斂笑容,用眼神告訴觀(guān)眾:“這事兒可不能叫別人知道,我得看看西廂有沒(méi)有人來(lái)?”于是,她快步到右側看看有沒(méi)有人,又跑到左側看看有沒(méi)有人。當證實(shí)兩側都沒(méi)有人,她才放下心來(lái),緩緩走到臺中央,不急不慢地唱起那經(jīng)典的《反四平調》:“小姐呀,小姐你多風(fēng)采……”叫門(mén)之后到唱《反四平調》之前的這段無(wú)聲的表演,如果沒(méi)有孫毓敏說(shuō)的“豐富、準確的‘內心活動(dòng)’”,如果沒(méi)有深厚的表演功底,觀(guān)眾是不會(huì )連連喝彩的。

荀派的演員在演這段戲時(shí)的念白是一樣的,舞臺調度也是一樣的,但好多演員演到這兒,并沒(méi)有任何劇場(chǎng)效果,而毓敏大姐演到這兒的時(shí)候觀(guān)眾有笑聲、有掌聲。這段無(wú)聲的表演之所以好,就好在她有豐富、準確的“潛臺詞”表達,從而用“真情”感染觀(guān)眾。

第二天,我如約而至,毓敏大姐真的拿著(zhù)筆記本和她的學(xué)生一起聽(tīng)我講我的老師藍馬先生、于是之先生塑造角色的經(jīng)驗。毓敏大姐邊聽(tīng)邊記,不時(shí)發(fā)問(wèn),我為她勤奮好學(xué)的精神深深感動(dòng)。在交流中,我著(zhù)重談及看毓敏大姐《紅娘·佳期》表演的感受,毓敏大姐也及時(shí)示范,學(xué)生們都覺(jué)得收獲滿(mǎn)滿(mǎn)。

戲劇理論家仲呈祥先生曾說(shuō):“作為一個(gè)戲曲藝術(shù)家,最大的幸福是什么?那就是他熱愛(ài)的事業(yè),他為之奮斗一生的事業(yè),他創(chuàng )演的劇目,他的表演,他的藝術(shù)能有人繼承,有人傳承,有一代又一代觀(guān)眾喜愛(ài)他的藝術(shù),那他就是一個(gè)幸福的人……”我覺(jué)得毓敏大姐就是一個(gè)幸福的人。您看,她的入室弟子、業(yè)余弟子加在一起有一百四十多人。她重新填詞、重新設計唱腔的《棒打》,她移植的《癡夢(mèng)》等劇目不僅弟子們愛(ài)演,業(yè)余票友也喜歡,爭相傳唱。


在《勘玉釧》飾韓玉姐.jpg

孫毓敏在京劇《勘玉釧》飾韓玉姐


毓敏大姐用“荀風(fēng)毓骨”四個(gè)字來(lái)概括自己的藝術(shù)追求。這四個(gè)字提煉得非常精準——她的唱、念、做、表,既反映了荀派藝術(shù)的特色,又融入了自己的風(fēng)格。

十幾年里,我多次欣賞毓敏大姐的現場(chǎng)演出,為她京、津、滬、漢的專(zhuān)場(chǎng)巡演做主持,我還看過(guò)她全部劇目的演出錄像……毓敏大姐真是把舞臺表演藝術(shù)研究透了、研究精了,她能從容駕馭舞臺,舞臺成了她的“自由王國”。她的手、眼、身、法、步出神入化,處處有戲,過(guò)目難忘;她的唱、念、做、表能激發(fā)觀(guān)眾的喜怒哀樂(lè ),讓觀(guān)眾百聽(tīng)不厭、百看不煩。

在我看來(lái),毓敏大姐值得我們學(xué)習、總結的東西太多了,比如她把“棒打”的唱由原來(lái)的十二句改成二十八句,再比如她的《起解》一改傳統的“走8字”,增加了與義父攙扶過(guò)獨木橋等橋段。近些年,很多戲劇大師、京劇名家帶著(zhù)他們積累的寶貴經(jīng)驗遠行,想想都心痛……好在毓敏大姐一直廣收弟子,很多弟子現已成為荀派的中堅力量。

為了弘揚荀派藝術(shù),毓敏大姐孜孜不倦奮斗了幾十年,她為繼承、發(fā)展國粹藝術(shù)做出的努力,將永載藝壇史冊。雖然毓敏大姐離去了,但人們永遠不會(huì )忘記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