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這些“黑哥們兒”有骨氣

文、圖/瞿弦和


作者簡(jiǎn)介:瞿弦和,馬來(lái)西亞歸僑,全國政協(xié)委員,中國僑界杰出人物


“一個(gè)國家要有民氣,一個(gè)民族要有志氣,一個(gè)隊伍要有士氣,一個(gè)人要有骨氣?!边@振聾發(fā)聵的豪言壯語(yǔ),我不止一次從煤礦工人——我的“黑哥們兒”那里聽(tīng)到。

1975年,煤炭工業(yè)部在北京召開(kāi)全國煤礦采掘隊長(cháng)會(huì )議。會(huì )上樹(shù)立了“十面紅旗”,不僅全國煤炭戰線(xiàn)的三座“煤都”——撫順、開(kāi)灤、大同的采煤隊榜上有名,陽(yáng)泉、淄博、淮北、淮南、義馬、大屯等地的采煤隊也光榮入選。

隨后,中國煤礦文工團組織了十個(gè)創(chuàng )作組下一線(xiàn),為的是創(chuàng )作“十面紅旗紅艷艷”的文藝節目,涵蓋歌曲、舞蹈、表演唱等各種形式。我和話(huà)劇團的藝術(shù)家何文義奔赴山西陽(yáng)泉,在陽(yáng)泉三礦文藝骨干李天河的協(xié)助下,參加井下勞動(dòng)并創(chuàng )作了《硬骨頭精神代代傳》。

正是這些下一線(xiàn)的經(jīng)歷,使我結識了一批勞動(dòng)模范和先進(jìn)人物,并與他們成為好朋友,山西大同礦區同家梁礦的徐生發(fā)就是其中一位。

我佩服徐生發(fā),因為他在國際上為中國煤礦工人贏(yíng)得了榮譽(yù)。1979年,組織上派他去德國學(xué)習綜采技術(shù)并采購德國艾克霍夫公司的綜采機組,臨別時(shí),德方專(zhuān)家施密特先生對他說(shuō):“如果你能用好我的機器,那你‘OK’;如果你用不好,我可以派人去幫助你?!毙焐l(fā)聽(tīng)到這話(huà),心里頓時(shí)涌起“為國爭光”的強烈愿望,他答道:“你的機器我還沒(méi)用,但愿它真像你說(shuō)的那樣好。不過(guò)你們能造得出來(lái),我們就能用得了!”

他真是有骨氣的“黑哥們兒”?;貒?,他組織起一批年輕骨干,清一色的煤礦職工子弟,在當年有“二牛和他的娃娃兵”之稱(chēng)。他們不僅駕馭了國際水平的機器,也扛起了大同礦區同家梁礦綜采隊的大旗。

1981年盛夏,施密特到中國旅游,聽(tīng)聞同家梁礦綜采隊創(chuàng )造的佳績(jì)后,專(zhuān)程來(lái)參觀(guān)。徐生發(fā)對施密特說(shuō):“我們用你們的機器,去年產(chǎn)了92萬(wàn)噸煤,你們制造的機器不錯??!”施密特大為贊嘆:“徐生發(fā)先生,你的工人真偉大!”


微信圖片_20240424105600.jpg


沒(méi)過(guò)多久,生產(chǎn)液壓支架的英國倒梯公司又致函中國煤炭工業(yè)部:“我們的支架,在中國大同的運行是令人放心的?!毙焐l(fā)和他的綜采隊為中國贏(yíng)得了至高無(wú)上的榮譽(yù)!

擔任中國煤礦文工團的團長(cháng)后,我終于有機會(huì )到徐生發(fā)的綜采隊學(xué)習座談,他向我講述了綜采隊迎難而上、不斷突破的故事。聽(tīng)著(zhù)聽(tīng)著(zhù),我內心涌起“骨氣”這兩個(gè)字,大同礦區的工人有骨氣,立志為國家、為民族爭光。轉念一想,文藝工作者也應如此——我們要把中國煤礦文工團建設成一個(gè)團結的大家庭,各部門(mén)要出劇目、出人才,為煤炭行業(yè)爭光,不能做“業(yè)余的頭兒,專(zhuān)業(yè)的尾”;我們要在精神面貌上煥然一新,要有自己的團旗和團徽!

我把這個(gè)想法告訴了團里的舞美設計胡陽(yáng)春,他是我在中央戲劇學(xué)院讀書(shū)時(shí)的同學(xué),我在表演系,他在舞臺美術(shù)系。胡陽(yáng)春?jiǎn)?wèn)我:“團旗用什么顏色?”我說(shuō):“就是咱們大學(xué)?;障旅娴木G色,象征著(zhù)舞臺、象征著(zhù)青春活力,很有藝術(shù)感!”他又問(wèn):“字用黑色的嗎?”我說(shuō):“用白色,‘抱黑守白’是咱們的特點(diǎn)?!?/p>

他還設計了幾種團徽圖樣,我特別喜歡圓形地球剖面那張,剖面中有鋼琴的琴鍵,借此體現黑與白——“黑哥們兒”是與地球打交道的人,文工團是為“黑哥們兒”服務(wù)的。經(jīng)過(guò)幾次微調,文工團的團徽確定了下來(lái)。

胡陽(yáng)春很沉穩,在日常生活中的感覺(jué)似乎比實(shí)際年齡大,熟悉他的人都戲稱(chēng)他“胡大爺”,而我習慣叫他“老胡”。老胡不僅業(yè)務(wù)出色,為人也隨和,我們是戰友,也是朋友。作為戰友、朋友,有件事我很愧疚:直到我退休,也沒(méi)給他團旗、團徽的設計費。

在設計團旗、團徽的時(shí)候,我和各分團室的領(lǐng)導確定了文工團的藝術(shù)宗旨——“精深、精湛、精致”“熱情、深情、激情”。伴隨大型歌舞《日出印象》的創(chuàng )作日臻完善,其中的《礦山之歌》成了文工團的團歌。

2007年5月22日,中國煤礦文工團建團60周年紀念大會(huì )在北京人民大會(huì )堂舉行。在團歌聲中,團旗緩緩升起,全體團員、嘉賓起立行注目禮,場(chǎng)面莊重而感人。人民大會(huì )堂的工作人員對我說(shuō):“我在這兒工作很長(cháng)時(shí)間了,在我的記憶中,還沒(méi)有文藝團體在這里舉辦過(guò)建團紀念大會(huì ),更沒(méi)有文藝團體在這里升過(guò)團旗!”

進(jìn)入新世紀后,中國煤礦文工團依然保持著(zhù)每年赴大同礦區慰問(wèn)演出的傳統。一天裝好臺后,同煤集團的晉珊元書(shū)記陪我從礦區俱樂(lè )部的前門(mén)走出,門(mén)前是一個(gè)休閑廣場(chǎng)。突然,有人喊我:“老瞿,是你嗎?”原來(lái)是徐生發(fā)!我們很久沒(méi)見(jiàn)面了。

徐生發(fā)和朋友正在廣場(chǎng)上散步,他說(shuō)自己已經(jīng)從一線(xiàn)退下來(lái)了,不過(guò)今晚一定要來(lái)看演出。他對晉書(shū)記說(shuō):“這是咱‘黑哥們兒’的文工團,你一定要支持!”晉書(shū)記笑著(zhù)說(shuō):“我可是想了‘各種辦法’呀!”“各種辦法”——這句話(huà)里有故事。當時(shí)煤炭市場(chǎng)遇到“供大于求”的情況,煤賣(mài)不出去,沒(méi)有資金支付董事會(huì )費,而文工團急需解決一筆資金。由于我們屬于差額事業(yè)單位,部里讓我們自籌。我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向各礦區求援,可全行業(yè)都面臨難題,著(zhù)實(shí)讓人絕望。這時(shí),晉書(shū)記打來(lái)電話(huà):“老瞿,我們不能讓自家的文工團受難,咱煤礦人有骨氣,辦法總比困難多。你那里能找煤的銷(xiāo)路嗎?”在我身旁的相聲表演藝術(shù)家王謙祥接過(guò)話(huà)茬兒說(shuō):“這事兒您交給我!”就這樣,資金的問(wèn)題終于解決了。


微信圖片_20240424105531.jpg


同煤人就是有骨氣,他們不僅為國家、為民族爭光,還為“黑哥們兒”揚名。他們支持中國煤礦文工團與中央電視臺合拍電視連續劇《燃燒的生命》,與中國煤礦文工團在中央電視臺舉辦了“五一”音樂(lè )會(huì ),晉書(shū)記還帶領(lǐng)我們深入井下,體驗生活,到同煤集團的晉華宮礦、云岡礦等開(kāi)展慰問(wèn)演出。

我曾兼任全國青聯(lián)常委,并且有幸成為“全國十大杰出青年”評選委員會(huì )的委員。1999年評選第十屆全國十大杰出青年時(shí),要從三十位候選人中投票選出十名。當我發(fā)現候選人中有煤炭系統的“黑哥們兒”時(shí),非常激動(dòng),這位來(lái)自安徽淮南新集的青年名叫劉誼,他的事跡轟動(dòng)了國際煤炭行業(yè),那就是“征服‘海斯別克’”。

上世紀九十年代,劉誼所在的安徽新集礦區面對復雜的地質(zhì)條件,急需進(jìn)行設備改造。他們緊抓機遇,譜寫(xiě)了一曲跌宕起伏的“抄底之歌”。德國盛產(chǎn)煤炭的工業(yè)區——薩爾的海斯別克有一座名叫“索菲亞”的選煤廠(chǎng),因資金鏈緊張,準備低價(jià)出售全套設備;索菲亞選煤廠(chǎng)的設備在當年處于世界領(lǐng)先水平,絕不是“洋垃圾”。這可是一個(gè)千載難逢的機會(huì ),必須要把握住,畢竟“抄底”具有同期性,它與經(jīng)濟蕭條如影隨形,一旦經(jīng)濟恢復,極有可能煙消云散。經(jīng)過(guò)艱苦的談判,新集礦區以總金額5%的價(jià)格買(mǎi)下全套設備,其中還包含運費。然而,一場(chǎng)更加嚴峻的考驗即將錘煉新集人的意志——新集礦區組建了四十五人的“拆遷隊”,他們不遠萬(wàn)里赴索菲亞選煤廠(chǎng)接收全部資產(chǎn)。選煤廠(chǎng)高達二十六米,設備由特種鋼制造,那真是“縱橫交錯,密如蛛網(wǎng),亂如棋盤(pán)”。拆遷工作一時(shí)間無(wú)從下手,傲慢的德國人預言,沒(méi)有兩年時(shí)間,中國人不可能將龐大的設備拆遷運回國。為此,以劉誼為代表的新集人制訂了詳盡的拆遷計劃,細致到每顆螺絲釘的編號對位,不分工種、不舍晝夜地拆遷!德國人萬(wàn)萬(wàn)沒(méi)有想到,中國人僅耗時(shí)八個(gè)月就完成了全部工作。

我親眼見(jiàn)過(guò)拆遷回國、坐落在新集礦區的選煤廠(chǎng),劉誼自豪地向我介紹了選煤廠(chǎng)的各組成部分。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他特地挑選了一些名言警句放在門(mén)前或過(guò)道旁,告訴人們珍惜來(lái)之不易的成果,號召大家為國家、為民族爭光,為煤炭行業(yè)爭氣。

記得文工團的原創(chuàng )小劇場(chǎng)話(huà)劇《我不離婚》在北京、上海等地公演后,引發(fā)社會(huì )轟動(dòng),劉誼特邀劇組到新集礦區演出,他還要求基層干部帶家屬一起來(lái)觀(guān)看。在舞臺上扮演“第三者”的青年演員張定涵后來(lái)告訴我,臺下不時(shí)傳來(lái)觀(guān)眾的罵聲,她沒(méi)想到文藝作品的影響力如此之大!

劉誼十分關(guān)心煤礦工人的生活,請我到新集礦區主持了煤礦工人的集體婚禮。幾年后,他笑著(zhù)對我說(shuō),參加過(guò)集體婚禮的百對新人都幸福美滿(mǎn)。劉誼也是一位支持煤礦文化事業(yè)發(fā)展的熱心人,他十分關(guān)心文工團的大型歌舞《奧林匹克頌》《俄羅斯的伏特加》的排練和演出,當他得知文工團排練“水鼓”時(shí),建議我們進(jìn)一步完善,把中外各種鼓的特點(diǎn)都融合進(jìn)去,如腰鼓、太平鼓、手鼓,以及蘇格蘭、加納的鼓……那真是鼓樂(lè )齊鳴,“鼓”舞人心!

就是這樣一群有骨氣的“黑哥們兒”,他們像煤一樣燃燒自己,照亮他人。他們感染了我,也教育了我,我愛(ài)他們,也敬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