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一片丹心為中國——記歸僑許海蘭

文/柴小君


作者簡(jiǎn)介:柴小君,中共中央黨校(國家行政學(xué)院)社會(huì )和生態(tài)文明教研部講師


許海蘭.jpg


許海蘭1899年出生于美國,1920年畢業(yè)于美國康奈爾大學(xué),1921年回到中國,后長(cháng)期執教于武漢大學(xué)外語(yǔ)系,是我國著(zhù)名的英語(yǔ)語(yǔ)言學(xué)家,曾任湖北省僑聯(lián)副主席,當選過(guò)全國三八紅旗手。丈夫桂質(zhì)廷,1895年出生,祖籍湖北,早期赴美留學(xué)生,是我國地磁與電離層研究領(lǐng)域的奠基人之一。夫婦二人,一生為國作出了巨大貢獻,子女也都在不同領(lǐng)域取得了不平凡的成就。如兒子桂希恩,為我國艾滋病防治工作作出了卓越貢獻,2004年入選中央電視臺“感動(dòng)中國”人物。


“學(xué)本事,救中國”

1899年,是光緒二十五年,此時(shí)的中國滿(mǎn)目瘡痍。這一年許海蘭出生在紐約的一個(gè)華僑家里。父親是中國人,母親是美國人。父親許芹是廣東臺山人,因衣食無(wú)著(zhù),聽(tīng)聞美國到處是金子,14歲時(shí)跟隨同鄉親戚到美國淘金。金子自然是沒(méi)找到,后在農場(chǎng)開(kāi)始做工。

據許海蘭的《華僑在美國》一文中的記敘,1852年沿著(zhù)美國西海岸已有18萬(wàn)中國人,主要是礦工、家役、洗衣工和務(wù)農者,他們都是辛勤的勞動(dòng)者。特別是19世紀40年代到50年代末,大量中國人參加了鐵路建設,對美國的發(fā)展做出了莫大的貢獻。這些早期的中國移民幾乎全部是男性,他們努力工作,生活節儉,定期寄錢(qián)回中國,與早期定居在美國的其他移民不同,他們從來(lái)沒(méi)有忘記自己的祖國,急切地要幫助家庭與國家。

許海蘭的父親許芹就是典型代表,他身處異國,更感報國圖強的重要性,到美國后邊工邊讀,后來(lái)考上大學(xué)做了學(xué)者,一生關(guān)心祖國革命事業(yè)。1903年孫中山在美國時(shí)曾住在許芹家,1911年短暫停留美國時(shí)又再次造訪(fǎng)許芹。

剛上學(xué)不久,父親就告訴小海蘭:“我們是中國人,我們的祖國在太陽(yáng)升起的地方,是一個(gè)很大而又貧困的國家,正在受著(zhù)外國人的欺侮,你們要好好讀書(shū),學(xué)好本領(lǐng),長(cháng)大了回去救國?!笔芨赣H的影響,許海蘭對中國感情深厚,“學(xué)本事,救中國”也成了她畢生的信條。

在這樣的信念下,許海蘭成績(jì)優(yōu)異,18歲時(shí)就進(jìn)入紐約州的康奈爾大學(xué)就讀?!拔逅摹边\動(dòng)的熱潮傳到美國,1919年由康奈爾大學(xué)中國留學(xué)生組成的中國同學(xué)會(huì )舉行了報告會(huì )。作為主講人的桂質(zhì)廷慷慨陳詞,揭露帝國主義瓜分中國的野心,痛斥軍閥政府的賣(mài)國行為,號召挽救祖國責無(wú)旁貸。這一次的演講讓臺下的許海蘭深深地記住了身材魁梧、圓臉大眼的桂質(zhì)廷。 

桂質(zhì)廷是早期的留美學(xué)生。20世紀初,中國開(kāi)始有學(xué)生出國留學(xué)攻讀物理學(xué)。桂質(zhì)廷于1914年第一次赴美留學(xué),那時(shí)他只有19歲,選擇棄文就理,以期“科學(xué)救國”。曾在法國以同盟國公民的身份,為廣大華工熱心服務(wù)?!叭毡緩娖戎袊炗喍粭l”的消息傳到美國,震撼著(zhù)每個(gè)國人的心。桂質(zhì)廷積極組織、參加各項愛(ài)國活動(dòng),為救中國奔走吶喊。

用科學(xué)救祖國,用熱血灑中華。同對祖國愛(ài)的深沉,桂質(zhì)廷和許海蘭很快走到了一起。1920年,桂質(zhì)廷畢業(yè)后先行回到中國。第二年,許海蘭也奔赴中國。在大使館簽證時(shí),工作人員告訴她出國結婚成家,會(huì )失去美國國籍,但許海蘭毅然決然的選擇了回到中國。


賡續愛(ài)國奉獻家風(fēng)

父親許芹身體力行,為中國的革命事業(yè)、中美友好作出了許多貢獻。美國舊金山的“華人開(kāi)發(fā)美國貢獻”的展覽會(huì )上曾有許芹的專(zhuān)版,唐人街附近亦有許芹的展覽館。

父親深深地影響了許海蘭,許海蘭也把這樣的家風(fēng)帶到了自己的小家中。她和丈夫成為了向科學(xué)進(jìn)軍的戰士,回國后夫婦二人在北平、長(cháng)沙、上海、四川等多地工作,腳步踏遍了大半個(gè)中國,先后在雅禮大學(xué)、東北大學(xué)、滬江大學(xué)、華中大學(xué)、武漢大學(xué)工作。許海蘭教授英文,丈夫研究物理。

丈夫桂質(zhì)廷32歲受聘為教授,40年代初期被推薦為教育部部聘教授。他教授過(guò)高等數學(xué)、普通物理、近代物理、電磁學(xué)、光學(xué)、無(wú)線(xiàn)電等課程,是地球物理專(zhuān)家、學(xué)術(shù)帶頭人,為國家培養了一代代的專(zhuān)業(yè)人才。1956年3月,在武漢大學(xué)一次活動(dòng)中桂質(zhì)廷作為代表在發(fā)言中再次表明了向科學(xué)進(jìn)軍、奉獻祖國的決心。他從事科學(xué)研究,注重國家急需,選題注意中國特點(diǎn),是我國地磁學(xué)、空間物理學(xué)的創(chuàng )始人之一,在武漢大學(xué)領(lǐng)導創(chuàng )建了中國第一個(gè)游離層實(shí)驗室。桂質(zhì)廷教授于1961年去世,在其66年的生命中,有41年是在高校從事教學(xué),無(wú)論在怎樣的情況下,始終顯露的都是愛(ài)國之心和報國之志。

桂質(zhì)廷、許海蘭夫婦賡續愛(ài)國奉獻家風(fēng),孩子們在二人的躬身教育下也在不斷傳承??姑涝陂g,二人支持在國內的女兒參軍。兒子桂希恩畢業(yè)后遠赴青海支援工作。子女們在各行各業(yè)將愛(ài)國奉獻家風(fēng)傳承發(fā)揚。

兒子桂希恩,1937年出生于湖北武漢,1960年從醫學(xué)院畢業(yè)。仰仗父母的聲譽(yù)和地位,本可以有更好的選擇,但桂希恩向父母表達了赴青海工作的志愿。做一個(gè)對人民有益的人,是父母對他的希冀,他亦將這一信條貫穿于人生的每一次重大選擇。在青海,桂希恩主要從事傳染病和地方病的防治工作。這一待就是16年,他將自己的所學(xué)全力獻給了缺醫少藥的偏遠地區人民。在父母年邁后,才回到武漢工作。他經(jīng)常下農村,他說(shuō)“是農民給了我們糧食,也教會(huì )了我們怎樣做人,我能用知識去幫助他們這是我一生的安慰?!辈⒊=虒W(xué)生:“不到農村一線(xiàn)是學(xué)不到真正的知識的”。1999年開(kāi)始,桂希恩數十次深入艾滋病人居住的鄉村調研,他一方面深刻地感到了問(wèn)題的嚴重性,另一方面也意識到必須引起政府的高度重視,遂向時(shí)任國務(wù)院副總理李嵐清同志寫(xiě)信,引起了政府和社會(huì )對艾滋病防治的高度重視。之后,又為了讓群眾了解正常的生活接觸不會(huì )傳染艾滋病,便把艾滋病人接到家中同吃同住。桂希恩一向節儉,卻傾其所有幫助病患;他一向對自己吝嗇,卻對病人慷慨解囊。他獲得過(guò)很多重要獎項,但他卻說(shuō)“比能力更重要的是精神”, 只要盡力為有需要的人們服務(wù),就會(huì )有充實(shí)的生活。


躬耕教壇,至誠報國

“科學(xué)救國”“教育救人”一直是許海蘭的信仰。從跟隨丈夫在大學(xué)教授英文,到抗日戰爭勝利后進(jìn)入武漢大學(xué)外文系任教,許海蘭兢兢業(yè)業(yè)從事教育事業(yè),一干就是幾十年。


用圖.jpg


愛(ài)國是最大的師德。許海蘭身上有些不同,無(wú)論是長(cháng)相還是口音,都說(shuō)明了她身份的特殊。她曾經(jīng)的學(xué)生回憶起,大約是1944年,抗日戰爭還未結束,彼時(shí)許海蘭在武大附中教授英語(yǔ)。有學(xué)生問(wèn)許海蘭:“您說(shuō)您愛(ài)中國怎么證明呢?”許海蘭回答道:“我愛(ài)中國因為我的先生是中國人,我的孩子們都生長(cháng)在中國。我自己已在中國生活20多年,也是中國人。我永遠不會(huì )離開(kāi)中國?!痹S海蘭用自己的坦誠和樸實(shí)給當年那些還很稚嫩的學(xué)生們上了一堂深刻的愛(ài)國主義教育課。也正是這份純粹的愛(ài)國心,讓許海蘭更加投入到教育事業(yè)中,為黨和國家輸送了一批批人才。

忘我工作,熱心教育。許海蘭是學(xué)生眼中的嚴師、益友,她不僅傳授專(zhuān)業(yè)知識,還播種先進(jìn)的思想、崇高的品德。即使在70歲高齡赴美探親期間也不忘抓住機會(huì )尋找新教材、搜集相關(guān)資料、到大學(xué)旁聽(tīng)、物色專(zhuān)家來(lái)華授課。結束探親回國時(shí),還把外孫女帶回了武漢大學(xué)承擔短期教學(xué)工作。1981年暑假,已經(jīng)80多歲高齡的許海蘭依舊活躍在教學(xué)一線(xiàn)??紤]到酷暑的天氣和她的身體,有外國專(zhuān)家提議代其擔任答辯委員會(huì )主席,主持研究生畢業(yè)答辯等事宜。許海蘭婉言謝絕了,她認為“這是中國研究生的答辯,還是由中國人自己主持好”,最終說(shuō)服同事,堅持親力親為。許海蘭始終用自己兢兢業(yè)業(yè)的教學(xué)踐行著(zhù)最初的承諾和熱愛(ài),廣受大家的尊敬和愛(ài)戴。

樂(lè )教愛(ài)生,甘于奉獻。教學(xué)上鞠躬盡瘁,輔導學(xué)生上也不遺余力。從遣詞造句到語(yǔ)音語(yǔ)調,從面部表情到手勢表達,許海蘭對學(xué)生都耐心的指導和糾正,經(jīng)她輔導過(guò)的學(xué)生都在英語(yǔ)比賽中取得了好成績(jì)。20世紀80年代初期,國內掀起學(xué)習英語(yǔ)的熱潮,許多人都來(lái)請許海蘭輔導,盡管時(shí)間不夠用,但她仍然有求必應,盡最大努力做有益于社會(huì )和國家的事情。

心有大我,行為世范。許海蘭一生中不但教書(shū)育人、培根鑄魂,培養了一代又一代學(xué)生,也始終懷揣著(zhù)心有大我、至誠報國的理想信念,也時(shí)刻實(shí)踐著(zhù)言為士則、行為世范的道德情操。在《風(fēng)雨伴雞鳴——我的父親韓德培傳記》(中國方正出版社,2000年)中記載了困難時(shí)期,許海蘭一家幫助韓家的細節。韓德培生前為武漢大學(xué)法學(xué)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是我國著(zhù)名的法學(xué)家、法學(xué)教育家,創(chuàng )立了具有中國特色的現代國際私法學(xué)理論體系,被公認為是新中國國際私法的一代宗師、“中國法學(xué)界的鎮山之石”。1957年被錯劃為“右派”,下放至沙洋農場(chǎng)。自此以后直至韓德培從沙洋農場(chǎng)返回武漢大學(xué),許海蘭一家都在接濟、幫助韓家。據書(shū)中記載,這期間已經(jīng)上了年紀的桂質(zhì)廷教授或者許海蘭教授,每個(gè)月都要順著(zhù)武漢大學(xué)珞珈山后的山中小路把錢(qián)親自送到已從新三區教授樓被迫搬到七區木板房中的韓家。許海蘭一家雪中送炭,在艱難時(shí)刻顯示出的美好品格,深深感動(dòng)了韓家。韓妻對子女們常說(shuō):“桂爺爺和許奶奶對我們一家恩重如山,永生勿忘?!?/p>

許海蘭從未炫耀過(guò)這些,她的名字和事跡卻常出現在很多人的回憶錄里。她有一顆樂(lè )教愛(ài)生、甘于奉獻的仁愛(ài)之心,也有胸懷天下、行為世范的弘道追求。


矢志不渝留中國

“回祖國去!”“這其實(shí)是我童年時(shí)代就深印在腦海中的思想?!?982年,在接受《人民日報》采訪(fǎng)時(shí)許海蘭如是說(shuō)。那一年83歲的許海蘭被授予湖北省歸國華僑先進(jìn)工作者。

如童年所愿,長(cháng)大后的許海蘭回到了祖國,一直以做一個(gè)中國人的自豪感工作、生活,矢志不渝始終堅守在這片她愛(ài)的熱土上。從1921年到1978年,親朋好友多次勸說(shuō)讓其回美國定居,許海蘭都堅定的留在了中國。在許多人的回憶中,年輕時(shí)的許海蘭愛(ài)穿合身的旗袍,到了老年也總是喜歡穿高領(lǐng)對襟的中式便服,雖然操著(zhù)一口外國語(yǔ)調的普通話(huà),但卻是地道的中國心。

根據當時(shí)的法律,許海蘭和桂質(zhì)廷結婚后,就算自動(dòng)放棄了美國國籍,雖然經(jīng)過(guò)一定的程序可以申請恢復美國國籍,但夫婦二人始終不曾動(dòng)搖做中國人的決心和尊嚴。和丈夫桂質(zhì)廷在中國結婚后,1923年夫婦二人又返回美國進(jìn)修。許海蘭進(jìn)入哥倫比亞大學(xué)學(xué)習,桂質(zhì)廷在普林斯頓攻讀博士學(xué)位,學(xué)成后于1925年回國。彼時(shí)的中國還在動(dòng)蕩中,二人從武漢輾轉到桂林,又沿山路入川,在西遷樂(lè )山的武漢大學(xué)工作。日子艱難困苦卻也沒(méi)有想過(guò)離開(kāi)。

后來(lái),有朋友來(lái)信勸二人出國,并在美國為他們找到了工作,夫妻二人寫(xiě)信謝絕,堅持留在國內。他們深刻認識到,單憑科學(xué)家、學(xué)者們發(fā)揮個(gè)人的才能是救不了國的,離開(kāi)了社會(huì )主義,祖國就富強不起來(lái)。因此盡管歷經(jīng)千難萬(wàn)難也從未想過(guò)離開(kāi)?!笆陝?dòng)亂”期間,桂質(zhì)廷雖已病故但仍被扣上特務(wù)的帽子,許海蘭盡管已過(guò)古稀,卻也被下放改造。住倉庫、睡地鋪、干重活,精神和肉體的雙重折磨,并沒(méi)有磨碎許海蘭對中國的感情。1974年,來(lái)華訪(fǎng)問(wèn)的美國代表主動(dòng)提出代為聯(lián)系去美國探親,許海蘭拒絕了,她說(shuō):“你們政府對我國不友好,我不去?!痹S海蘭始終堅信人民是公正的,祖國是可愛(ài)的,從未想過(guò)離開(kāi)。

1978年許海蘭出國探親,她當然看到了美國的高樓大廈、繁華的城市、優(yōu)渥的物質(zhì)生活,但依然不顧海外四代93名親屬懇切的挽留,以八旬高齡,毅然返回了熱愛(ài)的故土。她堅定的說(shuō):“‘十年動(dòng)亂’中我不曾想到過(guò)離開(kāi)它。如今國泰民安,中國像一架又修好了的飛機,飛上了藍天,這時(shí)我更加舍不得離開(kāi)她了?!被貒?,許海蘭依舊忙碌在一線(xiàn)教學(xué)工作中。

許海蘭80多歲時(shí)仍然在帶學(xué)生,90歲時(shí)還在東湖游泳戲水。正如許海蘭所說(shuō),“我把青春獻給了祖國,祖國又給了我無(wú)限的青春”。1995年春,許海蘭以96歲的高齡病逝于湖北。

許海蘭一生無(wú)私奉獻,平凡又偉大。她時(shí)?;貞浧?961年嚴重困難時(shí)期,放在桌子上的一盒雞蛋(十幾個(gè))和一張未署名的紙條。那張令她潸然淚下的紙條上寫(xiě)著(zhù):“感謝您在我們身上耗費的心血。這是我母親攢下的雞蛋,送給您補養身體?!边@樣的情誼和溫暖,讓許海蘭深受感動(dòng)。但她不知的是,她的事跡,她赤忱而又樸素的愛(ài)國心亦溫暖和感動(dòng)了多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