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奔向南極

文、攝影/林?陽(yáng) 


微信圖片_20240328153135.jpg


這場(chǎng)期待已久的旅行終于開(kāi)啟,我奔向心中的神秘之地——南極。

穿越德雷克

2023年底,我從阿根廷的烏斯懷亞乘坐宏迪斯號郵輪去往南極。宏迪斯號郵輪是2023年夏到訪(fǎng)南極的第一艘旅游船,作為世界上首艘民用極地6級豪華探險船,它于2019年正式下水,核定載客人數一百七十人;此次南極之行,來(lái)自中國的游客有四十多人。從世界各地招募的三十多名探險隊員中有地理學(xué)家、動(dòng)物學(xué)家、登山專(zhuān)家、露營(yíng)專(zhuān)家,他們個(gè)個(gè)身懷絕技,在旅途中為游客舉辦各類(lèi)科普講座。

不知不覺(jué)間,船開(kāi)動(dòng)了。宏迪斯號郵輪具有自我調節平衡的功能,戶(hù)外的旗幟被風(fēng)扯得平平的,可見(jiàn)風(fēng)不小,但在船艙內幾乎感覺(jué)不到風(fēng)浪。大副向大家展示了附近海域的天氣預報圖,他說(shuō)最不希望看到紫色和紅色的預警標志,但圖上滿(mǎn)是紫色和紅色,看來(lái)平靜穿越德雷克海峽的希望很渺茫了。

夜晚,回到三層的房間,服務(wù)員已將面向大海的舷窗關(guān)閉,以防海水打碎玻璃。服用了一粒暈船藥,我在輕微的晃動(dòng)中進(jìn)入夢(mèng)鄉。宏迪斯號劈波斬浪,一路向南,穿越德雷克海峽。

德雷克海峽位于智利合恩角與南極洲南設得蘭群島之間,屬南冰洋的一部分,與大西洋和太平洋相接。通過(guò)德雷克海峽,需要兩天三夜。

雖然服用了暈船藥,大家多少有些不適,尤其鮮明的感受是厭食?;蛟S造船技術(shù)的進(jìn)步,我沒(méi)見(jiàn)到有人嘔吐。此次南極之行不僅安排了海上巡游、登島、登陸等常規項目,游客還可以根據自身的情況參加攀冰、登山、劃皮劃艇、露營(yíng)等活動(dòng)。


登島又登陸

去南極時(shí),能否登島甚至登陸,是根據天氣和郵輪的運營(yíng)狀態(tài)來(lái)決定的,有些游客的運氣不好,到南極后都沒(méi)機會(huì )下船。我們的運氣奇佳,登島又登陸。


微信圖片_20240328153206.jpg


我們登的第一個(gè)島是象角島。探險隊員先行上島,用紅色標桿劃分區域,告知哪里可以去,哪里是禁區。我在房間里換上防水褲,穿上雪地靴,套上防水防風(fēng)的羽絨服,背上救生衣,戴上墨鏡,先打卡,再走進(jìn)消毒水池消毒鞋底,然后登上郵輪邊的沖鋒舟。駕駛沖鋒舟的是一位蘇格蘭的老人比爾,看樣子有八十歲了。

象角島上都是企鵝,密密麻麻的,因為距離太遠,看不大清。登島后,我望見(jiàn)遠處臨海的雪崖上有一群企鵝,但面前插著(zhù)兩根交叉的紅色標桿,表明“禁入”。近處,躺著(zhù)許多象海豹??v然象海豹在陸地的移動(dòng)速度很慢,它們卻是潛水的高手,最深可潛至兩千三百米的深海。象海豹剛出生時(shí)呈黑灰色,伴隨生長(cháng),顏色逐漸變淺至灰白色。小象海豹的模樣很萌,大大的眼睛、雙眼皮,胡須根根分明,你盡可看個(gè)真切。有時(shí)它會(huì )向你爬過(guò)來(lái),距你一步之遙;張嘴吼叫時(shí)露出的紅嘴,在雪地里分外顯眼。


微信圖片_20240328153151.jpg


我們登的第二個(gè)島是欺騙島。欺騙島是南設得蘭群島與南極大陸之間的火山島,許多船隊到訪(fǎng)時(shí)都以為這是一座環(huán)形火山島,后來(lái)美國的探險家發(fā)現了進(jìn)出的缺口,由此衍生出“欺騙島”的稱(chēng)謂。初夏的欺騙島,一部分雪開(kāi)始融化,黑色的火山石隨之裸露。盡管上山的路只有兩公里,但穿著(zhù)沉重的雪地靴,還是走出一身汗。一路有風(fēng),山頂的風(fēng)高達七八級,不過(guò)眼前的畫(huà)面讓人為之一振:雪的白色與火山石的黑色交織纏繞,既有粗獷豪放的黑白線(xiàn)條,又有蜿蜒曲折的灰色肌理,如同大師的版畫(huà)。

除了象角島、欺騙島,我們還從不同的方向登上南極半島。積雪太厚時(shí),要在笨重的雪地靴外套一雙鐵質(zhì)的寬大雪鞋,這樣再登雪山,不至于陷得太深。穿鐵鞋走路,兩腳得向外撇,以免鐵鞋相互碰撞,那笨拙的樣子,真有點(diǎn)兒像企鵝。


露營(yíng)那一“夜”

風(fēng)減弱,雪漸停,我們乘坐沖鋒舟登上波特爾角,準備露營(yíng)。記得幾天前專(zhuān)家在介紹這個(gè)活動(dòng)時(shí)問(wèn):“誰(shuí)想在南極大陸數星星?”有人高呼:“我想!”專(zhuān)家說(shuō):“對不起,這里看不到星星?!彪S即引來(lái)一片笑聲。此時(shí)的南極圈處在極晝的過(guò)程中,當然看不到星星了。

乘坐沖鋒舟前,每個(gè)人都拿到一個(gè)黑色大塑料袋,里面裝著(zhù)一個(gè)防水袋,一個(gè)羽絨睡袋,兩個(gè)防潮墊。

我們從登陸點(diǎn)向山上走去,在一個(gè)不高的山丘前停下腳步。探險隊員已先期抵達,他們用雪堆出半人高、半圓形的簡(jiǎn)易廁所,在里面放置了戶(hù)外用的便器。此前參加各種活動(dòng)時(shí),不允許留下任何東西,包括尿液,大家只好少喝水,但露營(yíng)的時(shí)間長(cháng),就特別安排了簡(jiǎn)易廁所。簡(jiǎn)易廁所外豎著(zhù)兩根紅色標桿,平行放表示無(wú)人,交叉放表示有人。

高大的荷蘭女人指揮大家挖雪坑,能容納一個(gè)人即可,她不建議挖得過(guò)深,畢竟第二天還要回填。這里的雪比較結實(shí),沒(méi)幾鏟子,雪坑就成形了;為了擋風(fēng),我還用挖出的雪在坑上面圍一圈。挖好雪坑后,將防潮墊和羽絨睡袋依次裝入防水袋,再將防水袋放進(jìn)雪坑。有探險隊員過(guò)來(lái)巡視,不忘將雪坑的一角踩出兩個(gè)臺階。

晚上十點(diǎn)多,天依舊很亮,許多人鉆進(jìn)睡袋,我也不例外。天不冷,在零下五攝氏度到零攝氏度之間徘徊,但這一“夜”睡得并不好,我多次醒來(lái),一睜眼就是明亮的雪、明亮的天。睡夢(mèng)中,我總感覺(jué)再睜眼時(shí)會(huì )有幾只企鵝朝我走來(lái),“到底有幾個(gè)不速之客啊”?企鵝似乎早已明白我的心思,明確告知:“你才是不速之客?!?/p>

“夜”里三點(diǎn),小雪落下,探險隊員叫大家起床。大家將寢具整理好,并將雪坑回填,轉眼間,又是一片白茫?!?/p>


企鵝的情景劇

看企鵝,是南極之行中的重要活動(dòng)。全球現存十七種企鵝,由于此次旅行集中于南極的東南半島,只能看到帽帶企鵝、阿德利企鵝和金圖企鵝。帽帶企鵝通常生活在巖崖峭壁上,它的肚子是白色的,其余部位都是黑色的,脖子下有細黑線(xiàn),像系了一條黑帶子。阿德利企鵝喜冷,較為少見(jiàn),長(cháng)相與帽帶企鵝相近,特點(diǎn)是有白眼圈??拷蠘O圈緯度的彼得曼島,是阿德利企鵝最北邊的聚集地,也是金圖企鵝最南端的聚集地。金圖企鵝紅喙、黃腳蹼、白肚皮,頭上有一塊標志性的白色,其余部位都是黑色的。它們好看又可愛(ài),走起路來(lái)一搖一擺,憨態(tài)可掬。


微信圖片_20240328153221.jpg


恰逢金圖企鵝交配的季節,許多企鵝回到陸地求偶、交配。它們先找到一塊大巖石,聚在一起圍圈走動(dòng),企鵝的體溫有三十八攝氏度,圈中心地區氣溫竟然可達二十四攝氏度,這對孵化小企鵝有促進(jìn)作用。而后,雄性企鵝從海邊叼來(lái)小石頭,在自己的領(lǐng)地壘窩,壘完窩便仰天高歌,引雌性企鵝入住。交配后,雌性企鵝趴在窩里,二十天左右可以產(chǎn)蛋。小企鵝出生時(shí)沒(méi)有羽毛,需要爸爸媽媽輪流下海捕捉磷蝦喂食;換毛越早,它的成活率越高。

也就是這段時(shí)間,一些好吃懶做的雄性企鵝不去海邊叼小石頭,而是到鄰居家偷。鄰居家的雌性企鵝不能離窩,氣得吼叫,被斥責的雄性企鵝卻裝作什么事都沒(méi)發(fā)生……這樣的情景劇,時(shí)刻都在上演。


海上巡游

乘坐沖鋒舟在海上巡游,能看到鯨魚(yú)和威德?tīng)柡1?,鯨魚(yú)多是座頭鯨和虎鯨。

那天,駕駛沖鋒舟的是一位年輕的女探險隊員,她悄聲提示我們保持安靜,附近有鯨魚(yú)出沒(méi)。待慢速行駛過(guò)去,果然,一個(gè)黑黢黢的脊背出現了,離前面的沖鋒舟也就五六米。原來(lái)是一頭座頭鯨。沒(méi)過(guò)多久,它在五六十米開(kāi)外處再次露出脊背,這次,它似乎有意表演一番,不慌不忙地翻出折扇般的尾鰭。

威德?tīng)柡1褚粔K長(cháng)圓形的石頭,體重可達六百公斤,很容易就能看到。平日它懶洋洋的,看見(jiàn)人也愛(ài)搭不理,偶爾會(huì )搓一搓尾巴。

海上巡游,看冰山是主要內容之一。我們來(lái)到珀圖角半島的海域,這里是“浮冰廣場(chǎng)”,一塊塊浮冰千姿百態(tài),有很多千年不化。偶遇一座冰山中間有個(gè)透亮的洞,色彩翠綠誘人,很想進(jìn)去一探究竟。再往前便進(jìn)入夢(mèng)幻的冰山世界,一座座藍色冰山晶瑩剔透,鬼斧神工。有座冰山很像“大力神杯”,更絕妙的是紋理中竟有藍中帶紫的色彩,奪人魂魄。冰山的天然侵蝕,著(zhù)實(shí)勝過(guò)人力的精心雕琢。


微信圖片_20240328153159.jpg

另一個(gè)海灣里也有許多冰山,它的兩個(gè)名字,一個(gè)美麗——冰山花園,一個(gè)恐怖——冰山墓地。巨大的冰山層層疊疊,甚是壯觀(guān),稱(chēng)墓地倒也無(wú)不可,終有一天,它們會(huì )消失不見(jiàn)。轉過(guò)彎,忽然看到一塊冰山的上方有一排鏤空的不規則線(xiàn)條,像是廣告牌上的字母或文字;冰山中間,幽幽的藍光散發(fā)著(zhù)不可知的神秘。這太像冰雕的燈光效果了,我不由得想辨別這幾個(gè)陌生的字母或文字,卻無(wú)果。

白色的冰有沒(méi)有味道?撈一小塊上來(lái),舔了舔,帶點(diǎn)咸味。黑冰也好找,不過(guò)聽(tīng)說(shuō)黑冰里有雜質(zhì),不干凈。我從海水里撈了一塊足球大小的冰,晶瑩剔透,閃耀著(zhù)奪目的光彩,真的是太美了。探險隊員對我說(shuō):“這塊冰有五萬(wàn)年了。想想,等你五萬(wàn)年的情人就是她……”

回到宏迪斯號郵輪,我輕輕鑿下幾塊冰,放進(jìn)十年的蘇格蘭威士忌?;位尉票?,聽(tīng)聽(tīng)冰塊與酒杯碰撞的聲音,聞聞略帶煙熏味的酒氣,再小啜一口……世界上最美的事,不過(guò)如此。


暢游“天堂灣”

在天堂灣劃皮劃艇,是南極之行中最美好的運動(dòng)記憶。這次活動(dòng)的裝備不一般:鯊魚(yú)皮套裝、防水膠鞋、沖鋒衣和救生衣。不穿雪地靴,腿上輕松了,但救生衣還是綁得緊緊的。一切準備就緒,大家乘坐沖鋒舟駛向天堂灣,抵達天堂灣后,依次從沖鋒舟換到二人的皮劃艇,劃向有浮冰的水面。

天空放晴,海面平靜,薄薄的云帶層層圍繞雪峰,雪峰倒映在水里。天堂灣類(lèi)似高山湖泊,氣溫適中,在五到十攝氏度之間,即使不戴手套劃槳,也很舒服,難怪這里被譽(yù)為捕鯨者的避風(fēng)港。我揮動(dòng)手中的槳劃在最前面,視野無(wú)比開(kāi)闊。


微信圖片_20240328153141.jpg


轉過(guò)一個(gè)海灣,我率先“打卡”阿根廷的布朗科考站,科考站前,一群金圖企鵝正在迎接我。布朗科考站建于1951年,以阿根廷海軍的創(chuàng )建者命名。1984年,一位隨隊醫生因無(wú)法按時(shí)回家而患抑郁癥,將科考站付之一炬,如今,這里成了夏季科考站。

由于大家對皮劃艇都不太陌生,所剩時(shí)間充裕,教練便帶我們去往另一個(gè)海灣。

這個(gè)小海灣非常寧靜,浮冰很少。四面是巍峨的雪峰,與藍天、陽(yáng)光、云朵互為映襯,如同仙境。我放下手中的槳,閉目冥想,這種純粹、極致,只有此時(shí)此地才能真切感受到。


拉美爾的告別

宏迪斯號郵輪所屬的寬洋公司三十周年的慶?;顒?dòng)在穿越拉美爾水道之前舉行。五層甲板上放了一個(gè)大蛋糕,晚餐安排在甲板上,大家伴著(zhù)歡快的音樂(lè )就餐。

許多團隊都在船頭合影,我們的團隊也不例外。有人問(wèn):“南極美不美?”大家異口同聲:“美!”或許這個(gè)回答被船長(cháng)聽(tīng)到了,響亮的汽笛聲隨即傳來(lái),伴隨汽笛聲,對面的山峰開(kāi)始雪崩,速度不快,雪崩的轟鳴聲著(zhù)實(shí)震撼。

拉美爾水道被譽(yù)為南極最美的水道,最窄處僅有六百米,比爾說(shuō):“這地方的美,別處根本沒(méi)法比?!?/p>

晚上,當宏迪斯號穿越拉美爾水道時(shí),我回到甲板上,驚訝地看見(jiàn)金光萬(wàn)道,彩霞滿(mǎn)天。山峰、白雪、海水、冰山、霞光,美輪美奐,每個(gè)角度都堪稱(chēng)絕佳……

縱使萬(wàn)般不舍,還是到了告別時(shí)刻。南極,這大自然賦予人類(lèi)最后的凈土,再見(jià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