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兩個(gè)好朋友

文、攝影/(新加坡)吳?揚 


咖啡時(shí)光鮑比

鮑比是新加坡華人,在我們這里擔任市場(chǎng)推廣經(jīng)理,有三個(gè)可愛(ài)的女兒。鮑比每天上班,總是很忙碌,電話(huà)打個(gè)不停,辦公桌攤滿(mǎn)了各種文件。然而,下午三點(diǎn)的茶點(diǎn)時(shí)間,他會(huì )第一個(gè)準時(shí)地踱進(jìn)咖啡間喝茶,還會(huì )常常走到我的辦公桌旁,用手做個(gè)喝茶的動(dòng)作,“吳揚,coffee time”。所以,我和鮑比的閑聊基本都是在咖啡間進(jìn)行的。同事們都知道鮑比每天會(huì )第一個(gè)準時(shí)去咖啡間喝茶,便送了他外號coffee time。我沒(méi)有喝茶的習慣,只能泡杯不加糖不加奶的苦咖啡,三十年后,愛(ài)喝咖啡的老姐說(shuō)這樣喝咖啡很正宗,其實(shí),我也沒(méi)覺(jué)得苦咖好喝,只是不愛(ài)吃糖不愛(ài)喝奶而已。


東海岸人工湖美食村6.jpg

東海岸人工湖美食村


鮑比每天忙碌,卻毫無(wú)業(yè)績(jì)可言,非常沮喪,后來(lái),我向他建議,與其成天盯著(zhù)泰國、印尼、馬來(lái)西亞這些不發(fā)達小市場(chǎng),不如多參加中國的國際博覽會(huì ),也許會(huì )有更多的合作機會(huì )與更大的產(chǎn)品市場(chǎng)。鮑比采納了我的建議,便向老板申請,參加了幾次中國的博覽會(huì ),果不其然,他找到了幾個(gè)不錯的合作伙伴,也把好幾家的德國產(chǎn)品推廣到了中國。然而,鮑比志不在此,他有著(zhù)濃重的宗教情懷,悲天憫人。在我離職的前一年,他就離職上神學(xué)院了,后來(lái)聽(tīng)系統維護工程師小男孩丹尼講,他畢業(yè)后,去教堂當了神父。我想,這個(gè)職業(yè)對于一個(gè)虔誠的教徒,可謂完美的選擇,只是,不知道鮑比在教堂的coffee time是什么時(shí)間了,亦或他是自由的,整天都是coffee time。

 

張博士

印尼華人Doctor Teo張博士(Teo是潮州和閩南一帶的姓氏,寫(xiě)作“張”,讀作丟),是德國留學(xué)的化學(xué)博士,入籍德國,擔任德國巴伐利亞州駐新加坡代辦處主任,他的辦公室是個(gè)里外套間,在我們大廳的邊上,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是一個(gè)單位的,其實(shí),他只是租用了我們多余的空間而已。張博士是一位將近六十的老人家,雖然滿(mǎn)頭銀發(fā),但面色紅潤,精神矍鑠,和藹可親,很有風(fēng)度,看得出,年輕時(shí)也是個(gè)帥哥,只是個(gè)頭矮了些,只有一米六五左右。他的秘書(shū)是來(lái)自馬來(lái)西亞的艾瑞卡小姐,一個(gè)小巧玲瓏的機靈鬼。兩個(gè)人經(jīng)常步調一致,雄赳赳氣昂昂地一起出入辦公室,看上去很有喜感。

這個(gè)精神矍鑠的老爺子擁有超強的語(yǔ)言能力,印尼語(yǔ)、馬來(lái)語(yǔ)、德語(yǔ)、英語(yǔ)、中文切換自如,逮誰(shuí)跟誰(shuí)聊,著(zhù)實(shí)令我羨慕。我們這個(gè)機構,從德國來(lái)實(shí)習的帥哥美女,走馬燈似的,很是養眼。幾乎所有的德國美女,都被老爺子套過(guò)近乎,讓人感覺(jué),老爺子成天就是來(lái)跟美女聊家常的,而不是巴伐利亞州的代辦處主任。當然,老爺子駕輕就熟,運籌帷幄,一切盡在掌控之中。老爺子告訴我,巴伐利亞州,在德國是最富有的州,一個(gè)州的GDP經(jīng)濟總量在當年相當于全德國的三分之一了,即使現在,巴伐利亞州也是德國各州的老大。所以說(shuō),巴伐利亞州新加坡代辦處的工作豈可兒戲。


新加坡河畔的金融中心5.jpg

新加坡河畔的金融中心


老爺子很喜歡找我聊天,他說(shuō),跟我講中國話(huà)感到非常親切。老爺子不喜歡新加坡當代的中青年人,他覺(jué)得這些受西方教育的人,幼稚,無(wú)知,盲目自大,有一種土豪暴發(fā)戶(hù)心理,看不起周邊的國家,對中國無(wú)感。只有新加坡老一代華人、印尼華人和馬來(lái)西亞的華人才更重視中華傳統,對中國有一種莫名的熱愛(ài)。這話(huà)不假,不久前,馬來(lái)西亞的新聞提到,幾個(gè)不知死活的臺灣人,跑到馬來(lái)西亞宣揚臺獨,被一幫華人老爺子暴打,被追的滿(mǎn)街跑。我在新加坡坐出租車(chē)時(shí),年老的司機跟我聊天,他們嘴里經(jīng)常這樣說(shuō),現在我們中國好了,越來(lái)越強大,了不起。而新加坡的新一代會(huì )說(shuō),你們中國,而不是我們中國,明顯的隔離感。

張博士是印尼富商的兒子,家境很好。他自己在新加坡和德國都購置了房產(chǎn),特別讓他驕傲的是,他很早在北京建國門(mén)附近的長(cháng)富宮酒店購置了兩套房子,每年有15%的投資回報,現在看來(lái),這兩套房子都夠老爺子瀟灑一輩子了。

我從德國機構離職不久,老爺子曾電話(huà)約我去他自己在新加坡的公司做客,實(shí)際上是老爺子想請我加入他的公司,拓展與中國的業(yè)務(wù)。遺憾的是,我當時(shí)剛剛加入新加坡教育部公務(wù)員教師行列,女兒也才剛剛出生,便婉言謝絕了老爺子的邀請。當天的傍晚,老爺子請我到新加坡市中心最繁華的商業(yè)街烏節路的路邊酒吧喝酒。我說(shuō),這路邊多吵呀,為啥在這里喝酒,老爺子笑瞇瞇地說(shuō),方便看街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