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我家的護工

 文、圖/(奧地利)焦秀梅 


作者簡(jiǎn)介:焦秀梅,歐洲華文筆會(huì )會(huì )員。畢業(yè)于北京體育大學(xué)、中央社會(huì )主義學(xué)院。1988年定居奧地利。著(zhù)有散文集《情系維也納》。散文、隨筆常見(jiàn)于《香港作家》《中國青年報》等報刊雜志。2021年散文《又見(jiàn)月圓》獲“我的父親母親”全國征文優(yōu)秀獎。

我出生在上世紀二次大戰時(shí)期,兵荒馬亂、風(fēng)雨飄零的童年依舊歷歷在目。我和先生旅居奧地利維也納三十余載,如今已是耄耋之年,卻再次目睹俄烏戰爭、巴以沖突,每當在歐洲晚間新聞的銀屏上,看到此起彼伏的戰爭畫(huà)面,便不由唏噓憤懣,感慨萬(wàn)千。

多年來(lái),奧地利接納了不少難民??偟膩?lái)講,在奧地利政府的關(guān)照下,他們都可以安居樂(lè )業(yè),其中多半從事家政服務(wù)。我先生張文斌作為旅奧畫(huà)家和奧地利政府認可的藝術(shù)家,自2016年因病住院治療,之后便享受到政府提供的二級護理和營(yíng)養補助,定期派護工來(lái)家里提供服務(wù),每周三次,從不間斷。于是不同膚色、不同種族、不同語(yǔ)言的男女紛至沓來(lái),一時(shí)間,家里儼然成了聯(lián)合國。


索馬里白衣天使

來(lái)自索馬里的護工克哈迪婭,每次來(lái)到我家,總是拖著(zhù)長(cháng)及腳踝的裙子,嚴嚴實(shí)實(shí)裹著(zhù)頭巾,只露出明亮的眼睛和雪白的牙齒,一副戒備森嚴的模樣??斯蠇I在維也納已居住了九年,操索馬里語(yǔ)、阿拉伯語(yǔ)、英語(yǔ)和德語(yǔ),在家鄉時(shí),她是一位受人尊敬的白衣天使,婦科助產(chǎn)師。


b17f17cb56878f0bbab2d048de57ba38.jpg


多次接觸,我發(fā)現克哈迪婭相當聰明、能干,簡(jiǎn)單交代了護理內容,她便心領(lǐng)神會(huì ),有條不紊地做起來(lái),里里外外清理得干干凈凈,一塵不染??斯蠇I跟我說(shuō),她眼下服務(wù)的養老院里,有好幾名中國護工,他們和藹可親,勤奮好學(xué),并說(shuō),中國人是很善良、友好。

克哈迪婭非常重視親情和教育,人也樂(lè )觀(guān)、健談。她的丈夫是美國黑人,并且是一位家庭醫生,他們生有一男一女,兩個(gè)孩子都在讀大學(xué)。我問(wèn)她,天氣那么熱,在家里干活,能不能把頭巾摘掉???她答,不可以,不可以的,也不覺(jué)得熱,早已習慣啦!

這是他們多年來(lái)的生活習俗和民族特征,我當然表示尊重。


阿富汗紅衣帥哥

姆斯塔法28歲,來(lái)自阿富汗。幾年前第一次來(lái)我家時(shí),他已在維也納成家立業(yè)五年了。八年前的阿富汗戰爭摧毀了他的家園,妻離子散,他本在喀布爾有著(zhù)很好的工作,一個(gè)幸福的家庭,戰爭讓他失去了這一切,父親和兄妹慘死,他帶著(zhù)老母和七歲的女兒,歷盡千辛萬(wàn)苦,終于逃到了維也納。

在奧地利他們學(xué)德語(yǔ),掌握一技之長(cháng),他對目前的生活很滿(mǎn)意,不僅可以自食其力,還能養家糊口。女兒茁壯成長(cháng),并得到了良好教育。家鄉的一切音訊全無(wú),他的同胞們定然處在水深火熱之中,恐懼、不安、民不聊生。每當想起這些,姆斯塔法便神情茫然,沉默不語(yǔ),同時(shí)也對自己的生活感到慶幸和滿(mǎn)足。我征求他的意見(jiàn),要給他拍張照片時(shí),他立馬脫掉口罩,好一個(gè)五官英俊的帥哥!

姆斯塔法的護理工作完成得非常出色,人也陽(yáng)光向上。跪在地上擦拭衛生間地板時(shí),還不時(shí)抬頭詢(xún)問(wèn):病人吃藥了嗎?最近身體恢復得好嗎?給病人洗澡時(shí),他耐心細致,擦背揉腳,是個(gè)相當有涵養的阿富汗帥哥。


烏克蘭教師

生活平淡無(wú)奇,可人們總要自己尋找一些樂(lè )趣。那天下午,按規定時(shí)間來(lái)家里的是一位烏克蘭護工,他叫魯斯拉納,四十多歲的樣子,健碩、俊俏的外表,1米84的高挑身材。他告訴我,他的妻子是立陶宛人,爸爸曾是飛行員,經(jīng)常飛烏克蘭至北京航線(xiàn)。


28323b982de97625332e729603b9adb2.jpg


來(lái)我們家的那天,魯斯拉納穿了件舊T恤衫,但干凈整潔。小伙子干起活來(lái)毫不馬虎,認真細致。與別的護工不同的是,魯斯拉納邊干活,邊哼著(zhù)小曲兒,看上去輕松自如,甚至有些陶醉的樣子——也是自得其樂(lè )吧。期間我們聊起俄烏戰爭,并譴責美國在世界各國的干預行為。家園沒(méi)了,父母生死未卜,聊到這里魯斯拉納黯然神傷,剛才還滿(mǎn)是歡快的臉上,即刻流露出無(wú)限憂(yōu)慮。

在烏克蘭,魯斯拉納曾是一位受人尊敬的數學(xué)老師,現在卻趴在地上汗流浹背地擦地板,但他單純樂(lè )觀(guān)的精神,令我感動(dòng)不已。

有一次,他告訴我說(shuō),自己非常欣賞中國武功,交談的過(guò)程中,他還不時(shí)伸展四肢,即興表演幾個(gè)動(dòng)作,一招一式都學(xué)得有模有樣。五十年前學(xué)過(guò)的俄語(yǔ),驟然間冒了出來(lái),我便用簡(jiǎn)單的俄語(yǔ)跟他交流了幾句,魯斯拉納竟然聽(tīng)明白了,激動(dòng)得手舞足蹈,并唱起了《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和《紅莓花兒開(kāi)》。烏克蘭人善良聰明,他的激情感染了我,我也情不自禁地跟著(zhù)他唱起來(lái)。


敘利亞獸醫

有一年圣誕夜,家家戶(hù)戶(hù)都沉浸在團聚的氛圍中,細雨蒙蒙的夜幕下,突然門(mén)鈴響起,原來(lái)是敘利亞護工Busa來(lái)了。他只穿了件單薄的紅色罩衣,冬雨澆濕了他的黑發(fā),冷風(fēng)使他抱緊雙臂縮成一團。他告訴我,之前已護理了十個(gè)病人,到我們這兒已是第十一位。我心頭一熱,說(shuō):祝你圣誕快樂(lè )!

而B(niǎo)usa邊干活邊回答我說(shuō):“我已經(jīng)沒(méi)有家了,圣誕節跟我沒(méi)啥關(guān)系!”


2371594c7735f9d6babb15adf5401fb5.jpg


十年前,Busa畢業(yè)于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大學(xué)獸醫專(zhuān)業(yè),之后一直從事獸醫工作。那個(gè)時(shí)候,他工資豐厚,家庭幸福。2011年3月敘利亞危機爆發(fā),戰爭摧毀了他的家園,妻子女兒都在空襲中身亡。他湊足了八千歐元,最終到達奧地利。一路輾轉流離,九死一生,徒步走了四十多天,才來(lái)到奧地利。如今,Busa已在維也納重組家庭,并且有了一個(gè)白白胖胖的可愛(ài)兒子。

前不久,奧地利政府給了Busa一個(gè)月假期,他便開(kāi)著(zhù)剛買(mǎi)來(lái)的二手車(chē),驅車(chē)八小時(shí)到漢堡探望他的老鄉。來(lái)家服務(wù)的時(shí)候,他拿出手機展示他一路走來(lái)的美景,一副享受自由生活累并快樂(lè )著(zhù)的情景。他喜歡健身,每次來(lái)家總要擼起袖子,把胳膊上的肌肉展示給我看,并展露一下強健的腹肌。 

Busa除了有學(xué)問(wèn),有頭腦,還十分熱愛(ài)藝術(shù)。他得知我和先生崇拜和追隨敘利亞大師級的畫(huà)家Málva長(cháng)達三十余年后,十分震驚和意外,后來(lái)再次來(lái)到我們家時(shí),常與我們交流大師的繪畫(huà),并為我們把有關(guān)阿拉伯文的報道翻譯整理出來(lái),讓我們得知大師已于2015年去世,年僅65歲,實(shí)在令人感慨和惋惜。

短短的八年,來(lái)我家做過(guò)護工的有來(lái)自敘利亞、阿富汗、伊拉克、索馬里、利比亞、黎巴嫩、尼日利亞等國家的人。原本,他們在自己的國家都有著(zhù)各種專(zhuān)業(yè)和知識,醫生、老師、工程師、教練等,而在這里,他們只能做些簡(jiǎn)單的體力工作。國家的貧弱、戰爭的連綿,使得這些國家的老百姓民不聊生,災禍不斷,痛失家園,不得不離鄉背井到別的國家做難民。由此我深深地意識到,只有自己的祖國富強了,百姓才能真正安居樂(lè )業(yè),過(guò)上夢(mèng)寐以求的幸福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