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鸚哥嶺

文/楊海蒂


在海南熱帶雨林國家公園交響樂(lè )中,鸚哥嶺是一首音畫(huà)交響詩(shī),是全曲的抒情中心。

森林氣質(zhì)各不相同。鸚哥嶺森林氣質(zhì)粗獷彪悍,與它高大的山體和特別的位置有關(guān)。山形酷似鸚哥嘴的鸚哥嶺,是海南第二高峰,是海南陸地的中樞,是海南島重要的水源保護地,是海拔落差最大、自然景觀(guān)最豐富的景區,是海南最年輕、陸地面積最大的國家自然保護區。


攝影/陳元才


我告別海南的環(huán)島深度游,白沙黎族自治縣是最后抵達的縣域,在白沙行腳的第一站,是白沙隕石坑國家地質(zhì)公園。白沙隕石坑是我國發(fā)現的第一個(gè)隕石坑,比著(zhù)名的美國亞利桑那隕石坑、蘇聯(lián)愛(ài)沙尼亞隕石坑年代更為久遠。從隕石坑里出來(lái),磁化的手表、自動(dòng)關(guān)機的攝像機很快便恢復了正常。那么問(wèn)題來(lái)了:為什么會(huì )這樣呢?白沙隕石坑有不少謎團等待破解,是科學(xué)家、太空迷、天文愛(ài)好者科研、教學(xué)、觀(guān)光的好去處。

從白沙隕石坑直奔鸚哥嶺?!胺蛞囊越?,則游者眾;險以遠,則至者少。而世之奇偉、瑰怪,非常之觀(guān),常在于險遠”,用王安石的這段話(huà)形容很貼切,因為“險以遠,則至者少”甚至許多地方人類(lèi)從未踏足,原生態(tài)的鸚哥嶺美極了,我第一次見(jiàn)到這么美的樹(shù)林:有的樹(shù)上開(kāi)滿(mǎn)鮮花,有的樹(shù)上掛滿(mǎn)蘭草,有的樹(shù)上長(cháng)滿(mǎn)靈芝,有的樹(shù)上布滿(mǎn)苔蘚;野牡丹花身段低些,在陽(yáng)光下楚楚動(dòng)人。沒(méi)有最美,只有更美。



攝影/呂振


踩著(zhù)地上厚厚的雨林苔蘚,每一腳都像踩在松軟的地毯上,我們攀爬到半山腰,這兒有瓊崖縱隊司令部舊址,是全國六大“革命根據地旅游景點(diǎn)”之一,也是海南第一個(gè)以愛(ài)國主義教育為主題的公園。1945年,被譽(yù)為“瓊崖人民的一面旗幟”的馮白駒和黎族人民起義領(lǐng)袖王國興會(huì )師后,在此建立了革命根據地,從此它也成為鸚哥嶺的紅色地標。

往更遠處走,往更高處行。山路兩旁是遮天蔽日的五針松,間雜著(zhù)鸚哥嶺特有的高山杜鵑花,山崖下是歡欣跳蕩的溪澗,溪畔是賞心悅目的梯田……越野車(chē)左轉右轉轉過(guò)無(wú)數的彎道后,把我們帶上了鸚哥嶺腹地中的高峰村——海南島海拔最高的黎族村落,南渡江(其中一源)就發(fā)源于此。崎嶇的山路、茂密的森林、美麗的河流和純樸的村民,共同將高峰村構建成一方世外桃源。鸚哥嶺孕育了無(wú)數河流湖泊,密如蛛網(wǎng)的河流,星羅棋布的湖泊,塑造出豐富的地形地貌,影響著(zhù)全島的氣候,主宰著(zhù)海南島的水系形態(tài),為動(dòng)植物提供不竭的水資源。為了保護水資源,為了對熱帶雨林實(shí)施整體保護,海南熱帶雨林國家公園核心區域內的村莊都要整體遷移,地處生態(tài)保護最核心區域的高峰村,已于三年前啟動(dòng)了生態(tài)搬遷。世間再無(wú)高峰村,取而代之的是海南第一個(gè)生態(tài)移民搬遷村:銀坡村。

國外有一門(mén)島嶼生物地理學(xué),該學(xué)科認為生態(tài)復雜性與動(dòng)植物種類(lèi)具有“正相關(guān)關(guān)系”,的確,有一種隱秘的力量維持著(zhù)大自然的平衡。鸚哥嶺為生物多樣性創(chuàng )造了條件,成為我國重量級的生物物種天然基因庫,國家級保護動(dòng)植物、世界性“瀕?!薄耙孜!蔽锓N極多,新記錄的動(dòng)植物數目遙遙領(lǐng)先,其中的伯樂(lè )樹(shù)只能在鸚哥嶺上覓得仙蹤。在鸚哥嶺采集到的塔麗灰蝶新亞種,命名為“塔麗灰蝶海南亞種”,此發(fā)現也是一個(gè)中國新紀錄。鸚哥嶺昆蟲(chóng)種類(lèi)極多,珍稀昆蟲(chóng)不計其數,極為珍稀的水生昆蟲(chóng)中華鱟蜉和海南巨黽就選擇在此地刷存在感。蛇蛉是生態(tài)環(huán)境指示性物種,只能生活在原生林中,它的發(fā)現無(wú)可辯駁地證實(shí)鸚哥嶺始終保持著(zhù)原生狀態(tài)。

鸚哥嶺不僅鳥(niǎo)類(lèi)繁多,而且數量龐大,觀(guān)測記錄到的鳥(niǎo)類(lèi)超過(guò)海南森林?zhù)B類(lèi)總數的90%,被視為“海南林?zhù)B多樣性”代表地。鳥(niǎo)兒在這兒生活樂(lè )無(wú)邊,不用忍受寒冷、不愁食物匱乏,也不必長(cháng)途遷徙當候鳥(niǎo),它們幸福得四季放歌,唱出大自然中最動(dòng)聽(tīng)的聲音。在鸚哥嶺,隨處可見(jiàn)小鳥(niǎo)躍上枝頭,翻飛間露出色彩斑斕的翅膀,這是它們最鮮亮的求偶廣告。觀(guān)賞鳥(niǎo)兒真是一種享受,不過(guò)在我眼里小鳥(niǎo)基本上是一個(gè)模樣,這鳥(niǎo)那鳥(niǎo)傻傻分不清。行家里手可就不同了,他們眼力非凡,什么鳥(niǎo)什么樣一目了然。讀到過(guò)一位“鳥(niǎo)叔”寫(xiě)的神文,他在鸚哥嶺看到的鳥(niǎo)兒有:黑枕王鹟、印支綠鵲、銀胸絲冠鳥(niǎo)、紅頭咬鵑、褐胸噪鹛、栗頰噪鹛、黑喉噪鹛、灰喉山椒、白喉冠鵯、灰頭鴉雀、紅翅鵙鹛、紋胸鷦鹛、紅尾歌鴝、斑尾鵑鳩、塔尾樹(shù)鵲、純藍仙鹟、綠鵲、冕雀、山皇鳩、大盤(pán)尾、小盤(pán)尾、黃冠啄木鳥(niǎo)等,還有海南特有品種海南畫(huà)眉、海南柳鶯、海南孔雀雉,以及極為罕見(jiàn)的“全球性易?!蔽锓N、國家一級保護動(dòng)物海南山鷓鴣、海南虎斑鳽。果然“林子大了,什么鳥(niǎo)都有”,古人誠不我欺也。鸚哥嶺是觀(guān)鳥(niǎo)拍鳥(niǎo)經(jīng)典景點(diǎn),每年春季,鸚哥嶺的最佳觀(guān)鳥(niǎo)時(shí)節到了,海內外游客、攝友、鳥(niǎo)類(lèi)發(fā)燒友也會(huì )如期而至,不少震撼級“大片”隨之問(wèn)世。

“植物天堂、動(dòng)物樂(lè )園”鸚哥嶺,還棲息著(zhù)許多不同尋常的野生動(dòng)物。

長(cháng)著(zhù)大翅膀拖著(zhù)長(cháng)尾巴的海南鼴鼠,是一種會(huì )飛翔的樹(shù)棲動(dòng)物,屬于野生動(dòng)物海南特有品種,是鸚哥嶺最具標志性的動(dòng)物之一。它具有超靈敏的嗅覺(jué),白天躲在樹(shù)洞里,輕易不露尊容,夜里才出來(lái)探頭探腦,確認沒(méi)有危險后開(kāi)始活動(dòng)。即使遇到異常情況,它也非常鎮定,迅速鉆入地下,身體依然靈巧。順便一提,在情報界,“鼴鼠”有著(zhù)特殊的含義,指名義上為某情報機構工作、實(shí)際上卻是積極為敵方情報機關(guān)效力的間諜,也就是神通廣大又臭名昭著(zhù)的“雙面間諜”。

五顏六色的毒蜘蛛暗藏殺機,當地人曾教我如何躲著(zhù)它們走。圓鼻巨蜥兇猛好斗,也有人說(shuō)它其實(shí)欺軟怕硬。大蜈蚣是灌木叢中的暗殺高手,我知道公雞、蝎子和螞蟻是它的死敵。最讓我害怕的是蛇,盤(pán)在樹(shù)上的一條橫紋翠青蛇,把我嚇得魂不附體落荒而逃,當地小伙伴見(jiàn)狀哈哈大笑,他們司空見(jiàn)慣滿(mǎn)不在乎。

花花綠綠的蛇,是自然進(jìn)化的神奇產(chǎn)物,一億多年后,滄海早已變桑田,蛇依然橫行天下,既會(huì )爬也會(huì )飛,能蟄伏也能出擊。它是西方的神話(huà)動(dòng)物,正是源于古希臘神話(huà)傳說(shuō),蛇成為全世界的醫藥標志。古埃及人更是崇拜蛇,埃及法老的金冠上都有蛇的圖案,象征法老至高無(wú)上,埃及艷后克利奧帕特拉則用毒蛇了結自己的生命。像古埃及人一樣,黎族中的“美孚黎”也認為蛇是有神力的,同樣將蛇視為圖騰,在文身或文臉時(shí)都會(huì )刺上蚺蛇狀的花紋,因此“美孚黎”也被稱(chēng)為“蚺蛇美孚”。蛇善惡交織,人對其感情復雜,愛(ài)之者美化其為“白娘子”,恨之者詛咒“毒蛇猛獸”“蛇蝎心腸”。通體翠綠的毒蛇竹葉青,一招致命的蛇蝎美人金環(huán)蛇、銀環(huán)蛇,地球上體型最大的蟒蛇,世界上最長(cháng)也最危險的劇毒蛇王眼鏡王蛇……都在鸚哥嶺找到了它們的伊甸園。我很羨慕蟒蛇的佛系生活,它一年四季吃飽就睡,直到需要再進(jìn)食才肯醒來(lái),想想我們人類(lèi),終日辛勞所為何來(lái),攢下的財富其實(shí)絕大部分并無(wú)必要。


攝影/呂振


蛇只能在地面上伏擊,而它的天敵蛇雕卻在空中虎視眈眈。蛇雕棲居于深山密林,在高空盤(pán)旋飛翔時(shí)鳴叫似呼嘯,讓我不由想起梭羅筆下的那只鷹:“它并不是很孤獨,倒讓它底下的整個(gè)大地顯得很孤獨?!鄙叩竦暮D蟻喎N也是中國特產(chǎn)亞種,是僅分布于海南的留鳥(niǎo),主要棲息于鸚哥嶺,屬于國家二級重點(diǎn)保護野生動(dòng)物。蛇雕體型雖小,卻是個(gè)狠角色,捕蛇的方式很血腥,享用大餐的樣子很雷人;“人心不足蛇吞象”是人類(lèi)臆想出來(lái)的意象,蛇雕將整條蛇生吞確是血淋淋的事實(shí)。也許你沒(méi)聽(tīng)說(shuō)過(guò)蛇雕,至少知道“飲鴆止渴”這個(gè)典故吧?沒(méi)錯,古人說(shuō)的“鴆”就是蛇雕——由于蛇雕吃的蛇類(lèi)大多有毒甚至劇毒,所以被古人誤認為是一種有毒的鳥(niǎo),以為將它的羽毛浸泡酒中就能制成毒酒,因而創(chuàng )造出這個(gè)成語(yǔ),意喻只顧眼前不慮后患。

雨林中有很多長(cháng)相怪異的動(dòng)物,獨特的自然環(huán)境和氣候條件,造就出海南獨特的兩棲爬行動(dòng)物,它們具有獨特的環(huán)境適應能力。蛙類(lèi)的模樣千奇百怪,但在黎族人心目中,在水里生長(cháng)的蛙,擁有強大的生存能力,是一種神物?!陡蝮±柰酢窌?shū)中傳說(shuō)青蛙有神性善巫術(shù),能?chē)姵龆練饬钊嘶杳?,曾打敗五指山的官兵,因而被推舉為新黎王,因此,在黎族文身、服飾圖案中有許多蛙的形象,在稱(chēng)為蛙鑼的銅鑼上也鑄有蛙紐。黎族還認為蛙能避邪,能給人帶來(lái)好年景,甚至能左右風(fēng)調雨順,所以“砍山欄”燒山時(shí)必須聽(tīng)到蛙鳴,否則會(huì )觸犯神靈造成減產(chǎn)。


攝影/李天平


海南蛙的種類(lèi)多達幾十種,它們是大自然中不可替代的一群:圓頭圓腦的海南湍蛙、體型超小的小湍蛙、極耐高溫的海南海蛙、長(cháng)相詭異的海南擬髭蟾、體型窄長(cháng)的海南溪樹(shù)蛙,以及細刺蛙、海南疣螈、眼斑小樹(shù)蛙、鱗皮厚蹼蟾等,它們在鸚哥嶺各有生存之道。海南小姬蛙,多好聽(tīng)的名字,這種玲瓏可愛(ài)的小姬蛙,是首次在鸚哥嶺發(fā)現的新物種。鸚哥嶺樹(shù)蛙在鸚哥嶺被發(fā)現、被確定為新種并以發(fā)現地命名,是一件舉足輕重的事情,標志著(zhù)它得到了全世界分類(lèi)學(xué)者的認可,以后世界上此類(lèi)物種都將被稱(chēng)之為“鸚哥嶺樹(shù)蛙”。樹(shù)蛙智商很高,雌蛙結群將卵產(chǎn)在水坑邊的樹(shù)枝上以免被天敵吃掉,卵在樹(shù)上孵化成小蝌蚪,蝌蚪掉進(jìn)坑里長(cháng)大成蛙,寶寶頑強求生的毅力和本領(lǐng)令我嘆服。

“稻花香里說(shuō)豐年,聽(tīng)取蛙聲一片”,多美的畫(huà)面和意境,我在鸚哥嶺體驗過(guò):入夜,山林萬(wàn)籟俱寂,唯有蛙聲如雨。這種奇妙經(jīng)歷終生難忘。

鸚哥嶺以讓人難以置信的自然美景,以奇特的地質(zhì)、水文、生態(tài)景觀(guān),吸引著(zhù)國內外專(zhuān)家經(jīng)常前來(lái)實(shí)地考察,也吸引著(zhù)無(wú)數海內外旅游探險家慕名而來(lá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