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回望曾侯乙編鐘

文、攝影/張逸良


微信圖片_20240129163746.jpg


著(zhù)名考古學(xué)家鄒衡先生曾說(shuō):“什么能夠代表中國?在我看來(lái)無(wú)外乎兩者,一是秦始皇兵馬俑,二是曾侯乙編鐘?!鼻厥蓟时R俑體勢龐大,宏偉壯觀(guān),享譽(yù)海內外,相比之下,曾侯乙編鐘則要小很多。但小并不代表著(zhù)內容少,曾侯乙編鐘背后蘊含的中國古代文化成果,絕非三言?xún)烧Z(yǔ)能夠說(shuō)清。

作為樂(lè )器,曾侯乙編鐘的鑄造技術(shù)和演奏性能在世界樂(lè )器史中獨樹(shù)一幟。早在公元前五世紀,中國人就已熟練掌握“一鐘雙音”的制造技術(shù),用“一鐘雙音”鑄制的樂(lè )鐘,音域可達五個(gè)八度以上;它的中音區部分,十二律齊備,可以輕松轉調,具有極強的表現力。史載當時(shí)有些工匠為了定音,故意刺瞎雙眼,從而讓自己的耳朵更加靈敏。單憑兩只耳朵,就能讓音頻控制在如今音樂(lè )家所能包容的精準范圍之內,這是何等不易,又是何等神奇。

此外,多種鑄造技術(shù)和焊接技術(shù)的創(chuàng )制和進(jìn)步,為技術(shù)的融合奠定了堅實(shí)的基礎:早在兩千四百年前,中國人就發(fā)明了“紅銅花紋鑄鑲法”,青銅組合渾鑄技術(shù)到達新的高度。傳統分鑄的焊接技術(shù)和失蠟法也都有了不小的進(jìn)步。用如此方法制作出來(lái)的編鐘不僅質(zhì)地堅硬、形制規范、尺寸準確、色彩勻稱(chēng)、花紋清晰,而且可依據鐘架鑄件的承重、鐘體的發(fā)音、鐘組序列中個(gè)體的變化與秩序等不同需求,實(shí)現更為復雜且精致的技術(shù)性能。

曾侯乙編鐘在設計與裝飾上也是美不勝收。紅、黑、黃與青銅色相互映襯,大氣典雅,其上點(diǎn)綴有人、獸、龍、鳥(niǎo)、花和幾何形紋,輔以裝飾效果的銘文,采用圓雕、浮雕、陰刻、彩繪等多種技法,滿(mǎn)滿(mǎn)一派王室氣象。

“興于詩(shī)、立于禮、成于樂(lè )”——作為禮樂(lè )之器,曾侯乙編鐘蘊含了豐富的禮樂(lè )文化思想,體現出時(shí)人的審美意識和精神追求,還有曾國人以樂(lè )約束和規范自身行為的教化風(fēng)氣。鐘、磬等懸掛樂(lè )器的配置方法,反映出主人公的等級高低——編鐘不再是純粹的宗廟禮樂(lè )器,轉而成為一種身份的象征。不同樂(lè )器組合發(fā)出的不同音律,呈現出當時(shí)音樂(lè )的多元化趨向。

聽(tīng)覺(jué)與視覺(jué)的互補,禮與樂(lè )的融合,使曾侯乙編鐘成為不折不扣的“載道之器”,亦存有美學(xué)光彩,如此豐富的內涵,足以成為中國古代文明成就的高度集合。


曾國雖小 編鐘恢弘

春秋戰國時(shí)期,在漢水流域以東有很多姬姓國家,與中原京畿之內的周朝天子同姓,史稱(chēng)“漢陽(yáng)諸姬”。與之相對的,是日漸強大的楚國?!皾h陽(yáng)諸姬,楚實(shí)盡之”,楚國對周邊國家大肆討伐,姬姓諸國均遭受劫難。

上世紀三十年代,安徽壽縣李山孤堆的楚幽王墓中出土了一件“曾姬無(wú)恤壺”,根據壺上銘文的記載,楚王娶曾國女子為妻。歷史學(xué)家劉節根據這個(gè)發(fā)現大膽提出“中原地帶有一姬姓曾國存在”的設想,不過(guò)此論斷在當時(shí)還無(wú)法得到證明。后來(lái),伴隨曾侯乙墓的發(fā)掘,漢水流域的曾國得到人們的關(guān)注,同時(shí)也令人們困惑:這個(gè)曾國,在史書(shū)上根本找不到相關(guān)記載,它究竟是一個(gè)什么樣的國家?


(備用圖)微信圖片_20240129163719.jpg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考古學(xué)界一直將曾國文化納入楚國文化的范疇。究其原因,一來(lái)楚國是南方絕對的大國,二來(lái)曾國與楚國的地理位置接近,所以常常被并入楚國文化的體系之中。但在實(shí)際考古發(fā)掘中,有學(xué)者發(fā)現曾國與楚國的文化或來(lái)自?xún)蓚€(gè)不同的源流。有一種說(shuō)法認為,曾國是西周王朝經(jīng)營(yíng)南方大策略的重要組成,是為周王朝實(shí)現對江漢地區有效控制、牽制楚國發(fā)展的一個(gè)設置。曾國文化中繼承了許多周王室的基因,曾國的禮樂(lè )文明也代表著(zhù)周王朝的最高水平。但一個(gè)小小的曾國,怎能制造出如此精美的曾侯乙編鐘?為什么臨近的楚國和周王室沒(méi)有發(fā)現與其匹配的編鐘呢?

鑄造編鐘不是拍拍腦袋就能成的事情,這和當時(shí)的社會(huì )、文化、科技、經(jīng)濟發(fā)展水平緊密相關(guān),天時(shí)、地利、人和缺一不可。西周時(shí)期,人們對樂(lè )律的認識不夠,鑄造水平也跟不上,雖然在財力方面有保障,但缺乏相應的知識儲備和技術(shù)條件;春秋時(shí)期周王室衰落,諸侯國戰爭不斷,經(jīng)濟條件和社會(huì )條件不處于有利的地位;到戰國時(shí)期,“禮崩樂(lè )壞”,諸侯國忙于征戰,心思都不在禮樂(lè )上,即便是勢力日漸強大的秦國,或許也沒(méi)有熟練掌握鑄造技術(shù),心有余而力不足。

曾國雖小,卻偏居一隅,相對穩定,沒(méi)有戰亂的影響,自然有時(shí)間琢磨禮樂(lè )之事;背靠銅礦,可以為樂(lè )器鑄造提供充足的銅料,原料問(wèn)題得到了很好的解決;加之曾國深受傳統禮樂(lè )的影響,并無(wú)威脅周王室的企圖,在禮樂(lè )文化上愿意下大氣力,一來(lái)二去,也就促成曾侯乙編鐘的出現。


音樂(lè )學(xué)與考古學(xué)的聯(lián)合

不同于其他考古發(fā)掘工作,對曾侯乙編鐘的研究,實(shí)際上牽扯了許多學(xué)科,考古學(xué)與這些學(xué)科相互借鑒,共同推進(jìn)。其中,音樂(lè )學(xué)與考古學(xué)這兩個(gè)屬性不大相同的學(xué)科,緊密結合開(kāi)展研究,為曾侯乙編鐘提供了一個(gè)全新的研究路徑。


1.jpg


長(cháng)期以來(lái),研究考古的學(xué)者不懂音樂(lè ),研究音樂(lè )的學(xué)者不懂考古,但在古代樂(lè )器研究方面,確實(shí)需要將兩者結合起來(lái),方能有所收獲。我國古代的鐘律與琴律相通,曾侯乙墓中出土的一把五弦器,有學(xué)者認為是調音之用。但在中國古代音樂(lè )典籍中,對鐘律的記載相對較少,所以在研究曾侯乙編鐘的樂(lè )律時(shí),采用了不少古代琴律的研究方法。一方面,在復制或復原編鐘時(shí),于琴律中借鑒了很多有益的元素,據以研究古人的音高設計思路和結果;另一方面,在復原或編創(chuàng )編鐘樂(lè )曲時(shí),多根據傳世琴曲,在樂(lè )曲中保持鐘律和琴律的共同特點(diǎn),以使樂(lè )曲和律,符合古人的音樂(lè )美學(xué)旨趣。

此外,曾侯乙編鐘的3755個(gè)銘文中,有2800多個(gè)都是與音樂(lè )有關(guān)的內容,比如標示鐘的懸擊位置或敲擊部位及其所發(fā)音的名稱(chēng),還有曾國與楚、晉、齊、申、周等國的律名對應關(guān)系。所見(jiàn)律名28個(gè)、階名66個(gè),絕大多數前所未知。對這些出土文字的識讀,必須借助考古學(xué)及其相關(guān)領(lǐng)域如古文字學(xué)的研究成果或研究方法;對這些出土文獻的考釋?zhuān)瑒t要倚重有相當學(xué)術(shù)成就的音樂(lè )學(xué)學(xué)者才能完成。


微信圖片_20240129163739.jpg


當音樂(lè )學(xué)的知識融入考古學(xué)研究,猶如激活了文物的靈魂,不但有助于考據名物、證經(jīng)補史,還能豐富人們對歷史、文化的認知。而當考古學(xué)的知識融入音樂(lè )學(xué)研究,更多是用理性思維及科學(xué)手段對音階音列、演奏性能等方面進(jìn)行有價(jià)值的探索,從而為音樂(lè )實(shí)踐創(chuàng )設多種可能,二者具有互通、互融的關(guān)系。正因為音樂(lè )學(xué)與考古學(xué)的聯(lián)合,才會(huì )有中國音樂(lè )考古學(xué)的蓬勃發(fā)展。


相關(guān)研究永無(wú)止境

考古學(xué)本就是一門(mén)不穩定的學(xué)科,很多事情要靠推論,但推論本身不具有說(shuō)服力,一旦有了新的考古發(fā)現,經(jīng)常會(huì )被推翻。對曾侯乙編鐘及曾國的研究,也不例外。

2014年,伴隨湖北隨州一件“隨大司馬嘉有之行戈”的出土,困擾考古學(xué)界三十多年的“曾隨之謎”被解開(kāi),曾國和隨國其實(shí)是“一國兩名”。這個(gè)新的考古發(fā)現,將之前關(guān)于曾國和隨國的種種猜想打破,那些曾經(jīng)看起來(lái)信心十足且舉例豐富的論斷,在實(shí)物面前變得毫無(wú)說(shuō)服力。

曾侯乙編鐘緣何會(huì )出現?這本身就是個(gè)謎,因而圍繞曾侯乙編鐘進(jìn)行的各類(lèi)研究,實(shí)際上也存在很多未解的疑問(wèn)。以“樂(lè )舞重建”這個(gè)課題為例,人們從現在出土的青銅器、漆器上只能看到一些靜態(tài)的圖案,而在當時(shí),演奏編鐘的人是一邊敲擊編鐘,一邊根據音樂(lè )的旋律做舞蹈動(dòng)作。由于編鐘音樂(lè )沒(méi)有復原,樂(lè )舞的姿態(tài)也就不好妄下定論,只能等待新的考古發(fā)現。

此外,對編鐘的紋飾研究還有很廣闊的空間。曾侯乙編鐘的精美在紋飾上體現得尤為鮮明:同是編鐘,同是一個(gè)部位,甚至是同一大類(lèi)的紋飾,每個(gè)都不同,有些紋飾還存在抽象和簡(jiǎn)化的處理。雖然在青銅紋飾的研究中已經(jīng)有相對成熟的分類(lèi),但將其放到具體一件器物上,仍存在許多無(wú)法準確表述的類(lèi)型。紋飾背后的象征和文化含義,也亟待通過(guò)新的材料來(lái)予以驗證和發(fā)掘。

雖然有關(guān)曾侯乙編鐘的研究成果不在少數,但真當深入研究、仔細思考,才發(fā)現其中可以挖掘的東西還有很多。四十五年對一代考古學(xué)家來(lái)說(shuō)很是漫長(cháng),但對曾侯乙編鐘的研究來(lái)說(shuō),才是個(gè)開(kāi)始,需要一代代人的接力奮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