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瞿弦和印象

文、圖/李?麗


2023年11月24日,我作為中國文聯(lián)選派的僑眷代表,參加第二屆中央國家機關(guān)歸僑僑眷代表大會(huì )。剛步入會(huì )場(chǎng),就看到代表席的第一排坐著(zhù)瞿弦和老師,心中一陣驚喜!瞿老師是朗誦界的名家,被評為中國十大演播家,多次在電視上看到他朗誦或主持的節目,但見(jiàn)到他本人卻是第一次。落座后,發(fā)現我的座位正好在瞿老師的正后方,真是幸運!參會(huì )的都是歸僑僑眷,雖然是第一次見(jiàn)面,但共同的身份讓大家倍感親切,所以會(huì )前代表們就互相自我介紹,熱絡(luò )地聊起天來(lái)。


微信圖片_20240326121758.jpg


開(kāi)會(huì )間隙,瞿老師遞給我一張紙條,我打開(kāi)一看,上面寫(xiě)著(zhù)“打開(kāi)二維碼,我掃你微信?!庇谑敲Υ蜷_(kāi)二維碼互加了微信。他發(fā)來(lái)信息:“我是瞿弦和,八十歲的老人。高興!”并附了聯(lián)系方式。當他得知我也喜歡朗誦,并是清華校友劇藝社的成員時(shí),便發(fā)來(lái)他作為評委揭曉“齊越朗誦藝術(shù)節”最高獎“齊越獎”的照片,以及在頒獎晚會(huì )上和夫人張筠英老師共同朗誦艾青名作《我愛(ài)這土地》的合影。照片中,瞿老師和張老師神采飛揚,珠聯(lián)璧合,展現出一對老藝術(shù)家的舞臺魅力。我回復他:“您和張老師都是我很喜歡的藝術(shù)家,祝您二老藝術(shù)之樹(shù)常青!”他回復:“謝謝!”并發(fā)來(lái)《北京晚報》將要發(fā)表的他寫(xiě)的《那些“奇思妙想”的鈴鐺》一文。我認真拜讀,原來(lái)瞿老師有收藏鈴鐺的愛(ài)好,已經(jīng)收藏了世界各地180多個(gè)國家和地區的三千多個(gè)鈴鐺。他在文章中寫(xiě)道:“收藏鈴鐺是既考驗眼力又考驗體力,既考驗心力又考驗耐力的事??粗?zhù)一個(gè)個(gè)奇思妙想的鈴鐺,想著(zhù)一段段意猶未盡的故事,感謝朋友大力支持之余,我也驚嘆于大千世界的繽紛色彩?!蔽腋信逵邛睦蠋煻嗄陙?lái)在做好本職工作之余,對收藏鈴鐺這一愛(ài)好的投入和執著(zhù)。剛讀完文章,又收到瞿老師的一條信息:“我出了收藏鈴鐺的畫(huà)冊,等把畫(huà)冊郵寄給你。你給我一個(gè)快遞地址?!睕](méi)想到這么大的藝術(shù)家竟然一點(diǎn)架子也沒(méi)有,初次相識就主動(dòng)提出給我郵寄畫(huà)冊,讓我感動(dòng)不已!

在會(huì )議分組討論環(huán)節,代表們陸陸續續走到各自的會(huì )議室。我步入會(huì )議室時(shí),發(fā)現橢圓形的大會(huì )議桌旁只坐了零星幾位代表,大部分代表都坐在外圍靠墻的座位上,我正靠著(zhù)墻邊走,忽然聽(tīng)到一聲高喊:“李麗,坐這里!”我循聲望去,是瞿老師!連忙跑過(guò)去。他跟我聊起清華校友劇藝社演出的《雷雨》的事情,正聊著(zhù),有幾位代表走過(guò)來(lái),想讓瞿老師給她們簽名,瞿老師欣然應允。


微信圖片_20240326121820.jpg


會(huì )議時(shí)間快到時(shí),工作人員請坐在靠墻座位的代表們移步到大會(huì )議桌旁,并特意過(guò)來(lái)邀請?chǎng)睦蠋?。瞿老師連忙站起來(lái)說(shuō):“好!我最大的特點(diǎn)就是聽(tīng)話(huà)!”逗得大家都笑起來(lái),然后他指著(zhù)放在座位靠背上的外套對我說(shuō):“咱們的外套就放在這里,別拿了?!蔽尹c(diǎn)點(diǎn)頭。

會(huì )議開(kāi)始后,主持人開(kāi)場(chǎng)介紹了分組討論的內容和要求,為了怕冷場(chǎng),主持人說(shuō)要發(fā)揮名人效應,讓瞿老師先說(shuō),代表們鼓掌歡迎。瞿老師先介紹了自己的歸僑身份,原來(lái)他出生在印尼的蘇門(mén)答臘,又表達了自己對討論內容的意見(jiàn),總結得很到位,既言簡(jiǎn)意賅,又言辭誠懇,贏(yíng)得了代表們熱烈的掌聲。

會(huì )議討論熱烈,散會(huì )時(shí)已經(jīng)中午12點(diǎn)多了。他提醒我走時(shí)別忘了拿放在后排的外套,真是個(gè)細心的人!這時(shí)又有幾位代表過(guò)來(lái)要和瞿老師合影,瞿老師微笑著(zhù)與大家一一合影,而后又被代表們簇擁著(zhù)走出會(huì )議室。我收拾東西時(shí)發(fā)現瞿老師座位上放著(zhù)一個(gè)手機,想必是他落下的,連忙拿起來(lái)追上去??吹角胺降啮睦蠋熢谌巳褐型O聛?lái),似乎在找什么,我趕忙上前把手機遞給他。他笑著(zhù)說(shuō):“我提醒你拿外套,自己的手機卻忘了?!蔽艺f(shuō):“您就是這樣先人后己?!彼笮ζ饋?lái)。

到了餐廳,發(fā)現自助餐前已經(jīng)排起了長(cháng)隊。瞿老師和大家一起排隊,還主動(dòng)給我們分發(fā)餐盤(pán),不愧為“先人后己”。正巧遇到中國美術(shù)家協(xié)會(huì )主席范迪安也過(guò)來(lái)用餐,倆人似老友重逢,高興地聊起來(lái)。

取完餐后,瞿老師發(fā)現我沒(méi)拿酸奶,竟要起身幫我去取。我連忙一把把他摁到座位上。席間,有代表問(wèn)瞿老師的孩子有沒(méi)有繼承他的衣缽,走文藝之路。瞿老師說(shuō)他的兒子瞿佳是電視連續劇《紅樓夢(mèng)》中賈寶玉的扮演者歐陽(yáng)奮強的配音。孫子今年剛剛考取杜克大學(xué),一米九多的小伙子,陽(yáng)光帥氣,多才多藝,并且從小就是學(xué)霸,在景山學(xué)校學(xué)習期間,每年都考第一名,是學(xué)校的大隊長(cháng)。女兒也畢業(yè)于名校,現在一家金融機構工作。說(shuō)起孩子們,瞿老師一臉幸福,炯炯有神的眸子更加閃亮了。瞿老師兒女雙全,事業(yè)有成,孫輩也學(xué)有所成,可謂幸福美滿(mǎn),妥妥的人生贏(yíng)家,令大家艷羨不已。


微信圖片_20240326121812.jpg


我想,這與瞿老師的家風(fēng)傳承密不可分。瞿老師和張老師是中央戲劇學(xué)院的同班同學(xué),同為中國十大演播家,同被中廣協(xié)授予“70年70人杰出演播家”榮譽(yù)。特別值得一提的是,少年時(shí)代,倆人都曾代表全國少年兒童向毛澤東主席獻花。多年來(lái),夫婦二人活躍在話(huà)劇、廣播、影視等領(lǐng)域,一起深入生活、朗誦主持、導演策劃、擔任評委、輔導講課等,伉儷情深,演繹了有滋有味、多姿多彩的人生。這種濃郁的文化氛圍和和睦的家庭環(huán)境,為后代的成長(cháng)成才提供了豐厚的底蘊和滋養。

大家問(wèn)瞿老師長(cháng)壽的秘訣,他脫口而出:“心態(tài)好!”并為大家舉例說(shuō)明:他當了30年的中國煤礦文工團團長(cháng),其中的酸甜苦辣不足為外人道,多虧了心態(tài)好,才能熬過(guò)很多艱難的時(shí)刻。他說(shuō)有一次有個(gè)團員因為對某事想不開(kāi),拿著(zhù)繩子跑到他辦公室,嚷嚷著(zhù)要上吊。他連忙予以勸阻,那團員說(shuō):“瞿團長(cháng)你別攔著(zhù)我!”他說(shuō):“我不是要攔你,我是要你等我,我去找根繩子咱倆一起上吊?!蹦俏槐緛?lái)要死要活的團員一聽(tīng),“噗嗤——”一聲笑出聲來(lái),搖了搖頭說(shuō):“遇到你這樣的團長(cháng),真是沒(méi)辦法!”最后自己拿著(zhù)繩子走了。俗話(huà)說(shuō):“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蔽墓F里幾百名演員,大大小小的事情,錯綜復雜,有些事情處理起來(lái)不能依常規,要有策略,懂技巧,瞿老師在團長(cháng)的崗位上一干就是三十年,沒(méi)有智慧和謀略是無(wú)法勝任的。

會(huì )議日程緊湊,下午的會(huì )議一點(diǎn)就開(kāi)始了,會(huì )前有代表過(guò)來(lái)邀請他去講課,瞿老師真是個(gè)大忙人??!會(huì )議結束后,我問(wèn)他怎么回去,他說(shuō)他開(kāi)車(chē)來(lái)的。80歲了還開(kāi)車(chē),真讓人欽佩!我叮囑他:“您路上開(kāi)慢點(diǎn)兒,注意安全?!彼χ?zhù)說(shuō):“你讓我開(kāi)快點(diǎn)兒我也快不了!”哈哈,瞿老師真幽默!

道別后,望著(zhù)他遠去的背影,我不禁感慨:也許是得益于藝術(shù)的滋潤、家庭的和美、良好的心態(tài),才讓瞿老在耄耋之年仍無(wú)任何衰老之態(tài),反而渾身洋溢著(zhù)年輕人的熱情和活力!在他身上,仿佛蘊藏著(zhù)一枚小太陽(yáng),有無(wú)窮的能量,散發(fā)著(zhù)光熱,讓身邊的人感受到溫暖和力量。

會(huì )議的第二天是周末,我休息在家,意外收到一個(gè)沉甸甸的順豐快遞箱,打開(kāi)一看,竟是瞿老師郵寄的書(shū),除了他說(shuō)的《鈴鐺的世界》,還有他和張老師合寫(xiě)的《朗誦實(shí)踐談》《藝溪筆錄》等文集、朗誦作品《論語(yǔ)》《黃河》,以及二老結婚40年、50年的紀念影像集《緣》《悅》等,整整8大本??粗?zhù)滿(mǎn)滿(mǎn)一大箱書(shū),一股暖流涌上心頭,對瞿老師而言,我只不過(guò)是一個(gè)只有一面之緣的晚輩、一位普通的朗誦愛(ài)好者,但他卻沒(méi)有絲毫輕視,沒(méi)有半點(diǎn)架子,而是信守承諾、以誠相待、無(wú)私付出。一位德藝雙馨的藝術(shù)家的品行,無(wú)需多言,在與他相處的點(diǎn)點(diǎn)滴滴中,一目了然。

瞿老師稱(chēng)自己是“黑哥們兒”,因為在多年深入祖國大江南北的煤礦,為那些“燃燒自己、照亮別人”的煤礦工人慰問(wèn)演出時(shí),已經(jīng)和煤礦工人們打成一片,成了哥們兒。礦工出身的詩(shī)人周志友在詩(shī)歌《黑之歌》中這樣寫(xiě)到:“有誰(shuí)歌唱過(guò)黑色?有誰(shuí)理解黑色?黑色,黑色,凝聚著(zhù)光,它包含熱。雄渾的氣質(zhì),堅定的性格,光的歸宿,七彩的綜合?!蔽蚁?,這首詩(shī),也生動(dòng)詮釋了瞿老師的品格。

編者注:瞿弦和,馬來(lái)西亞歸僑,全國政協(xié)委員,中國僑界杰出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