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陳嘉庚與集友銀行(連載一)

1943年,一家名為“集友”的僑資銀行在福建省臨時(shí)省會(huì )永安誕生,它的創(chuàng )立與一所學(xué)校和一群人密切相關(guān)。這所學(xué)校是陳嘉庚創(chuàng )辦的集美學(xué)校,這群人是以陳嘉庚的親友和集美學(xué)校、廈門(mén)大學(xué)校友為核心的有識之士。這些陳嘉庚的追隨者和襄助者,為集美學(xué)校的發(fā)展,為實(shí)現助學(xué)興邦的理想,設立集友銀行。它的誕生開(kāi)創(chuàng )了“以行養校、以行助鄉”的盛舉,也為華僑金融事業(yè)增添了生力軍。

自誕生開(kāi)始,集友銀行就在華僑旗幟陳嘉庚的引領(lǐng)下,朝著(zhù)“以行養校、以行助鄉”的方向奮勇進(jìn)發(fā),追逐夢(mèng)想。從永安啟航,到香港扎根,經(jīng)歷了抗戰烽火、改革開(kāi)放、香港回歸,與祖國共成長(cháng),與時(shí)代同進(jìn)步。一路走來(lái),“嘉庚精神”和銀行創(chuàng )行宗旨薪火相傳,激勵著(zhù)一代又一代集友人不斷傳承跨越,將自身的力量匯入實(shí)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宏偉進(jìn)程中!


第一章  篳路藍縷以啟山林

集友銀行誕生的1943年,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形勢開(kāi)始發(fā)生重大變化,中國抗戰已度過(guò)最困難時(shí)期,進(jìn)入戰略反攻階段。由于連年戰爭帶來(lái)的巨大消耗和破壞,中國經(jīng)濟極為困難。彼時(shí),在戰火硝煙中堅持辦學(xué)的集美學(xué)校也面臨著(zhù)經(jīng)費緊缺的困境。

當時(shí),集友銀行的創(chuàng )辦者們?yōu)椤爸\集美學(xué)校永久經(jīng)濟基礎”“確立華僑資金與祖國建設事業(yè)聯(lián)系合作之初基”“聯(lián)合僑商返國投資,助長(cháng)祖國復興事業(yè)”,發(fā)起創(chuàng )辦一家以興邦助學(xué)為主要目標的銀行,可以說(shuō)切中了時(shí)代的脈搏。此舉不但為陳嘉庚愛(ài)國興學(xué)的事業(yè)開(kāi)創(chuàng )了一條“以行養校、以行助鄉”的路徑,而且為聯(lián)結華僑資金回國助力祖國復興架設了橋梁。

于是,集友銀行總行在福建永安成立后,創(chuàng )辦者們懷著(zhù)滿(mǎn)腔愛(ài)國熱情,以無(wú)比的勇氣和毅力,克服種種困難,陸續在東興、柳州、泉州、漳州、福州等地開(kāi)設了多個(gè)分支機構,建立橫跨閩、粵僑鄉的分行網(wǎng)絡(luò )。1945年,抗戰勝利后,集友銀行總行由永安遷往廈門(mén)。1947年,解放戰爭時(shí)期,經(jīng)濟走向崩潰。集友銀行的主事者在陳嘉庚的支持下,果斷決定到當時(shí)經(jīng)濟已逐漸復蘇的香港創(chuàng )業(yè)。這個(gè)決定對集友銀行的發(fā)展產(chǎn)生了深遠的影響,依托廈門(mén)和香港的兩大分支,逐漸形成聯(lián)通閩港、內外聯(lián)動(dòng)的新格局。


第一節?永安奠基誠毅前行

集友銀行的故事應該從1942年陳嘉庚號召親友匯款回國說(shuō)起。1941年太平洋戰爭爆發(fā),同年12月,日軍對馬來(lái)半島發(fā)起攻擊。1942年春,身在新加坡的陳嘉庚感到“此間戰事甚形危險”,于是勸說(shuō)陳六使、李光前等親友匯款回國,一方面是為了他們的財產(chǎn)安全,另一方面是考慮到這些資金可以幫助戰后祖國、家鄉各項事業(yè)的發(fā)展。為此,他致函陳六使,提出戰后用這些資金創(chuàng )辦銀行和實(shí)業(yè)、吸納南洋閩僑資金、幫助祖國發(fā)展實(shí)業(yè)的設想:“抗戰勝利后,再招多少,可在本省或即在廈門(mén),開(kāi)一福建興業(yè)銀行,然后由此銀行發(fā)起招股,創(chuàng )辦輪船公司、保險公司,或閩南鐵路、安溪鐵礦及石灰廠(chǎng),與其他有關(guān)民生事業(yè)。不但幫助國家發(fā)展實(shí)業(yè),而南洋閩僑,方有投資祖國之機會(huì )?!?/p>


陳嘉庚.jpg

陳嘉庚


陳嘉庚的倡議得到了陳六使和李光前的積極響應。

陳六使(1897—1972),福建同安人。陳嘉庚族弟,陳嘉庚忠實(shí)的追隨者和襄助者。曾就讀于集美學(xué)校。少年時(shí)期前往新加坡,在同鄉前輩陳嘉庚的工廠(chǎng)工作,并受到陳嘉庚的栽培,后自創(chuàng )益和公司,大力發(fā)展樹(shù)膠生意,成為新馬樹(shù)膠界巨子。陳六使還先后創(chuàng )辦或合資經(jīng)營(yíng)多家銀行,歷任新加坡華僑銀行董事、香港集友銀行董事主席,與新加坡大華銀行創(chuàng )始人連瀛洲等共同創(chuàng )辦華聯(lián)銀行,成為東南亞著(zhù)名華人企業(yè)家與銀行家。1950年,陳六使出任新加坡中華總商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及福建會(huì )館主席,在任期間,他為華人爭取公民權,鼓勵民眾參選參政,推動(dòng)華人融入當地社會(huì )。1953年,創(chuàng )辦中國以外地區(海外)第一所華文大學(xué)──南洋大學(xué),深受僑界尊敬。

李光前(1893—1967),福建南安人。陳嘉庚長(cháng)婿,亦為陳嘉庚得力的助手和襄助者。當代東南亞地區杰出的華人企業(yè)家、教育家和慈善家。自20世紀20年代起,在新加坡、馬來(lái)西亞等地大力發(fā)展橡膠、菠蘿種植加工企業(yè),并投資金融業(yè),逐步形成實(shí)力雄厚的南益集團。曾任新加坡中華總商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馬來(lái)亞中華商聯(lián)總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1947年領(lǐng)導新馬地區反“馬來(lái)亞新憲制”人民民主運動(dòng),成為新馬民族獨立運動(dòng)的最早發(fā)起者。熱心祖國和僑居地文教、公益事業(yè)。捐巨資在故鄉建設“國專(zhuān)學(xué)村”,大力支持廈門(mén)大學(xué)、集美學(xué)校和華僑大學(xué)。捐巨資支持新加坡華僑中學(xué)、馬來(lái)亞大學(xué)、南洋大學(xué)以及倡建新加坡國家圖書(shū)館等。撥巨款設立李氏基金會(huì ),收益用于文化教育、衛生慈善事業(yè)。1962年,任新加坡大學(xué)首任校長(cháng)。為嘉獎他的貢獻,馬來(lái)西亞最高元首授予其丹斯里勛銜。

在陳嘉庚的倡議下,最終,陳六使決定匯出700萬(wàn)元、李光前匯出100萬(wàn)元、陳嘉庚長(cháng)子陳濟民和次子陳厥祥共匯出55萬(wàn)元,共855萬(wàn)元法幣。因為英殖民當局實(shí)行嚴格的外匯管制,該款以南僑總會(huì )的名義通過(guò)新加坡中國銀行匯給財政部轉交閩南救濟會(huì )陳村牧、陳水萍收。陳六使在匯款時(shí)說(shuō)明,他的款項“集美學(xué)校如需用,可以支取”。

這筆匯款確實(shí)解了集美學(xué)校的燃眉之急。全面抗戰爆發(fā)后,集美頻遭日軍轟炸,集美學(xué)校被迫內遷到安溪、大田和南安等地,在師資不足、經(jīng)費短缺等諸多困難下堅持辦學(xué)。據當時(shí)主持校政的校董陳村牧回憶:“播遷時(shí)期學(xué)校所遇到的最嚴重的困難,就是經(jīng)濟問(wèn)題。尤其是自太平洋戰事發(fā)生、新加坡淪陷后,學(xué)校的經(jīng)濟來(lái)源斷絕實(shí)在是一個(gè)致命的打擊?!睂τ诩毙杞?jīng)費的集美學(xué)校來(lái)說(shuō),這筆匯款無(wú)疑是雪中送炭。匯款人陳六使、李光前、陳濟民、陳厥祥不僅是校主陳嘉庚的親友、子女,有的還是集美學(xué)校、廈門(mén)大學(xué)的校友。一時(shí)間,新加坡校友匯款給集美學(xué)校的消息通過(guò)??都乐芸穫鞅槿?,大大鼓舞了師生們。

如何使用這筆錢(qián)?經(jīng)校董陳村牧和當時(shí)在永安的陳嘉庚的長(cháng)子陳濟民、次子陳厥祥及部分校友商議,“為謀集美學(xué)校永久經(jīng)濟基礎起見(jiàn)”,決定以此款投資中國藥產(chǎn)提煉有限股份公司、創(chuàng )辦集美實(shí)業(yè)股份有限公司和集友銀行等。據在集友銀行服務(wù)多年的校友邱方坤回憶:“在永安的校友進(jìn)行了商討,校友們一致認為要遵照陳老的意志:‘經(jīng)營(yíng)生息補充學(xué)校經(jīng)費?!彼麄円孕叙B校、以產(chǎn)養學(xué)的思路與陳嘉庚不謀而合,更確切地說(shuō)是受到了陳嘉庚的影響。陳嘉庚畢生以愛(ài)鄉報國、服務(wù)社會(huì )為職志,他在辦實(shí)業(yè)、興教育的過(guò)程中認識到“先有營(yíng)業(yè)而后能服務(wù)社會(huì )”,強調實(shí)業(yè)與教育“有連帶之關(guān)系”,“無(wú)實(shí)業(yè)則教育費從何來(lái);無(wú)教育則實(shí)業(yè)人才從何出”??箲鹬?,集美學(xué)校損失慘重,陳嘉庚不僅盡力籌措維持辦學(xué)的經(jīng)費,還為學(xué)校戰后復興作了長(cháng)遠考慮。他在《南僑日報》上刊登《為復興集美學(xué)校募捐啟事》向海外“集美學(xué)生及閩南同鄉與集美學(xué)校有關(guān)者”“校友及同鄉好友之士”募捐,提出“可于廈門(mén)建業(yè),以作基金,收息永供校費”等設想。至于他創(chuàng )辦的廈門(mén)大學(xué),因已收歸國立,故而他認為“其前途當可由國家全力負責之……”。1939年,陳嘉庚在給陳村牧的信中說(shuō):“余為集校經(jīng)費基礎計,思在近處有何事業(yè)可以經(jīng)營(yíng),……時(shí)刻不敢去懷?!彼c陳村牧商量,計劃在龍??h石碼鎮一帶設立制磚瓦的工廠(chǎng)。由于太平洋戰爭爆發(fā)、新加坡淪陷,陳嘉庚來(lái)不及落實(shí)這些設想和計劃就被迫離開(kāi)新加坡赴印度尼西亞,開(kāi)始了三年多的避難生涯。不過(guò),他提出的“建業(yè),以作基金,收息永供校費”以及創(chuàng )辦銀行的設想,都隨著(zhù)集友銀行的誕生變成了現實(shí)。

其實(shí),陳濟民、陳厥祥等人對是否要辦銀行是曾有過(guò)分歧的。因隨著(zhù)投資藥廠(chǎng)及創(chuàng )辦集美實(shí)業(yè)公司的開(kāi)展,原計劃投入集友銀行的資金實(shí)已不足。陳濟民認為,集美實(shí)業(yè)公司業(yè)務(wù)初創(chuàng )(時(shí)1943年),資金尚不充裕,“加以集校費用年須墊付七八十萬(wàn)元,恐無(wú)余力創(chuàng )辦集友銀行”。他指出,今后福建省政府的金融統制政策將倍加嚴厲,“不論何銀行貸與商家借款,每戶(hù)不得超過(guò)五萬(wàn)元,似此情況,則將來(lái)集友欲貸與集美較多借款似不可能”。陳厥祥則認為創(chuàng )辦銀行勢在必行,“凡欲辦大事業(yè)者,必須能自創(chuàng )辦銀行事業(yè),對于營(yíng)業(yè)上之經(jīng)濟始能較周轉與穩固也”。在他的堅持以及陳村牧的多方征詢(xún)、多方奔走下,眾人決定從匯款中撥出200 萬(wàn)元發(fā)起成立銀行。發(fā)起人共十人,分別為:陳六使、李光前、陳濟民、陳厥祥、陳國慶(陳嘉庚五子)、侯西反、葉采真、陳村牧、陳延庭、陳水萍,皆為陳嘉庚親友及廈大、集美兩校校友。銀行定名為集友銀行股份有限公司,簡(jiǎn)稱(chēng)集友銀行,行址設在永安公正路。當時(shí),永安是戰時(shí)福建臨時(shí)省會(huì ),在1938年5 月至1945年10月是福建政治、經(jīng)濟、文化中心。


集友銀行成立時(shí)行址位于福建永安(北門(mén)浮橋碼頭附近,今江濱路、北門(mén)路、晏公北路一帶).jpg

集友銀行成立時(shí)行址位于福建永安(北門(mén)浮橋碼頭附近,今江濱路、北門(mén)路、晏公北路一帶)


在陳村牧校董的推動(dòng)下,集友銀行的籌備及開(kāi)業(yè)進(jìn)展迅速。據曾任集友銀行會(huì )計主任、僑匯科主任的周?chē)⒒貞洠骸皠?chuàng )辦過(guò)程中的各項工作,諸如草擬章程、人員延聘、組織建設,以至業(yè)務(wù)規劃等,都是在陳村牧主持下進(jìn)行的?!?943 年5月1日,集友銀行發(fā)起人會(huì )議在安溪集美學(xué)校董事會(huì )辦事處舉行,選舉陳嘉庚、葉道淵、陳村牧、陳六使、李光前、陳濟民、陳厥祥、陳博愛(ài)(陳嘉庚三子)、葉采真為董事,丘漢平、陳國慶、陳康民為監事。按照當時(shí)的規定,集友銀行的資本總額定為400萬(wàn)元法幣,分為4000股,交足半數即可開(kāi)業(yè)。6月26日,集友銀行資本的半數200萬(wàn)元法幣交由中央銀行永安分行收存;9月1日,經(jīng)財政部批準設立,獲頒營(yíng)業(yè)執照。9月18日,集友銀行第一屆第一次董監聯(lián)席會(huì )議在永安舉行,會(huì )上確定了集友銀行總行開(kāi)業(yè)時(shí)間,決議先在東興、柳州、泉州設立分支行處;決議聘任陳厥祥為總經(jīng)理、賀秩為協(xié)理、鄭嵩山為襄理。10月1日,集友銀行總行如期在永安開(kāi)業(yè)。銀行董事會(huì )推舉陳嘉庚擔任董事長(cháng),陳濟民任代理董事長(cháng),陳厥祥為常務(wù)董事兼總經(jīng)理,陳村牧和葉道淵為常務(wù)董事。集友銀行成立時(shí)是福建省除四大銀行(中央銀行、中國銀行、交通銀行、中國農民銀行)及福建省銀行外唯一的私立銀行。

集友銀行“為謀集美學(xué)校永久經(jīng)濟基礎”而建,成立之初即確立“以行養?!?、以經(jīng)營(yíng)輔助教育及社會(huì )事業(yè)的宗旨,其章程中明確規定:“本銀行每年所得凈利先提百分之十為法定公積金、百分之二十為集美學(xué)校經(jīng)費,次付應繳之稅款再提股利年息一分二厘,其余按左列成數分配:股東紅利百分之六十;董事監察人酬勞金百分之五;總經(jīng)理協(xié)理及各職員酬勞金百分之二十五;獎學(xué)金及社會(huì )事業(yè)補助金百分之十?!?/p>

在創(chuàng )辦過(guò)程中,發(fā)起人十分明確地以“嘉庚精神”為旗幟,借助陳嘉庚的影響力和號召力,集合愛(ài)國愛(ài)鄉、關(guān)心集美學(xué)校、有志于教育及社會(huì )事業(yè)的各方力量共謀發(fā)展,其中以陳嘉庚的追隨者、襄助者為主,包括其親友和廈大、集美兩校的校友以及海外福建鄉親等。集友銀行創(chuàng )辦之時(shí), 陳嘉庚遠在印度尼西亞避難,音訊斷絕,但發(fā)起人仍以陳嘉庚的名義申請注冊,以他為創(chuàng )辦人,由他擔任董事長(cháng),而董事會(huì )的其他成員皆為他的親友和集美、廈大兩校校友。

股東構成也是如此。集友銀行成立時(shí)股本總額400萬(wàn)元法幣,收足一半開(kāi)業(yè)。股東有陳嘉庚、陳六使、陳濟民、陳厥祥、陳博愛(ài)、李光前、陳村牧、葉道淵、葉采真、丘漢平、陳國慶、陳康民。除陳嘉庚外,新加坡匯款人陳六使、李光前、陳濟民、陳厥祥按出資比例獲得股份,其中陳六使、李光前占股最多;另外撥出部分紅股給葉采真、葉道淵、丘漢平、陳村牧等知名校友,吸納他們進(jìn)入董、監事會(huì )。1944年1月,集友銀行為“增厚營(yíng)運資金,擴大服務(wù)范圍”而續招另一半股本時(shí),除舊股東優(yōu)先認購一部分外,其余大部分出讓給集美、廈大兩校的校友以及歸僑。據周?chē)⒒貞洠骸盀榱搜訑埜嗟膹B大、集美校友入股,共同辦好銀行,成為名副其實(shí)的‘集友’銀行,陳村牧建議把未收的資本法幣200萬(wàn),讓出部分數額給校友參加?!毙S褌兎e極響應,剩余的一半股本于1944年8月收足。銀行的經(jīng)營(yíng)管理者也多以廈大、集美兩校校友為骨干,如總行協(xié)理賀秩是廈大校友,也是銀行業(yè)知名人士,曾擔任集美商校教員、福建省銀行總行業(yè)務(wù)部經(jīng)理;秘書(shū)邱方坤曾在集美小學(xué)、師范、商校任教多年。泉州、大田、柳州、東興、福州等分支行處的經(jīng)理也分別由吳再缽、葉貽彬、葉振漢、卓神榮、郭鴻忠(郭季芳)等校友擔任。

集美學(xué)校創(chuàng )辦以來(lái),在陳嘉庚的規劃下,大力發(fā)展實(shí)業(yè)教育(職業(yè)教育),其中包括商科,成績(jì)斐然。廈門(mén)大學(xué)自初創(chuàng )之時(shí)起就設有商科。因此兩校為集友銀行的創(chuàng )辦、發(fā)展輸送了許多專(zhuān)業(yè)人才。而集友銀行在為兩校所培養的人才提供用武之地的同時(shí),其盈利后又為兩校的發(fā)展提供資金支持。兩校與集友銀行的良性互動(dòng)極好地詮釋了陳嘉庚關(guān)于實(shí)業(yè)與教育“有連帶之關(guān)系”“無(wú)實(shí)業(yè)則教育費從何來(lái);無(wú)教育則實(shí)業(yè)人才從何出”等思想。

集友銀行的創(chuàng )辦與華僑關(guān)系密切,其啟動(dòng)資金來(lái)自海外華僑,發(fā)起人、股東、董事、職員中有許多華僑。銀行發(fā)起人對此有著(zhù)明確的認識:“發(fā)起人等皆屬廈門(mén)大學(xué)及集美學(xué)校之校友。此兩校散布南洋各屬之同學(xué)不僅多擅專(zhuān)技,且有鄉親之誼,與當地僑胞關(guān)系特密,聯(lián)系自易為力?!币蚨雁y行自創(chuàng )立開(kāi)始就重視溝通僑匯,服務(wù)僑眷;鼓勵華僑資金內移,扶助祖國復興事業(yè)。

集友銀行重視僑資僑匯,除了其本身與華僑關(guān)系密切,還因為僑資僑匯對中國抗戰乃至戰后復興至關(guān)重要,政府鼓勵僑資內移??箲鹑姹l(fā)后,華僑的經(jīng)濟支援尤其是資金支持,發(fā)揮了無(wú)可替代的作用。僑胞捐款捐物、認購公債大大補充了國內軍費、物資等方面的不足,更為重要的是僑資僑匯是政府財政經(jīng)濟的重要支柱及外匯的主要來(lái)源,對于穩定國內金融、抵償外貿逆差關(guān)系甚大。國民政府極力爭取華僑的經(jīng)濟援助,制定并公布了《非常時(shí)期華僑投資國內經(jīng)濟事業(yè)獎助辦法》,成立“回國僑民事業(yè)輔導委員會(huì )”,還派遣熟悉僑務(wù)的人員到海外募捐并聯(lián)絡(luò )陳嘉庚等海外各地華僑領(lǐng)袖及僑團組織,爭取他們的支持。福建省政府專(zhuān)門(mén)成立“僑資事業(yè)指導專(zhuān)門(mén)委員會(huì )”“僑務(wù)組織委員會(huì )”等組織,提出“建設閩西北計劃”,派員到南洋籌款,并拜會(huì )陳嘉庚等僑領(lǐng)。

陳嘉庚深感僑資僑匯對祖國抗戰以及戰后建設的重要性,帶頭并號召廣大僑胞捐款、購債、匯款、投資以支援祖國,還與侯西反、郭兆麟等人合資在重慶開(kāi)辦中國藥產(chǎn)提煉有限股份公司,投資實(shí)業(yè)支持祖國抗戰。當時(shí)許多華僑響應祖國號召,投資建設抗戰大后方,其中包括投資金融業(yè),1943年在重慶出現了一波華僑投資設立銀行的熱潮。(連載一)

(選自《陳嘉庚與集友銀行》,廈門(mén)國際銀行、集友銀行、華僑博物院編著(zhù),中國華僑出版社出版。責任編輯:高文喆 桑夢(mèng)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