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李向群:新時(shí)期英雄戰士

文、圖/葉海聲


1998年,是中國多災多難的一年。光是洪災,全國受災面積達3.3億畝,受洪災影響的人口共有1.86億人,經(jīng)濟損失大約2550.9億元。這場(chǎng)災難中,一名名戰士手拉手跳入洪水中,以自己的生命為代價(jià)來(lái)?yè)Q取身后祖國和人民的安好。共有19名解放軍官兵英勇?tīng)奚?,他們最小的?8歲,最大的也不過(guò)33歲,其中就有20歲的李向群,其事跡體現了解放軍彌足珍貴的精神傳承。

我們回想往事,永遠不忘英雄。

——題記


WechatIMG18399.jpg


1978年9月21日,李向群出生在瓊崖革命老區——海南省瓊山市東山鎮。

李向群的家庭起先非常普通,父親李德清在鎮上當汽車(chē)修理工,母親王立瓊在家種菜,但是在這個(gè)清貧的家庭里,李向群和哥哥、姐姐們與父母相處融洽。

改革開(kāi)放。李德清抓住機遇,先后創(chuàng )辦了兩個(gè)服裝加工廠(chǎng),兩個(gè)服裝批發(fā)店,并組建運輸車(chē)隊,李家成為了擁有百萬(wàn)資產(chǎn)的富裕之家。

李向群本是富二代,可以無(wú)憂(yōu)無(wú)慮地生活,但他卻在1996年18歲那年成為了一名光榮的解放軍戰士。1998年澄江爆發(fā)特大水災,嫩江、松花江更是遭遇到了150年來(lái)最嚴重的全流域特大洪水,洪災從南到北幾乎波及整個(gè)中國。


1

1998年6月,李向群從部隊回故鄉探親。

李向群從小就喜歡在南渡江釣魚(yú),以前是簡(jiǎn)單的釣竿,這次回來(lái)的垂釣裝備鳥(niǎo)槍換炮,每根釣竿都是百元以上的,夜視燈也配了。

第一天,李向群釣到一條八斤重的鯉魚(yú),弄了個(gè)小聚會(huì ),犒勞當年自己當組長(cháng)的學(xué)雷鋒小組。有一次,王阿婆哮喘病發(fā)作,起不了床,家里沒(méi)米、沒(méi)柴,李向群帶頭捐出自己的零花錢(qián)。大家湊足70元,買(mǎi)來(lái)10公斤大米和3擔干柴,送到了王阿婆家中。王阿婆拉著(zhù)小向群的手,熱淚盈眶地說(shuō):“乖乖仔,阿婆謝謝你們!”

第二天,李向群還想釣條大魚(yú)孝敬父母??赡隙山霈F狂風(fēng)大浪,李向群聯(lián)想起內地洪災的情況,心里有些焦慮,無(wú)心釣魚(yú),回到家就一直看電視新聞,在新聞上看到洪災的報道后心急如焚。

李向群說(shuō):“爸,媽?zhuān)娨曅侣務(wù)f(shuō)了,廣西那邊近日再度出現強降雨過(guò)程,河西等地發(fā)生洪澇災害,桂林漓江水位持續上漲,全國很多地方都漲大水,武漢段水位高出堤外地面5米,而洪湖段水位高出地面10到14米,部隊肯定有抗洪搶險任務(wù),我想明天就趕回部隊?!?/p>

父親說(shuō):“哎呀,你剛回來(lái),凳子都還沒(méi)坐熱就要走。最好能在家多待幾天?!?/p>

母親說(shuō):“就是啊?!?/p>

李向群說(shuō):“我現在是一名軍人,部隊駐地災情嚴重,我在家能待得住嗎?”

父親說(shuō):“看樣子我們拗不過(guò)你。那你就提前歸隊吧,你打算怎么回部隊呀?”

李向群說(shuō):“我明天一早就坐船過(guò)海,再坐火車(chē)到桂林,抗洪搶險跟打仗一樣,得爭分奪秒??!”

父親說(shuō):“窮家富路,你還是坐飛機走吧。何況咱家服裝生意今年做得特別好,也不差那幾個(gè)錢(qián)?!?/p>


2

快速回到桂林,李向群到部隊報到。

指導員說(shuō):“向群,怎么就回來(lái)了?”

李向群說(shuō):“報告指導員,在家待了八天,不少了?!?/p>

指導員說(shuō):“你剛回來(lái),一路上辛苦,先休息一下吧!”

“報告指導員。洪水就是命令,我提前歸隊就是為了參加抗洪搶險!”李向群說(shuō)。

“好,那你先準備一下,聽(tīng)候命令?!?/p>

“是?!崩钕蛉涸傧蛑笇T敬軍禮。

部隊辦公室電話(huà)鈴響起。

“現在有緊急搶險任務(wù),你師馬上開(kāi)赴湖北武漢!部隊21點(diǎn)可以離開(kāi),第一列火車(chē),何時(shí)能開(kāi)出?”

“報告首長(cháng),召集人員到火車(chē)站40分鐘內可以集結完畢,三個(gè)小時(shí)后,火車(chē)即可從桂林北站駛出,請首長(cháng)放心?!?/p>


3

坐落在長(cháng)江中游北岸,作為江漢屏障的荊江大堤,是長(cháng)江堤防中最險要的堤段,自古就有“萬(wàn)里長(cháng)江險在荊江”之稱(chēng)。


WechatIMG183441.jpg

1995年,李向群依然放棄家庭的富裕生活報名應征。由于體重未達標,第二年,李向群再次應征,終于實(shí)現了當兵報國的理想


剛到抗洪前線(xiàn)時(shí),“塔山守備英雄團”的戰士們駐扎在湖北荊州彌市鎮中學(xué)。

面對著(zhù)近百斤重的沙包,戰士們一次只能扛起一袋。李向群為了能夠盡快堵住管涌,每次都是奮力扛起兩袋沙包,一天下來(lái),他扛沙包近300袋,是全營(yíng)扛沙包最多的戰士。

李向群的雙肩被蹭破,滲出的鮮血把迷彩服都染紅了。部隊到達抗洪一線(xiàn)的第七天,長(cháng)江第五次洪峰逼近沙市,水位再度暴漲,荊州市江南防汛指揮部告急:

太坪口幸福閘出現管涌,請部隊火速前往排險。

指導員說(shuō):“同志們,為了迎戰即將到來(lái)的長(cháng)江洪峰,我們連準備成立抗洪搶險突擊隊,現在開(kāi)會(huì )討論參加突擊隊的人選,各排接著(zhù)報名單?!?/p>

“報告!”李向群有些唐突地走進(jìn)會(huì )議室。

“李向群,怎么回事???怎么還沒(méi)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說(shuō)吧!”指導員說(shuō)。

連長(cháng)說(shuō):“是啊,說(shuō)不定。晚上還要出動(dòng)搶險,趕快回去睡覺(jué)吧?!?/p>

“指導員,連長(cháng),我請求加入突擊隊!”

“李向群,你提這樣的申請,我很高興。但作為一名戰士,要服從組織的安排?!敝笇T答道。

李向群懇求道:“我自幼在水邊長(cháng)大,身體結實(shí),水性好,抓魚(yú)、釣魚(yú)都是好手,最適合擔任抗洪搶險突擊隊員,真的,請你們相信我?!?/p>

8月5日,李向群所在部隊到達目的地。為了能夠沖到第一線(xiàn),李向群主動(dòng)遞交入黨申請書(shū),請求加入黨員突擊隊。

“李向群,你的心情我們可以理解,但突擊隊由黨員和骨干組成,你不是骨干,也不是黨員,還是不要參加了?!?/p>

“連長(cháng)、指導員,我雖然現在還不是黨員,但是我已經(jīng)交了入黨申請書(shū),這正是組織考驗我的時(shí)候,我保證完成交給我的一切任務(wù),就讓我在突擊隊里接受考驗吧?!?/p>

“嗯,李向群,我們接受你的請求。去做充分準備?!?/p>

“解放軍同志,你們來(lái)了,我們就放心了?!碑數刎撠熑烁屑さ匚罩?zhù)指導員和連長(cháng)的手。

指導員問(wèn):“什么情況?趕緊說(shuō)一下?!?/p>

“主要是這個(gè)江面彎多水急漩渦不斷,加上閘深將近四米多,下水查洞非常危險?!?/p>

李向群說(shuō):“連長(cháng)讓我下去試試?!?/p>

連長(cháng)說(shuō):“注意安全?!?/p>

“嗯?!崩钕蛉合滤?,湍急的水流將他沖得遠遠的。

連長(cháng)問(wèn):“怎么樣?”

“水流太急,控制不住身子!”李向群答道。

連長(cháng)準備親自下水。

李向群說(shuō):“啊,連長(cháng),你別去,我下去過(guò)一次,心里有底,還是我下去吧?!?/p>

李向群再次跳入江中。

“連長(cháng),我找到了閘門(mén)滲水的部位。讓我再探查一次?!?/p>

李向群一個(gè)猛子扎入洪水中,在檢查漏洞的時(shí)候,左腳不慎被劃開(kāi)了一道口子,鮮血直流。他強忍著(zhù)疼痛,找準漏水的位置。

“怎么回事?受傷了!”衛生員說(shuō):“到這里休息吧?!?/p>

李向群說(shuō):“沒(méi)關(guān)系,我熟悉情況,我帶人下去?!?/p>

李向群又立即加入了堵塞管涌的行動(dòng)中,把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因傷口未做處理,長(cháng)時(shí)間沒(méi)怎么休息。在17日這一天,連續作戰長(cháng)達14小時(shí)的李向群暈倒在地,高燒。但是李向群還是沒(méi)怎么休息,在緊急集合的哨音響起時(shí),他不顧身體的安危,拔掉了針管,飛奔到了前線(xiàn)。南坪鎮堤壩發(fā)生了管涌,李向群拖著(zhù)病體,扛起沙包,步履維艱,臉色發(fā)青,卻未停止自己的腳步。


4

8月10號那天,李向群巡堤時(shí)發(fā)現大口村段的一處大管涌,便一個(gè)人抱起兩個(gè)沙袋堵向涌口,用身體死死壓在上面,足足堅持了20分鐘,直到連隊趕來(lái)??衫钕蛉汉鋈换杳砸瓜?,戰友及時(shí)扶起讓他休息。

處于昏迷狀態(tài)中的李向群想起當初當兵時(shí)的一些事情。

是的,當初自己報名參軍時(shí),有人對李向群說(shuō),你們家服裝生意做得好好的,你小小年紀就開(kāi)好車(chē)了,怎么想要去當兵呢,在家好好享福不好么?

李向群當時(shí)回答他們說(shuō),反正我愿意當兵。掙大錢(qián)不是我的人生追求,做一名解放軍戰士才是我最大的理想。

指導員找到李向群,說(shuō):“李向群,團黨委決定吸收一批在抗洪中表現突出、能積極向黨組織靠攏的官兵火線(xiàn)入黨。我們九連黨支部開(kāi)會(huì )討論了你入黨的問(wèn)題,大家說(shuō)你能用黨員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搶險最為頑強勇敢,在抗洪搶險突擊隊當中發(fā)揮了先鋒模范的作用,全票通過(guò)了你的入黨申請,你已經(jīng)是中國共產(chǎn)黨預備黨員了,作為黨支部書(shū)記,我衷心祝賀你!”

發(fā)燒的李向群不得不待在衛生室。

衛生員說(shuō):“哎呀。你燒的還不輕呢。你們連隊昨天晚上搶了多長(cháng)時(shí)間的險?怎么弄得這么多人都感冒了呀?”

“昨天晚上連隊一半人下水排險,一半人岸上搶險三個(gè)多小時(shí)。感冒的太多了,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崩钕蛉赫f(shuō)出實(shí)情。

衛生員說(shuō):“哎,你在這兒簽個(gè)名兒,我呢,給你吊瓶水,只要按照要求服藥,病情就可以好轉?!?/p>

李向群說(shuō):“不行不行,上級有規定,生病了就不能上堤搶險,簽了名就不能上大堤了,還要請你替我保密呢?!?/p>

衛生員說(shuō):“你還需要休息?!?/p>

李向群說(shuō):“哎,不行,我不能休息,一點(diǎn)小感冒有什么好休息的,那么多戰友和群眾都在大堤上搶險,我這個(gè)預備黨員怎么能在一邊休息呢?如果連隊的干部問(wèn)起來(lái)。你可一定要替我保密啊?!?/p>

……

連長(cháng)命令緊急集合。

指導員對李向群說(shuō):“別人扛一包,你總是扛兩包,這怎么行???李向群,你帶病堅持搶險,精神可嘉,但是這種后果不可取。一排長(cháng)快送他回去?!?/p>


1997年1月,李向群與父親李德清在桂林七星巖公園留影.jpg

1997年1月,李向群與父親李德清在桂林七星巖公園留影


李向群說(shuō):“指導員,你就別趕我走了,這點(diǎn)小事算不了什么,我休息一會(huì ),每次只扛一袋,行嗎?”

指導員說(shuō):“你還是回去吧!”

“指導員,我不能回去。我已經(jīng)是一名黨員了,共產(chǎn)黨員輕傷不下火線(xiàn),我要留下來(lái),跟你們抗洪搶險到底?!?/p>

指導員說(shuō):“答應我,但不要干重活,這樣就可以留下?!?/p>

李向群還是扛沙包。然而,在扛了數十袋沙包后,他又一次暈倒。這一次,他被強制休息了兩天。

21日,李向群聽(tīng)聞南坪鎮出現滑坡,便偷偷溜出醫務(wù)室,背著(zhù)指導員又加入抗洪搶險的隊伍當中去。

或許是因為身體已經(jīng)透支太過(guò)于嚴重,兩個(gè)小時(shí)后,李向群再次暈倒,體力不支的他被戰友扶到一旁休息。

迷糊中的李向群?jiǎn)?wèn):“晚上還有沒(méi)有任務(wù)啊,一定要讓我去?!?/p>

看著(zhù)李向群第三次帶病沖上大堤,指導員再三勸阻他,說(shuō)一定要以身體為重。但是,面對著(zhù)眼前滔滔的洪水,和身后受災的群眾,李向群顧不了那么多,毅然地扛起一袋沉重的沙包沖向了大堤,極度虛弱的他腳步蹣跚,有時(shí)感覺(jué)雙腳像是踩在棉花上,就在他距離大堤頂部一米時(shí),又一次重重地摔倒,沙包重重地壓在身上,鮮血止不住地從鼻孔中噴涌出來(lái),他一頭栽倒在了地上。42度高燒,加上身體透支嚴重,這一次他再也扛不住了。經(jīng)搶救,年僅20歲、入伍僅20個(gè)月、入黨僅八天的李向群正走向生命的終點(diǎn)。

“醫生,李向群情況怎么樣?”

“已經(jīng)醒過(guò)來(lái)了,不過(guò)仍然生命垂危。我們聯(lián)系了廣州軍區武漢總醫院,他們派出了緊急救護專(zhuān)車(chē)。已經(jīng)在路上?!?/p>

在長(cháng)江搶險取得勝利的時(shí)刻,李向群永遠閉上了眼睛,再也沒(méi)有醒過(guò)來(lái)。李向群,一個(gè)入黨僅有八天的預備黨員,為了人民的生命財產(chǎn)安全,獻出了20歲的年輕生命。

在他的病歷上面寫(xiě)著(zhù)鉤端螺旋體?。ǚ纬鲅停?,李向群得的不是普通的發(fā)燒,這是一種極容易在水和濕土中傳染的致命性病菌。而在當時(shí),這種病菌猖獗,已經(jīng)侵蝕李向群全身大部分器官,其他戰士也有類(lèi)似情況,只是沒(méi)這么嚴重。

醫生說(shuō),李向群是因為過(guò)度勞累導致肺部出血而犧牲的,換句話(huà)說(shuō),他是被活活累死的。

李向群瘦弱的身軀迸發(fā)出巨大的能量,難于置信??!

大家難過(guò)地聽(tīng)著(zhù),回想起李向群在部隊的點(diǎn)點(diǎn)滴滴,無(wú)一不潸然淚下。

李向群犧牲后,在他的日記本里發(fā)現了一張每月開(kāi)支10元的計劃:每月只花10元錢(qián),其中買(mǎi)牙膏1.5元,香皂2元、洗衣粉1.5元、衛生紙1.5元,其他開(kāi)支3.5元。

戰友們感慨地說(shuō):“李向群真的是‘貧窮的富家子弟’??!”


5

在李向群犧牲四天后,他的父母來(lái)到了部隊,看著(zhù)自己的兒子悲痛不已,父親李德清把2萬(wàn)元的慰問(wèn)金全部捐給了災區后,還拿出了2000塊錢(qián),替兒子交上了第一筆黨費,也是最后一筆黨費。

母親王立瓊熱心地幫戰士們洗衣服。

老父親滿(mǎn)含熱淚的向部隊提出了一個(gè)請求,希望可以讓他穿上軍裝,代替他的兒子去抗洪,完成兒子沒(méi)有完成的抗洪任務(wù)。

年紀40多歲的老父親與部隊一起來(lái)到了抗洪大堤上。

當部隊連長(cháng)點(diǎn)名點(diǎn)到李向群時(shí),全體官兵一同回答:到!

這一聲“到”震耳欲聾,響徹了整個(gè)天空,鮮紅的黨旗和國旗隨風(fēng)飄蕩,在回應戰士們的激情。戰士們臉上表情肅穆剛毅,兩眼炯炯有神,是那種即便面對持續不斷的天災,也會(huì )誓死搏斗、不獲得最后勝利不罷休的激昂。

在大堤上,李德清扛起了一袋袋沙包,年齡似乎也無(wú)法阻擋他的腳步,即使他步履蹣跚,腳步緩慢,時(shí)不時(shí)的跌倒在地,也無(wú)法讓他停下,仿佛李向群在跟隨他一同前進(jìn)。

老父親替兒從軍,實(shí)現兒子尚未達成的心愿。

李向群被中央軍委授予“新時(shí)期英雄戰士”榮譽(yù)稱(chēng)號,成為全軍掛像英模之一,與董存瑞、黃繼光等人并稱(chēng)中國人民解放軍掛像十大英模,廣州軍區也授予他“抗洪勇士”榮譽(yù)稱(chēng)號。

李向群原先所在的班被叫做“李向群班”,而他所在的連也被叫做“李向群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