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山河無(wú)恙(十二)

文/杜衛東

第十二章:水落石出

1


鄭嫣覺(jué)得自己已經(jīng)成了一只高原上的藏羚羊,獵人的槍口正在向她瞄準,下一秒也許就會(huì )扣動(dòng)扳機。

昨天嚴婷婷找到她,在陳述了一番厲害后,讓她馬上把中藥組方的相關(guān)資料拷貝。鄭嫣勉強答應了,回家一開(kāi)電腦,傻了,青橋換了密碼。

原來(lái),青橋得知國醫館幕后老板是史一兵,就在電腦上刪除了有關(guān)中藥組方的所有數據和資料,想到小霞也是羅凡推薦的,而且對中藥組方表現出了異乎尋常的興趣,當天回家就修改了密碼。

史一兵做了這么精心的布局,到頭來(lái)一無(wú)所獲,能放過(guò)她嗎?

果然,鄭嫣打電話(huà)告知嚴婷婷青橋換了密碼,已經(jīng)無(wú)法打開(kāi)電腦時(shí),嚴婷婷立時(shí)亂了方寸,說(shuō)這可真是出了大事!

鄭嫣心忽地一沉,她必須馬上逃離。

促使她下定決心的,還有剛才嚴婷婷打來(lái)電話(huà)問(wèn)她杏兒在哪兒,并向她透露了一個(gè)信息:青橋在網(wǎng)上發(fā)了一篇文章,說(shuō)公司救助你妹妹是一個(gè)騙局,這個(gè)消息是誰(shuí)泄露給青橋的?你不用和我解釋?zhuān)抑桓嬖V你,這很可能對康壽集團的商業(yè)信譽(yù)形成重大打擊,史總非常生氣。

小霞決定立馬就走,她收拾好衣物,拉著(zhù)行李箱走出自己的房間。

有人摁響門(mén)鈴。小霞一愣,忙把行李箱塞進(jìn)儲藏室,捋了一下鬢角的頭發(fā),問(wèn):誰(shuí)?

站在門(mén)外的是于雪菲和羅小力。

老米勒要回國了,他舉行了正式的告別午宴。這次北京之行,他收獲了滿(mǎn)滿(mǎn)的感動(dòng),也帶走了深深的遺憾。因為青橋沒(méi)有答應他的請求,出任韋斯林集團東方醫學(xué)部總裁。他對這個(gè)結果雖然有心理準備,但是當青橋委婉地告訴他,自己的生命已經(jīng)和中醫事業(yè)融為一體,他還是難以掩飾心中的失望。

午宴結束后,于雪菲趕來(lái)看奶奶。羅小力完成了記述兩位老人傳奇經(jīng)歷的人物通訊,要送樣報給柳若蘭,也一起來(lái)了。

于雪菲看到站在眼前的小霞,腦子一下短路。

小霞看到眼前的于雪菲,也呆呆地像是見(jiàn)到了天外來(lái)客。

羅小力看到兩人表情驚悚,非常疑惑:你們認識?

于雪菲發(fā)出一陣冷笑:康壽集團北京東區銷(xiāo)售部主管——鄭嫣小姐,我怎么不認識呢。鄭主管,你什么時(shí)候換馬甲了?

羅小力像是沒(méi)聽(tīng)懂,她摸摸于雪菲的額頭:什么鄭嫣,你沒(méi)發(fā)燒吧?她看看小霞,小霞的臉上青一陣、紅一陣,像一只被流彈擊落的鳥(niǎo),掉在地上撲騰著(zhù)翅膀。她的心瞬間被一只大手攥住,窒息地透不過(guò)氣。小霞是爸爸親自為青橋家找的保姆,她隱瞞身份,一定隱藏著(zhù)巨大的陰謀。

這時(shí),柳若蘭從房間里出來(lái),問(wèn):誰(shuí)在門(mén)口吵吵呢?

于雪菲幾步上前,抱住柳若蘭:奶奶,是我,我回國了,來(lái)看您了!

柳若蘭見(jiàn)是于雪菲,激動(dòng)得熱淚盈眶:丫丫,是你呀,你一走三年,你爺爺走時(shí)也沒(méi)能看你最后一眼。

于雪菲也流淚了:奶奶,爺爺走得突然,爸爸怕影響我學(xué)業(yè)就沒(méi)告訴我。我還給爺爺買(mǎi)了他愛(ài)喝的藍山咖啡,我會(huì )去煮給他老人家喝。說(shuō)著(zhù)從挎包里掏出一個(gè)禮品盒打開(kāi),是一塊紫紗巾,奶奶,我給您買(mǎi)的紗巾,您戴上看漂亮嗎?

趁于雪菲和柳若蘭說(shuō)話(huà),鄭嫣悄悄提出行李箱準備溜走,剛要出門(mén),被羅小力一把揪住了:小霞,你這是干嗎?

你放開(kāi)我!

于雪菲趕忙過(guò)來(lái)攔住鄭嫣:鄭主管,連行李都要拿走?你要辭職也得先打個(gè)招呼吧。

鄭嫣硬著(zhù)頭皮說(shuō):我妹妹得病沒(méi)錢(qián)看了,我們要回老家,我不干了。

柳若蘭走過(guò)來(lái)見(jiàn)鄭嫣要走,一臉詫異:小霞,干得好好的,怎么說(shuō)走就走???是誰(shuí)欺負你了?你說(shuō)出來(lái),奶奶給你做主。

鄭嫣急著(zhù)要走,她掙脫著(zhù)眾人的攔擋:我要走,這個(gè)月的工資我不要了,你們沒(méi)有權力限制我的人身自由。

柳若蘭很傷心:你們別攔她。小霞,你一定要走,奶奶也攔不住你,你等一等,我給你結清這個(gè)月工資。說(shuō)著(zhù)走回房間拿出一沓錢(qián),這是6000元,你拿上吧,以后有什么難處,回來(lái)找奶奶,青家的大門(mén)永遠向你敞開(kāi)。

鄭嫣這個(gè)月才干了不到十天,柳若蘭卻付了她整月的工資,這讓鄭嫣百感交集,她接過(guò)錢(qián),淚水順著(zhù)眼眶涌出來(lái),一下跪倒在地,給柳若蘭磕了一個(gè)頭:奶奶,我忘不了您的大恩大德。說(shuō)完,站起身拉著(zhù)行李箱開(kāi)門(mén)就走。

于雪菲攔住她:你為什么化名到青家?背后有什么黑幕?

柳若蘭呵斥于雪菲:丫丫,不許和小霞這么說(shuō)話(huà),她是個(gè)好姑娘。

于雪菲吐出一口氣,恨恨地說(shuō):好姑娘?奶奶,她叫鄭嫣,不叫小霞。她到咱們家,肯定是有重要目的,您和我哥都被她蒙騙了。

柳若蘭搖搖頭,我不信。又走上前為鄭嫣理了理衣領(lǐng),說(shuō):小霞,她們說(shuō)的話(huà)是真的嗎?你舍命救過(guò)奶奶,在奶奶心里,你永遠是我的好孫女。

鄭嫣心中萬(wàn)分羞愧。那次歷險,是史一兵的一張牌,目的是取得青橋的信任,讓鄭嫣可以有機會(huì )接觸到正在研制的中藥組方。這一招很奏效,街心公園歷險后,青橋完全解除了對鄭嫣的戒備,當羅凡按史一兵制訂的計劃向他索要居民健康資料時(shí),放心地把電腦密碼告訴了鄭嫣,并一直沒(méi)再改動(dòng)。

鄭嫣仍要走,于雪菲上去揪住她:不許走,你必須把事情講清楚。

門(mén)開(kāi)了,青橋走進(jìn)來(lái)。小寶明天要做骨髓移植手術(shù),他剛才陪牧婧去辦理了有關(guān)手續。見(jiàn)到眾人有些驚愕:哎,你們怎么都在這兒?

于雪菲向他簡(jiǎn)單講述了事情的經(jīng)過(guò)。

鄭嫣蹲在地上捂著(zhù)臉哭了。

于雪菲換了一種語(yǔ)氣,也蹲下身,拍拍她肩頭:鄭嫣,你曾經(jīng)是一個(gè)多么好的女孩兒。你和陳偉認識,不就是因為他爸爸在車(chē)站突發(fā)心臟病,是你不顧一切,口對口給老人做人工呼吸,才把人從死神的手里奪回來(lái)嗎?你化名來(lái)我家,肯定有苦衷。說(shuō)出來(lái)吧,我們大家都會(huì )幫你。一旦鑄成大錯,后悔可就來(lái)不及了。

鄭嫣停止了哭泣,她不能眼瞅著(zhù)青橋魚(yú)游沸鼎再默不作聲。心一橫,講述了事情的經(jīng)過(guò)和原委,并承認老米勒吃的藥膳也是根據史一兵的指令,她從中做的手腳:青橋哥,我對不起你,我有罪,我腸子都快悔青了。

羅小力極為震驚,她厲聲斥責:小霞,你居然給青橋吃了半個(gè)多月藥粉?

于雪菲上前幾步,狠狠抽了鄭嫣一個(gè)嘴巴:鄭嫣,我告訴你,青橋一旦有個(gè)三長(cháng)兩短,我要你的命!

鄭嫣捂著(zhù)臉哭了:嚴、嚴婷婷說(shuō)是營(yíng)養劑,對、對身體沒(méi)害,無(wú)非是讓青橋哥快點(diǎn)完成中藥組方。她后來(lái)讓、讓加倍,我起了疑心就沒(méi)再給青橋哥吃。

青橋心里非常緊張,問(wèn):藥粉還有嗎?

有。鄭嫣打開(kāi)行李箱,從里面拿出一個(gè)小瓶,里面還有半瓶白色粉末。

青橋接過(guò)來(lái),打開(kāi)蓋聞了聞,放進(jìn)兜里:小霞,你已經(jīng)涉嫌犯罪了,我們帶你去公安局自首吧。杏兒的事兒我正在幫她聯(lián)系醫院,你不用分心。

于雪菲生氣地瞪了一眼青橋:什么小霞,她叫鄭嫣。你是中央空調啊,是人你就送溫暖?

2

一出青橋家門(mén),羅小力推說(shuō)有一個(gè)重要采訪(fǎng),就回家了。

青橋第一次被人誣陷,于雪菲在飯桌上覺(jué)得蹊蹺,怎么就那么巧,說(shuō)院長(cháng)是“猥褻女”同謀,羅小力還暗自生氣,覺(jué)得這丫頭純屬滿(mǎn)嘴跑火車(chē),現在看來(lái),并非于雪菲多疑。鄭嫣化名來(lái)青家臥底,無(wú)疑是一個(gè)陰謀,而“猥褻門(mén)”事件也可能是整個(gè)陰謀的重要一環(huán)。兩件事都牽扯到羅凡,看來(lái)他是陰謀中的重要角色。

春天的暖風(fēng)吹來(lái),羅小力竟打了一個(gè)寒顫。

推開(kāi)房門(mén),家里空無(wú)一人,羅小力放下包坐在沙發(fā)上,腦子里一片空白。她想重新啟動(dòng),可是大腦像一臺沒(méi)加油的機器,根本轉不起來(lái)。

她就這樣坐著(zhù),直到暮色將她漸漸淹沒(méi)。

你回來(lái)啦?羅凡推門(mén)進(jìn)屋打開(kāi)燈,見(jiàn)羅小力呆坐在沙發(fā)上,有些驚愕。

噢。羅小力點(diǎn)點(diǎn)頭,她想送給父親一個(gè)微笑,可是一咧嘴涌出的卻是淚。


微信圖片_20230328110204.jpg


羅凡臉色一沉:小力,誰(shuí)給你委屈受了,和爸爸說(shuō)。

羅小力幽幽地說(shuō):爸,沒(méi)人給我委屈受,您難道沒(méi)有什么話(huà)要和女兒說(shuō)嗎?

羅凡脫下外衣放下皮包,坐在羅小力對面。他覺(jué)出了女兒神情異樣,也明顯感到這異樣或許和自己有關(guān),可是,他該如何向女兒開(kāi)口呢?

下午,他接到了史一兵的電話(huà),問(wèn)他看沒(méi)看到青橋在網(wǎng)上發(fā)的文章?

他急忙打開(kāi)電腦,調出青橋的文章看了一遍,心頭一凜,最擔心的事終于發(fā)生了。杏兒出走不是為了逃單,而是洞察了自然醫學(xué)治療中心的黑幕。青橋刪除了國醫館電腦上所有與中藥組方相關(guān)的資料和數據,也不是一時(shí)興起,而是對自己起了疑心。更可怕的是,兩件本來(lái)應該平行發(fā)生的事在青橋身上交匯了。

羅凡撥回史一兵的電話(huà),流露了心中的擔憂(yōu)。

他提醒史一兵,應該馬上做好后續補救工作,經(jīng)不起檢驗的冒牌秘方藥一律停止使用,統一相關(guān)工作人員口徑。在花錢(qián)雇人刪帖的同時(shí),趕緊在監管部門(mén)上門(mén)之前做好公關(guān)應對。

史一兵嗯了一聲,說(shuō)這些事正在做,我現在擔心的是鄭嫣,如果她一旦向青橋坦白,那后面的事情就真麻煩了。

羅凡真有些慌了,問(wèn):那我們應該怎么辦?

現在關(guān)鍵是鄭嫣,只要她不出問(wèn)題,事情就不至不可挽回。

是不是得對鄭嫣上點(diǎn)手段?羅凡提議。

史一兵說(shuō):我已經(jīng)讓嚴婷婷去小區門(mén)口盯著(zhù)了。她每隔一小時(shí)和鄭嫣通個(gè)電話(huà),一有反常情況會(huì )立即告訴我,你也想想自己怎么應對。

見(jiàn)父親一言不發(fā),羅小力問(wèn):您認識史一兵嗎?

羅凡一愣:史一兵,你問(wèn)這個(gè)干嗎?

羅小力又問(wèn):給青橋吃的藥粉是您提供的嗎?

羅凡真是驚到了:你說(shuō)什么,什么藥粉?

羅小力下意識搖搖頭,淚水順著(zhù)臉頰滾落下來(lái)。盡管羅凡否認,但是她已經(jīng)從父親的微表情中得出了答案。她心如寒冰,一股冷氣瞬間彌漫全身,上下牙齒不停地在打架:您別瞞女兒了,小霞已經(jīng)到公安局去自首了!

仿佛一記重錘擊來(lái),羅凡頓時(shí)眼前發(fā)黑,火花亂濺。

爸,您給青橋吃的是毒藥吧?

羅凡欲言又止,無(wú)力地垂下頭。

有藥可解嗎?羅小力睜大眼,雙眸中映出了屋頂的蓮花吊燈。

羅凡嘆了口氣,沉重地擺擺手。

羅小力一下淚流滿(mǎn)面:爸,您陷進(jìn)去多深,能告訴女兒?jiǎn)幔?/p>

羅凡重新抬起頭,眼窩里也噙滿(mǎn)淚水:爸爸對不起你,讓你傷心了。

羅小力坐到羅凡身邊,抓過(guò)他的手:爸,現在還能回頭嗎?

晚了!羅凡搖搖頭?,F在他才明白,欲望就像手中的沙子,攥得越緊,失去的越多。在女兒的追問(wèn)下,羅凡把和史一兵相識,答應出任康壽高級健康顧問(wèn),參與康壽高層決策,一直到試圖收編青橋,被青橋拒絕后又讓鄭嫣臥底,想竊取中藥組方以及下藥的事說(shuō)了一遍。

羅小力又氣又恨又急:爸,青橋是你的同事、朋友,您也一直很欣賞他的人品和才華,您怎么能忍心對他下毒,讓他生不如死?

羅凡搖搖頭,猶如萬(wàn)箭穿心:我不是沒(méi)有給他機會(huì ),我也一直攔著(zhù)史一兵對他下手,可是…… 他是怎么回報我們父女的?羞辱我就不說(shuō)了,他 ……他寧肯找一個(gè)離過(guò)婚帶著(zhù)孩子的女人,也不肯接受你的愛(ài)情!

夠了!羅小力站起身,舉起沙發(fā)桌上的果盤(pán)狠狠摔在地上。果盤(pán)發(fā)出砰一聲悶響,碎片橫飛,蘋(píng)果、橘子和香蕉亂滾,一地狼藉。

羅凡驚呆了,從小到大,他還從未見(jiàn)女兒這樣沖動(dòng)。他頹然站起身:今天太晚了,我累了,有什么話(huà)兒明天再說(shuō)吧。

羅小力看著(zhù)失魂落魄的父親,猛然發(fā)現,他的鬢角上幾乎有了近一半的白發(fā),眼角的皺紋也細碎而稠密,笑起來(lái)的時(shí)候,像是一道道深淺不一的溝壑,記錄下歲月的流失與無(wú)情。爸爸老了,自己卻沒(méi)有留意。望著(zhù)他的背影,羅小力一時(shí)覺(jué)得有些陌生。印象中,那個(gè)挺拔、健碩的身軀已經(jīng)消失在時(shí)間深處了;現在映入眼簾的,分明是一個(gè)略有些彎曲的老人背影,沒(méi)有了以往的生命與活力,沒(méi)有了過(guò)去的追索與堅定。

爸,明天早晨我陪您去自首。羅小力聲音顫抖。

羅凡沒(méi)有回頭,只是招招手,走回房間關(guān)好門(mén)。

3


已經(jīng)晚上11點(diǎn)多了,窗外一片燈海;屋內卻月光冷寂。

嚴婷婷還沒(méi)有走。公司的高管大都為利而聚,只有嚴婷婷,勤勉敬業(yè),忠心耿耿,她頭腦清楚、辦事得體,各種場(chǎng)合都Hold得住。當然,史一兵也對得起她。短短5年,就破格把她提為副總,她已經(jīng)成了史一兵的拐杖。

史一兵按了一下桌上的呼叫鈴。

嚴婷婷應聲而入,問(wèn)黑暗中呆坐的史一兵:您有什么吩咐?

史一兵擺手示意她坐下:情況有什么變化嗎?

嚴婷婷沒(méi)有坐:青橋的帖子已經(jīng)請網(wǎng)站刪了,轉發(fā)的不少,全刪不現實(shí),恐怕會(huì )有個(gè)別遺漏。正面宣傳康壽的文章,已經(jīng)組織水軍跟帖點(diǎn)贊。

史一兵又問(wèn):政府的職能部門(mén)呢?工作也要做在前頭。

是,下午我們已經(jīng)主動(dòng)上門(mén)去說(shuō)明情況。李科長(cháng)說(shuō),上級還沒(méi)有通知他們啟動(dòng)調查程序。

這是提示我們趕快做好善后。史一兵繃著(zhù)臉,神色陰沉,如同宣紙上的一滴墨跡,正向四周洇染,令人壓抑。他咬牙詛咒:這個(gè)青橋,他也歡實(shí)不了幾天了。鄭嫣那邊沒(méi)什么情況嗎?你告訴她,想盡一切辦法搞到青橋的中藥組方,一旦到手馬上可以撤出。

我已經(jīng)把您的意思轉告了,她說(shuō)會(huì )盡全力。

有電話(huà)打進(jìn)來(lái),史一兵摁下接聽(tīng)鍵:什么,你說(shuō)什么?

放下手機,他癱坐在椅子上:老羅打來(lái)電話(huà),說(shuō)鄭嫣反水了,她有我們的殺人證據。又疑惑地望著(zhù)嚴婷婷,哎,你不是一直派人暗中盯著(zhù)嗎,她去公安局自首你居然不知道?

嚴婷婷一臉無(wú)辜:是嗎,我馬上去了解情況。

史一兵獨自靜坐。

風(fēng)吹打著(zhù)窗欞,如同夜在低吟;月色破窗而入,在窺測著(zhù)主人的隱秘。良久,史一兵突然用拳頭擂了一下桌面,開(kāi)燈打開(kāi)電腦,調出民航航班表查詢(xún),然后撥通手機:羅院長(cháng),現在是12點(diǎn)20分,明早5點(diǎn)半有一班飛紐約的航班,我已經(jīng)給你訂了機票,你到美國躲一段時(shí)間吧,2點(diǎn)整有司機準時(shí)到樓下去接你。

羅凡有些猶豫:真要走嗎?

史一兵說(shuō):再不走就來(lái)不及了,鄭嫣手上有你的犯罪證據,別的都不算,光這條也至少判你20年呀。鐵窗里待20年,你還能活著(zhù)出來(lái)嗎?

羅凡下了決心:好,我馬上收拾一下東西,2點(diǎn)準時(shí)在路邊等車(chē)。

史一兵又說(shuō):你把準確位置發(fā)給我,我把航班號發(fā)給你,正好和你太太在紐約相聚。一路保重,出去后我們隨時(shí)保持聯(lián)絡(luò )。

掛斷手機,史一兵撥通了另一個(gè)電話(huà):有一單活兒,對,馬上。我把地址發(fā)給你,兩點(diǎn)整他在路邊等,車(chē)禍,干利索點(diǎn)。

史一兵聽(tīng)到門(mén)外有響動(dòng),緊張地抬頭一看,見(jiàn)是嚴婷婷,放了心:這個(gè)羅院長(cháng)知道的事情太多了,他要是進(jìn)去,康壽可就徹底完了。

沒(méi)想到嚴婷婷冷冷一笑:史總,即便羅院長(cháng)不說(shuō),你難道就覺(jué)得康壽不會(huì )有滅頂之災嗎?

史一兵一愣,他看著(zhù)嚴婷婷,覺(jué)得這個(gè)女人不同以往,目光雖然明澈,卻有一股寒氣在彌漫升騰,忙安撫道:嚴副總,你不要那么悲觀(guān),鄭嫣手上的證據扳不倒康壽,羅凡再出了車(chē)禍,我們就更不用自亂陣腳了。

嚴婷婷直視史一兵,目光中有輕蔑,也有挑逗:如果加上我的一份揭發(fā)材料呢?這5年來(lái),你的每一件違法犯罪事實(shí)都清清楚楚記錄在案,時(shí)間、地點(diǎn)、證明人無(wú)一遺漏。最后一件是,你剛才在12點(diǎn)30分用你的秘密手機,打電話(huà)通知黑社會(huì )以車(chē)禍方式做掉羅凡,你覺(jué)得這些材料能把你送上絞刑架嗎?

史一兵像不認識一樣注視著(zhù)嚴婷婷,他像困獸一樣咆哮:我史一兵對你不薄,你為什么要這樣算計我。說(shuō)著(zhù),抄起桌上的筆筒向她砸過(guò)去。

嚴婷婷躲過(guò)飛來(lái)的筆筒:史總,你應該知道,我是女子柔道黑帶,打你這樣已經(jīng)糠了的男人,三五個(gè)不在話(huà)下。我之所以不跟你動(dòng)武,是怕你臟了我的手。

史一兵哈哈一陣大笑,狠狠地說(shuō):很多事你也參與了,你別想擇干凈。

嚴婷婷淡然一笑:為了報仇,為了收集你的犯罪證據,我委曲求全、忍辱負重了五年,該我承擔的我自然會(huì )承擔,就不勞史總費心了。不過(guò)我告訴你,羅凡配制的毒藥被我換成了蛋白粉,青橋安然無(wú)恙。你還是想一想自己的結局吧。這5年,眼看你起朱樓,眼看你宴賓客,眼看你樓塌了,真是報應??!

史一兵大驚,不甘心地問(wèn):你到底是誰(shuí),來(lái)到康壽為誰(shuí)報仇?

嚴婷婷從錢(qián)夾里拿出一張照片,拍在史一兵面前:你應該不會(huì )忘記她吧?

史一兵拿起一看,正是跳崖女孩留下的最后那張照片,他皺皺眉:不認識。

嚴婷婷抬手給了史一兵一個(gè)嘴巴:不認識?你做的孽太多了。我告訴你,她叫嚴妍,是我的親姐姐,八年前她看了電視廣告,到你開(kāi)辦的瑪麗女子專(zhuān)科醫院去做隆胸手術(shù),成本一塊六的英捷爾法勒,你注射一針要3萬(wàn),我姐姐前后花了20多萬(wàn),不但沒(méi)有效果,反而乳房變形,發(fā)炎潰爛。我的家人一次次找到作為法人的你,要求進(jìn)行康復治療,賠償病人精神損失。你不但沒(méi)有一點(diǎn)悲憫之心,還百般推諉,惡語(yǔ)相加。

史一兵想起來(lái)了,那次是為節約成本,手術(shù)和用藥都不規范。當時(shí)嚴妍的家人跪著(zhù)求他,他也沒(méi)有松口,一旦承認了失誤,醫院以后還怎么開(kāi)?只能昧著(zhù)良心說(shuō)女孩兒生理機能有問(wèn)題,和醫院無(wú)關(guān)。后來(lái)聽(tīng)說(shuō)嚴妍精神崩潰,五年前跳崖自殺了,家屬告到法院,他用錢(qián)把這件事擺平了。

嚴婷婷怒視史一兵:我親眼看見(jiàn)了我姐姐精神抑郁后的樣子,每天蓬頭垢面,非哭即笑;最后跳崖自殺。從那個(gè)時(shí)候起,我就下定決心,報仇何須三尺劍,不管多難,一定要把你這個(gè)人面獸心的壞蛋、人渣,送進(jìn)監獄,送上刑場(chǎng)?。ㄍ辏?/p>

標題題字/張克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