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張德和:樹(shù)根里的乾坤

文/彭?程

作者簡(jiǎn)介:

彭程,高級編輯,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散文委員會(huì )委員,全國文化名家暨“四個(gè)一批”人才工程入選者,國務(wù)院特殊津貼專(zhuān)家。出版有散文集《杯子上的笑臉》《漂泊的屋頂》《急管繁弦》《在母語(yǔ)的屋檐下》等多種。曾獲中國新聞獎、報人散文獎、丁玲文學(xué)獎、豐子愷散文獎、北京文學(xué)獎等。


樹(shù)木漫山遍野。

有樹(shù)就有根。樹(shù)根的去處多種多樣,像用作工業(yè)原料,當作柴火燒掉,或者自生自滅。其中也有少量的根材或樹(shù)樁,鳳毛麟角一般,憑著(zhù)本身奇特的姿態(tài)、卓異的質(zhì)地,成為制作藝術(shù)品的原材料,工匠藝人根據其自然形狀與肌理,用雙手和刀具賦予它們新的生命,成為一種獨特的工藝品——根雕。

在浙江寧波轄下的象山縣縣城,在一幢青瓦白墻、馬頭墻高翹的江南庭院風(fēng)格的建筑里,我沉浸在一方薈萃了根雕藝術(shù)佳作的天地中,流連不已,心醉神迷。


象山德和根藝美術(shù)館外景1.jpg

象山德和根藝美術(shù)館外景


眼前的玻璃展柜里,擺放著(zhù)眾多的根雕佳作。這是《瓜瓞連綿》,一段被雕琢成葫蘆形狀的光滑的竹節表面,貼附著(zhù)彎曲柔韌的葡萄藤葉和果實(shí),細膩而富于質(zhì)感;這是《姥姥》,一截竹節頂端,是一位老年農婦的頭部,飽經(jīng)滄桑的臉上皺紋縱橫,神情沉郁倦??;這一件《眷戀》表達的是出塞和親的王昭君的思鄉之情,她懷抱琵琶,頂部雕琢成云髻,前額位置的竹疤,被點(diǎn)化成了頭飾;這一件《真善美》描繪的是觀(guān)世音菩薩,柔美流暢的線(xiàn)條,柔和下垂的目光,流露出無(wú)邊的慈悲憐憫。還有一件《羅漢頭像》,倒置的竹根上,密匝的天然根須被處置成羅漢虬曲而濃密的須發(fā),頗具視覺(jué)沖擊力。不過(guò)放在展位上的是一幅照片,實(shí)物多年前已被著(zhù)名美學(xué)家王朝聞收藏……一個(gè)個(gè)根雕作品,充分體現了造化和人工的結合,凝重而飄逸,堅實(shí)而飛揚。我的目光被牢牢地吸引住,不舍得移開(kāi)腳步。

這一處建筑名為“德和根藝美術(shù)館”,由建筑大師吳良鏞設計,收藏展示了創(chuàng )建者張德和的數百件根雕作品。他有一長(cháng)串的頭銜:中國根藝美術(shù)大師,中國木雕藝術(shù)大師,國家級非遺項目省級代表性傳承人,等等。上個(gè)世紀七十年代末,他開(kāi)始從事竹根雕開(kāi)發(fā)創(chuàng )作,幾年后作品率先打進(jìn)國際市場(chǎng),帶動(dòng)了象山乃至全國竹根雕藝術(shù)和產(chǎn)業(yè)的發(fā)展。他的多件作品被國家博物館、中國工藝美術(shù)館等藝術(shù)殿堂收藏。欣賞過(guò)展館里的這些陳列品,聯(lián)系到他獲得的那些引人矚目的榮譽(yù),你會(huì )想起一個(gè)說(shuō)法:實(shí)至名歸。


張德和工作照.jpg

張德和工作照


對張德和來(lái)說(shuō),這個(gè)成語(yǔ)背后,是長(cháng)達幾十年的漫長(cháng)的奮斗歷史。從一個(gè)普通的農家子弟,一個(gè)剛讀完初中即學(xué)習根雕謀生的學(xué)徒,到一個(gè)繆斯女神的追隨者,一個(gè)造詣不凡的工藝美術(shù)家,他走過(guò)了怎樣的歷程,發(fā)生過(guò)哪些故事?一定會(huì )有不少,也不難追溯出,但參觀(guān)時(shí)間有限,我只想盡可能多地觀(guān)賞作品。畢竟,最能說(shuō)明一個(gè)藝術(shù)家的是他的作品,它們包括一切,也闡釋一切。

張德和的根藝作品中,以竹根雕為最多。象山竹林密布,為他提供了取之不竭的原料。展廳的一處墻壁上,有一段他自己寫(xiě)下的文字:“余生長(cháng)山區,自小與竹為伴,挖竹筍,撿竹梢,騎竹馬,環(huán)竹轎。成人后更是畫(huà)竹、雕竹、吟竹、種竹,直至以竹謀生,幾近竹癡”。日夕相對,他熟稔竹子的姿態(tài)和習性,主客無(wú)間,物我相融,情感的深摯投注,讓他能夠得心應手地捕捉和表達對象之美。就像米芾的書(shū)法,從石頭的怪誕夸張的形狀中獲益,他的愛(ài)石乃至拜石的怪癖,不過(guò)是一種情感表達。鄭板橋筆下的墨竹瘦硬堅勁,很大程度上也是源于他那一份“寧可食無(wú)肉不可居無(wú)竹”的癡情。

根雕作品對原材料的依賴(lài)性很強,動(dòng)手之前,需要對根材或樹(shù)樁進(jìn)行細致的觀(guān)察揣摩,根據原料的姿態(tài)質(zhì)地,確定適合表現什么題材。在此基礎上,隨物賦形,順勢而為,通過(guò)象形、立意等方式,在關(guān)鍵部位進(jìn)行適當點(diǎn)化,于天然之上施以人工,最終產(chǎn)生源于自然又高于自然的作品。

我被告知,這個(gè)構思過(guò)程經(jīng)常會(huì )很艱難,耗時(shí)漫長(cháng)。此時(shí),我正駐足于一件名為《茅屋·秋風(fēng)》的作品前,它表達的是詩(shī)圣杜甫《茅屋為秋風(fēng)所破歌》的意境。畫(huà)面既繁復又清晰,兩叢蓬亂的根須下,有拄杖的老翁,胡須被狂風(fēng)吹得高高揚起,有幾個(gè)躲藏的孩子,蹲伏的姿態(tài)充滿(mǎn)童稚氣息。人物彼此呼應,景色層次鮮明。張德和告訴說(shuō),作為原始材料的這兩塊形狀奇特的竹根,在他家里放了十多年,一直找不到合適的切入點(diǎn),直到有一天,冥思苦想中,一道靈光閃現,思路豁然暢通。說(shuō)到這里時(shí),他臉上露出了孩子般開(kāi)心的笑容。

但確定藍圖還只是開(kāi)始,距真正實(shí)現目標還有不小的距離。雕鑿毛坯,半成品修光,成品打磨……與這些外在的程序動(dòng)作同步發(fā)生的,是創(chuàng )作者心靈中的探詢(xún)求索。自表象進(jìn)入內里,從形似達到神似,準確把握諸種元素之間的關(guān)系,將精神理念恰切自然地灌注入物質(zhì)形式之中,這些都令他念茲在茲。藝術(shù)無(wú)疑是超凡脫俗的,但其實(shí)現過(guò)程卻是具體、瑣細甚至枯燥,需要篤實(shí)耐心地進(jìn)行。為了給予內容以恰當的形式,他需要熟悉藝術(shù)的辯證法,掌握好夸張和變形的尺度火候,將自然和人工的比例拿捏妥帖。


出沒(méi)風(fēng)濤,張德和,2000年,材料:竹根.jpg

《出沒(méi)風(fēng)濤》(竹根)


這些都關(guān)涉創(chuàng )作者的眼光和見(jiàn)識、文化修養和美學(xué)根底等,是一種綜合性的要求。張德和深知自己先天不足,發(fā)愿努力學(xué)習,以勤補拙。他大量閱讀歷史、文學(xué)、美學(xué)、哲學(xué)、藝術(shù)心理學(xué)等綜合知識,細心學(xué)習揣摩大師名作,并向眾多姊妹藝術(shù)門(mén)類(lèi)借鑒,如木雕的刀法、石雕的巧色、雕塑的造型結構、國畫(huà)的寫(xiě)意傳神、漫畫(huà)的夸張變形等等,并自創(chuàng )了局部巧雕、亂刀雕、連體雕、組合雕等多種根雕技法。經(jīng)過(guò)堅韌不拔的探索,他一步步抵達了藝術(shù)的化境。

我無(wú)從知曉這種追求的具體過(guò)程和細節,但卻分明能感受到它對于追求者藝術(shù)人格的蓄養。陪同觀(guān)賞時(shí),張德和不停地談起一些給他啟發(fā)的中外美術(shù)名作,提到引領(lǐng)他走進(jìn)藝術(shù)殿堂的幾位美術(shù)家和藝術(shù)理論家的名字,語(yǔ)氣中充滿(mǎn)敬慕和感念。展柜里有一件竹雕《張飛》,呲牙咧嘴,雙目暴突,他指著(zhù)頭像夸張的表情,提到唐代畫(huà)家吳道子的那句名言:“傳神寫(xiě)照,正在‘阿堵’中”。在另一件作品前,他援引巴爾扎克的一個(gè)說(shuō)法:“藝術(shù)作品就是用最小的面積,驚人地集中最大量的思想?!彼f(shuō)到創(chuàng )作要“心手眼并用,形意神兼顧”,脫口而出不假思索的語(yǔ)氣,表明他曾長(cháng)期思考并已經(jīng)了然于心。他不斷地將創(chuàng )作心得寫(xiě)成文章,事后我讀到過(guò)一篇《杰作與要素》,里面談到了一件完美的根雕精品,應該是“奇材、慧眼、神思、巧手四者的有機結合與高度統一”。


澹泊(材料:油松) 2003年 獲“第三屆(杭州)國際民間手工藝品展”金獎;2004年 獲“第二屆浙江省工藝美術(shù)精品評定會(huì )”精品獎.jpg

《澹泊》(油松) 2003年 獲“第三屆(杭州)國際民間手工藝品展”金獎;2004年 獲“第二屆浙江省工藝美術(shù)精品評定會(huì )”精品獎


跋涉于根藝之路上,他的目光望向遠方。問(wèn)起他今后的打算,張德和用幾個(gè)字來(lái)概括:“問(wèn)道不已”。精深博大的中國傳統文化,儒道釋共同構建的民族精神天地,化作藝術(shù)的豐富滋養,讓他徜徉沉浸,遷想妙得。莊子哲學(xué)中貼近自然、尊崇自然、順應自然直至回歸自然的理念,尤其契合根雕藝術(shù)的本質(zhì)屬性。它們的材質(zhì)完全取自山野間,枯根朽木中充溢著(zhù)天地自然的氣息和律動(dòng),等待著(zhù)藝術(shù)家去發(fā)現和表達。嗜酒者喜歡說(shuō)的一句話(huà)是“壺里乾坤大”,作為一位癡迷根藝者,形形色色的樹(shù)木根樁中也有著(zhù)無(wú)窮無(wú)盡的蘊含。這也是他過(guò)去一直在做的,但他相信隨著(zhù)生命體驗的豐富,藝術(shù)修為的躍升,今后還會(huì )有更多更深的感悟。由術(shù)而臻于道,由技藝上升到哲學(xué),進(jìn)入天人合一的境界,將是他不懈的追求。

這個(gè)聽(tīng)上去有些玄遠縹緲的話(huà)題,在一件作品面前,變得具體真切,易于理解。這是一件羊食果木根雕,銘牌上的名字是《大智》。一塊樣貌渾沌的瘤狀樹(shù)根,一面雕琢成東方老者的容貌,長(cháng)髯飄拂,神態(tài)超然,另一面是典型的西方面孔,鷹鉤形狀的鼻子,目光犀利。同行的一位作家朋友嘖嘖稱(chēng)奇,說(shuō)它造型獨特寓意深刻,兩個(gè)人多像是老子和蘇格拉底,分別代表了東西方文化精神的兩大源頭,兩人的合體,又分明喻示著(zhù)兩種文化的對話(huà)和融合。

從一樓走到三樓,一邊欣賞作品,一邊聽(tīng)介紹講解,不知不覺(jué)間大半個(gè)上午過(guò)去了。與作品的目接神交,分明也是與天地自然的交流,與圣哲先賢的對話(huà)。這個(gè)過(guò)程中,有情感的交融,有思想的浸潤,有自然界的風(fēng)云雷霆,有人世間的形相況味。時(shí)值仲冬,又趕上大幅度降溫,窗外天色陰沉,寒風(fēng)呼嘯,罕見(jiàn)地寒冷,但置身展館中,卻感到身心都沐浴在一片明亮溫暖中。

我知道,這種感覺(jué),很大一部分正是來(lái)自這些作品播散出的光和熱。

(供圖/張德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