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群星耀中華——記為強國奉獻的新中國留蘇學(xué)子

文、圖/呂白玉


留學(xué)是人類(lèi)文明傳播和交流的方式,留學(xué)生是人類(lèi)文明在交流中融合、在傳播中創(chuàng )新的推動(dòng)者。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后,中國的留學(xué)事業(yè)有了很大的發(fā)展,出現留蘇“熱潮”,新中國的第一批留蘇學(xué)生,他們懷著(zhù)對新中國的美好向往,抱著(zhù)強國富民、振興中華的決心,奔向蘇聯(lián)奮進(jìn)求索,學(xué)成歸國后自覺(jué)融入人民群眾團結奮斗的歷史洪流,成為其后數十年間國家各領(lǐng)域建設的棟梁之才。

——題記


前言:

“師夷長(cháng)技以制夷”是近代中國許多仁人志士“科學(xué)救國”理念的目標之一。從中國晚清由“中國留學(xué)之父”容閎力促而成行的“留美幼童”,到為了探求救國救民真理的嚴復、康有為和孫中山;從赴歐勤工儉學(xué)周恩來(lái)、鄧小平、聶榮臻、蔡和森,到赴蘇俄尋求革命真理先驅們;從在蘇聯(lián)長(cháng)大的中國紅色后代,到新中國成立后派出的留學(xué)生等,一代又一代留學(xué)先輩、前輩“留學(xué)報國”的光榮傳統,勇扛“索我理想之中華”的光榮使命,踐行“請黨、祖國和人民放心、強國有我”的青春誓言,自覺(jué)融入人民群眾團結奮斗的歷史洪流,成為新中國建設各領(lǐng)域的棟梁之才。從“兩彈一星”到載人航天,從中國巨型計算機開(kāi)拓者到中國干擾素之父……一項項舉世矚目的科技成就,留蘇學(xué)子們書(shū)寫(xiě)了中華民族發(fā)展恢弘史詩(shī)的新篇章。

科學(xué)無(wú)國界,但科學(xué)家有祖國。留蘇學(xué)子心系祖國和人民,不畏艱難,無(wú)私奉獻為科學(xué)進(jìn)步、人民生活改善、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作出卓越貢獻。黨的二十大報告指出:“培育創(chuàng )新文化,弘揚科學(xué)家精神,涵養優(yōu)良學(xué)風(fēng),營(yíng)造創(chuàng )新氛圍?!笨茖W(xué)家精神是激發(fā)全民族文化創(chuàng )新創(chuàng )造活力的重要精神力量,是展現中華文化立場(chǎng)、展示中華文明的精神標識,是自強不息的民族精神和改革創(chuàng )新的時(shí)代精神的融合發(fā)展,有助于展現可信、可愛(ài)、可敬的中國形象。


留蘇學(xué)子的歷史背景

1949年10月1日,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中國從此進(jìn)入社會(huì )主義建設時(shí)期。培養大批各行各業(yè)的專(zhuān)門(mén)人才也成為亟須解決的燃眉之急。1950年,中蘇雙方簽訂了《中蘇友好同盟互助條約》,雙方約定以友好合作精神,遵照平等、互利、互助,尊重主權及領(lǐng)土完整及互不干涉對方內政原則,發(fā)展和鞏固兩國間的經(jīng)濟文化關(guān)系。這奠定了兩國關(guān)系間政治上相互支持、經(jīng)濟相互合作和文化方面相互交流的基石。在這樣的歷史背景下中蘇兩國各領(lǐng)域的合作交流如火如荼的開(kāi)展起來(lái)。在中國第一個(gè)五年計劃建設期間,蘇聯(lián)援助中國實(shí)施了一系列工業(yè)建設項目,歷史上稱(chēng)“156項工程”,奠定了中國社會(huì )主義工業(yè)化的初步基礎。中國外派留學(xué)生也因而出現了向社會(huì )主義國家“一邊倒”的現象。

建國之初,從炮火和廢墟中走出來(lái)的新中國百廢待興、千頭萬(wàn)緒,現有人才水平和人才儲備,與日新月異的發(fā)展需求相差甚遠。而當時(shí)的教育體系,知識不夠系統性、專(zhuān)業(yè)性設置不完整,不能滿(mǎn)足現代化大工業(yè)生產(chǎn)的需要,與社會(huì )主義建設的要求還存在較大距離,但又無(wú)法在短時(shí)間內完成改造并孕育出國家迫切需要的大量工程、科技人才。在此背景下,中央做出了向蘇聯(lián)大量派遣留學(xué)人員,全面、系統、深入地學(xué)習蘇聯(lián)社會(huì )主義建設經(jīng)驗和先進(jìn)科學(xué)技術(shù)的戰略決策。1952年,中蘇兩國政府簽訂了《關(guān)于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在蘇聯(lián)高等學(xué)校(軍事學(xué)校除外)學(xué)習之協(xié)定》。在其的指引下,中國向蘇聯(lián)大規模派遣留學(xué)人員的工作得以順利開(kāi)展。該協(xié)定具有劃時(shí)代的意義,開(kāi)啟了人類(lèi)歷史史無(wú)前例的,國與國之間如此長(cháng)時(shí)間、大規模、有組織的留學(xué)生交流活動(dòng)。

這批新中國留蘇學(xué)生回國不僅帶來(lái)了先進(jìn)的知識和技術(shù),而且走到了生產(chǎn)的第一線(xiàn),充實(shí)了技術(shù)骨干力量,新中國自然科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諸多的學(xué)科得到跨越式的發(fā)展,同時(shí)帶動(dòng)提升國內整體的科研、生產(chǎn)、教育水平,為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建設提供了有力的支撐和保障。


新中國留蘇學(xué)生的概況

第一階段從起步到快速發(fā)展:1948年派出李鵬等21名干部和烈士子弟。1951年8月11日派出375人,1952年派出220人,1953年583人,1954年1375人,1955派出人數1932人,1956年為2085人,達到歷年派遣人數的最高峰。1956年,留學(xué)生派遣工作確立了“爭取多派研究生,少派高中畢業(yè)生”的方針。第二階段精益求精:1957年以后大學(xué)生派遣人數驟減。1957年起派遣到蘇聯(lián)留學(xué)的研究生,一般都要具備兩年以上的實(shí)際工作經(jīng)驗。從1958年開(kāi)始,研究生的培養目標,由技術(shù)人才轉變?yōu)榕囵B高級師資和科研人才。第三階段從驟減到中止:1960年以后,中蘇關(guān)系影響和通向其他歐洲國家的官方留學(xué)渠道的暢通,留學(xué)國別選擇趨于多樣化,派遣到蘇聯(lián)的留學(xué)生人數驟減至兩位數的水平,1966年以后,中方完全終止派遣留蘇學(xué)生的行動(dòng)。1957—1965年的9年間共派出1844人??偟膩?lái)說(shuō),1950—1965年期間,中國共向蘇聯(lián)、東歐、朝鮮、古巴等39個(gè)國家派出留學(xué)人員10698人。其中向蘇聯(lián)派出的為8414人,約占派出留學(xué)生總數的78%。如果加上1958年前后派出的,與蘇聯(lián)在中國援建的工業(yè)項目相關(guān)的約6000多名技術(shù)實(shí)習生,那么公派1.6萬(wàn)人。中國向蘇聯(lián)派出的留學(xué)人員,其中包括大學(xué)生、研究生、進(jìn)修生、實(shí)習生,這一偉大的壯舉是史無(wú)前例,不僅顯示出毛澤東等一代開(kāi)國元勛的偉大氣魄,更是他們繪制新中國建設藍圖的重彩之筆。

留學(xué)生的選拔工作,事關(guān)國家的未來(lái),是一項十分嚴肅的政治任務(wù)。新中國從應屆高中畢業(yè)生中選派留學(xué)生,嚴格來(lái)講是從1951年開(kāi)始,當年是以保送生的形式,從國內少數幾所中學(xué)進(jìn)行選拔。1952年開(kāi)始大規模通過(guò)高考選拔留蘇預備生。留蘇預備生派去蘇聯(lián)前須在國內留蘇預備部(俄專(zhuān)二部)進(jìn)行一年的學(xué)習,學(xué)習的主要內容是俄語(yǔ)和政治。

留學(xué)生的選拔、培養、管理、使用是一復雜系統的工程,在國務(wù)院的領(lǐng)導下,外交部、教育部、國家科委、其他各部委細致分工、密切配合,保障整個(gè)工作有序進(jìn)行。在1960年12月的國家科委黨組、教育部黨組、外交部黨委《關(guān)于今后一個(gè)時(shí)期的留學(xué)生工作的意見(jiàn)》中明確指出:留學(xué)生的派遣、留學(xué)生畢業(yè)回國分配工作。根據科學(xué)技術(shù)合作協(xié)定派遣的實(shí)習生選拔工作由國家科委負責;大學(xué)生、研究生、進(jìn)修教師的選拔工作和所有留學(xué)生的最后審查批準、派出、國外管理和假期回國學(xué)習等工作,由教育部負責;留學(xué)生在國外的思想政治工作由使館負責,在國內由外交部和教育部共同負責,其中關(guān)于政治思想教育和組織工作以教育部為主,涉外事宜以外交部為主……

對于上個(gè)世紀五六十年代的留蘇學(xué)生來(lái)說(shuō),在最初的幾年,甚至于整個(gè)留學(xué)過(guò)程中,突破語(yǔ)言關(guān)、生活關(guān),刻苦學(xué)習,過(guò)的都是一種近乎“苦行僧”般的生活,但面對各種困難他們堅持下來(lái)了。教室里坐在第一排是他們;圖書(shū)館里最后一個(gè)離開(kāi)的是他們;課堂筆記記得最認真的是他們。中國留學(xué)生對于學(xué)習成績(jì)“五分”的執著(zhù)追求,絕不僅僅是個(gè)人顏面的榮耀,而是優(yōu)異成績(jì)背后蘊含了太多對祖國的使命感和責任感。他們深知,只有刻苦鉆研,竭盡所能學(xué)到真本領(lǐng),才能不辜負黨的囑托,才能報效祖國,都是為了回答毛澤東1957年對他們講的“希望寄托在你們身上”的那個(gè)重托。

留蘇學(xué)生是新中國派出的第一批民間使者,在汲取先進(jìn)科學(xué)知識的同時(shí),也將中華民族的優(yōu)良傳統和自強不息的精神傳播到異國的土地上。

留蘇期間課堂之外,每逢節日、慶典,中國學(xué)生都會(huì )為蘇聯(lián)人民獻上富有濃郁民族特點(diǎn)的演出,有中國傳統樂(lè )器的演奏、有粗獷的陜北秧歌,有歡騰熱烈的“紅綢舞”,也有歡快輕靈的民樂(lè )合作。特別是在每年“五一”和“十月革命節”,中國留學(xué)生和蘇聯(lián)同學(xué)共同歡慶節日。此刻,沒(méi)有種族的差異,也沒(méi)有文化的距離,這是友情交融的時(shí)刻,這更是“國之交在與民相親,民相親在于心相通”的時(shí)刻。


優(yōu)秀留蘇學(xué)子的報國成就

留蘇學(xué)子學(xué)成歸國后,立即和全國人民融為一體,投身新中國的建設中,在各自工作崗位、在各條戰線(xiàn)勤奮工作,奮力拼搏,成長(cháng)為本行業(yè)的專(zhuān)家、能手,其中不乏有科學(xué)帶頭人、著(zhù)名學(xué)者、藝術(shù)家……;不少人成為擔負領(lǐng)導重任的國家、部門(mén)、行業(yè)的管理者、決策者,為祖國的社會(huì )主義建設事業(yè)做出了重大貢獻。


3.1954年莫斯科機床工具學(xué)院中國留學(xué)生范培義在蘇聯(lián)工程師指導下的立式銑床上實(shí)習照片.jpg

1954年,莫斯科機床工具學(xué)院中國留學(xué)生范培義在蘇聯(lián)工程師指導下的立式銑床上實(shí)習


據不完全統計,留蘇學(xué)生中擔任國家省部級及以上領(lǐng)導工作的歸國留蘇人員有60多名。二十世紀八十年代,一批五六十年代的留蘇學(xué)子成為中國新一代中央領(lǐng)導集體的重要成員。此外,還有200多位留蘇、東歐歸國人員成為省部級領(lǐng)導干部,100多位留蘇、東歐歸國人員成為解放軍高級將領(lǐng)。

“只要國家需要、人民需要,再苦的科研也要去做”。留蘇學(xué)子大力發(fā)揚留學(xué)報國的光榮傳統,找準專(zhuān)業(yè)優(yōu)勢和社會(huì )發(fā)展的結合點(diǎn),以報效國家、服務(wù)人民為自覺(jué)追求,留下了為國家不懈奮斗的足跡,創(chuàng )造了無(wú)愧于時(shí)代、無(wú)愧于人民的業(yè)績(jì)。1955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產(chǎn)生了第一屆中國科學(xué)院院士。當年選出的172名中國科學(xué)院院士中,留蘇學(xué)生的比例高達92%。截止2010年,在留蘇學(xué)生中有96位入選中國科學(xué)院院士,103位入選中國工程院院士,5位入選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學(xué)部委員,12位入選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院榮譽(yù)學(xué)部委員。1999年5月,國務(wù)院發(fā)布《國家科學(xué)技術(shù)獎勵條例》,設置國家科學(xué)技術(shù)獎,每年評獎一次,包括多個(gè)獎項。其中的國家最高科學(xué)技術(shù)獎,授予在當代科學(xué)技術(shù)前沿取得重大突破、或者在科學(xué)發(fā)展中有卓越建樹(shù)的科學(xué)技術(shù)工作者,或者在科學(xué)技術(shù)創(chuàng )新、科學(xué)技術(shù)成果轉化和高技術(shù)產(chǎn)業(yè)化中創(chuàng )造巨大經(jīng)濟效益或者社會(huì )效益的科技工作者。每年授予人數不超過(guò)2名,每位獲獎?wù)擢劷馂?00萬(wàn)人民幣。從2000年起截止到2019年1月,共有31人獲此殊榮,其中就有6人曾留學(xué)蘇聯(lián)。他們是:“中國巨型計算機開(kāi)拓者之父”——金怡濂,中國工程院院士、研究員。1956—1958年在蘇聯(lián)科學(xué)院精密機械與計算技術(shù)研究所進(jìn)修電子計算機技術(shù),2002年度獲國家科學(xué)技術(shù)獎;載人航天功勛科學(xué)家——王永志,航天技術(shù)專(zhuān)家,我國載人航天工程的開(kāi)創(chuàng )者之一和學(xué)術(shù)技術(shù)帶頭人。中國工程院院士,國際宇航科學(xué)院院士,俄羅斯宇航科學(xué)院外籍院士。1961年畢業(yè)于蘇聯(lián)莫斯科航空學(xué)院,2003年度獲國家科學(xué)技術(shù)獎;我國著(zhù)名數學(xué)家——谷超豪,中國科學(xué)院院士,國際教育研究院院士,教授,在純數學(xué)和應用數學(xué)方面有杰出的貢獻。1957年赴莫斯科大學(xué)數學(xué)與力學(xué)系進(jìn)修,1959年獲得博士學(xué)位,2009年獲得國家科學(xué)技術(shù)獎;“中國的衛星之父”孫家棟,中國科學(xué)院院士、國際宇航科學(xué)院院士。1951年赴蘇聯(lián)在茹科夫斯基工程學(xué)院學(xué)習飛機發(fā)動(dòng)機專(zhuān)業(yè),1958年回國,蘇聯(lián)學(xué)習生活達7年之久,2009年獲得國家科學(xué)技術(shù)獎;侯云德,1958—1962年在蘇聯(lián)莫斯科伊凡諾夫斯基病毒學(xué)研究所學(xué)習,并獲得醫學(xué)博士學(xué)位,2017年獲得國家科學(xué)技術(shù)獎;錢(qián)七虎,中國工程院院士,1961—1965年在莫斯科古比雪夫軍事工程學(xué)院學(xué)習,獲副博士學(xué)位,2018年獲得國家科學(xué)技術(shù)獎。


12.20世紀50年代留蘇學(xué)生在莫斯科市郊國營(yíng)農場(chǎng)勞動(dòng)時(shí)與農場(chǎng)工人合影.jpg

20世紀50年代,留蘇學(xué)生在莫斯科市郊國營(yíng)農場(chǎng)勞動(dòng)時(shí)與農場(chǎng)工人合影


在文化教育等方面,也有諸多留蘇學(xué)生的身影,如著(zhù)名的鋼琴家、美術(shù)家、音樂(lè )家等。

五千年中華文明的滋養和傳承,是傳播留學(xué)人員以愛(ài)國主義為底色的科學(xué)家精神有力支點(diǎn)和自信底氣?!白鎳腿嗣竦膽n(yōu)就是我憂(yōu),祖國和人民的樂(lè )就是我樂(lè )”的價(jià)值抉擇延展為“振興中華,用我輩之責”的現代擔當,“科學(xué)為西方富強之源泉,救我垂絕之國命”的理性反思升華為“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強是推動(dòng)高質(zhì)量發(fā)展的必由之路”的行動(dòng)指南。

新中國的留蘇學(xué)子特有的愛(ài)國情愫、創(chuàng )新素養、求實(shí)作風(fēng)、奉獻意識、協(xié)同精神和育人情懷,立體的呈現了自強不息的民族精神和改革創(chuàng )新的時(shí)代精神的融合發(fā)展,為中華民族偉大復興貢獻了重要力量!今年是中俄建交75周年。留蘇學(xué)子同時(shí)也是中俄友好往來(lái)的見(jiàn)證和寶貴財富。

(作者單位:黑河旅俄華僑紀念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