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山河無(wú)恙(十一)

文/杜衛東


第十一章:美女“落網(wǎng)”

1

羅小力和于雪菲買(mǎi)了玩具和一些營(yíng)養品趕到醫院。

一進(jìn)走廊,于雪菲看見(jiàn)小寶的姥姥正要給青橋下跪,覺(jué)得事情不妙。

她走過(guò)來(lái)瞟了青橋一眼,一語(yǔ)雙關(guān)地說(shuō):出了這么大事,讓你一個(gè)人扛???我們過(guò)來(lái)幫不上別的,起碼可以安慰安慰你受傷的心靈嘛。

青橋真有點(diǎn)扛不住了。一般人只關(guān)注你飛得高不高;只有摯愛(ài)親朋才會(huì )在意你走得累不累。小寶被確診白血病后,唯一可行的辦法是骨髓移植,而親生父母配型的成功率最高,牧婧配型失敗,萬(wàn)般無(wú)奈,她說(shuō)出了前夫的名字:史一兵。

為了挽救小寶的性命,青橋親自找到史一兵,希望他去給兒子配型。不想,史一兵竟提出一個(gè)無(wú)恥的條件:配型可以,前提是牧婧和他復婚。小寶姥姥求青橋離開(kāi)牧婧,讓他心亂如麻;老人俯身一跪,更是在他的傷口上撒了一把鹽。善良人的自私,是魚(yú)片中未曾剔除的刺,會(huì )在不經(jīng)意中給人更深的傷害。

于雪菲的話(huà)讓他百感交集,眼窩一熱竟流出淚。

見(jiàn)青橋有些失態(tài),于雪菲覺(jué)得事情蹊蹺,望一眼站在青橋身后的小寶姥姥,她單刀直入問(wèn):阿姨,青橋怎么了,您沒(méi)擠對他吧?

老太太忙掩飾:沒(méi)有,沒(méi)有,孩子情況不太好,青大夫是著(zhù)急。

于雪菲還要再問(wèn),牧婧拿著(zhù)手機從病房里走出來(lái),臉色很不好看。

小寶姥姥見(jiàn)狀,忙走回病房,上回于雪菲來(lái)醫院檢測配型,她見(jiàn)過(guò)一次,知道這個(gè)丫頭快人快語(yǔ),不好惹。

牧婧來(lái)到走廊拐彎處,接聽(tīng)手機,她見(jiàn)青橋和于雪菲、羅小力跟了過(guò)來(lái),就按下擴音鍵,里面傳出史一兵的聲音:牧婧,我的想法已經(jīng)讓青橋轉告你了,這五年我沒(méi)有一時(shí)一刻忘掉過(guò)你。小寶病了,這是老天爺給咱們的機會(huì )。

牧婧強壓住心中的怒火:是不是不復婚,你就不會(huì )給小寶捐獻骨髓?

史一兵辯解:話(huà)不是這樣說(shuō)的,你愛(ài)兒子,我也愛(ài)兒子,既然小寶是愛(ài)情的結晶,為什么咱倆不可以重新走到一起?

愛(ài),什么叫愛(ài)?牧婧厭惡地說(shuō):從你的嘴里說(shuō)出這個(gè)字,真是可笑。

史一兵無(wú)恥地笑了:老婆,你別這樣說(shuō),沒(méi)有愛(ài),咱們怎么會(huì )有小寶?

牧婧被氣到了,她狠狠地罵了一句:人渣,你太無(wú)恥了。

史一兵依然嬉皮笑臉:夫妻之間,用“無(wú)恥”兩個(gè)字太過(guò)了吧。

一旁的青橋和兩個(gè)女孩兒也聽(tīng)得怒火中燒,青橋想奪過(guò)手機痛罵一頓史一兵,但是小寶命懸一線(xiàn),目前只有這個(gè)人可能為孩子帶來(lái)生的希望,他克制了。

羅小力氣得眉峰緊鎖,兩頰漲紅。

于雪菲說(shuō)了一句:這種渣男,就是欠揍。

手機里傳出史一兵的聲音:誰(shuí)呀,嘴這么欠,說(shuō)誰(shuí)欠揍?

于雪菲上前一步對著(zhù)手機吼:你還有點(diǎn)人味兒?jiǎn)??那是你的親兒子,你不想辦法救他,還在這兒放屁惡心人。

史一兵哈哈一陣大笑:這小妞爽快,我喜歡。

牧婧憤憤地問(wèn):一句話(huà),小寶你救還是不救?

史一兵也一字一頓地回答:不答應復婚,一切免談。

于雪菲搶過(guò)手機怒斥:去死吧你!一揚手,狠狠把手機摔在地上。

羅小力忙彎腰撿起破碎的手機,對喘著(zhù)粗氣的于雪菲說(shuō):小姑奶奶,這是牧婧姐的手機呀。于雪菲剛要說(shuō)什么,只見(jiàn)小米勒興高采烈地跑進(jìn)來(lái)。他兩只手在空中揮舞,嘴里高聲叫著(zhù):上帝呀,上帝,上帝保佑——!

眾人驚愕地看著(zhù)小米勒,不知道他搭錯了哪根神經(jīng)。只有青橋心頭一顫,像是沙漠中瀕臨絕境的跋涉者,突然聽(tīng)到了清泉的水流聲。那是天籟之音,足以讓干枯的生命重新綻放,衰萎的意志再次起舞。


2

史一兵本以為牧婧會(huì )來(lái)求他,母子連心,眼瞅著(zhù)自己身上掉下來(lái)的肉命懸一線(xiàn),牧婧能不低頭嗎?等了一天不見(jiàn)動(dòng)靜,派人到醫院一打聽(tīng),才知道劇情徹底反轉:小米勒在加拿大找到了匹配的骨髓。本來(lái)一個(gè)天賜良機,被他這么一攪和,不但破鏡難以重圓,而且,牧婧將更加厭惡自己。

史一兵正坐在老板桌前郁悶,門(mén)一開(kāi),闖進(jìn)于雪菲。


微信圖片_20240103161117.jpg

插圖/韓清茂


史一兵不認識這個(gè)時(shí)尚女孩兒,驚問(wèn):你是誰(shuí)?

于雪菲大大咧咧坐在轉椅上,鄙夷地說(shuō):你就是那個(gè)渣男呀?我是誰(shuí),電話(huà)里說(shuō)你欠揍的就是本姑奶奶。

史一兵明白了,觍著(zhù)臉說(shuō):聞聲不如見(jiàn)面,你比我想象的還要漂亮。

于雪菲厭惡地瞪了一眼史一兵,厲聲斥責:你還真是欠,欠一巴掌把你打到墻上,摳也摳不出來(lái),死的時(shí)候當遺像。說(shuō)著(zhù),抄起史一兵的茶杯手一揚,一杯熱茶全潑在了他臉上,燙的史一兵胡嚕著(zhù)臉,嗷嗷亂叫。

于雪菲一蹾茶杯:你這個(gè)無(wú)恥渣男,我就是要替小寶、替牧婧姐教訓教訓你??茨闳四9窐觾旱?,做出的事連畜生都不如。你沒(méi)聽(tīng)人說(shuō)嗎,善惡終有報,天道好輪回,不信抬頭看,蒼天饒過(guò)誰(shuí)!

史一兵剛要發(fā)作,嚴婷婷神色緊張地走進(jìn)來(lái):史總,不好,杏兒不見(jiàn)了。

嚴婷婷還帶給他另外一個(gè)壞消息:青橋也離開(kāi)了國醫館,并且把自己電腦里中藥組方的所有數據和材料都刪除了。

接到史一兵的電話(huà),羅凡有些忐忑,他策劃的“藥膳中毒”事件沒(méi)有達到預期,老米勒不但簽約YBL計劃的熱情沒(méi)有減弱,對青橋的好感反而與日俱增;剛才又出了“國醫館”事件。羅凡很納悶,青橋沒(méi)有什么城府,他刪除電腦里與中藥組方有關(guān)的所有資料,只能說(shuō)明他不再信任自己。他怎么起的疑心,誰(shuí)泄的密?前有老米勒,后有國醫館,兩件事兒都是羅凡設計安排的,現在全部前功盡棄,怎么向史一兵解釋?zhuān)?/p>

見(jiàn)到他,史一兵一擺手:過(guò)去的事翻篇兒了,有兩個(gè)事我覺(jué)得太蹊蹺。

史一兵這么大度,羅凡心里有點(diǎn)小感動(dòng)。

第一,杏兒出走僅僅為了逃單嗎?第二,青橋刪除了國醫館電腦里所有與中藥組方相關(guān)的資料,會(huì )不會(huì )察覺(jué)了什么,這之間有沒(méi)有聯(lián)系?

羅凡沉吟著(zhù)搖搖頭:很難講?,F在只有一個(gè)辦法,驗證。鄭嫣不是說(shuō)青橋的中藥組方已經(jīng)基本完成了嗎?馬上讓她把相關(guān)資料拷貝下來(lái)。

史一兵看看腕上的手表:我已經(jīng)安排嚴副總去辦了,應該有消息了。

史一兵話(huà)音未落,嚴婷婷門(mén)也不敲直接闖進(jìn)來(lái),神色慌張地說(shuō):正好你們都在,這回可是真出大事了!


3

青橋來(lái)找牧婧:YBL生活館就開(kāi)業(yè)了,你是主角兒,有你忙的吧?

牧婧看了一眼墻上的表:你以為你能躲清閑?明天開(kāi)業(yè)典禮零七八碎的事太多啦,雪菲馬上就會(huì )過(guò)來(lái)給你派活兒。

青橋故作痛苦狀地唉了一聲:那個(gè)小姑奶奶,使喚人比你還狠。

呦呵,說(shuō)我什么呢?一開(kāi)門(mén),于雪菲晃著(zhù)肩膀走進(jìn)來(lái):我一進(jìn)院門(mén),右眼皮就跳,肯定是你們倆說(shuō)我壞話(huà)了。

牧婧一笑:誰(shuí)敢說(shuō)你壞話(huà),我們倆都畢恭畢敬等著(zhù)你派活兒呢。

于雪菲撲哧一笑,又立馬一本正經(jīng)起來(lái):這還差不多。說(shuō)著(zhù),點(diǎn)開(kāi)手機記事本,聽(tīng)清楚了,明天到會(huì )的嘉賓由青大教授再逐個(gè)落實(shí)一遍,簽到簿、胸花、主賓臺的人員安排、禮儀小姐的站位、花籃的擺放,等等,這些雜七雜八的事交由青大教授逐項檢查落實(shí),有不到位的環(huán)節及時(shí)補救并向本尊匯報,不得有誤。

青橋一聽(tīng),嘴咧得跟瓢一樣:你有沒(méi)有搞錯?我只負責健康教育、非藥物治療中心的員工培訓和藥膳配制;這些雜事不歸我管,你別亂點(diǎn)鴛鴦譜。

于雪菲收起手機,咯咯一笑:看把你嚇的,開(kāi)個(gè)玩笑嘛。幽默指數太低哈,這要是拍拖會(huì )減分滴。

青橋佯裝惱怒,剛要反擊,手機響了,里面傳出杏父的聲音:青大夫,您,您不會(huì )見(jiàn)死不救吧?徐軍說(shuō)您是專(zhuān)家,在康壽對天健的那場(chǎng)比賽中,徐軍被天健球員一腳鏟傷,去德國治了半年也沒(méi)有完全康復,是您給他扎了兩個(gè)療程的針灸,才能重返賽場(chǎng),您可是我們唯一的希望??!

青橋有些驚愕:徐軍?您怎么認識徐軍。

在國醫館,他治療過(guò)一個(gè)特殊的病人,徐軍。他還是從徐軍那里了解到,國醫館的幕后老板就是史一兵。由此產(chǎn)生警覺(jué),刪除了國醫館電腦中所有與中藥組方有關(guān)資料和數據。

杏父回答:這世界也真是太小了,徐軍是我外甥。

杏父通過(guò)徐軍,了解到所謂免費治療不過(guò)是一個(gè)精心設置的騙局。女兒的病在這里肯定會(huì )被耽擱。因為欠著(zhù)一百多萬(wàn)醫藥費,就在徐軍的幫助下設法逃離了自然醫學(xué)治療中心。

青橋恍然大悟:原來(lái)是這樣。不過(guò),我現在沒(méi)有行醫資格,不好上手。

杏父在電話(huà)中快急哭了:女兒已經(jīng)從那個(gè)中心出來(lái)幾天了,天天以淚洗面,她才16歲,您哪怕去看她一眼,給她一點(diǎn)希望也好啊,求求您了。孩子現在走路都困難了,我這當爹的看著(zhù)心里實(shí)在難受。

于雪菲和牧婧聽(tīng)見(jiàn)了他們的對話(huà),交換了一下眼色,看到青橋艱難地放下手機,臉上流露出一抹難以言說(shuō)的糾結與痛苦。

怎么回事?于雪菲問(wèn)。

青橋大致講了一下情況。

于雪菲哈哈大笑:呦呵,什么時(shí)候青大教授也學(xué)會(huì )明哲保身了?

青橋瞪了一眼于雪菲:臭丫頭片子,你別看熱鬧不嫌事大。告訴你,我要是再攤上事,八成會(huì )永遠失去行醫資格,你可就別指望我去給你講課,帶徒弟了。

于雪菲馬上掛出白旗:咳,我不是和你開(kāi)玩笑嘛。

牧婧也覺(jué)得事情有些棘手,她了解漸凍癥,青橋醫術(shù)精湛,也只能在一定程度上緩解病情發(fā)展,出現奇跡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在沒(méi)有行醫資格的情況下接手一個(gè)幾乎沒(méi)有治愈希望的病人,他糾結猶豫再正常不過(guò),牧婧也沒(méi)了勸他的勇氣,沉吟片刻才開(kāi)口說(shuō):是不是接手你自己定,你做出什么決定,我們都理解。

于雪菲拍手叫好:牧婧姐果然是領(lǐng)導,說(shuō)話(huà)有水平,站位高,看得遠,邏輯清晰,論證嚴謹。

牧婧當仁不讓?zhuān)貉┓泼妹?,你可別捧我。當著(zhù)青橋的面今天有一句話(huà)要說(shuō)清楚,YBL健康生活館是股份制,燕北街道占股份百分之五十一,所以我會(huì )尊重你作為總經(jīng)理的日常經(jīng)營(yíng)管理權,但是牽扯到重大決策,必須上報董事會(huì )討論。

于雪菲吐了一下舌頭,立正敬禮:是,牧主任。發(fā)展健康產(chǎn)業(yè),促進(jìn)大眾健康——我會(huì )牢記咱們的宗旨。

牧婧撲哧一聲樂(lè )了,對青橋說(shuō):真喜歡這丫頭風(fēng)風(fēng)火火的勁頭,我們合作以來(lái),就從來(lái)沒(méi)有聽(tīng)她叫過(guò)一聲苦。

青橋也笑了,贊道:原本以為她是瓷娃娃,沒(méi)想到是個(gè)女強人。她剛開(kāi)始說(shuō)要創(chuàng )業(yè),我還給她潑過(guò)不少冷水。我們的雪菲,真的是成長(cháng)了。

成長(cháng)了嗎?于雪菲神秘地說(shuō):你們沒(méi)聽(tīng)說(shuō)過(guò)這樣一句話(huà)么,成長(cháng),就是把經(jīng)歷的所有磨難都調成靜音。


4

翌日清晨。青橋來(lái)到YBL健康生活館門(mén)口,這里洋溢著(zhù)一片喜慶氣氛。

于雪菲在大堂檢查各種細節,沒(méi)忘了向牧婧表功:有件事本來(lái)不打算說(shuō)了,做好事不留名嘛??墒钦J真想了想,還得說(shuō)。


微信圖片_20230328110245.jpg

插圖/徐  進(jìn)


牧婧正在測試音響,她喂了兩聲,側過(guò)頭問(wèn):什么事這么重要?

我替你把那個(gè)人渣教訓了一頓。

牧婧有些疑惑:哪個(gè)人渣?

還有哪個(gè),史一兵啊。我把一杯熱茶全潑在這個(gè)人渣臉上了,你沒(méi)看見(jiàn)他當時(shí)的狼狽樣,一臉苦大仇深,成45度角仰望天花板,德行大了。

正說(shuō)著(zhù),于雪菲看到了門(mén)口的青橋,就和牧婧一起迎出來(lái)。

于雪菲上下打量青橋:呦呵,帥呆了,是不是今天要搶我風(fēng)頭???

牧婧看了看青橋的扮相,也說(shuō):這是雪菲從加拿大帶回來(lái)的那身衣服吧?百聞不如一見(jiàn),確實(shí)夠酷的。見(jiàn)青橋納悶兒,又說(shuō),告訴你,為了籌備健康生活館,我和雪菲的接觸比你頻繁多了,你的事沒(méi)有我不知道的。

青橋沖于雪菲喊:你還出賣(mài)我什么情報了?

于雪菲得意地一笑,剛想回嘴,一瞬間,笑容凝固了,變成一臉尷尬。順著(zhù)她膽怯的目光,我們看到了走進(jìn)來(lái)的一對中年夫婦。男人是青子翔,青橋的叔叔,“創(chuàng )融置業(yè)”的老板;女子是柳絮,《大眾健康報》社長(cháng)。

青子翔夫婦的驚詫程度絲毫不遜色于于雪菲,他們睜大雙眼,像注視著(zhù)天外來(lái)客一樣注視著(zhù)于雪菲,嘴半張著(zhù),已經(jīng)合不攏了。半晌,柳絮才一臉驚悚地問(wèn):我沒(méi)看錯吧,您是于雪菲,于小姐?

于雪菲嘿嘿一笑:媽?zhuān)蓡嵫?,就說(shuō)我“落網(wǎng)”了,您也不至于這么夸張呀?

我夸張?柳絮上前兩步,舉手做出欲打狀:你什么時(shí)候回北京的?你不是在韋斯林總部工作嗎?為什么瞞著(zhù)我們。

于雪菲裝作害怕地躲到青橋身后:青橋救我。

青子翔沖青橋疑惑地問(wèn):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于是,青橋把于雪菲半年前回國創(chuàng )業(yè),并發(fā)誓創(chuàng )業(yè)不成不見(jiàn)父母的情況解釋了一遍,然后不好意思地說(shuō):叔、嬸,你們不要怪我,因為你們不同意雪菲回國創(chuàng )業(yè),希望她學(xué)成以后留在加拿大發(fā)展,是雪菲千叮嚀萬(wàn)囑咐不讓我走漏消息,怕你們干擾她的創(chuàng )業(yè)計劃,一定要在今天這個(gè)場(chǎng)合給你們一個(gè)驚喜。

青子翔似乎不相信:你的意思是說(shuō),YBL健康生活館是她創(chuàng )辦的?

青橋點(diǎn)點(diǎn)頭:雪菲的創(chuàng )意,和燕北街道合作,雪菲是總經(jīng)理。這個(gè)創(chuàng )業(yè)計劃很符合人民群眾對健康的需求,又和雪菲的專(zhuān)業(yè)非常對口,她的所學(xué)完全可以派上用場(chǎng),我們大家都很看好她。

青子翔轉嗔為喜:乖乖,我女兒這么有出息?真是顛覆了我的認知。

于雪菲招呼大家進(jìn)去參觀(guān),青橋沒(méi)動(dòng)。他見(jiàn)穿黑色T恤,白牛仔褲的羅小力正款款走來(lái),就迎了上去。

今天兩人有約。羅小力上下打量了一下青橋:時(shí)尚呀。

青橋不好意思地一笑:哪里,在你面前,我不過(guò)是個(gè)陪襯人。

兩人嬉笑依然。只是,鐘表即便回到起點(diǎn),也已經(jīng)不是昨天了。羅小力目光惆悵,語(yǔ)氣中也有些許失落:看來(lái),戀愛(ài)真的會(huì )改變一個(gè)人,連青副教授都這么自謙了?然后從包里掏出一個(gè)U盤(pán),這里有電腦吧,文章我寫(xiě)好了,一會(huì )你過(guò)一下目,在細節上絕對不能失實(shí)。

那天,青橋還是去看了杏兒,醫生的職業(yè)操守不允許他和杏兒擦肩而過(guò)。那是一個(gè)瀕死的靈魂在向他呼救,他怎么能當成清風(fēng)過(guò)耳呢?了解到杏兒在康復中心每天只吃一粒秘方藥,并沒(méi)有其他的特殊治療,就把杏兒臨走那天藏起的秘方藥帶回家,在燈光下認真審視,藥片呈黑褐色,橢圓形,他無(wú)意中用手一掰,藥片的外層脫落了,里面竟然是治療漸凍癥的常規藥力如太。真是太卑鄙了,原來(lái)所謂秘方藥治療患者,是一個(gè)徹頭徹尾的商業(yè)騙局。

青橋馬上撥通了羅小力的手機,告訴了她杏兒的事。

羅小力聽(tīng)后又生氣又緊張又興奮,這無(wú)疑是一顆驚天炸雷,一旦公諸媒體,肯定會(huì )在社會(huì )上引發(fā)強震,康壽集團這個(gè)保健品帝國必遭重創(chuàng )。

不知什么時(shí)候,老米勒和小米勒已經(jīng)到了,笑瞇瞇地坐在主席臺一側。

開(kāi)幕儀式由于雪菲主持,她首先介紹了與會(huì )領(lǐng)導和主要來(lái)賓,闡述了YBL健康生活館的建立初衷與運作模式。然后區領(lǐng)導講話(huà),對健康生活館與健康中國的相互關(guān)系作了生動(dòng)論述,并對今后的發(fā)展給予了美好祝福。

牧婧和老米勒分別代表甲乙方在捐助協(xié)議書(shū)上簽字,互換文本后,禮儀小姐送上斟了紅葡萄酒的高腳杯,主席臺上的人紛紛舉杯互祝合作成功。

于雪菲今天很漂亮,一身粉紅色香奈兒職業(yè)裙裝,頭發(fā)高高盤(pán)起,別了一個(gè)粉色鉆石發(fā)卡,臉上略施粉黛,顯得靈秀而高雅。

輪到老米勒發(fā)言了,他微笑著(zhù)走到講臺前,用稍顯生硬的中文開(kāi)始演講:各位朋友,各位先生、各位女士,本來(lái)這個(gè)講話(huà)應該由我的孫子小米勒完成,因為我老啦,明天將不再屬于我,而屬于像小米勒、于雪菲一樣的年輕人,屬于你們在座的所有年輕人。但是我的孫子非要把這個(gè)任務(wù)交給我,說(shuō)他有更重要的機會(huì )需要把握……老米勒無(wú)可奈何地攤開(kāi)雙手,聳聳肩抱怨,上帝才知道,這個(gè)小歪果仁又要耍什么花樣。

臺下一陣哄笑,大家被這個(gè)外國老頭的幽默感染了。

陳偉忍不住,問(wèn)身邊的羅小力:我才知道,于雪菲居然是青總的女兒。

那次在“正院大宅門(mén)”,陳偉見(jiàn)到出國歸來(lái)的于雪菲和青橋關(guān)系親密,一怒之下拂袖而去。于雪菲追出后也只是向他解釋說(shuō)青橋是自己的表哥。這之前,從來(lái)沒(méi)有說(shuō)過(guò)她爸爸是青子翔。她姓于,即便隨母姓,也靠不上邊,就從沒(méi)往這層關(guān)系上想。剛才聽(tīng)到于雪菲叫青子翔爸,真是吃驚不小。

羅小力悠然一笑:是呀,她隨母姓。柳絮是筆名,真名叫于倩雯。

陳偉長(cháng)出一口氣:唉,我還一直蒙在鼓里呢。

羅小力小聲安撫他:雪菲沒(méi)有向你挑明她和青總的關(guān)系,也沒(méi)和青總說(shuō)明你和她的關(guān)系,因為她知道,你是一個(gè)要憑自己的能力立身處世的男子漢,不愿意有任何非正常因素影響到對你的使用和評價(jià)。

陳偉感激地點(diǎn)點(diǎn)頭。

老米勒的講話(huà)已經(jīng)接近尾聲:中醫體現了東方智慧,而養生、康復則是這一東方智慧的延伸。我非常高興看到今天的一幕,因為這不僅是東西兩種文化一次完美的交融:同時(shí)也是中醫造福人類(lèi)一個(gè)新的起點(diǎn)。

老米勒講完話(huà),在眾人的掌聲中緩步回到自己的座位。

于雪菲剛要宣布會(huì )議上半場(chǎng)結束,小米勒上前主動(dòng)拿過(guò)話(huà)筒說(shuō):我爺爺的祝詞是上一個(gè)儀式的結束,我的發(fā)言是下一個(gè)儀式的開(kāi)始。

音樂(lè )響起。打扮成天使的孩子列隊走出,樂(lè )曲聲中,手捧鮮花的小米勒單膝跪地。于雪菲愕然不已,人們也驚詫莫名。

小米勒深情地說(shuō):于雪菲小姐,那次你向環(huán)衛工人伸出援手的舉動(dòng)深深打動(dòng)了我。你真誠、坦率、善良,這些美好的品質(zhì)體現在你身上,使你成了一顆爍爍閃光的鉆石,每一個(gè)側面都迸射著(zhù)迷人的光芒。我期待把它鑲嵌在生命的天幕上,讓它光照我的來(lái)路和歸途。你能答應我嗎?

于雪菲眨眨眼看看跪在面前的小米勒,臉紅了:你這是什么意思?

小米勒鄭重其事地回答:請你嫁給我。(十一)

標題題字/張克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