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瓊州古城的元宵換花節

文/彭?桐     攝影/蔣聚榮


于我更難忘的,則是與府城元宵換花節“撞了青春的腰”。

就說(shuō)說(shuō)15年前的一個(gè)正月十五,作為當地晚報一名記者,我特地去體驗和記錄“瓊州古城”府城鎮的元宵換花節。


微信圖片_20230208145453.jpg


“領(lǐng)命”以后,心便已飛。路燈未亮,已步入老城區。到晚上8點(diǎn)前,我已風(fēng)風(fēng)火火逛了繡衣坊、達士巷、馬鞍街等三條古巷,“秒觀(guān)”了由月宮燈、球形燈、走馬燈、四角燈、八角燈、多層燈和說(shuō)不出名稱(chēng)的燈所組成的燈展,還走馬觀(guān)花了中山、忠介、文莊三條老街,“秒賞”了林立商店鋪陳于門(mén)前和騎樓廊道的五花八門(mén)的節日商品,感覺(jué)書(shū)本內外見(jiàn)過(guò)和未見(jiàn)過(guò)的吉祥喜慶物品,都比賽似地堆積到了眼前。

在被步行街上人流如風(fēng)浪不停推舉的巨大動(dòng)力中,我削瘦的身影之帆趕緊作靈巧地漂移,順著(zhù)一個(gè)個(gè)墻面貼身游走。約到晚上9點(diǎn),經(jīng)過(guò)一番繞道、取道和搶道,終于得以爬上剛建成開(kāi)業(yè)不久天茂商城的樓頂,俯瞰商城門(mén)前和丁字路口相依相聯(lián)的露天廣場(chǎng)。

當我倚欄傾身向下一看,不由得發(fā)出“天哪”之嘆,原來(lái)人流已涌至于此達到最高潮。整個(gè)廣場(chǎng)和相鄰幾條馬路,連同三角公園與瓊山區委門(mén)口及大院,除了燈,便是人,密密麻麻,重重疊疊,不時(shí)可見(jiàn)有成群的人被擠頂成高聳的“浪山”,隨即又退潮成緩流。讓我感到十分驚艷的是,通過(guò)單反相機長(cháng)焦拉近的鏡頭,可見(jiàn)一些小山頂上的浪花竟是帶著(zhù)光暈的紅色,原來(lái)是手中高高揚起的一朵或一束玫瑰花,分外悅目。顯然是持有者精心護花,不讓要換或多次換得的花被人潮撞碎擊爛。這樣天神級的護花者,都應是所有花神最值得眷顧依賴(lài)的知音吧。


微信圖片_20230208145407.jpg


院落里,八音聲聲,掌聲陣陣,“伊伊呀呀”的瓊劇正在激情上演。而更遠處,鼓聲大作,弦樂(lè )齊鳴,隱約可感知,由彩旗隊、鼓樂(lè )隊、醒獅隊、歌舞隊、體育隊、花燈隊、秧歌隊等組成的盛大游燈隊伍正在寬闊的紅城湖路、瓊州大道巡游……

人聲鼎沸,歡歌笑語(yǔ)。到處是人海、花海,或說(shuō)是花中的人海、人中的花海。景象真是無(wú)法用語(yǔ)言形容,盛況真讓人終生難忘。

在眼睛飽餐一頓鬧元宵的宏大場(chǎng)景后,激動(dòng)不已的我,竟在離開(kāi)樓頂時(shí)突然冒出一個(gè)危險而又可笑的想法:假如拍照時(shí)不慎失足,肯定不會(huì )身落地面,不是被擠在一起的熱血肩膀架住,就是被堆疊成團的花瓣托住,那將是怎樣一種曠世而爛漫的墜落?!

為何會(huì )有這種詩(shī)意想法,也來(lái)不及細細推敲,就自動(dòng)“剎車(chē)”了。因為一走出商城的樓道到街上,人立即就成一滴水珠,被人潮所裹挾,簡(jiǎn)直不能自主方向,也無(wú)法思考。急于盡早趕回家去寫(xiě)稿、發(fā)稿,我百倍努力,不得不一次次高叫“借道借道”地“奮發(fā)向外”。當左沖右突,浴“汗”奮戰,終于得以突圍成功,奔出大潮圈,才發(fā)覺(jué)褲腳和手心竟都濕得水淋淋的,也不知最受力的前胸后背到底被擠出了多少汗,反正感覺(jué)人在這一夜未經(jīng)“秋風(fēng)涼”卻知“黃花瘦”,體重減產(chǎn)好幾斤。

等飛車(chē)到所住小區綠色佳園門(mén)口,迎風(fēng)一吹,頓覺(jué)萬(wàn)倍清爽,輕松仰首一下,我才發(fā)覺(jué)差點(diǎn)遺忘、已被冷落有些偏西的月亮又大又圓,真是“滿(mǎn)城燈市蕩春煙,寶月沉沉隔海天”。像剛剛經(jīng)歷了一場(chǎng)戰斗,這真正是一次難得的“洗禮”??!洗得大汗淋漓,連發(fā)酸的汗珠都當作無(wú)價(jià)珍珠,收藏進(jìn)歲月的相冊。

除了這次實(shí)地“火火地看元宵”,我還想起一次現場(chǎng)“水水地游元宵”。

那是10年前的一個(gè)正月十五?;蛟S是因為平常過(guò)于忙碌的愧疚和需要補欠,我專(zhuān)門(mén)抽空帶已在??谏盍撕脦啄甑哪赣H逛府城,讓她感受一下當地“小年”的特別和不同于老家安徽節日的氣氛、節中節的獨特魅力。

黃昏后出,深夜時(shí)歸。我們過(guò)小巷、走大街、穿公園、到廣場(chǎng),我主導全程盡量往人少些的地方走,可母親總是有意地往人多處湊,有兩次被人堆碰撞險些失足,竟然也沒(méi)有說(shuō)過(guò)一句煩和累。


微信圖片_20230208145526.jpg


我每次看她的臉,都有平和的紅光,也帶有滿(mǎn)足的微笑。我當時(shí)想,這應是廟檐亭角上的宮燈和店家商鋪的花燈所映照的。有了一定歲數的人,就喜歡有兒女相陪,就愛(ài)看個(gè)熱鬧。母親心里一定藏著(zhù)某種喜悅,這讓我感到更加愉悅。

我很清楚的是,換花節活動(dòng)不拒老少,而且上了年紀和乳臭未干孩子自發(fā)鬧元宵的也不少??晌以趺匆蚕氩幻靼椎氖?,沒(méi)有拿花去換之意、說(shuō)隨便跟著(zhù)走走、只是好玩瞅瞅瞄瞄人的老母親,在我們啟步回家時(shí),竟然變戲法似地,手里攥著(zhù)一支新鮮的玫瑰花,不時(shí)夾在腋下,還一兩次在過(guò)十字路口前快速地送到鼻口嗅嗅,并輕言自語(yǔ)道:“唉,還真香呢!”那種孩子天真狀、大姑娘含羞情,真有點(diǎn)讓人好笑。為不讓母親不好意思,我總是裝作沒(méi)看見(jiàn)她的舉動(dòng),還故意用大聲蓋過(guò)其小語(yǔ)說(shuō):“嗬,紅燈快亮了,老媽?zhuān)覀兛熳?!?/p>

熱愛(ài)生活、留戀生命的母親,是一直喜歡花的,她在稿紙上畫(huà)了很多花,也在家中陽(yáng)臺種了許多花,可她這年元宵節手中的那朵花,到底是順手“拿”的、隨意撿的,還是有人送的?雖然一直在身邊左右,但是我沒(méi)注意到,也沒(méi)弄明白,遂成一個(gè)我們家中的元宵謎了。

當時(shí)沒(méi)顧上問(wèn)母親,如今人月相隔,也沒(méi)法問(wèn)了,但那個(gè)元宵節的溫暖與美好,卻像熱情奔放的鮮花一樣,一直沉醉在日常歲月里。我和愛(ài)我的母親攜手相伴、同游賞景看花的珍貴鏡頭,每年元宵節前后甚至曾經(jīng)在午夜的夢(mèng)里,都在我腦海的屏幕里循環(huán)放映。

不知,這是不是就是文人所說(shuō)的“人間不經(jīng)意間的微幸?!?,但一定是詩(shī)人所言“鐫刻在骨子里的永恒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