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死海月影

作者:陳喜儒

死海距約旦首都安曼50公里。汽車(chē)從安曼出發(fā),一路下坡,從海拔900米,到海平面以下400米,落差竟有1300米。

死海一帶像個(gè)大蒸籠,與秋高氣爽的安曼是兩個(gè)世界。據說(shuō)死海是由阿拉伯文轉譯,意為死亡之海,因為約旦河流到這里,再無(wú)出路,成為一潭死水,而且岸邊無(wú)草木,天空無(wú)飛鳥(niǎo),水中無(wú)水草、魚(yú)蝦,一片死寂,故名之。但也有人說(shuō)它是不死之海,因海水含鹽量高,浮力大,會(huì )游泳和不會(huì )游泳的都能浮在水面,不會(huì )淹死。

當地人說(shuō),在死海游泳,比在大海里游泳還危險:首先不要讓海水進(jìn)入耳朵和眼睛,防止對視力和聽(tīng)力造成傷害;二是動(dòng)作要緩慢,不要跳水扎猛子,防止嗆水;三是不可時(shí)間過(guò)長(cháng),四十分鐘足矣,防止身上水分流失過(guò)多,損害健康……

我沒(méi)有下水,站在岸邊,照看衣物。海面湛藍,一平如鏡。水中游人不多,有的站著(zhù)聊天,有的坐著(zhù)看風(fēng)景,有的仰臥在水面看報,也有人試著(zhù)慢慢劃動(dòng),體驗水的浮力和阻力。

同行作家叫我用攝像機為他們拍攝,我脫下鞋襪進(jìn)入水中,舉著(zhù)攝像機,鏡頭拉來(lái)拉去,就是找不到人。天漸漸暗了,太陽(yáng)落在山后,水面有些暮靄。我把鏡頭拉到最大,在海面搜索。突然,鏡頭中出現一個(gè)白亮亮的東西,輕輕浮動(dòng)。這是什么?月亮?抬頭看天,哪有什么月亮,連星星也沒(méi)有。稍稍推遠點(diǎn)一看,這不明物原來(lái)是仲教授白白胖胖的肚皮。我笑著(zhù)大喊,快看,月亮出來(lái)了,又圓又白又亮。

我上岸洗腳穿鞋襪時(shí),覺(jué)得手和腳火辣辣的疼。輕輕一擦,有細鹽末下來(lái)。死?;伳伒挠蜖钏?,雖淹不死人,但能把人腌成咸臘肉。

在當晚的宴會(huì )上,阿拉伯朋友問(wèn)我死海印象如何?我說(shuō)“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時(shí)”,但仲教授死活不翻,我只好請使館文化參贊如實(shí)譯出。他們大笑,說(shuō)好一輪明月,美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