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山河無(wú)恙(八)

第八章:“祝福你”

1

高爾夫球場(chǎng)坐落在市郊一個(gè)幽靜的去處,攬西山美景、與楓林對唱,一大片湖水,仿佛游龍蜿蜒于球道之中。正值初冬,層林盡染、碧水藍天,遠處的山巒像是一群妖嬈的女子,聯(lián)袂而行。一山綠、一山青,一山淡、一山濃,人在其間,仿佛置身于一幅巨大的山水畫(huà)卷中。

羅凡穿一身灰色球衣,戴一頂高爾夫帽,看上去比平時(shí)穿白大褂要富有活力。相比之下,微胖界的史一兵倒顯得臃腫,他比羅凡小十幾歲,但是腹部的贅肉已經(jīng)隆起,藍色的球衣拉上拉鏈,像鼓起了一個(gè)小山包。

羅院長(cháng),史一兵叫了一聲,揮桿一擊,球成半弧形飛出,落入洞中:這篇就算翻過(guò)去了。不過(guò),你提出的集團國際化戰略不能放棄,咱們集團的研發(fā)團隊在人才和資金的投入上都有限,所以一定要彎道超車(chē),我的意思你明白吧?怎么個(gè)超法,我們得好好謀劃一下。

羅凡點(diǎn)點(diǎn)頭,他聽(tīng)得出史一兵的弦外之音,無(wú)非是想盡快得到青橋的中藥組方,擔心小米勒搶占先機。如果那樣,再度與國外公司合作時(shí)既無(wú)牌可打,目前的運作方式也難以為繼。沒(méi)有真正的核心產(chǎn)品,僅靠所謂民間秘方,鉆市場(chǎng)監管和政策的空子,表面的繁華終將落幕。

羅凡當然不希望這種情況發(fā)生。昨天,青橋找到他說(shuō)了一個(gè)想法,要把一號、二號組方分別制成膠囊,方便患者服用。他未置可否,因為按照藥品管理法規,制成膠囊算是新藥研制,得有批號,違規操作要被停止行醫資格。

現在,羅凡突然有了一個(gè)想法,何不趁此機會(huì )停了青橋的職?醫生不能給病人看病,就像戰士不能上戰場(chǎng)殺敵,心中的落寂可想而知。那個(gè)時(shí)候,再把他安排到國醫館。青橋和他說(shuō)過(guò),研制中藥組方并不像行外人想象的那樣,只是幾味中藥的組合。單以炮制而論,每一味藥都要通過(guò)配伍效果觀(guān)察測試,然后進(jìn)行加減使其副作用更低、療效更好,并對其中的主要成分加以量化標注。這需要規范嚴格的生化實(shí)驗,紫外光度測試,液質(zhì)聯(lián)用分析,需要借助很多昂貴的現代科學(xué)儀器。讓青橋去國醫館,可以借助館內的先進(jìn)設備加快研制速度,并可以在電腦中留下他的研究數據,以防萬(wàn)一。猶豫了一下,羅凡說(shuō)了自己的想法。

史一兵聽(tīng)完,用雙腿夾住球桿,啪啪鼓了幾下掌:非常好,嚴副總稱(chēng)贊你是個(gè)難得的人才,真是言之不虛。

羅凡勉強擠出幾絲笑容。他知道,這樣做無(wú)異于又捅了青橋一刀,更緊地把自己拴在了史一兵的戰車(chē)上。但是,他有得選嗎?一只貓變成了一位美女,可是當老鼠在腳下出現的時(shí)候,它重新又變回了貓。人最難遏制的是心中的欲望。

史一兵揮桿擊球,說(shuō):老羅啊,上次我說(shuō)的藥,你也要抓緊弄呦。

羅凡有些驚悚:怎么,你真想除掉青橋?

史一兵瞅一眼羅凡,壓低聲音說(shuō):除掉?那多沒(méi)意思呀,既然不能為我所用,就讓他生不如死。

本來(lái),史一兵聽(tīng)從羅凡建議,派出獵頭想把青橋挖過(guò)來(lái)。不想,青橋不識抬舉,斷然拒絕了高薪聘請不說(shuō),在得知挖他的企業(yè)是康壽后,惡語(yǔ)相譏,說(shuō)絕不會(huì )與史一兵這種人為伍。

羅凡試探性地規勸了一句:其實(shí)沒(méi)必要做的這么絕??祲垡灿凶约旱难邪l(fā)團隊,把藥方搞到手,就說(shuō)是我們自己研發(fā)的,他也百口莫辯。

那不行,商場(chǎng)如戰場(chǎng),我可不想看到事后會(huì )有一串官司等著(zhù)。史一兵注視著(zhù)遠方。此時(shí),殘陽(yáng)如血、冷風(fēng)乍起,天邊的群山像是丹青妙手隨便涂抹的幾筆淡墨;近處的球場(chǎng)如同時(shí)間老人沒(méi)有下完的半局殘棋。史一兵摘下帽子,稀疏的頭發(fā)被風(fēng)吹起,像一蓬雜亂的野草,他咬住下嘴唇,目光中流露出一股陰冷的殺氣。稍停,轉過(guò)臉又問(wèn)羅凡:逐漸起效,不留任何痕跡,一個(gè)月后完全失智,對于你這樣的神經(jīng)內科專(zhuān)家,應該不是什么難事吧?

羅凡沒(méi)有回答,他猛一揮桿,球被打出很遠。


2

于雪菲和陳偉已經(jīng)冷戰很長(cháng)時(shí)間了,現在處于僵持期。

以前的冷戰,總是陳偉先舉起白旗,這次不是——我就不慣你這公主脾氣。她本以為陳偉發(fā)來(lái)這條微信是虛張聲勢,沒(méi)想到,這家伙真的從此潛水了。

冷戰的起因很簡(jiǎn)單,那天在“正院大宅門(mén)”吃完飯,陳偉開(kāi)車(chē)送她回家,路上兩個(gè)人就吵了起來(lái)。誤會(huì )消除了,心結卻沒(méi)有解開(kāi)。陳偉問(wèn),回國創(chuàng )業(yè)這么大的事,為什么沒(méi)有征得他的同意?潛回國內這么長(cháng)時(shí)間,為什么不跟他聯(lián)系??jì)蓚€(gè)問(wèn)號拉直了就是一個(gè)驚嘆號:你心里根本就沒(méi)有我!

于雪菲一時(shí)無(wú)言以對,到了樓下她一摔車(chē)門(mén),都沒(méi)有招呼陳偉上樓。

也是巧了,第二天,于雪菲和小米勒在基輔羅斯餐廳吃飯,又被陳偉撞個(gè)正著(zhù)。那天陳偉要招待一位客戶(hù)吃飯;可巧,那位客戶(hù)愛(ài)吃西餐,直接點(diǎn)了基輔羅斯餐廳;可巧,他們走進(jìn)餐廳,就看見(jiàn)了不遠處坐著(zhù)的小米勒和于雪菲。

陳偉舉著(zhù)手機,氣鼓鼓給推杯換盞的兩人錄像,戰爭一觸即發(fā)。

于雪菲拉著(zhù)陳偉到了休息廳,做了半天解釋。陳偉根本不信,于雪菲只好撥通羅小力電話(huà),讓羅小力證明是小米勒約她吃飯,她萬(wàn)般無(wú)奈,才請于雪菲出面擋駕的。羅小力告訴陳偉,說(shuō)雪菲是在幫她,她和小米勒可以成為朋友,但是不會(huì )發(fā)展為戀人,因為兩個(gè)人的情感節奏不在一個(gè)旋律上。

聽(tīng)了羅小力的解釋?zhuān)悅ゲ陪吡?。走的時(shí)候,下了最后通牒:以后,必須第一時(shí)間接聽(tīng)他的電話(huà),并且隨時(shí)滿(mǎn)足他的視頻要求。

于雪菲差點(diǎn)氣暈過(guò)去,吼:你是誰(shuí)兒呀?你竟敢這樣干涉我的自由?;氐讲蛷d,一臉懵圈兒的小米勒不知道發(fā)生了什么事,于雪菲也沒(méi)法向他解釋?zhuān)吞岢鲆确丶泳?,小米勒倒也豪爽,深一杯,淺一杯,陪她喝了個(gè)夠。

喝著(zhù)喝著(zhù),濕柴般的情緒被酒精烘干、點(diǎn)燃,兩人都莫名地亢奮起來(lái)。

于雪菲的臉已經(jīng)漲紅,她指著(zhù)小米勒:聽(tīng)說(shuō)你爺爺讓你每個(gè)月做不少于三十個(gè)小時(shí)的義工?

小米勒拍拍胸脯,得意地說(shuō):是啊,我就在瑪利亞養老院陪老人聊天,那是我一天當中最幸福的時(shí)光。

于雪菲興奮地一拍桌子:我每個(gè)禮拜也到瑪利亞養老院做兩個(gè)小時(shí)義工,怎么沒(méi)有碰見(jiàn)你呀?


山河無(wú)恙.jpg


小米勒聳聳肩,攤開(kāi)雙手,一幅很遺憾的樣子:是呀,為什么呢?

于雪菲頭已經(jīng)有些發(fā)飄,她知道不能再喝了,就招手讓服務(wù)員埋單:幸虧沒(méi)有碰見(jiàn),要是碰見(jiàn),你當時(shí)就領(lǐng)教到本姑奶奶的厲害了。

結完賬走出餐廳,兩個(gè)人的腳下都有些無(wú)根。

一個(gè)小伙子上來(lái)問(wèn):先生,是您約的代駕嗎?

小米勒點(diǎn)點(diǎn)頭,手機忽然響了,催他去參加一個(gè)商業(yè)洽談。小米勒掛斷手機,拉開(kāi)車(chē)門(mén)很紳士地做了一個(gè)請的手勢:小姑奶奶,我先送你回家。

于雪菲正要上車(chē),看到不遠處一個(gè)環(huán)衛工人坐在路邊,臉上顯出痛苦的神情,就擺擺手說(shuō):等會(huì )兒。然后有點(diǎn)兒頭重腳輕地走過(guò)去問(wèn):大叔,你不舒服?

環(huán)衛工人仰起臉,額頭上有一層冷汗浸出:姑娘,我沒(méi)事,就是胃有點(diǎn)痛,今天出來(lái)的有點(diǎn)急,忘了帶嗎丁啉。

嗎丁啉?于雪菲重復了一遍,見(jiàn)環(huán)衛工人點(diǎn)點(diǎn)頭,就對跟在身后的小米勒說(shuō):你去忙你的,我要去給大叔買(mǎi)藥。

環(huán)衛工人聽(tīng)了,很過(guò)意不去:姑娘,我忍忍就過(guò)去了,不麻煩你了。

于雪菲不由分說(shuō):大叔,你別動(dòng),我去去就來(lái)。又對小米勒一擺手,你不是有重要談判嗎?忙去吧,不用跟屁蟲(chóng)一樣跟著(zhù)我。

NO,NO,小米勒很虔誠地在胸前畫(huà)了一個(gè)十字:現在最重要的事情是給病人買(mǎi)藥,沒(méi)有什么事比人的健康更重要。

于雪菲看著(zhù)小米勒,眼眸中閃過(guò)一絲欣賞:你這個(gè)歪果仁,這話(huà)我喜歡。

就在那一刻,小米勒忽然覺(jué)得于雪菲的眼睛很亮,仿佛一條條銀魚(yú),朝自己的心里游動(dòng),一時(shí)竟有點(diǎn)心神不寧。這種奇妙的感覺(jué)真好,有點(diǎn)像騰云駕霧。他提醒自己不要再輕易流露,羅小力已經(jīng)是前車(chē)之鑒,

愛(ài)是一罐噴香的酒,發(fā)酵的時(shí)間越長(cháng),也許味道才會(huì )越發(fā)醇厚。


3

回到家,于雪菲把自己安放在床上,想拼接被陳偉打碎一地的自尊。

她先是恨陳偉,后來(lái)不恨了,不恨了,心卻涼了。不知為什么,她想起了剛才小米勒的表現。如果是陳偉,他會(huì )放下急辦的事陪自己到藥房買(mǎi)藥,又主動(dòng)買(mǎi)一份午餐送給那個(gè)環(huán)衛工人嗎?生活像一只轉動(dòng)的輪盤(pán),停下的那一刻,箭頭指向的結果令她黯然:自己并不愛(ài)陳偉。是,陳偉不抽煙、不喝酒,不打麻將,不泡夜店,可這就是自己心中白馬王子的標準嗎?和他在一起時(shí)心跳加速,臉頰燒紅過(guò)嗎?和他分開(kāi),牽腸掛肚,日思夜想過(guò)嗎?渴望擁他入夢(mèng),長(cháng)吻一生嗎?她知道,如果想繼續這段感情,就必須變成一只陀螺,按照陳偉的意思轉,她能接受嗎?不能。那么,一切就還來(lái)得及。畢竟,鞭子還在自己手里。

于雪菲不淡定了。她撥通了陳偉的電話(huà),約他在工地旁邊的麥當勞吃飯。

陳偉穿著(zhù)一身工裝就來(lái)了,于雪菲為他拉開(kāi)椅子,為他端來(lái)炸雞翅、薯條和漢堡,還溫柔地遞給他一塊濕紙巾。

陳偉有些意外,問(wèn)她想說(shuō)什么?于雪菲講述了羅小力和青橋。

陳偉問(wèn)這關(guān)我們的事嗎?于雪菲笑了,說(shuō)怎么不關(guān)?它讓我想了很多。合適,不是一盤(pán)事先規劃好的棋局,得走著(zhù)瞧。陳偉似乎明白了,看著(zhù)對面的女孩兒,目光中有一半哀怨,還有一半留戀:我知道你想說(shuō)什么。于雪菲的神色也有些憂(yōu)傷:謝謝你在北京等了我三年。三年的分別,我們的心是走近了還是走遠了?

陳偉的神色變得凝重:這個(gè)話(huà)題太沉重了,我還沒(méi)有想好怎么回答。

于雪菲舉起可樂(lè ),傷感猶如晨霧在心頭彌漫:來(lái),碰個(gè)杯吧,為了我們的相識和守候,也為了各自的詩(shī)和遠方。

陳偉聽(tīng)懂了,他眼神一暗,還是舉起可樂(lè )一飲而盡:是,故事如果注定沒(méi)有結局,倒不如及早給它一個(gè)落幕。

于雪菲的手機響了,她起身到一旁去接聽(tīng)。是母親打來(lái)的,問(wèn)她為什么總不在服務(wù)區,問(wèn)她在加拿大的生活近況,問(wèn)她畢業(yè)后找到工作沒(méi)有?總之,一連串的問(wèn)題就像排炮,幾乎把她炸個(gè)人仰馬翻。她煩不勝煩,本來(lái)一見(jiàn)屏幕上顯示出“老媽”,她就會(huì )轉到不在服務(wù)區。因為剛才面對陳偉,涉及的話(huà)題畢竟傷感,盡管她一再調整心態(tài),還是覺(jué)得氣氛壓抑,就想借接電話(huà)的機會(huì )放松一下。

她隨便敷衍了幾句,不等母親再問(wèn)就掛斷了手機。

重新回到餐桌,陳偉在收銀臺旁身影一閃,走出了店門(mén)。

低頭一看,是陳偉用薯條拼出的三個(gè)英文單詞:祝福你。

一向特立獨行的于雪菲,頓時(shí)淚濕眼底。


4

小米勒這幾天總是處于躍躍欲試的狀態(tài)。

那天,于雪菲在飯桌上公布了創(chuàng )業(yè)計劃。雖然于雪菲對他防備有加,只許游覽不許保存,卻不知道小米勒有過(guò)目不忘的本領(lǐng),沒(méi)用幾分鐘,已經(jīng)牢記了這個(gè)創(chuàng )業(yè)計劃的基本要點(diǎn)。

于雪菲的創(chuàng )業(yè)計劃疊加了青橋和她的優(yōu)勢,一個(gè)營(yíng)養學(xué)碩士,一個(gè)中醫學(xué)博士,兩個(gè)人的知識背景、專(zhuān)業(yè)能力、視野格局,無(wú)疑使這個(gè)創(chuàng )業(yè)計劃具有很大想象空間,于雪菲為它的命名是“YBL生活館” 連鎖開(kāi)發(fā)計劃。取養生、保健、連鎖三個(gè)拼音的大寫(xiě)開(kāi)頭,簡(jiǎn)稱(chēng)YBL計劃。概括起來(lái)有兩個(gè)亮點(diǎn):一是設立非藥物治療中心,利用九針、火罐療法、穴位電療三項核心技術(shù),面向慢性病高發(fā)人群,開(kāi)展健康辨識篩查,并據此提供日常的健康教育和康復調理方案;二是設立健康生活服務(wù)中心,依據個(gè)體的性格特性、生活習慣,私人訂制包括飲食和鍛煉的配套方案;對有需求的居民進(jìn)行健康登記、中醫診斷建檔、信息記錄并建立個(gè)人動(dòng)態(tài)數據庫,以三個(gè)月為期,檢測指標評價(jià)康復效果。在A(yíng)PP終端每日一鍵打卡,觀(guān)察每個(gè)人的康復計劃完成情況,發(fā)現問(wèn)題及時(shí)調整。同時(shí),一個(gè)月舉辦一次藥膳節,邀請會(huì )員和有興趣的居民共聚,青橋作為健康指導邊制作邊講解藥膳的配比、針對癥狀和烹制要點(diǎn),以促進(jìn)社區形成健康的中醫文化氛圍。

YBL計劃實(shí)行會(huì )員制。

本來(lái),小米勒對中醫用花花草草治病并不認同。老米勒和他的觀(guān)點(diǎn)相反,親身經(jīng)歷使他對中醫藥崇尚有加,對孫子輕視中醫的態(tài)度很不以為然。只是他不想壓服小米勒,他知道在一個(gè)多元社會(huì ),壓服往往適得其反,通過(guò)自身經(jīng)歷更能糾正偏激和局限。派小米勒到北京任職,一個(gè)潛在因素,就是讓孫子到東方親自去感受中醫藥的博大。那時(shí)候,他已經(jīng)在醞釀一個(gè)宏偉計劃,并在尋找最佳的領(lǐng)軍人選。也許是上帝的安排,小米勒結識了青橋,領(lǐng)略了青橋的醫術(shù),并漸漸走進(jìn)了一個(gè)中醫傳人豐富的精神世界,對中醫藥的認識發(fā)生了變化。老米勒苦心尋找的人選也有了著(zhù)落。

看到于雪菲的創(chuàng )業(yè)計劃,小米勒的眼前為之一亮。他覺(jué)得這個(gè)設想充滿(mǎn)了東方智慧,如果能夠移植到加拿大,既可以為韋斯林增加一個(gè)富有亮點(diǎn)的實(shí)體項目,也可以惠及加拿大民眾。他表態(tài)愿意投資絕非一時(shí)心血來(lái)潮,而是敏銳地嗅到了商機,這是一個(gè)優(yōu)秀商人必備的職業(yè)素質(zhì),足以證明老米勒眼光不錯。

當然,小米勒現在的自信源于老米勒的鼓勵。

就在剛才,爺孫進(jìn)行了視頻通話(huà)。老米勒聽(tīng)了于雪菲的設想和孫子對這件事的判斷,笑著(zhù)鼓勵說(shuō):米勒先生,你成長(cháng)了。如果說(shuō),在與康壽集團的簽約問(wèn)題上體現了你的果斷與縝密;那么,你對YBL計劃的反映,證明了你具有一個(gè)成功商人所必備的敏感與判斷力,我祝賀你。

小米勒還從來(lái)沒(méi)有得到過(guò)爺爺這么鄭重其事的贊揚。因為激動(dòng),不免有點(diǎn)語(yǔ)無(wú)倫次:是的,總裁先生,問(wèn)題是我的投資建議被于小姐否決了,這讓我有點(diǎn)沮喪,但是不過(guò),總裁先生,我想……

老米勒看著(zhù)地球另一端的孫子,目光中充滿(mǎn)了慈愛(ài):米勒先生,YBL計劃值得關(guān)注。于小姐是一個(gè)善良的東方女孩,青橋我雖然沒(méi)有見(jiàn)過(guò)面,但是他的所作所為,讓我完全認可他的正直和才華,由他們提出并完成這個(gè)計劃,值得期待。

小米勒雙手一攤:總裁先生,我也是這樣認為的。

老米勒看見(jiàn)孫子一臉的失落,搖搖頭,微微一笑:至于說(shuō)到你的投資意向沒(méi)有被接受,恰恰說(shuō)明了他們對這個(gè)項目的前景充滿(mǎn)了自信。你難道不可以變換一種方式嗎?比如說(shuō),捐助。

小米勒雙眸一亮:捐助?

對!老米勒點(diǎn)點(diǎn)頭:韋斯林集團不在意YBL計劃落地后第一個(gè)實(shí)體店的收益,而是在意它向我們提供的成功經(jīng)驗和運作模式,以及在運營(yíng)過(guò)程當中總結摸索出來(lái)的質(zhì)量標準,它才是最重要的。

接下來(lái),老米勒向孫子闡述了他那個(gè)新的宏偉構想。

小米勒聽(tīng)了,眉心舒展,臉上綻放出燦爛的笑容:總裁先生,我明白了,祝你今天有好夢(mèng)相伴。

結束視頻。小米勒撥通于雪菲手機。

沒(méi)等小米勒開(kāi)口,于雪菲就像機關(guān)槍一樣開(kāi)始掃射:小米勒,你這個(gè)小洋鬼子,怎么想起給我打電話(huà)了?你是不是想通過(guò)我助攻小力姐呀?我警告你,小力姐和你不來(lái)電,你就別剃頭挑子一頭熱啦。

小米勒被這一梭子打得遍體鱗傷,哭喪著(zhù)臉問(wèn):剃頭挑子是個(gè)什么東東?

于雪菲咯咯笑起來(lái):不跟你解釋了,太復雜,小姑奶奶沒(méi)這功夫。

小米勒定定神,語(yǔ)調盡量顯得謙恭:于小姐,我不是找羅小姐,今天我找你。我想和你共進(jìn)午餐,不知道,你能不能把這個(gè)……光賞給我。

于雪菲止住笑,拿腔拿調說(shuō):小米勒,你忒花心了,想變換主攻目標了?行,本姑奶奶今天心情不錯,就把這個(gè)光賞給你,看看你還能玩出什么花樣。


5

中午十一點(diǎn)半。阜成路附近的尚空間俄式廚房。

這家餐廳環(huán)境溫馨優(yōu)雅,桌椅寬大舒適,黃色的色調也格外溫馨,聽(tīng)著(zhù)曲調優(yōu)美的俄羅斯音樂(lè ),讓人心情格外寧靜。俄羅斯大串是店內的招牌,有雞肉的、羊肉的和牛肉的,色澤紅潤,塊很大,并佐以俄式特制蘸料,微辣微酸,香而不膩,很受食客青睞。

小米勒和于雪菲坐在一張餐桌旁。

今天,小米勒穿了一身深灰條紋西裝,藍色襯衫,系一條淺色領(lǐng)帶,顯得很紳士。于雪菲穿的比較隨意,脫去駝黃色羊絨大衣,里面是一身白色的針織休閑裝,袖口和領(lǐng)口繡有精致的圖案裝飾,一條馬尾巴被一個(gè)棕色發(fā)圈兒束起。

身著(zhù)俄羅斯民族服裝的服務(wù)生走過(guò)來(lái),右手背在身后,前身略微前躬:請問(wèn)先生、小姐,需要什么?

小米勒翻閱菜單,問(wèn):于小姐,你想吃點(diǎn)什么?

于雪菲一擺手:隨便,先給我來(lái)一杯世罕泉蘇打水,加檸檬。

服務(wù)生點(diǎn)點(diǎn)頭,又轉向小米勒。

小米勒點(diǎn)了菜肴和飲料,合上菜單問(wèn)于雪菲:可以嗎?

于雪菲大大咧咧說(shuō):行啊,上次宰你一頓了,今天我這把刀就不磨太快了。

小米勒很夸張地做了個(gè)挨宰的神態(tài),哈哈笑了。他喜歡于雪菲的性格,這個(gè)東方女孩兒有時(shí)像一團火,有時(shí)像一塊冰,無(wú)論火還是冰,都讓人覺(jué)得舒服。

于雪菲注意到小米勒的行頭,笑著(zhù)調侃:呦呵,杜嘉班納西裝,郎丹澤皮鞋,寶珀手表,你這身打扮,不像是泡妞兒,倒像是參加重要的商務(wù)談判呀?

小米勒略顯拘謹地正正領(lǐng)帶,他也不明白出門(mén)前為什么要對著(zhù)裝反復斟酌,本來(lái)他對穿著(zhù)一向隨意。潛意識中小米勒對這次見(jiàn)面充滿(mǎn)期待,除了商業(yè)利益的考量,內心還被一股神奇的情感牽引:當然,見(jiàn)于小姐是一件很鄭重的事。

于雪菲側耳細聽(tīng)播放的音樂(lè ):噢,老柴的《羅密歐與朱麗葉》,小米勒,咱倆的會(huì )面和這音樂(lè )是不是有點(diǎn)違和呀?。ò耍?/p>

標題題字/張克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