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跨文化交流的推動(dòng)者——記馬來(lái)西亞華人文化協(xié)會(huì )總會(huì )長(cháng)戴小華

mmexport1697037764791.jpg


與戴小華會(huì )長(cháng)認識已有四年。近日,戴會(huì )長(cháng)在朋友圈發(fā)在北京參加中華海外聯(lián)誼會(huì )、登臨天安門(mén)的喜悅之情。她對中華文化的強烈摯愛(ài)已經(jīng)滲透到她的文字、語(yǔ)言和身體力行中,給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祖籍河北滄州,在臺灣出生成長(cháng),后定居馬來(lái)西亞的戴小華,不僅是馬來(lái)西亞著(zhù)名的華文作家,更是華人民間外交的積極推動(dòng)者。她的人生歷程和作品,像一部豐富多彩的劇本,展現了華文文學(xué)的魅力,也反映了馬來(lái)西亞及東南亞社會(huì )的百態(tài)風(fēng)情。

前不久,戴小華女士欣然接受了我的訪(fǎng)談。


戴小華的文學(xué)之旅

戴小華的祖籍是河北滄州,她在臺灣度過(guò)童年和青少年時(shí)期。戴小華1986年以一篇《阿春嫂》榮獲馬來(lái)西亞《南洋商報》散文獎,從此步入馬來(lái)西亞文壇。

上世紀80年代后期,她的劇作《沙城》在馬來(lái)西亞一鳴驚人,使她成為了華文文學(xué)的明星。這部作品深刻反映了馬來(lái)西亞股市風(fēng)暴的沖擊,讓人們看到了華文文學(xué)在馬來(lái)西亞社會(huì )的強大影響力。

上世紀80年代后期馬華文壇上一個(gè)重要收獲,就是戴小華的《沙城》?!渡吵恰穭”居?987年10月在馬來(lái)西亞《南洋商報》連載,翌年4月出版單行本,引起海內外文壇和評論界好評。

《阿春嫂》《沙城》只是戴小華文學(xué)世界的一部分。戴小華在1992年連續出版了《風(fēng)起云涌》《點(diǎn)石成金》和《巨筆如椽》三部與風(fēng)云人物的對話(huà)錄,這些受訪(fǎng)者都是馬來(lái)西亞的重量級人物,包括朝野政界人士、成功的工商業(yè)巨子和文化界名人。

在這些作品中,她以散文式的描述和戲劇式的對話(huà)展示了這些人物的故事和思想,同時(shí)也進(jìn)行了評論式的剖析,具有較高的文學(xué)價(jià)值。

她的創(chuàng )作涵蓋戲劇、評論、散文、報告文學(xué)、小說(shuō)、雜文等多個(gè)領(lǐng)域,以獨特的視角和敏銳的洞察力,反映了馬來(lái)西亞社會(huì )的多元面貌。她的作品不僅展示了華文文學(xué)的魅力,也打破了人們對馬來(lái)西亞華人的固有認知。

35年的文學(xué)創(chuàng )作之路,現在戴小華已有25本專(zhuān)著(zhù)、65本編著(zhù)相繼問(wèn)世。有部分文章還被譯成英、法、俄、韓等多國文字出版。


獨特的家庭背景與文化傳承

戴小華的家庭背景也為她的創(chuàng )作提供了豐富的素材。她的祖籍是河北滄州,卻在臺灣成長(cháng),最終定居馬來(lái)西亞。這種跨地域、跨文化的經(jīng)歷使她的作品具有獨特的魅力。

戴小華的著(zhù)作《忽如歸》主要描述了歷史激流中一個(gè)臺灣家庭的真實(shí)故事。這個(gè)家庭成員的各種命運連接著(zhù)兩岸兩黨半個(gè)多世紀的復雜關(guān)系,并深度描繪了戴小華父母落葉歸根,以及其兄弟戴華光倡議“和平統一”幾乎付出生命代價(jià)的歷程。

戴華光出生于上世紀50年代海峽兩岸尖銳對立時(shí)期,赴美留學(xué)后接觸了一些客觀(guān)反映大陸面貌和臺灣歷史的書(shū)籍報刊,深感兩岸分離之痛,發(fā)出兩岸要統一、要和平的吶喊。

在特殊的歷史背景下,戴華光被判無(wú)期徒刑。在牢獄中因重病纏身靠自救而起死回生。由于臺灣當局解除戒嚴令,他提前出獄,最終回到父母的家鄉滄州,守護那一片祖祖輩輩留下的故土和父母的安息之地。

此外,《忽如歸》也詳細記錄了戴小華母親的一生。她的樂(lè )善好施,相夫教子,對子女特別是長(cháng)子戴華光的疼愛(ài),以及她身居孤島的寂寞和無(wú)奈。長(cháng)子身陷囹圄的時(shí)候,母親不懼權勢,披著(zhù)白布背心,到臺灣當局立法機構門(mén)口靜坐,拖著(zhù)老病之身定期到綠島監獄探視。尤其是那句“回到大陸就沒(méi)有人敢欺負你們了”,讀來(lái)令人心碎。她最大的愿望就是死后要葬在父母身邊,陪伴到永遠。然而,母親在臺灣突然辭世,為了讓母親落葉歸根,戴小華在5天之內,克服重重困難,將母親遺體由臺北運回滄州老家,其家國情懷令人動(dòng)容。讀者每讀到此處,都會(huì )潸然淚下。

人民藝術(shù)家王蒙評說(shuō):“《忽如歸》獲得極大的成功不是偶然,因為書(shū)中有太多歷史的甜酸苦辣、悲歡離合,是超越國界、超越地區,甚至超越生死體驗的,充滿(mǎn)了超出意識形態(tài)范圍的對中華、對故土、對人民的愛(ài)。戴小華是關(guān)心現實(shí)、關(guān)心社會(huì )、關(guān)心人民命運的。她寫(xiě)的非常真實(shí),也非常真誠,所以動(dòng)人心魄、感人肺腑。讀罷此書(shū),讓我久久不能平靜?!?/p>


戴小華參加河北滄州作家交流座談會(huì ).jpg

戴小華參加河北滄州作家交流座談會(huì )


積極推動(dòng)中外文化交流

作為一位具有全球視野的作家,戴小華以其獨特的文學(xué)創(chuàng )作與積極推動(dòng)中外文化交流緊密結合起來(lái)。她常常應邀參加國際文學(xué)會(huì )議和論壇,用她的筆觸向世界展示馬來(lái)西亞華人的生活和文化。

戴小華出生在臺灣,后定居吉隆坡,在美國獲得公共行政碩士學(xué)位。1990年,在馬來(lái)西亞和中國民間還不能自由往來(lái)時(shí),戴小華因自己的創(chuàng )作成就被國內大學(xué)邀請,成為馬來(lái)西亞官方批準的第一個(gè)公開(kāi)正式訪(fǎng)問(wèn)中國的文化使者,這次訪(fǎng)華也被稱(chēng)為中馬的“破冰之旅”。

戴小華多年來(lái)行走于中國大陸、臺灣、香港、馬來(lái)西亞等地,為多地的文化交流和民間友好做出了重要的貢獻。戴小華特別對自己的祖籍滄州有深沉的情感,她講到“滄州自古多慷慨悲歌之士”,這也成為流淌在戴小華血液里的巾幗俠氣。正如她在《我的中國夢(mèng)》中講到,“血緣和文化不是一種可以任你隨意拋棄和忘記的東西。當我明白了這些,我也終于找到了我夢(mèng)中的家園,也就是我的精神家園——中華文化?!?/p>

在她的努力下,越來(lái)越多的中方學(xué)者開(kāi)始關(guān)注馬來(lái)西亞華文文學(xué),彼此之間的接觸也越來(lái)越多。她以作家的獨特身份,為中馬文化交流搭建了一座堅實(shí)的橋梁。

同時(shí),她也曾擔任馬來(lái)西亞華人文化協(xié)會(huì )總會(huì )長(cháng),馬來(lái)西亞華文作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以及海外華文女作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在國家和山東省、上海市僑務(wù)部門(mén)組織的多次論壇和考察活動(dòng)中,都有她積極發(fā)言的身影。她的許多發(fā)自肺腑的獨特見(jiàn)解,都為海峽兩岸的和平統一,以及中華文化藝術(shù)的國際交流作出了不懈的努力。

近期的香港《文綜》雜志(2023年第9期)刊登戴小華的文章《命運塑造了我的文學(xué)之路》,讀來(lái)十分感人,也充分展示了中華民族的優(yōu)秀杰出女性在國際上的卓越風(fēng)采。


“為國服務(wù)榮譽(yù)勛銜”當之無(wú)愧

1999年6月,由于戴小華女士在馬來(lái)西亞社會(huì )及華文文學(xué)領(lǐng)域的杰出貢獻,被馬來(lái)西亞最高元首策封為“為國服務(wù)榮譽(yù)勛銜”。這一榮譽(yù)無(wú)疑肯定了戴小華女士在馬來(lái)西亞以及全球華文文學(xué)界的地位和影響力。

戴小華2022年策劃主持了一檔非常獨特的視頻節目“傾聽(tīng)馬來(lái)西亞”,系統多元地介紹了馬來(lái)西亞的城市風(fēng)情和文化、旅游和商貿的概況?!秲A聽(tīng)馬來(lái)西亞》首映推介會(huì )2022年5月26日在吉隆坡中國文化中心舉行。馬來(lái)西亞著(zhù)名華文作家戴小華在節目中擔綱主持人?!秲A聽(tīng)馬來(lái)西亞》于2022年6月2日全球首播,共6集。該節目以文學(xué)為切入點(diǎn),選取吉隆坡、檳城、馬六甲、巴生及加影等5座城市進(jìn)行拍攝,并在節目中融入了16位馬來(lái)西亞作家的作品,讓文學(xué)和馬來(lái)西亞特色美景、美食融為一體。

節目首集為《尋找馬六甲》,一個(gè)重要目的就是要通過(guò)對馬六甲的介紹,進(jìn)一步展現馬中兩國之間的友誼和合作。中國駐馬來(lái)西亞大使歐陽(yáng)玉靖高度評價(jià)《傾聽(tīng)馬來(lái)西亞》節目:“既是一次有益嘗試,也是一次成功創(chuàng )新。它將文學(xué)經(jīng)典與歷史、民俗、美景、美食融為一體,用獨特新穎的方式引領(lǐng)觀(guān)眾更深、更廣地領(lǐng)略馬來(lái)西亞的魅力所在,將馬來(lái)西亞特有的多元與活力、包容與和諧淋漓盡致地展現在觀(guān)眾面前,讓大家通過(guò)新的視角體會(huì )馬來(lái)西亞文化交融的感染力和蓬勃的生命力,再度認識馬來(lái)西亞之美?!?/p>

戴小華的文學(xué)創(chuàng )作曾榮獲中國“首屆世界華文徐霞客游記獎”“四海華文筆匯”散文特別獎,全球華僑華人征文一等獎,馬來(lái)西亞華文文學(xué)獎。部分作品入選中國及馬來(lái)西亞語(yǔ)文教材,并受邀擔任多所大學(xué)客座教授。

至今,戴小華女士仍然筆耕不輟,以作家和民間外交家的身份,繼續為馬來(lái)西亞華文文學(xué)的發(fā)展和中馬文化交流付出努力。她的故事和精神,正如她在《沙城》中所塑造的人物形象一樣,堅韌而熠熠生輝,照亮了中馬兩國的文化交流之路。


強烈的責任和家鄉之情

與戴小華作家訪(fǎng)談時(shí),除了其獲得的一些成就,最讓我印象深刻的是,她有強烈的工作責任感和濃郁的家鄉情。在她“肩負重任的編輯出版期(1991-2019)”這段時(shí)間,由她編輯出版的書(shū)籍共有65本。

完成這些工作不僅需要積極展開(kāi)各種籌款活動(dòng),還需耗費大量的精力和心力。這在當時(shí)馬華文學(xué)和華人文化不被政府資助的馬來(lái)西亞,無(wú)疑是很艱辛和耗時(shí)耗力的。

這些工作令她犧牲了創(chuàng )作時(shí)間和健康(由于大量的閱讀資料和校稿,她的視網(wǎng)膜兩度脫落)。其中,最典型的是被馬來(lái)西亞華社譽(yù)為“馬來(lái)西亞華人文化雙峰塔”兩套文獻資料。第一套是總計5百萬(wàn)字,共10卷的《當代馬華文存》。



IMG_20230328_153153_edit_159396217618905.jpg

本文作者采訪(fǎng)戴小華女士


1998年她擔任馬來(lái)西亞華人文化協(xié)會(huì )總會(huì )長(cháng),就策劃編輯出版這套馬來(lái)西亞自1980年1月1日始至1999年12月31止,包括馬來(lái)西亞政治、經(jīng)濟,文化、教育、社會(huì )五大領(lǐng)域的知識分子的重要文章。這套文存的編輯委員會(huì )是她邀請一群學(xué)有專(zhuān)長(cháng)、獨立公正且具公信力的學(xué)者專(zhuān)家組成,耗時(shí)三年半共同編輯完成。

2001年舉行推介禮時(shí),特別邀請海外華人史的主要開(kāi)拓者,曾擔任過(guò)香港大學(xué)校長(cháng),馬來(lái)亞大學(xué)歷史系主任,以及時(shí)任新加坡國立大學(xué)東亞研究所所長(cháng)王賡武教授做主講嘉賓。他稱(chēng)譽(yù)《當代馬華文存》是“馬來(lái)西亞華人社會(huì )的大氣魄與大動(dòng)作,更為全球華人提供完整清晰的借鑒?!敝?zhù)名作家王蒙說(shuō):“這是馬來(lái)西亞華人對于華族文化的珍重和執著(zhù),是他們的一個(gè)卓越貢獻?!瘪R來(lái)西亞著(zhù)名教育家沈慕羽稱(chēng)譽(yù)其“為國家和族群留下了彌足珍貴的文化?!?/p>

2002年她出任馬來(lái)西亞華文作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又開(kāi)始積極籌款并編輯出版作協(xié)前任會(huì )長(cháng)云里風(fēng)尚未完成的《馬華文學(xué)大系》(5卷1965-1996)。這套大系自1996年開(kāi)始啟動(dòng),歷時(shí)8年終于完成。這兩套共20卷、總字數超過(guò)1千萬(wàn)字的巨著(zhù),為馬來(lái)西亞華社留下珍貴的文獻資料。

今年9月,戴小華父親去世18周年,她在朋友圈中寫(xiě)道:“我去父母家鄉上墳。疫情三年,無(wú)法上墳,到處都是蜘蛛網(wǎng)。又見(jiàn)戴氏祖墓已在2022年底修繕完成。戴氏宗親讓我題詞的刻碑也已完成。原來(lái)女性不入族譜,現在祖墓也讓戴氏女子題詞刻碑,我替戴氏女性終能入譜并獲得宗親認同感到欣慰。當我聽(tīng)到鄉親言語(yǔ)間熟悉的鄉音,仿佛聽(tīng)到父母的聲音,霎時(shí)勾起我對父母的思念之情,不禁難過(guò)起來(lái)!”戴小華在總結她的命運與創(chuàng )作關(guān)系時(shí)深情地說(shuō):“我的創(chuàng )作大致都是因為某個(gè)人物、某個(gè)地方或某個(gè)重大的歷史事件,才讓我有了創(chuàng )作的沖動(dòng)?!?,我創(chuàng )作,不是因為我有才華才寫(xiě),而是我的情感受到了某種強烈的撞擊和敲打,讓我不能不寫(xiě),似乎不寫(xiě)出來(lái),身心就無(wú)法得到安頓。誠如巴金所言:‘我之所以寫(xiě)作,不是我有才情,而是我有感情’。因而我的創(chuàng )作,其實(shí)都會(huì )被所看過(guò)的書(shū),所受的教育,所處的社會(huì )環(huán)境影響,這些影響也都快速地濃縮在我過(guò)去的創(chuàng )作實(shí)踐中?!?/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