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僑鄉文化,值得挖掘和宣傳——訪(fǎng)第十二屆全國政協(xié)常委陳建功

鏈接:

陳建功,第十二屆全國政協(xié)常委,中國文字著(zhù)作權協(xié)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原副主席。出版有小說(shuō)集《迷亂的星空》《陳建功小說(shuō)選》《丹鳳眼》《前科》等,隨筆集《從實(shí)招來(lái)》《北京滋味》等。電視劇《皇城根兒》(與趙大年合作)。作品曾多次獲全國重要的文學(xué)獎,部分作品被翻譯成捷克、韓、日、法、英文版本,在海外出版。


僑文化和僑資源豐富獨特

在“文化名家走讀秦牧故里”系列活動(dòng)中,陳建功受邀來(lái)到汕頭。僑批、水布等僑文化給他留下深刻印象。汕頭開(kāi)埠文化陳列館、汕頭僑批文物館、樟林古港、秦牧故居、陳慈黌故居、澄海獅頭鵝文化主題館、澄海中學(xué)……文化名家們深入探尋汕頭的開(kāi)埠文化、華僑文化,實(shí)地感受汕頭開(kāi)埠至今的發(fā)展歷史、城市文脈。


微信圖片_20231013110304.jpg

陳建功(左)參觀(guān)僑批館

攝影 南山微信圖片_20220826094615.jpg

攝影/南山



文化名家們參觀(guān)的首站是汕頭開(kāi)埠文化陳列館。這是一座中西合璧的歐陸式建筑,展覽分設在三層樓,濃縮展示了1860年1月1日汕頭開(kāi)埠以來(lái)的發(fā)展。其中,一樓主要集中展示了汕頭開(kāi)埠后的情況,二樓主要集中展示辛亥革命以后汕頭城市的設立與發(fā)展變遷,三樓則主要集中展示了汕頭經(jīng)濟特區對外開(kāi)放的偉大創(chuàng )舉。一幅幅泛黃的珍貴照片講述了一段段不能被忘卻的歷史。除了這些重要的歷史資料,一樓展區里擺放的從南澳I號沉船打撈上來(lái)的瓷器,也吸引了文化名家們駐足觀(guān)看。

“汕頭我來(lái)過(guò)多次,這次又有新的體會(huì )?!标惤üφf(shuō),他對汕頭開(kāi)埠的歷史脈絡(luò )、開(kāi)埠的意義以及開(kāi)埠帶來(lái)的繁榮氣象等有更深入的認識。他表示,從過(guò)去“過(guò)番者”艱辛奮斗、寄回“僑批”,到如今華僑華人返鄉投資興業(yè),僑鄉文化是文學(xué)創(chuàng )新的巨大源泉,我們要進(jìn)一步加強對包括僑批文化在內的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保護和傳承。

從邊陲漁村到通商口岸,到城市設立與發(fā)展,再到改革開(kāi)放前沿……在汕頭發(fā)展的歷史血脈中,“開(kāi)埠”“港口”“華僑”“僑鄉”“開(kāi)放”等關(guān)鍵詞,成為了這座城市發(fā)展的歷史印記?;顒?dòng)中,主辦方為文化大咖們精心準備了水布,同時(shí),關(guān)于水布的故事在當天講解員、華南師范大學(xué)講師、潮汕歷史文化學(xué)者陳椰口中娓娓道來(lái)。

陳椰從“一條水布走天下”說(shuō)到過(guò)番潮僑寄僑批。他告訴大家,水布是潮汕男子漢必備的一種特有生活用品,用紗線(xiàn)織成,易吸水易擰干且柔軟。每條水布印上小方格,或紅或藍或青或黑,看似“土里土氣”,實(shí)則蘊味十足。當年,下南洋的潮人都會(huì )帶上“過(guò)番三件寶”,水布便是其中之一,潮汕歌謠“一溪目汁(眼淚)一船人,一條浴布去過(guò)番”由此而來(lái)。

看似不起眼的水布,浸透著(zhù)潮汕人的汗水、淚水,記載著(zhù)他們謀生的艱辛歷程,陳建功對此贊賞不已。他說(shuō),之前他在電影鏡頭中經(jīng)常見(jiàn)到水布的蹤影,但不知道小小的水布竟然有這么多故事。來(lái)到汕頭,他才知道,當年潮汕華僑“過(guò)番”當苦力,水布發(fā)揮了巨大的作用,搬運東西時(shí)可放在肩頭作為墊肩、綁在腰上可以裝東西、流汗可以擦汗,甚至可以作為一種防身的武器。陳建功認為,這都是很好的創(chuàng )作素材,這些微小的細節都充滿(mǎn)散文意境。他說(shuō),散文作家大有作為,要挖掘鄉土的、老百姓的人生經(jīng)歷,凸顯于中國文學(xué)中。


“一封僑批就是一部長(cháng)篇小說(shuō)”

在潮汕方言中,“信”稱(chēng)為“批”。舊時(shí),那些漂洋過(guò)海下南洋謀生的潮汕人,對家人的思念隔了山和海,通過(guò)僑批向家人郵寄思念和贍養父母妻兒的血汗錢(qián)。一張張泛黃的紙頁(yè)真實(shí)還原了海外華僑的愛(ài)國情懷,“誠實(shí)守信、艱苦奮斗、勇于開(kāi)拓”精神躍然紙上,跨越山海,流傳百年。2013年6月,“僑批檔案”入選世界記憶名錄。

走進(jìn)僑批文物館,各類(lèi)珍貴僑批、當時(shí)送批用的市籃、批袋、水布、紙雨傘等文物,以及有關(guān)僑批研究的文件、書(shū)刊等,被整齊地擺放在陳列廳,透過(guò)歷史的風(fēng)塵,靜靜地向來(lái)訪(fǎng)的客人講述先僑艱苦創(chuàng )業(yè)的歷程與殷殷桑梓情懷。寬敞明亮的展廳中,一尊尊塑像形象地重現當時(shí)僑胞托人寫(xiě)僑批、批局整理僑批、水客送批等場(chǎng)景,讓人們可以更直觀(guān)了解和認識僑批運作的整個(gè)過(guò)程。

再次流連于僑批館,陳建功認真觀(guān)察各類(lèi)僑批文物,品讀僑批上的內容。在他眼里,一封封心系桑梓的僑批是獨特的民間文獻,這些題材值得文學(xué)創(chuàng )作者好好挖掘、體會(huì )和感悟。他感嘆地說(shuō),“僑批體現了潮汕人民濃厚的家國情懷,這里面包含了無(wú)數的長(cháng)篇小說(shuō),一家的人生就是一部長(cháng)篇小說(shuō)?!?/p>

汕頭因僑而立、因僑而興。澄海是著(zhù)名僑鄉,有樟林古港、陳慈黌故居等豐富的僑鄉歷史文化遺產(chǎn)。近年來(lái),樟林古港——新興街古驛道被廣東省政府列入廣東省南粵古驛道示范段建設項目,樟林村入選為國家傳統村落名錄,使得這個(gè)數百年的老商埠重新綻放光彩。當天,驕陽(yáng)似火,但作家們熱情未減,漫步在“南粵古驛道”上,感受樟林歷史發(fā)展脈絡(luò )。

隨后,文化名家們參觀(guān)了“嶺南第一僑宅”陳慈黌故居,近距離欣賞這座潮汕民俗建筑藝術(shù)與西方建筑藝術(shù)完美融合的僑居建筑群。同時(shí),還詳細觀(guān)看非遺傳承人展示手工鉤花、鵝蛋彩畫(huà)、版畫(huà)等非遺文化;參觀(guān)潮汕特色油紙燈籠制作技藝展示,并觀(guān)看工夫茶藝展示和潮劇表演等。

陳建功對僑批研究專(zhuān)家張美生現場(chǎng)演示修復僑批贊不絕口?,F場(chǎng),桌子上一把木凳子、一桶水,下面壓著(zhù)被修復的僑批,看似普通,卻是修復僑批的關(guān)鍵。只見(jiàn)張美生從水中撈出已展開(kāi)的僑批,放到報紙上緩緩展開(kāi),將修補的紙張用特制的漿糊張貼到僑批上。陳建功邊看邊和張美生深入交流僑批修復與保護工作,眉宇間透露著(zhù)驚喜,他說(shuō),僑批體現了潮汕人民濃郁的家鄉情懷,其歷史、文化價(jià)值不言而喻,其中所透露的巨大情感感染力也將傳諸后世。


僑鄉作家也值得挖掘和宣傳

陳建功是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原副主席、著(zhù)名作家,主要從事小說(shuō)、隨筆、電視劇寫(xiě)作。文如其人,他的文字,平實(shí)中寓意深沉,細讀他的作品,幽默風(fēng)趣,特別是他描述人、事、物,寥寥數筆,略有夸飾卻傳神悅人。


攝影/南山


在陳建功眼里,文學(xué)應該就是作家留給讀者的心靈痕跡。接受采訪(fǎng)時(shí),他說(shuō),秦牧先生是僑鄉著(zhù)名作家,是他從小就十分崇敬的作家,秦牧先生的筆下盡是經(jīng)典散文,這也是他這次帶著(zhù)敬意到這里,重溫學(xué)習秦牧文學(xué)精神的原因。

陳建功說(shuō),他從十三四歲開(kāi)始看秦牧的文章,在他的印象中,一開(kāi)始看秦牧的作品覺(jué)得有點(diǎn)瑣碎,但其實(shí)里面包含廣博的知識。他認為這跟秦牧常年往返于海內外、見(jiàn)識廣有很大關(guān)系?!扒啬恋膭?chuàng )作道路,主要的大環(huán)境就是僑鄉文化。他的家庭教育,他的生活環(huán)境,對他影響很大?!标惤üΡ硎?,秦牧的創(chuàng )作道路因為有了潮汕的地域文化底蘊,所以在創(chuàng )作中涌動(dòng)著(zhù)一種家國情懷,加上細膩的生活積累和情感積累,以及他對美學(xué)的追求,才有了他的個(gè)性創(chuàng )作。

至今,陳建功還記得讀大學(xué)時(shí),老師告訴他們,秦牧與楊朔、劉白羽被稱(chēng)為“中國當代散文三大家”。當時(shí)那位老師還告訴他們,判斷一部作品,不能只看一時(shí)是否走紅,五年以后還能不能看,十年八年以后呢。經(jīng)過(guò)歷史的淘選,過(guò)幾十年你的作品還能看,才是真正的好作品。陳建功說(shuō),幾十年來(lái),他重讀秦牧的作品依然熱情不減,足見(jiàn)其文學(xué)作品生命力,而這個(gè)生命力,來(lái)自于秦牧先生對時(shí)代和人性的發(fā)現及其個(gè)性化展現。

“文學(xué)就是讓你活得有滋有味”,陳建功說(shuō),在信息暢通的時(shí)代,文學(xué)固然應展現時(shí)代氣息,但地域文化亦不可丟失。作家要敢于向生活挑戰,眼界視野才會(huì )更為開(kāi)闊,讓作品具有特色、引起共鳴,讓深入骨髓的內涵透出精神。因而,僑鄉作家作品所體現的僑文化韻味,也與深厚的僑批等僑鄉文化一樣,值得挖掘和宣傳,新時(shí)代的作家們更應該用手中的筆,創(chuàng )作出反映僑鄉文化和僑鄉新面貌的宏偉壯麗的華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