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讀《莊子》

《大家讀莊子》.jpg

明史學(xué)家毛佩琦先生作為“中華優(yōu)秀文化經(jīng)典著(zhù)作大家讀”國家項目的領(lǐng)讀人撰寫(xiě)了《大家讀莊子》上下兩冊,洋洋四十萬(wàn)字的譯注??芍^“激活經(jīng)典,融入當下”。他譯注《莊子》依據原著(zhù),卻又對后世的近2500年各家之解注、勘校、評議一一查對、比較,并甄別其中的異同、真偽,以及歷史邏輯中的可靠性與連貫性。

《莊子》作為老莊哲學(xué)的重要組成部分對后世影響大甚,在不同的歷史時(shí)期受到政治家、思想家、文學(xué)家及士人學(xué)者們的高度關(guān)注。每個(gè)時(shí)代都有注釋、詳解之類(lèi)的書(shū)籍,“或是王霸雜用,或是儒表法里,或各有側重”,以契合現世與現實(shí)問(wèn)題。那么,毛先生如何讀莊子呢?“一體多元,在整體上不讓百家偏廢”,采擷諸子百家解讀之精華,又以“我者”的視角探尋《莊子》在對中國文化傳統與中國人精神世界及思維方式的養成中所發(fā)揮的獨特作用,這便是毛先生讀莊子的獨到之處?!岸嘣惑w”作為注譯的思想方法,凸顯《莊子》在學(xué)說(shuō)繁富、流派紛呈中的特殊魅力,映照中華文化傳統之精髓。尤其當下,對思考自然、人生及社會(huì )意義大有助益。

莊子是老子學(xué)說(shuō)的繼承者,卻在更多方面思索個(gè)體的人生,以及用寓言、故事、典故論及人在生存中所面臨的各種困境,蘊含的思辨與哲理深深地影響了世代中國人的價(jià)值觀(guān)、自然觀(guān)、世界觀(guān),也是西方學(xué)者追求的旨趣。我個(gè)人理解,莊子思想更接近個(gè)體哲學(xué),追求個(gè)體悟道、自由、超越,進(jìn)而達到生命無(wú)羈絆的自由與審美境界。

毛先生以為《逍遙游》是全書(shū)的總綱,表達了莊子超脫萬(wàn)物擺脫一切俗念的自在逍遙的觀(guān)念,也顯示了他的天道無(wú)為、萬(wàn)物平等齊一的思想。這是莊子對世俗束縛的掙脫,也是對精神空間的無(wú)限延展?!肚f子》在“內篇”、“外篇”、“雜篇”中諸多論述基本上圍繞“隨心所欲”、“天道無(wú)為”的精神自由而鋪陳開(kāi)來(lái),既充滿(mǎn)著(zhù)心性,也洋溢著(zhù)詩(shī)性,還帶有某種神性。

“隨心所欲”、“天道無(wú)為”的精神自由,事實(shí)上是一種唯心主義體系,基于這種認識論,在莊子眼里一切都發(fā)乎于心?!俺嗽茪?,騎日月,而游乎四海之外”,“不就利、不違害、不喜求、不緣道”猶如愚鈍無(wú)知,雖離萬(wàn)歲而不離大道,與萬(wàn)物合為一體。拒絕楚王邀請,寧愿像神龜活在泥水里,而不愿死后供奉在廟堂顯尊貴。與古希臘犬儒學(xué)派代表人物第歐根尼“請亞歷山大大帝不要阻擋我的陽(yáng)光”具有同樣的生命追求。他們幾乎處于同時(shí)代的東、西兩端,卻奠定了人類(lèi)“文化軸心”時(shí)代的先驗基石?!罢J識你自己”,是西方個(gè)體哲學(xué)的起點(diǎn)。而東方老莊的“大道至簡(jiǎn)”更為具象、具體,將思想與思辨化繁為簡(jiǎn):“道不欲雜,雜則多,多則擾,擾則憂(yōu),憂(yōu)而不救?!绷攘葦稻浔憬沂玖巳巳绾巫龅絺€(gè)體超越?!兜赖陆?jīng)》僅五千言,卻典典生輝;《莊子》體現著(zhù)個(gè)體哲學(xué)“我者”的超然與曠達。至今各家著(zhù)述難以超越。

如何對待個(gè)體生命是莊子所有論述的出發(fā)點(diǎn),也是歸宿點(diǎn)。莊子幾乎很少泛泛談生命,而重點(diǎn)是“個(gè)體”。即使涉及人與社會(huì )、與政治、與人生練達,也多是映射到個(gè)體身上?!爸錈o(wú)可奈何而安之若命,德之至也”,看似消極的“命定論”,實(shí)乃個(gè)體哲學(xué)中的“虛在則存”?!苞匉嵆灿谏?,不過(guò)一枝;鼴鼠飲河,不過(guò)滿(mǎn)腹?!碧煜轮锖斡弥?!卻又是實(shí)在的“心存之有”,是對個(gè)體身心一致的指認。

《逍遙游》中的“鯤鵬”其翼若垂天之云,翅膀拍水三千丈,扶搖直上九萬(wàn)里。這是莊子自由精神的象征,是留給后人的理想圖騰。毛澤東就受了莊子之影響,寫(xiě)下詞一首《念奴嬌·鳥(niǎo)兒?jiǎn)?wèn)答》:“鯤鵬展翅,九萬(wàn)里,翻動(dòng)扶搖羊角……”在“莊周夢(mèng)蝶”中,莊周夢(mèng)見(jiàn)自己變?yōu)楹?,栩栩如生翩翩飛舞,詩(shī)意而暢達,竟然忘掉自己是莊周。這是莊子托物言志,遨游自己的精神世界。

莊子用“匠人夢(mèng)櫟樹(shù)”辨析“有用”與“無(wú)用”,說(shuō) “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無(wú)用之用也”?!盁o(wú)用之用”具有很強的辯證法色彩,更體現了莊子對個(gè)體生命意義的平等看待,“萬(wàn)物齊一”的價(jià)值觀(guān)?!渡侥尽芬黄?,也具有同樣的內涵。

莊子的“生死觀(guān)”是對自由與審美的一種表達。在莊子看來(lái),死和生,都是天命猶如黑夜和白天交替那樣永恒地變化,都是自然規律?!按蟮匕盐业男误w托載,用生存來(lái)辛勞我,用衰老來(lái)閑適我,用死亡來(lái)安息我。所以,我把我的存在看作好事,也比如可以把我的死亡看作是一件好事?!鼻f子的生死觀(guān)是對個(gè)體生命完整意義的拓展,只有具有死亡意識的人,才能從整體與有限兩個(gè)方面看待人生,符合本體論中“存在”的意義,進(jìn)而達到本體的洞察,與天人之契合,穿越生死,達到自由。死亡,在莊子看來(lái)竟是如此地莊嚴與莊重,也是如此地自由與絢爛?;蛘哒f(shuō),理解死亡,才能建構完整人生的自由與審美。由此看來(lái)生死觀(guān)是個(gè)體哲學(xué)和生命意義的必要門(mén)徑。因此不難理解莊子在面對發(fā)妻之死時(shí)“鼓盆而歌”;在對待自己將亡之時(shí),把天地當作棺槨,把日月當作雙璧,把星辰當作珠璣,把萬(wàn)物當作殉葬,用這樣的生命闊達理念設計了死亡美學(xué)。讀這一章時(shí),我有了一個(gè)疑問(wèn),當代中國人“恐死”心理是在什么時(shí)候被演變出來(lái)的呢?是不是一個(gè)文化斷裂的現象?毛先生在譯注中沒(méi)有談及。

個(gè)體生命如何達到“隨心所欲”、“天道無(wú)為”之境界?莊子在多篇中給出答案:“清靜無(wú)為”、“返璞歸真”?!靶木嘲蔡?huì )發(fā)出自然的光芒。注重修煉內心能保持道徳修養境界”。(469頁(yè))升華到這個(gè)境界,還需要:“學(xué)者,學(xué)其所不能學(xué)也;行者,行其所不能行也;辯者,辯其所不能辯也。知止乎其所不能知,至矣;若有不即是者,天鉤敗之”。意即:學(xué)習,就要學(xué)到那些不能學(xué)到的東西;行走,是去那些不能去的地方;分辯,是分辯那些不易辯清的事物;知道(識),是止于知不知,便達到了知道(識)的至高點(diǎn)。(參見(jiàn)469頁(yè))

毛先生譯注《莊子》卻也有質(zhì)疑,比如“善治馬”的伯樂(lè ),有違馬的天性,不符合莊子的自由觀(guān)。毛先生據此推測,應該是秦漢時(shí)期道家學(xué)者的作品。(見(jiàn)187頁(yè))再如,《在宥》篇的三則預言中“治世十事”,毛先生認為:這與老莊的一貫思想相去更遠。老子認為“天地萬(wàn)物生于有,有生于無(wú)”,“有”是“萬(wàn)物之母”,“無(wú)”是“天地之始”,“無(wú)”就是“道”,是先于天地萬(wàn)物的本原?!对阱丁穮s將“道”列于“天”之下,因此并不符合老莊的原旨。(見(jiàn)219頁(yè))還如,在《天地》篇中,開(kāi)篇即闡明君臣大義,這并不符合莊子萬(wàn)物齊一的思想?!氨酒f(shuō)的‘道’與‘德’,與老莊所說(shuō)名同而實(shí)異,是戰國末期至秦漢間融合了儒學(xué)的黃老之術(shù)?;谶@一點(diǎn),本篇盡管也標榜大道無(wú)為,批評仁義智巧,卻與莊子學(xué)派的精髓貌合神離”。(271頁(yè))在其他篇章中也有類(lèi)似的質(zhì)疑。這種嚴謹的治學(xué)精神給我們樹(shù)立了榜樣。

毛先生譯注《莊子》盡心、盡情、盡能,有原文、有注釋、有譯文、有總括;對生僻字、怪僻字、多義字,一一做出標注和釋義,力求符合原意又與現代關(guān)聯(lián)。

《大家讀莊子》寓意學(xué)術(shù)大家帶領(lǐng)大家(公眾)閱讀《莊子》,為此出版社也是精心設計,選配優(yōu)美的圖畫(huà),以助解其意??芍^一書(shū)在手,既獲新知,又受啟蒙與啟發(fā)。也許,由讀《莊子》開(kāi)始,嘗試改變人生。尤其在如今浮躁喧囂之氛圍里,讓“我”順其自然,天道無(wú)為,安嫻身心,便可跳脫出“內卷”、“社恐”、“職場(chǎng)焦慮”、“拜物教”、“手機控”的藩籬,而獲得身心自由,擁抱真善美,在自律生命中盡享自然之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