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我讓螢火蟲(chóng)去接你——讀周華誠《陪花再坐一會(huì )兒》

周末沒(méi)有出門(mén),在家讀書(shū)。窗外陽(yáng)光明媚,云朵溫柔,我不羨慕,因為我有好的文字可讀。我把周華誠的新著(zhù)《陪花再坐一會(huì )兒》打開(kāi),攤在閱讀架上,他好像就坐在我身邊,溫溫柔柔地和我說(shuō),陪花再坐一會(huì )兒。他的語(yǔ)氣輕緩,他的文字輕快,好似一條河流,載著(zhù)我穿過(guò)一片果園,一座村莊,一方遠山,一塊稻田。他帶著(zhù)我,回到了故鄉。

很巧,他的故鄉也是我的故鄉。

故鄉有一座山,非常古老的一座山。這座山在浙江省常山縣一個(gè)叫做黃泥塘的普通村莊里。有多古老?周華誠說(shuō),這座山叫“金釘子”,“金釘子”的全名是“全球界線(xiàn)層型剖面和點(diǎn)位”,它保存了這個(gè)地球4.73億到4.58億年前的記憶。黃泥塘的金釘子,是中國第一枚金釘子。這么一座古老而了不起的山,我卻沒(méi)有去過(guò)。我在周華誠的書(shū)中閱讀這座山,進(jìn)而發(fā)現在書(shū)中閱讀這座山的時(shí)候,山離我很近。


《陪花再坐一會(huì )兒》周華誠著(zhù),江蘇鳳凰文藝出版社2022年1月出版.jpg


故鄉有一碗面,充滿(mǎn)鄉愁的一碗面。來(lái)常山,你一定要吃一碗常山的索面。索面又稱(chēng)貢面,面條細而長(cháng),農村里又稱(chēng)這個(gè)面為長(cháng)壽面。過(guò)生日的時(shí)候要煮一碗索面,先在搪瓷大碗里舀上半勺豬油,放一小把蔥段,倒入一勺鮮香的醬油,再用筷子將煮熟中的索面挑入搪瓷大碗,淋上白面湯,熱騰騰一大碗都是家鄉的味道。對了,吃索面時(shí)一定要加上自家腌制的辣椒醬?!俺I讲说奶厣褪抢?。不辣豈是常山。對嗜辣者來(lái)說(shuō),沒(méi)有辣,全世界的美食都將失去意義?!敝苋A誠道破了一碗常山索面的精髓。

故鄉有一塊田,吹著(zhù)晚風(fēng)的一塊田。故鄉的稻田長(cháng)得都很相像,稻葉尖尖,稻穗金黃,可大家都覺(jué)得周華誠家那片“父親的水稻田”尤其美。他為他家的水稻田寫(xiě)下了許多文字,從《下田:寫(xiě)給城市的稻米書(shū)》到《草木滋味》《草木光陰》,再到《一日不作,一日不食》,是文字賦予了稻田的美。他說(shuō),閱讀一篇散文,其實(shí)是在讀作者這個(gè)人。我說(shuō),閱讀一片稻田,其實(shí)是在讀稻田里的人,讀那個(gè)種出稻葉尖尖,稻穗金黃的人。

我是有多久沒(méi)回故鄉了?

當我還在猶豫什么時(shí)候回家一趟,周華誠說(shuō),《我讓螢火蟲(chóng)去接你》;當我在嘈雜與喧囂中脫不開(kāi)身,他卻《聽(tīng)見(jiàn)萬(wàn)物在歌唱》;當我煩悶暴躁,他馬上和我講《樹(shù)蔭的溫柔》;當我身陷上下班的汽車(chē)洪流,他卻看見(jiàn)了《書(shū)房一片月》。

他的文字里有一顆純粹的心,像一座山一樣堅定,像一碗面一樣簡(jiǎn)單,像一片稻田一樣無(wú)染。多不容易,在這樣浮華的世間,“純粹”二字最不容易。

讀了《陪花再坐一會(huì )兒》后,我才發(fā)現我對故鄉知之甚少,它有那么多的僻靜,那么多的繁華,那么多的純樸,書(shū)中的每個(gè)文字似乎都在說(shuō):來(lái)吧,多多回來(lái)吧,陪故鄉再坐一會(huì )兒。

我被周華誠說(shuō)動(dòng)心了。他把我們這些遠離故鄉的人,通通喊了回來(lái),好像只要回到故鄉,一切都會(huì )變得緩慢——酒是慢慢喝的,路是慢慢走的,蝴蝶是慢慢飛的,人也是慢慢長(cháng)大的。

快回故鄉吧,我讓螢火蟲(chóng)去接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