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充滿(mǎn)詩(shī)意的遠方——讀王曉廉《從源頭奔向大?!?

一條清溪淙淙,從深山荒野逶迤而出,一路潨入無(wú)數閃光的細流,匯成一條浩浩湯湯的大江,它映照高天白云悠悠,它折射兩岸青山巍巍,它奔流、它咆哮,朝夕昏旦,一路歌唱,終于結束4440公里的壯闊旅程,匯入太平洋西部的鄂霍次克?!?/p>

這就是被譽(yù)為中國第三大河、亞洲第五大河、世界第十大河的黑龍江。

這是一條壯麗的大江,讓人們對它充滿(mǎn)了無(wú)盡的幻想。

王曉廉的新著(zhù)《從源頭奔向大?!肪鸵詽M(mǎn)腔的詩(shī)意,激情澎湃地向人們講述了黑龍江的故事。


WechatIMG3400.jpg

《從源頭奔向大?!吠鯐粤?zhù),北方文藝出版社2022年5月出版


這部作品探尋考證了黑龍江的前世和今生。在歷史上曾有過(guò)寫(xiě)黑龍江的游記,但僅是書(shū)寫(xiě)某一部分、某一段落,沒(méi)有一部對于黑龍江全景、全貌、全程的書(shū)寫(xiě),更缺乏對于黑龍江源頭的溯源勘察。對此,王曉廉從青年時(shí)代就“憧憬有一天能夠走完這條流經(jīng)兩個(gè)國家的大河,并寫(xiě)出一部新時(shí)代的黑龍江旅行記”。為了實(shí)現這個(gè)愿望,四十多年前,他就開(kāi)始做這方面的知識積累和儲備,還利用各種機會(huì )五次行走于黑龍江的一些河段,為這部新著(zhù)的創(chuàng )作尋找真實(shí)的感受。他在踏查黑龍江的過(guò)程中,不拘于前人的結論,獨立思考,“窺天地之奧秘而達造化之權”(李時(shí)珍語(yǔ)),他和他的團隊在內蒙古林區的原始森林中驅車(chē),考察其間河流的走向,探尋黑龍江源頭的第一溪水,終于在烏爾旗漢林業(yè)局的施業(yè)區內找到了大雁河的“真正的源頭”,這里是“一片塔頭甸子,周邊是一片樹(shù)林,樹(shù)林后邊則是幾座青山。從塔頭甸子匯集流出的泉水,通過(guò)路下一根涵管淙淙流向山下的森林”,為黑龍江的源頭梳理出一條清晰的脈絡(luò ),“黑龍江的上源是額爾古納河,額爾古納河的上源是海拉爾河,海拉爾河的上源是大雁河,大雁河的源頭是地處大興安嶺深處的興安嶺濕地保護區”。他用雙腳丈量勘察的事實(shí),證明近年學(xué)界否定額爾古納河的上源是發(fā)源于蒙古國肯特山東麓克魯倫河論點(diǎn)的正確性。

作家在踏查過(guò)程中發(fā)現了這條江許多不為人知的趣事,額爾古納河這一帶的江面是波平如鏡,而到了黑龍江段則波濤涌動(dòng),這是因河道不同的地質(zhì)構造而產(chǎn)生的。在黑龍江和松花江匯合地三江口“微波蕩漾,一抹白,一抹藍,一抹灰,變幻莫測”,成為黑龍江一道獨特的景觀(guān)。


黑龍江及其流域凝聚著(zhù)深厚的歷史文化,積淀著(zhù)廣博豐富的史料?!稄脑搭^奔向大?!芬员简v的氣勢,在占有豐富史料的基礎上,構成了這部具有大縱深歷史空間的作品,讓人們透過(guò)已經(jīng)消逝的昨日繁華,看到久遠年代的一切。在海拉爾河支流的伊敏河畔,作家講述了呼倫貝爾在中國社會(huì )歷史發(fā)展中的重要作用,它是中國歷史上第一個(gè)游牧民族政權——匈奴左賢王庭轄地。他引用資料介紹在距今11000年前,扎賚若爾就有人類(lèi)“勞動(dòng)、生息、繁衍”的痕跡,“與北京‘山頂洞人’有著(zhù)很深的淵源”,并認為“扎賚若爾很可能是原始黃種人遷徙的中轉站,東往朝鮮、日本前移,成為朝鮮人、日本人的祖先”,有的“由北向南逐漸散居”,“成為美洲印第安人的祖先”。

作家根據史料分析達斡爾族的歷史活動(dòng)區域,他們在“17世紀前生活在黑龍江北部廣大地區”,有一說(shuō)“達斡爾族是土著(zhù),隋唐之前就生活在黑龍江和精奇里河谷”,還有一說(shuō)稱(chēng)“達斡爾人是契丹的后裔,金滅遼時(shí)遷往黑龍江以北”。他在俄羅斯境內特別考察了“那乃人”的由來(lái),原來(lái)“那乃人”是中國赫哲人的分支,“他們的民族歷史、民族語(yǔ)言、宗教禮儀、衣著(zhù)服飾、民風(fēng)民俗”和赫哲人一樣,“尤其在歌曲舞蹈等藝術(shù)方面,那乃與赫哲族一樣,彈奏口弦琴、跳薩滿(mǎn)舞、唱嫁令闊,都有北方漁獵民族特色”。

作家在作品中對于黑龍江流域的一些地名作了考證。黑龍江邊上的富拉爾基村和齊齊哈爾市的富拉爾基區是一字不差的,這是為什么?作家通過(guò)細致研究發(fā)現,“17世紀中葉江北的達斡爾、鄂倫春、鄂溫克等內遷。達斡爾族最初多數遷至嫩江流域,后來(lái),清政府征調該族青壯年駐防黑龍江,從齊齊哈爾富拉爾基征調來(lái)的達斡爾兵丁在此駐防,所以這里也叫富拉爾基”。


作家還考察了黑龍江流域少數民族的節日和飲食風(fēng)俗。在達斡爾族集中的東霍爾莫津村,向村主任詢(xún)問(wèn)了少數民族的節日有哪些,回答道:“滿(mǎn)族的節日有‘頒金節’等,達斡爾族也有‘阿涅節’‘庫木勒瑪日拜’等節日?!碑攩?wèn)到其風(fēng)俗時(shí),村主任說(shuō):“有些風(fēng)俗兩個(gè)民族都相同,比如餐飲里的‘八大碗’?!彼麄儊?lái)到能做“八大碗”的老吳家,原來(lái)早先的“八大碗”只在滿(mǎn)族人家有,清乾隆年間被列入滿(mǎn)漢全席中的“下八珍”,凡是年節、慶典、迎送、嫁娶,富貴人家多以“八大碗”來(lái)宴請。老吳的達斡爾族的妻子說(shuō):“咱這邊地處北方,過(guò)年時(shí)正值隆冬,天寒地凍,為了省事,提前把‘八大碗’做好,然后拿到屋外凍一下,再拿回屋里緩一下,倒出來(lái)再塞到雪堆里凍起來(lái)。這樣,等過(guò)年或來(lái)客人了,將‘八大碗’拿回來(lái)放到鍋里,一蒸就能吃了?!弊詈笞骷乙詷O有誘惑力的筆觸寫(xiě)“八大碗”就是兩個(gè)灶臺兩口大鍋,誰(shuí)家要擺宴席了,“兩個(gè)鍋灶熱氣騰騰,鍋鏟叮當亂響。一碗碗雞鴨魚(yú)肉端上桌,那才顯出‘八大碗’的氣派”!

黑龍江流域是一個(gè)充滿(mǎn)神話(huà)的地方,尤以流傳的“禿尾巴老李”最為廣泛,作家由此談到黑龍江行船的行規,在開(kāi)船前艄公都要高喊一聲“禿尾巴老李”——以保證行船的安全。

不同的地方習俗、生活方式、生活習慣,構成了黑龍江及其活躍在這個(gè)流域的各民族的文化傳統,形成了不同民族的心理特質(zhì)。


作家在寫(xiě)作的過(guò)程中注重知識性,在黑龍江下游看到大馬哈魚(yú)時(shí)他寫(xiě)道:“大馬哈魚(yú)是溯河性魚(yú)類(lèi),生活在太平洋北部和北冰洋。每年秋季,大馬哈魚(yú)便開(kāi)始廻游上溯到黑龍江、烏蘇里江上游產(chǎn)卵”“次年4月,幼魚(yú)長(cháng)至5厘米左右便開(kāi)始順著(zhù)河流向海洋游去,在大海巡游4年左右至性成熟,再沿著(zhù)父輩走過(guò)的道路,回歸黑龍江、烏蘇里江……”所以,黑龍江上的漁民說(shuō),大馬哈魚(yú)是“海里生,江里死”。以此喻寫(xiě)物質(zhì)世界各種生物頑強的生命力,以及不可征服的意志和精神。

作家通過(guò)對大自然的觀(guān)察,向讀者展示了黑龍江流域良好的生態(tài)環(huán)境,在烏爾旗漢林區看到“林立的落葉松拄地擎天,地上落滿(mǎn)往年秋天飄落的厚厚針葉,紅一片,綠一片,像抽象畫(huà)派的畫(huà)板,讓人感到大興安嶺的雄偉壯觀(guān)”。作家以畫(huà)家般的筆觸炫耀黑龍江的美麗,“龍江三峽兩岸山巒起伏,古木參天”“是全國第二大紅松母樹(shù)林,林間有獐、狍、熊、鹿等珍貴的野生動(dòng)物,還有山野菜及藥材等;幅員遼闊的大濕地,泡澤遍布,蘆葦叢生,還有丹頂鶴、天鵝、黒鶴、白鷺等十幾種珍禽”。作家在描繪這偉大的自然之中,注意把握自然現象的特征和規律,揭示“……雄偉的森林,保衛著(zhù)青山綠水”“這天地就會(huì )永遠充滿(mǎn)綠色。人類(lèi)的夢(mèng)便永遠是蒼翠的、生動(dòng)的、快樂(lè )的”“青山常在,就會(huì )有綠水長(cháng)流”。


作家在以科學(xué)嚴謹的態(tài)度面對這條大江的同時(shí),他所描述的黑龍江,也生動(dòng)而強烈地吸引著(zhù)讀者。他是這樣記敘額爾古納河的,它“在遙遠的上游連續轉了幾個(gè)大彎,十分優(yōu)美、瀟灑。而在下游,河道分成兩股,夾持著(zhù)一座綠色的小島,然后匯成一股激流,再流向遠方”,遇到“前面凸出的山岡便向右轉,流到右邊又撞上一山峰,不得不向左邊流去”,在此他感慨道:“大大小小的河流這樣曲折、不屈不撓地流向遠方?!边@何嘗不是對人生的感嘆?他記烏云鎮江畔,“夕陽(yáng)已經(jīng)沉沒(méi)山后,但天空的云彩更加絢麗”“跳舞的人依舊激情不減,跳得還非常起勁,音箱播放的音樂(lè )旋律依然撼人心魄。此刻,一聲汽笛響起,大江上駛來(lái)一艘客船,向江岸緩緩靠近,船后浪花在平靜江面劃出一條優(yōu)美的弧線(xiàn)”,這對自然景色的描寫(xiě),增強了作者的主觀(guān)情感色彩,把人融入自然并體現出人與自然的和諧統一。他這樣描繪黑龍江的入???,“韃靼海峽遼遠浩渺,水天一色”“右岸是連綿的山,山越來(lái)越高,山頭也被云彩遮蓋”“遠處是灰色的天幕,低處有一層云,下面灰,上面白,白云的上面是白色的天空,一重一重”,黑龍江“水勢浩蕩、氣魄雄壯地”從這里匯入浩瀚遼闊的海洋。如此描寫(xiě)渲染了黑龍江悠遠深厚的境界,賦予了黑龍江入海時(shí)刻的獨特魅力和廣闊壯麗。

這部作品有一個(gè)突出的特點(diǎn),那就是不掩飾歷史,書(shū)中對于黑龍江流域所發(fā)生的歷史事件都依照文獻典籍做了真實(shí)客觀(guān)地反映,使我們把握今天,不忘過(guò)去,警鐘在耳,踔厲奮發(fā)。

(作者系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高級編輯,黑龍江省作家協(xié)會(huì )散文創(chuàng )作委員會(huì )主任,黑龍江林業(yè)報社原社長(cháng)、總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