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戎馬一生闖東江——記歸僑將軍曾生

作者簡(jiǎn)介:

張薇,軍事科學(xué)院軍隊政治工作研究院助理研究員,法學(xué)博士,從事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戰史研究。


圖1 青年時(shí)期的曾生.jpg

青年時(shí)期的曾生

曾生原名曾振華,客家人,1910年12月19日出生于歸善坪山石灰陂(今深圳市坪山區)的華僑工人家庭。父親曾廷杰是澳大利亞華僑,母親鐘玉珍是龍崗人。幼年時(shí)期,曾生跟隨父母先后在坪山、龍崗和香港輾轉讀小學(xué)。1923年,13歲的曾生前往澳大利亞悉尼就讀補習學(xué)校和商業(yè)學(xué)院中專(zhuān)部,他白天讀書(shū),晚上跟隨父親到一家經(jīng)營(yíng)海員日用品的商店打工,由于當時(shí)國家危難貧弱,在國外求學(xué)的曾生深受歧視,他意識到只有振興中華才能改變現狀,于1928年回到了坪山。


燃起革命星火,赴港抗日救亡

1929年,曾生考入中山大學(xué)附中,軍閥派系斗爭中,無(wú)辜的曾生因寄宿在黃明堂處被抓進(jìn)監獄。共產(chǎn)黨員在監獄墻上留下的一段段標語(yǔ)啟發(fā)了他,曾生曾在回憶錄中寫(xiě)道:“這次坐牢,實(shí)際上是給了我一次最好的革命啟蒙教育?!边@段經(jīng)歷為他后來(lái)走上革命道路埋下了種子。出獄后,他繼續回學(xué)校讀書(shū),在校期間被推選為廣州惠陽(yáng)青年同鄉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接觸了大量的進(jìn)步書(shū)籍,為拯救國家民族危亡而發(fā)奮讀書(shū)。1933年7月,曾生進(jìn)入中山大學(xué)文學(xué)院教育系求學(xué),組建了讀書(shū)會(huì ),在錢(qián)興的介紹下加入了中國青年同盟、突進(jìn)社、中華民族革命大同盟等中共外圍組織,積極參加抗日救亡運動(dòng),燃起革命星火,走上了追求共產(chǎn)主義理想的道路。


1944年曾生與被救出的美國飛行員克爾在深圳龍崗大鵬小船上合影.jpg

1944年,曾生與被救出的美國飛行員克爾在深圳龍崗大鵬小船上合影


1935年,“一二·九”運動(dòng)爆發(fā),數千名學(xué)生走上北平街頭游行示威,反對華北自治和日本帝國主義,掀起了抗日救國的新高潮。當時(shí),25歲的曾生被推選為中山大學(xué)員生工友抗日會(huì )主席團主席和廣州學(xué)生抗敵聯(lián)合會(huì )主席,帶領(lǐng)學(xué)生、市民2萬(wàn)余人上街游行,宣傳抗日救國思想,向國民黨政府的“西南政務(wù)委員會(huì )”請愿。這次大游行廣受關(guān)注,致使曾生被國民黨政府通緝,雖然困難重重,但仍舊沒(méi)有磨滅他抗日救國的熱情。

1936年,曾生利用校長(cháng)鄒魯召集全校師生訓話(huà)的機會(huì ),組織召開(kāi)了中山大學(xué)的抗日大會(huì ),曾生擔任大會(huì )主席,他與校長(cháng)針?shù)h相對、激烈辯論,最終通過(guò)了三項重要的決議:成立中山大學(xué)抗日會(huì )執行委員會(huì )、學(xué)校撥款3000元作為抗日會(huì )的活動(dòng)經(jīng)費、1月9日聯(lián)合全市學(xué)生舉行抗日游行并成立廣州學(xué)生抗日聯(lián)合會(huì )。此次會(huì )議在學(xué)生中引起了強烈反響,全市學(xué)生在曾生和其他進(jìn)步同學(xué)的感召下,紛紛加入了廣州學(xué)生抗日聯(lián)合會(huì ),搗毀了反對學(xué)生抗日的廣州教育廳,有力地推動(dòng)了華南地區抗日救亡運動(dòng)的高漲。此次游行后,曾生被國民黨政府通緝,他便赴香港尋找共產(chǎn)黨組織,繼續開(kāi)展救國運動(dòng)。到達香港后,曾生在英國遠洋客輪“日本皇后”號謀得一份差事,負責照料旅客洗澡、吃飯,他在工作之余尋找共產(chǎn)黨組織,發(fā)動(dòng)和組織海員創(chuàng )辦《余閑》刊物,宣傳抗日救亡思想,并領(lǐng)導香港海員的工人運動(dòng)。9月,錢(qián)興通知曾生已經(jīng)找到了共產(chǎn)黨組織,通緝令也被解除,讓他回中山大學(xué)讀書(shū),并解決入黨的問(wèn)題。10月,曾生回校后正式加入了中國共產(chǎn)黨。12月,曾生擔任中共香港海員工作委員會(huì )組織部長(cháng)。1937年曾生從中山大學(xué)畢業(yè)后,又赴香港繼續開(kāi)展抗日救亡運動(dòng),在香港創(chuàng )辦了培養抗日骨干的海華學(xué)校并組織了海員大罷工。


回鄉組建惠寶游擊隊,

開(kāi)辟華南戰場(chǎng)

全民族抗戰爆發(fā)后,東江華僑組織起香港惠陽(yáng)青年回鄉救亡工作團、海陸豐旅港回鄉服務(wù)團、東江華僑回鄉服務(wù)團等各種組織,回東江開(kāi)展慰問(wèn)、救濟、建立抗日救亡團體及地方自衛組織等抗日救亡活動(dòng),曾生就是其中的一員。他發(fā)動(dòng)香港海員和香港惠陽(yáng)青年會(huì )成員參加香港惠陽(yáng)青年回鄉救亡工作團,回惠陽(yáng)開(kāi)展抗日救亡活動(dòng),為東江人民抗日游擊隊提供了大量援助。曾生曾在《東江抗日星火》中寫(xiě)道:“惠寶人民游擊隊,是當地農民和由南洋、香港回鄉抗日的海員工人和華僑學(xué)生組成的?!痹I(lǐng)導的惠寶人民抗日游擊總隊成為東江人民抗日游擊隊的主力。

1938年10月,日軍在惠陽(yáng)大亞灣登陸,入侵華南,惠州、廣州相繼淪陷,黨中央決定建立東江敵后根據地。八路軍駐香港辦事處負責人廖承志與時(shí)任中共香港海員工作委員會(huì )書(shū)記曾生、中共香港市委書(shū)記吳有恒商議后,決定派曾生回東江抗敵。曾生曾說(shuō):“我是東江人,會(huì )說(shuō)客家話(huà),便于同群眾溝通”“我本人是大學(xué)畢業(yè)生,這個(gè)招牌在鄉間有點(diǎn)名望,有利于團結上層人士”“我家有幾千斤稻谷,足以應付組建武裝初期的需要”,于是,曾生率領(lǐng)在港共產(chǎn)黨員、進(jìn)步工人和青年學(xué)生等60多人分批回鄉,于坪山成立了中共惠寶工作委員會(huì )。1938年12月2日,惠寶人民抗日游擊總隊在惠陽(yáng)縣淡水區周田村成立,28歲的曾生擔任總隊長(cháng),周伯明任政治委員。在曾生的領(lǐng)導下,游擊隊在惠陽(yáng)、寶安等沿海一帶開(kāi)展抗日游擊戰爭?;氐狡荷胶蟛痪?,中共東南特委把葉挺指揮部特務(wù)營(yíng)的100多人從深圳調回坪山,這樣,曾生的隊伍迅速發(fā)展到300多人,成立了第一中隊、第二中隊及政工隊,初步打開(kāi)了東江敵后抗日游擊戰爭的局面。


鞏固東江敵后抗日武裝,轉戰海陸豐

1939年初,中共廣東省委成立了東江軍事委員會(huì ),曾生擔任委員。4月,曾生領(lǐng)導的惠寶人民抗日游擊總隊取得了國民革命軍第四戰區的統一番號:第四戰區東江游擊指揮所第三游擊隊新編大隊。此后,曾生指揮部隊連續打了黃潭、楊西等戰斗,鞏固了大嶺山根據地。曾生回憶:“我們這支部隊,是以民眾抗日武裝面目出現的,無(wú)固定的經(jīng)費和糧餉,經(jīng)濟非常困難。國民黨雖然給了我們一個(gè)部隊的番號,但從來(lái)沒(méi)有給我們發(fā)糧餉。這時(shí)部隊的經(jīng)濟來(lái)源,一方面依靠當地群眾,自籌伙食費用;一方面依靠港澳同胞、海外華僑的支援。香港的‘余閑樂(lè )社’、 惠陽(yáng)青年會(huì )、惠坪樂(lè )山公所、寶安青年會(huì )和‘惠僑救鄉會(huì )’等救亡團體和華僑學(xué)校的師生,通過(guò)募捐、巡回義演、賣(mài)花勸捐等活動(dòng)進(jìn)行籌款,支援我們?!?939 年春,“海外華僑寄給宋慶齡轉交給我們這支部隊的捐款,一次就達港幣二十萬(wàn)元,以后還多次送來(lái)捐款和被服、膠鞋、藥品等大量物資。直到1940年3月,我們這支部隊的經(jīng)費和物資供應,還是主要靠華僑和港澳同胞的捐助”。以曾生為代表的海外僑胞和港澳同胞,在國家危難之際回國創(chuàng )立抗日革命根據地,并且捐款捐物、出錢(qián)出力,使部隊發(fā)展成為東江敵后最強大的一支人民抗日武裝。


1942年,鄒韜奮為曾生題詞(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藏品)


東江縱隊在戰斗中襲擊敵人




1940年3月9日,在國民黨第一次反共高潮下,曾生遭到了國民黨軍的圍攻,決定率部轉移。他從坪山突出包圍圈,經(jīng)歷數天行軍到達海陸豐,落腳海陸豐西北山區的大安酮,緊接著(zhù)轉移至高潭。不幸的是,曾生率領(lǐng)的新編大隊在高潭地區遭受?chē)顸h第186師凌育旺團、羅坤支隊和李坤支隊的三面圍堵,面對敵我兵力懸殊、傷亡慘重的困境,曾生改變了原有計劃,準備東移,部隊幾經(jīng)周折,兵力損減至100余人。5月下旬,曾生與王作堯在汕尾會(huì )面,6月中旬,兩人分別率領(lǐng)60余人、30余人的小隊伍轉移至大安桐北坑進(jìn)行隱蔽訓練并且醫治傷病員。7月下旬,部隊向西返回,繼續堅持敵后抗日游擊戰爭。8月,擔任廣東人民抗日游擊隊第三大隊大隊長(cháng)的曾生率部進(jìn)入東莞的大嶺山區、陽(yáng)臺山區,在黨的領(lǐng)導和群眾的支持下,打退了日偽軍的多次進(jìn)攻,建立了抗日根據地。


激戰百花洞,香港大營(yíng)救

1941年6月10日,駐東莞日偽軍600余人利用暗夜偷襲大嶺山抗日根據地的中心百花洞村,企圖消滅第三大隊。隊長(cháng)曾生得知這個(gè)消息后,立即率領(lǐng)三個(gè)中隊及自衛隊共1200余人占領(lǐng)村周?chē)叩?。?1日敵軍到達百花洞村后,發(fā)起突然襲擊,曾生率部迂回至村西山地,切斷敵軍退路,一中隊向被包圍的日偽軍發(fā)起猛烈攻擊。戰斗一直持續到了夜晚,日偽軍原地等待增援部隊的到來(lái),而游擊隊持續襲擾、斃敵。次日,日軍派出飛機并出動(dòng)日偽軍1000余人到前方增援,第三大隊和自衛隊主動(dòng)撤離。此次戰斗,曾生的第三大隊和自衛隊接連擊斃日軍長(cháng)官長(cháng)瀨等50余人,日軍將其視為“進(jìn)攻華南以來(lái)最丟臉的一仗”。1942年,根據中共南方工作委員會(huì )的指示,廣東人民抗日游擊總隊成立,曾生擔任副總隊長(cháng)。這支部隊領(lǐng)導根據地軍民艱苦奮戰,戰勝了災荒、粉碎了敵人的進(jìn)攻。


1955年,曾生被授予少將軍銜



同年,香港淪陷,日軍封鎖港九沿線(xiàn)并對抗日救國人士和共產(chǎn)黨人實(shí)施抓捕,時(shí)任廣東人民抗日游擊總隊總隊長(cháng)的曾生接到香港八路軍辦事處主任廖承志的指示,開(kāi)展省港大營(yíng)救,對受?chē)顸h當局政治迫害的在港愛(ài)國民主人士、文化界人士進(jìn)行搶救,并迅速轉移至后方。接到指示后,曾生立即派出隊伍赴港營(yíng)救,拯救大批在香港受到迫害的愛(ài)國人士,他繼續留在白石龍村,和鄒韜奮、茅盾、梁漱溟等人接待救回來(lái)的同胞。他們先后從香港營(yíng)救了民主愛(ài)國人士800余人、國際友人100余人,為保存革命果實(shí)貢獻了力量。1942年1月20日,鄒韜奮為曾生題詞“保衛祖國 為民先鋒”。


威震華南,再戰魯東

1943年12月2日,東江縱隊(廣東人民抗日游擊隊東江縱隊)成立,曾生任司令員,他率領(lǐng)縱隊深入敵后,挺進(jìn)粵北山區展開(kāi)深入的抗日斗爭。1945年7月,曾生升任中共廣東區委委員,而此時(shí)的東江縱隊也已發(fā)展成一支擁有1萬(wàn)多人的人民抗日武裝。東江縱隊轉戰華南39個(gè)市、縣,成立了6個(gè)縣級抗日民主政權根據地和游擊區,與日偽軍作戰1400余次,斃敵6000余人,俘虜3500余人,成為敵后三大戰場(chǎng)之一,推動(dòng)了華南敵后抗戰和全國抗日戰爭的勝利。

1946年6月,曾生率東江縱隊主力北撤山東。在魯期間,他歷任華東軍政大學(xué)副校長(cháng),渤海軍區黨委副書(shū)記兼副司令員,中國人民解放軍兩廣縱隊司令員、黨委書(shū)記等職務(wù),先后參加豫東、濟南、淮海等戰役。1949年9月,曾生與雷經(jīng)天、尹林平指揮由兩廣縱隊、粵贛湘邊縱隊和粵中縱隊組成的南路軍,解放和平、連平、河源、龍川、惠陽(yáng)、博羅、東莞、中山等縣。10月,曾生到廣州后,任中共中央華南分局委員、兩廣縱隊司令員、珠江三角洲作戰指揮部司令員兼前委書(shū)記,奉命率部進(jìn)駐珠三角。1949年10月廣州解放后,曾生歷任廣東軍區副司令員兼珠江軍分區司令員、政委,中共珠江地委書(shū)記,華南軍區第一副參謀長(cháng)等職。


返鄉建設,成為“光頭市長(cháng)”

1952年,42歲的曾生赴朝鮮參加抗美援朝戰爭,年輕有為的他任中國人民志愿軍第12軍副軍長(cháng)?;貒?,他進(jìn)入南京軍事學(xué)院海軍系學(xué)習。1955年,曾生被授予少將軍銜。1956年8月畢業(yè)后,任南海艦隊第一副司令員。1960年,曾生從南海艦隊回到地方,歷任中共廣東省委常委、副省長(cháng)兼廣州市長(cháng)、廣州軍分區第一政委,交通部部長(cháng),國務(wù)院顧問(wèn)等職。曾生在粵期間一心為人民辦實(shí)事,先后承擔了水上居民遷陸、木屋改造、廣州賓館建設、珠江兩岸整頓改造、白云機場(chǎng)擴建等多項重大工程,還為了解決香港同胞的用水困難主抓東深供水工程等。為了廣東的百姓,他總是忙得連飯都吃不上,精神壓力太大、用腦過(guò)度,頭發(fā)也越來(lái)越稀少,后來(lái)老百姓常常稱(chēng)他為“光頭市長(cháng)”。 

他在任交通部部長(cháng)期間,堅決支持袁庚創(chuàng )建蛇口工業(yè)區。曾生的兒子曾德平回憶:“當時(shí)建設蛇口,父親和袁庚都面臨著(zhù)巨大的壓力,當時(shí)父親既要做好交通部的工作,又要為蛇口工業(yè)區的事情忙碌,為了更好地支持蛇口工業(yè)區的工作,父親分別在廣州、深圳設立了辦公室,以方便處理蛇口這邊的問(wèn)題以及和廣東省委進(jìn)行溝通協(xié)調?!痹鸀樯呖诠I(yè)區的建設付出了心血,每次到蛇口,首先要去的地方就是施工現場(chǎng)、職工宿舍和食堂,他真真切切地為職工辦事、為人民辦事,成功開(kāi)創(chuàng )了“蛇口模式”,為廣東的改革開(kāi)放事業(yè)傾注了心力。

1995年11月20日,曾生因病在廣州逝世。歸僑將軍曾生懷著(zhù)對祖國的熱愛(ài)、對民族復興的信仰,為抗日救亡奮戰一生,他的事跡激勵了無(wú)數愛(ài)國青年走上共產(chǎn)主義道路,為華南敵后抗日根據地的創(chuàng )立發(fā)展和抗日戰爭的勝利作出了突出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