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葉飛:歸僑英雄 傳奇上將

作者簡(jiǎn)介:

李振林,軍事科學(xué)院軍隊政治工作研究院解放軍黨史軍史研究中心副研究員。

李進(jìn),山東省青島市歷史研究者。


編者按:

中國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的革命戰爭時(shí)期、社會(huì )主義建設和改革開(kāi)放事業(yè)中,都有歸僑參加并做出重要貢獻!在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5周年之際,本刊特約請相關(guān)專(zhuān)家撰寫(xiě)歸僑英雄葉飛將軍的故事,以饗海內外讀者。

在波瀾壯闊的百年黨史上,開(kāi)國將帥們身經(jīng)百戰,功勛卓著(zhù),共同締造了新的歷史篇章,為新中國的革命、建設、改革事業(yè)奉獻一生。在這個(gè)偉大的群體中,有一位“跨國”歸僑將軍:革命戰爭年代,他驍勇善戰、九死一生,人稱(chēng)“打不死的鐵將軍”,三野“悍將”;新中國成立后,他堅持真理、敢于擔當,在軍地多個(gè)領(lǐng)域書(shū)寫(xiě)傳奇人生。他,就是開(kāi)國上將葉飛。


為革命多次易名

葉飛,1914年生于菲律賓奎松省地亞望鎮的一個(gè)中菲混血家庭,父親葉蓀衛祖籍福建南安,母親麥爾卡托是菲律賓當地人。幼兒時(shí)代的葉飛,有一個(gè)菲律賓名字叫西思托·麥爾卡托·迪翁戈。在生母跟前長(cháng)到5歲,葉飛與長(cháng)兄一起被父親從菲律賓送回福建,交由父親在老家的發(fā)妻撫養,按照家庭譜系起名葉啟亨。從此,葉飛在中華大地上生根發(fā)芽。

一如那個(gè)時(shí)代的眾多革命者一樣,葉飛多次改名,化名。葉飛這個(gè)名字,是1928年他參加地下革命工作時(shí)改的。當時(shí)只有14歲的葉飛,是廈門(mén)中山中學(xué)的學(xué)生,但已經(jīng)秘密參加了中共地下黨組織領(lǐng)導的革命活動(dòng)。中學(xué)畢業(yè)前,因革命需要,他放棄即將進(jìn)行的畢業(yè)考試,不要文憑,脫離了學(xué)校和家庭,完全轉入地下工作。為保密起見(jiàn),他將自己的名字由葉啟亨改為“葉飛”。有人說(shuō)這個(gè)名字表達了葉飛對民族英雄岳飛的欽敬之情,也有人說(shuō)文學(xué)底蘊深厚的葉飛,受到《木蘭辭》中“關(guān)山度若飛”的啟迪,這個(gè)名字從此相伴葉飛一生。


1955年,葉飛被授予上將軍銜.jpg

1955年,葉飛被授予上將軍銜


1930年,葉飛曾被捕入獄。當時(shí)他的一個(gè)表弟知道他叫葉啟亨,在廈門(mén)讀中學(xué),追隨共產(chǎn)黨參加革命,以后就再也沒(méi)見(jiàn)過(guò)。表弟從老家跑到廈門(mén),有熟人告訴他,啟亨表哥因參加革命活動(dòng),被警察局逮捕關(guān)在牢里。這位表弟不怕?tīng)窟B,設法疏通關(guān)系,想以送物品為名去探監。一番波折后,看守卻傳出話(huà)來(lái),在押的共產(chǎn)黨人員中并沒(méi)有葉啟亨這個(gè)人。表兄哪兒去了?原來(lái),當時(shí)葉啟亨已改名,怪不得“犯人”花名冊上沒(méi)有這個(gè)名字。后來(lái),葉飛被黨組織營(yíng)救出獄,到閩東組織紅軍游擊隊,跟國民黨反動(dòng)派展開(kāi)武裝斗爭,開(kāi)啟了戎馬生涯。后來(lái),葉飛還曾兩次使用化名。

1939年4月,新四軍第一支隊司令員陳毅率部挺進(jìn)敵后,在江蘇茅山建立了抗日根據地。當時(shí),國民黨當局名義上雖已實(shí)行合作抗日,但仍視共產(chǎn)黨武裝為“匪”,設置了不少“禁區”,嚴格限定新四軍的活動(dòng)范圍,時(shí)時(shí)想借日本人之手扼殺新四軍。為了發(fā)展壯大,時(shí)任新四軍第六團團長(cháng)的葉飛,向陳毅立下軍令狀,率部進(jìn)軍江蘇東路地區,即無(wú)錫至江陰公路以東,南起太湖、北至長(cháng)江、東接上海的一塊三角洲區域。為了應付國民黨當局第三戰區的監視,包括葉飛在內的幾個(gè)團領(lǐng)導全部使用了化名。葉飛化名葉琛,“琛”字用的是陳毅姓的諧音。


新四軍六團東進(jìn)江南蘇(州)常(熟)太(倉)地區時(shí),部分領(lǐng)導合影。左起:陳毅、劉炎、 劉飛、葉飛、吳焜、喬信明.jpg

新四軍六團東進(jìn)江南蘇(州)常(熟)太(倉)地區時(shí),部分領(lǐng)導合影。左起:陳毅、劉炎、 劉飛、葉飛、吳焜、喬信明


葉飛率部在東路地區很快取得了勝利,打開(kāi)了抗日局面。東進(jìn)的勝利使新四軍大為振奮,1939年10月,陳毅再次決定由葉飛率部北渡長(cháng)江,作為開(kāi)辟蘇北的先鋒。迫于形勢,葉飛再一次化名“聶揚”,正是“滅洋”的諧音,表達了他殺更多鬼子,奪取抗日戰爭勝利的堅定決心。


閩西遇險

在福建省革命歷史紀念館里,陳列著(zhù)一顆不起眼的子彈頭。這顆有點(diǎn)生銹的小小子彈頭,曾“深埋”在葉飛身體里長(cháng)達66年之久,直到葉飛逝世才被取出。

1933年冬天,19歲的葉飛以中共福州中心市委特派員的身份在閩東地區開(kāi)展工作。一天中午,他按照約定,在福安城外獅子頭渡口的一家客店與地下黨員接頭。過(guò)了接頭時(shí)間不久,突然沖進(jìn)三個(gè)國民黨特務(wù),葉飛來(lái)不及掏槍?zhuān)捅凰浪腊醋?。特?wù)隨即朝葉飛頭上開(kāi)槍?zhuān)D時(shí)鮮血淋漓,倒在樓板上。特務(wù)搜去葉飛身上的手槍和筆記本就跑下樓去。幸運的是,那顆子彈從葉飛頭部左耳附近射入,留在了右部頭皮處,沒(méi)有傷及腦部,這失之毫厘的差距,讓他保住了一命,但畢竟被子彈穿頭而過(guò),葉飛的頭部受到了巨大傷害,僅殘存一絲意識。葉飛聽(tīng)到特務(wù)急匆匆下樓的聲音,便掙扎著(zhù)抬頭看,卻沒(méi)想到下樓的是其中兩個(gè)特務(wù),還有一個(gè)留在樓梯口觀(guān)察他的動(dòng)靜。發(fā)現葉飛居然沒(méi)死,特務(wù)又兇殘地撲上來(lái)補槍?zhuān)粯寭糁兴男夭?,一槍打在手臂上,葉飛頓時(shí)鮮血直流,一動(dòng)不動(dòng)。

刺殺葉飛的是福安縣國民黨派出的特務(wù)隊,由于獅子頭一帶常有紅軍游擊隊活動(dòng),特務(wù)不敢久留,補槍后匆忙趕回縣城。特務(wù)頭目一看帶回的手槍和筆記本,知道被殺的正是葉飛,立即又派特務(wù)回來(lái),想砍下他的頭顱示眾??墒?,客店里早已人去樓空,特務(wù)們四處搜查一陣子,料想葉飛也活不了,便再次返城。

葉飛身中三槍?zhuān)瑓s并沒(méi)有被打死。他在確認三個(gè)特務(wù)都已離開(kāi)后,拼著(zhù)最后一點(diǎn)力氣,以驚人的意志,慢慢爬下樓梯,爬出客店,最終爬到店后面的一個(gè)小水溝邊上,昏死過(guò)去。好在附近獅子頭村群眾基礎好,村地下黨支部聽(tīng)到槍聲后,派人來(lái)觀(guān)察,天近黃昏時(shí)發(fā)現葉飛昏死在水溝邊,就組織人將他抬回村子,從鎮上請來(lái)醫生給他治傷,受條件限制,醫生只取出了葉飛手臂上的彈片。

第二天起,特務(wù)們封鎖了獅子頭周?chē)乃新房?,到處搜尋。同志們嚴格保密,沒(méi)有暴露,慢慢地,敵人放松了。此時(shí),兩顆彈頭還在葉飛身上,要想辦法將葉飛送到山上的根據地去,才能完全脫險。

同志們想出了一條妙計。那時(shí)福安農村家境好一點(diǎn)的婦女回娘家要坐轎子,同志們把葉飛裝扮成一個(gè)回娘家的婦女??僧敃r(shí)村里的女人還有裹小腳的陋習,再加上葉飛的新傷,很容易露餡。怎么辦?同志們把小腳婦女的鞋子套在他的兩個(gè)腳趾上,在膝蓋上蓋了一床棉被,只露出一點(diǎn)“三寸金蓮”,頭皮部位的傷口,用頭巾包住,僅僅露出一對眼睛。同志們了解了當地嫁娶習俗,還安排了一個(gè)隨著(zhù)轎子走的小孩,轎夫則是最可靠的戰友。有驚無(wú)險,葉飛被安全轉移到山上,同志們再次請鎮上醫生上山,取出了留在他頭部的那顆子彈。而留在胸部的那顆子彈無(wú)法取出,便一直留在葉飛體內。

葉飛早就做好為信仰犧牲的準備,沒(méi)想到活了下來(lái)。在鬼門(mén)關(guān)走了一遭沒(méi)有嚇倒他,反而讓他覺(jué)得自己是為革命而生的,是黨挽救了他的生命,更加堅定了他為革命奮斗終生的信念。傷勢好轉后,他立即奔赴閩東根據地繼續開(kāi)展工作。

葉飛曾在回憶錄中寫(xiě)到這次遇險:“在我一生的戰斗生涯中幾經(jīng)生死,1933年冬天的一次,我幾乎已經(jīng)到了死神的懷抱,但最終還是掙脫出來(lái)。那次遇難時(shí)敵人向我射出的子彈,至今還留在我身體內,真可謂刻骨銘心、終生難忘?!?/p>


猛將原來(lái)是“書(shū)生”

葉飛在福建作戰多年,發(fā)展壯大蘇區和紅軍,與國民黨反動(dòng)武裝長(cháng)期斗爭,經(jīng)歷了生死較量,“葉司令”的大名威震閩東大地。

1937年12月,新四軍在江西南昌設立了辦事處,受命組建新四軍軍部的項英、陳毅派人到閩東與葉飛聯(lián)系,要葉飛到南昌領(lǐng)受任務(wù)。接到通知后,葉飛立即動(dòng)身。1938年1月,葉飛由閩東下山途經(jīng)福州時(shí),贊成合作抗日的國民黨福建省主席陳儀聞?dòng)?,一定要?jiàn)見(jiàn)這位威震八閩的閩東紅軍最高長(cháng)官“葉司令”,特意備酒宴招待他。

當葉飛應邀赴宴時(shí),陳儀望著(zhù)面前的俊朗青年:20歲出頭的年紀,理著(zhù)軍旅中少見(jiàn)的分頭,舉止得體,頗有涵養……凝視片刻,陳儀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便疑惑地問(wèn)道:“你是葉飛先生嗎?”當得到葉飛肯定的回答后,素以愛(ài)惜人才著(zhù)稱(chēng)的陳儀不免大吃一驚,他萬(wàn)萬(wàn)沒(méi)想到,長(cháng)期以來(lái)與他周旋作戰、鬧得閩東天翻地覆的中共閩東地區最高領(lǐng)導人竟如此年輕,又如此的溫文而雅!陳儀贊嘆不已,不禁脫口而出:“你是個(gè)書(shū)生嘛!”


葉飛(右5)在蛇口 工業(yè)區聽(tīng)取袁庚匯報建設規劃.jpg

葉飛(右5)在蛇口工業(yè)區聽(tīng)取袁庚匯報建設規劃


當晚,出席宴會(huì )作陪的省保安司令,不時(shí)瞟眼看向葉飛穿著(zhù)的那身衣裳。開(kāi)始葉飛沒(méi)太在意,后來(lái)一低頭才明白,原來(lái)自己作為便裝穿在身上的這套黃呢軍服,正是從省保安司令部少將參謀長(cháng)身上扒下的。這位參謀長(cháng)前不久率部攻打閩東蘇區時(shí),被紅軍擊斃。想到這里,葉飛覺(jué)得自己有點(diǎn)“不客氣”了。但轉念一想,也好!既然認出來(lái)了,那就請牢牢記住這個(gè)教訓,真心誠意地合作抗日。于是,葉飛很坦然地跟這些昔日死敵們交杯換盞起來(lái)。


郭村戰斗巧應變

1939年9月,新四軍挺進(jìn)縱隊成立后,進(jìn)行整編和訓練,并開(kāi)始執行東進(jìn)北上、發(fā)展蘇北的戰略方針。在蘇北地區的統一戰線(xiàn)方面,陳毅同志早有安排,認為位于泰州的國民黨魯蘇皖邊區游擊總指揮李明揚、副總指揮李長(cháng)江是蘇北最有影響的地方實(shí)力派,是新四軍與國民黨頑固派的中間力量,爭取他們的中立是關(guān)鍵。1940年5月,新四軍挺進(jìn)縱隊在吳家橋勝利反擊日偽軍進(jìn)攻,轉移到江蘇揚州郭村休整。陳毅為團結“二李”抗日,曾交代葉飛要盡可能爭取“二李”,認為如果國民黨江蘇省主席韓德勤派“二李”出兵干涉,只能說(shuō)服,不可動(dòng)武,以免影響國共合作抗日的大局。

葉飛等人率新四軍挺進(jìn)縱隊為防備日偽軍“掃蕩”報復,進(jìn)駐郭村。韓德勤得知后,果真命令“二李”率領(lǐng)13個(gè)團進(jìn)攻。葉飛派政治部副主任陳同生赴泰州談判,“二李”拒絕談判。陳毅也先后數次來(lái)電指示,切不可在郭村孤軍作戰。怎么辦?葉飛與縱隊其他指揮員一直討論到半夜,權衡再三,認為這一仗關(guān)系到新四軍在蘇北能否立足和發(fā)展,如果不打,新四軍就無(wú)法打開(kāi)挺進(jìn)蘇北的缺口,打就必須打贏(yíng)。葉飛在作戰會(huì )上說(shuō):“我們前線(xiàn)指揮員了解情況,要敢于實(shí)事求是,獨立負責,這才是真正對陳司令員負責!”會(huì )上,葉飛作出了獨立作戰、還擊敵人的決定。他指揮1個(gè)多團不足2000人的兵力開(kāi)展郭村保衛戰,歷時(shí)7天7夜粉碎了敵人多次進(jìn)攻,共殲敵3個(gè)團、擊潰10個(gè)團,成為我軍以少勝多、以弱勝強的經(jīng)典范例,也揭開(kāi)了新四軍東進(jìn)的序幕。


葉飛1978年在德國考察.jpg

1978年,葉飛在德國考察


郭村保衛戰充分彰顯了葉飛堅持實(shí)事求是、敢于負責的精神,葉飛深受官兵的敬重和信任。但郭村保衛戰雖然打贏(yíng)了,爭議卻不小,有人認為“二李”是中間派,不該打;有人認為孤軍奮戰,風(fēng)險太大。葉飛卻有自己的認識:當時(shí)的戰略任務(wù)是發(fā)展蘇北,任何戰役戰斗必須服從這一點(diǎn)。沒(méi)有郭村保衛戰的勝利,江南部隊過(guò)江以后,光是吳家橋這彈丸之地,無(wú)法集結、休整,給養困難,很難立足。郭村保衛戰打贏(yíng)了,打開(kāi)了局面,從宜陵到塘頭都占領(lǐng)了,把郭村地區和吳家橋地區連成一片,陳毅同志稱(chēng)之為“我軍對蘇北之進(jìn)攻出發(fā)地”,“奠定了站穩蘇北腳跟的開(kāi)始”。

新中國成立后,郭村保衛戰被拍成了電影,片名就叫《東進(jìn)序曲》。這部電影拍得很生動(dòng),劉少奇同志曾特地請來(lái)訪(fǎng)的印尼共產(chǎn)黨領(lǐng)導人艾地觀(guān)看這部影片,并向他介紹說(shuō):這是我們中國黨正確運用斗爭策略的一個(gè)好例子。


催生“蛇口模式”

1977年5月,交通部部長(cháng)任上的葉飛率團出訪(fǎng),北歐四國現代化的交通設備、科學(xué)有效的管理模式,給葉飛留下了深刻印象。葉飛不時(shí)與同行的袁庚等人討論:哪些東西可以“拿”回來(lái)為我所用?中國交通發(fā)展怎樣才能更快些?此時(shí),他開(kāi)始設想如何利用香港招商局。

交通部香港招商局,是駐香港的一個(gè)百年老企業(yè),1950年初由政務(wù)院接管。1975年葉飛任交通部部長(cháng)后,在大批量購買(mǎi)遠洋運輸船的過(guò)程中,再次發(fā)揮了招商局的重要作用。1978年6月,葉飛出席國務(wù)院會(huì )議,第一次向中央領(lǐng)導正式提出了關(guān)于充分利用香港招商局的問(wèn)題。會(huì )后,交通部黨組派袁庚去香港,對招商局全面考察。1978年8月,交通部通過(guò)了《關(guān)于充分利用香港招商局問(wèn)題的請示》討論稿,同時(shí)作出決定:由交通部第一副部長(cháng)曾生兼任香港招商局董事長(cháng);交通部外事局副局長(cháng)袁庚任香港招商局常務(wù)副董事長(cháng),駐香港主持日常工作。針對此事,葉飛講了一段在當時(shí)很“出格”,也曾頗受非議的話(huà):“既然派袁庚去,就要授予袁庚在香港工作的權力。有些事情,他有權就地處理,不要事事請示。不能馭將于千里之外,馭將必敗?!?0月,葉飛簽發(fā)了上報黨中央、國務(wù)院的《請示》件,提出了香港招商局經(jīng)營(yíng)的24字方針:“立足港澳,背靠國內,面向海外,多種經(jīng)營(yíng),買(mǎi)賣(mài)結合,工商結合?!边@在今天看來(lái)也許不算什么,但在當時(shí)實(shí)在是石破天驚。不久,李先念等中央領(lǐng)導圈閱批復。

與此同時(shí),葉飛在上海錦江飯店議定了《請示》的具體落實(shí)意見(jiàn)。12月,葉飛等人與廣東省革委會(huì )領(lǐng)導磋商了籌建工業(yè)區的問(wèn)題。對于工業(yè)區的地址選擇,招商局經(jīng)實(shí)地考察,最后選定在寶安縣蛇口公社。1978年12月底,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huì )勝利閉幕,會(huì )議公報明確,要把黨的工作重點(diǎn)轉移到經(jīng)濟建設上來(lái),這使葉飛更加堅定了創(chuàng )建蛇口工業(yè)區的信心。

1979年1月上旬,招商局和廣東省革委會(huì )共同起草了《關(guān)于我駐香港招商局在廣東寶安建立工業(yè)區的報告》,由葉飛簽發(fā)呈報黨中央、國務(wù)院。1979年1月,李先念與國務(wù)院副總理谷牧,聽(tīng)取了袁庚關(guān)于建設蛇口工業(yè)區的匯報,并當場(chǎng)解決了蛇口招商局工業(yè)用地及工業(yè)區免稅進(jìn)出口的問(wèn)題。2月1日,葉飛召集交通部有關(guān)部門(mén)領(lǐng)導,具體研究了《報告》落實(shí)問(wèn)題,在具體分析了各部門(mén)在蛇口工業(yè)區建設中承擔的職責后,葉飛強調:這是當前全部的工作重點(diǎn)、中心,要把最強的力量拿上去,以最快的速度搞起來(lái)。2月11日,交通部統一組織了一個(gè)南下工作隊,包括1名總工程師和34位各方面專(zhuān)家、技術(shù)人員在內,任務(wù)是到蛇口公社進(jìn)行實(shí)地考察,擬訂工業(yè)區的總體規劃和“五通一平”(通水、通電、通航、通車(chē)、通信,平整土地)工程方案。

很快,蛇口工業(yè)區在全國人民新奇、疑惑的目光中破土動(dòng)工。施工過(guò)程中,拓荒者們借鑒香港企業(yè)的管理經(jīng)驗,率先引進(jìn)國外通行的競爭機制,振聾發(fā)聵地叫響了“時(shí)間就是金錢(qián),效率就是生命”的口號……同年4月,在蛇口工業(yè)區建設熱火朝天的同時(shí),廣東省領(lǐng)導趁勢提出在深圳地區劃出一塊地方,設置類(lèi)似海外的出口加工區吸引外商投資辦企業(yè)的設想。同年7月,中央同意試辦“出口特區”,這就是后來(lái)的深圳特區。

隨著(zhù)沿海特區的開(kāi)辟,蛇口工業(yè)區建設過(guò)程中率先采用的利用銀行貸款,邊投資邊獲益,再投進(jìn)去擴大收益的做法,以及吸收外來(lái)資金、技術(shù)和管理經(jīng)驗,探索市場(chǎng)經(jīng)濟運作規律,引進(jìn)競爭機制等做法,很快被稱(chēng)為“蛇口模式”廣泛傳播開(kāi)來(lái),對沿海各大城市陸續開(kāi)始的改革開(kāi)放、特區建設,起到了示范和推動(dòng)作用。


《軍港之夜》:大膽地唱

“軍港的夜啊靜悄悄,海浪把戰艦輕輕地搖,年輕的水兵頭枕著(zhù)波濤,睡夢(mèng)中露出甜美的微笑……”

這首膾炙人口的《軍港之夜》誕生于1980年,在當時(shí)紅極一時(shí),演唱者蘇小明也成為家喻戶(hù)曉的大明星。但《軍港之夜》誕生之初,卻倍受爭議,最后是時(shí)任海軍司令員的葉飛表態(tài),才使它真正地走向全國。

改革開(kāi)放之初,人們還未擺脫舊思想觀(guān)念的束縛,歌曲仍然是講究政治性、戰斗性,而缺乏藝術(shù)性、個(gè)性。大門(mén)打開(kāi)了,通俗歌曲乘著(zhù)開(kāi)放之風(fēng),以飛快的速度沖進(jìn)大陸,其中影響最大的是臺灣歌星鄧麗君。當時(shí)海政文工團的歌唱演員蘇小明,就深受這股通俗歌曲之風(fēng)的影響。

1980年,《北京晚報》和其他幾個(gè)單位要舉辦“金秋音樂(lè )會(huì )”,希望全軍各大單位派人參加。海政文工團領(lǐng)導經(jīng)過(guò)研究,決定由蘇小明代表海政文工團參加演出??紤]到當時(shí)很多歌曲過(guò)于陳舊,文工團安排創(chuàng )作組的同志給她寫(xiě)了一首新歌,這首歌便是《軍港之夜》。9月底,“金秋新星音樂(lè )會(huì )”在首都體育館如期舉行。整場(chǎng)演出中,只有蘇小明的演唱極具流行韻味。蘇小明登上舞臺深情開(kāi)唱,全場(chǎng)掌聲四起,過(guò)程中幾次被觀(guān)眾的掌聲打斷。蘇小明演唱完,臺下觀(guān)眾不斷地高喊:“蘇小明,蘇小明……”《軍港之夜》一經(jīng)問(wèn)世,就在海軍中傳唱,不久就成為廣大人民群眾喜聞愛(ài)唱的流行歌曲,并在1980年全國優(yōu)秀歌曲評選活動(dòng)中排在前列。蘇小明也迅速成為全國青年的偶像。

與此同時(shí),關(guān)于《軍港之夜》的爭議也隨之而來(lái)。有人說(shuō),蘇小明的歌咿咿呀呀,沒(méi)有革命氣勢,純屬“靡靡之音”;有人說(shuō),《軍港之夜》格調不高,怎么能唱海軍戰士睡覺(jué)呢?在海軍內部,爭論更加激烈:一部分人主動(dòng)叫好,認為群眾歡迎、戰士歡迎,就是成功,說(shuō)明方向對;但更多人認為對觀(guān)眾的掌聲要區別分析,《軍港之夜》迎合了社會(huì )上不健康的情緒,甚至有人認為蘇小明這樣的歌唱演員要處理,部隊不能留。1980年底,這場(chǎng)爭論在海軍內部達到了高潮。


未標題-1.jpg

1989年1月,葉飛率全國人大代表團訪(fǎng)問(wèn)菲律賓時(shí),與在菲律賓的弟弟妹妹們在父母墓前合影留念。 從左至右:二妹尼娜、大弟敦尼、女兒葉葳葳、葉飛、二弟撒牙孜、四弟葉大興


當時(shí)正在301醫院住院的海軍司令員葉飛也聽(tīng)說(shuō)了這件事。葉飛雖年過(guò)六旬,但他不僅是一名驍勇善戰的戰將,也是一位思想開(kāi)明的領(lǐng)導。他沒(méi)有急著(zhù)發(fā)表意見(jiàn),而是讓海政文工團組織一場(chǎng)文藝晚會(huì ),邀請海軍和地方上的一些老同志來(lái)觀(guān)賞,聽(tīng)聽(tīng)意見(jiàn)再下結論。

在這場(chǎng)晚會(huì )上,蘇小明再次登臺演唱《軍港之夜》,當她柔美的歌聲響起時(shí),全場(chǎng)掌聲雷動(dòng),觀(guān)眾高喊她的名字。蘇小明不得不繞場(chǎng)一周再次高唱。晚會(huì )結束后,葉飛召開(kāi)了座談會(huì )。軍隊的老同志說(shuō):《軍港之夜》受歡迎,在于它表達了戰士們的心愿,引起了戰士們的感情共鳴!有海味,有兵味,反映了部隊生活。地方上的老同志也說(shuō):既然戰士、群眾喜歡,就不應該禁唱,更不能將蘇小明的唱法稱(chēng)為“靡靡之音”。

葉飛非常同意大家的看法,指示海政文工團要多關(guān)心青年歌手,讓《軍港之夜》傳唱萬(wàn)里海疆。不久后,葉飛在病房里接見(jiàn)了蘇小明和海政文工團的領(lǐng)導,充分肯定了蘇小明的演唱:“只要戰士喜歡、部隊喜歡、廣大群眾喜歡,就可以大膽地演、大膽地唱!”

在葉飛的支持下,關(guān)于《軍港之夜》的爭論終于平息了。蘇小明在很多年里一直活躍在舞臺上,《軍港之夜》成了她的保留節目,也成為改革開(kāi)放初期通俗歌曲的代表作。因為《軍港之夜》,當時(shí)國內青年掀起了報名當海軍的熱潮。


中國的英雄,地亞望的兒子

新中國成立后,葉飛作為著(zhù)名的華僑上將,在海外知名度很高,他積極利用這一身份推動(dòng)對外和平友好事業(yè),特別是為中菲兩國友誼做出了巨大貢獻。

1989年1月,時(shí)任全國人大常委會(huì )副委員長(cháng)的葉飛,應菲律賓參議長(cháng)沙隆加的邀請,率領(lǐng)全國人大代表團赴菲訪(fǎng)問(wèn)。葉飛向中央報告了自己在菲律賓的家庭情況,中央同意了他在訪(fǎng)菲期間為父母掃墓的請求。菲律賓參、眾兩院對葉飛來(lái)訪(fǎng)非常重視,給予葉飛僅次于國家元首的禮遇。菲律賓各新聞報刊,在顯著(zhù)位置刊登介紹葉飛的文章和葉飛即將訪(fǎng)菲的消息,當地政府一直保留著(zhù)他的出生證明和受洗紀錄,并重修了葉飛父母的墓地。


菲華商總在公園里建立葉飛將軍紀念銅像,并將捐贈的職業(yè)學(xué)校命名為“葉飛學(xué)?!?,2000 年3月29日舉行了隆重的揭幕儀式.jpg

菲華商會(huì )在葉飛將軍紀念公園里豎立葉飛將軍紀念銅像,并將捐贈的職業(yè)學(xué)校命名為“葉飛學(xué)?!?,2000 年3月29日舉行了隆重的揭幕儀式


這次訪(fǎng)菲,距離葉飛離開(kāi)生他養他的這個(gè)國度,已整整70年。當記者競相采訪(fǎng)葉飛時(shí),他幽默地說(shuō):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未改鬢毛衰,可我連鄉音都不懂了。葉飛和女兒抵達距馬尼拉70公里的出生地地亞望鎮。地亞望地處半山區,在漫山遍野的椰林中,風(fēng)景十分美麗。葉飛出生的故屋已經(jīng)拆掉,一行人抵達了仍住在鎮上的二弟家,與當地的親友相見(jiàn),象征著(zhù)他回到了家。之后,葉飛與菲律賓的兄弟姐妹一起前往父母的墓地。那里已經(jīng)是人山人海,全鎮的人都來(lái)了,還有不少從馬尼拉等地專(zhuān)門(mén)趕來(lái)的,他們都想親眼看看這位當地出生的傳奇上將。葉飛身穿白色西服,帶領(lǐng)全家大小一起向父母的墓三鞠躬,并敬獻了一大束玫瑰花。葉飛的訪(fǎng)問(wèn)在菲律賓社會(huì )各界引起了轟動(dòng),菲律賓人認為他是菲律賓的兒子,為國家帶來(lái)無(wú)上的光榮,視他為中菲友誼的象征。

1999年4月,葉飛在北京病逝。菲律賓駐華大使向葉飛的家屬轉達了菲律賓參、眾兩院議長(cháng)的問(wèn)候,高度評價(jià)葉飛對增進(jìn)中菲兩國友誼做出的特殊貢獻。地亞望鎮理事會(huì )通過(guò)決議,把鎮中心公園命名為“葉飛將軍紀念公園”。菲華商會(huì )出資在公園里豎立葉飛將軍紀念銅像,并捐贈了一所職業(yè)學(xué)校,學(xué)校被命名為“葉飛學(xué)?!?。

2000年3月,在葉飛逝世一周年紀念日前夕,地亞望鎮隆重舉行了紀念葉飛的一系列活動(dòng),菲律賓武裝部隊總參謀長(cháng)與訪(fǎng)菲的中國人民解放軍副總參謀長(cháng)錢(qián)樹(shù)根將軍,參加了葉飛紀念銅像揭幕儀式,向銅像敬獻花籃并行軍禮。菲律賓奎松省省長(cháng)、華商會(huì )代表及葉氏家族的親友,共數百人參加了紀念活動(dòng)。從此,一尊葉飛紀念銅像,在藍天白云下巍然屹立在他的出生地,銅像的基座上,兩行大字熠熠生輝:

“中國的英雄,地亞望的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