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木棉花似未曾開(kāi)

很多年以前,老法院的門(mén)口是一條筆直的柏油路,那里長(cháng)著(zhù)許多樹(shù),有梧桐,有木棉。

早春,紅紅的木棉花燃燒了這條靜寂肅穆的街。

風(fēng)把木棉花捋下,朵朵花兒靜靜地躺在地上,腳印踩過(guò)、車(chē)輪子輾過(guò),紅色的汁液四散飛濺,灘涂滿(mǎn)地,紅殷殷一大片。撿得滿(mǎn)滿(mǎn)一衣兜回來(lái),當毽子踢,三兩腳功夫,把好端端的花摧殘了。母親則拾回煲涼水喝,物盡其用,言之:祛濕。

東風(fēng)又作無(wú)情計,看盡落花能幾醉?忽想起兒時(shí),喜歡獨來(lái)獨往,走在木棉道上,一個(gè)人去圖書(shū)館。每次去,見(jiàn)到一個(gè)氣派的大門(mén),爬過(guò)長(cháng)長(cháng)的木樓梯,刷著(zhù)銹紅色的油漆,會(huì )讓我覺(jué)得莫名的隆重。

回來(lái)的路上,木棉樹(shù)下有果菜公司,高高的水泥柜臺足足比我高出一個(gè)頭,掏出兜里不多的錢(qián)換了糖,心滿(mǎn)意足走回家。我喜歡甜食,小時(shí)母親做面條,總要單獨給我做一碗放紅糖的,我不喜放豬肉香菜。這種喜好延續到現在,沒(méi)有改變。當醫生的朋友和我說(shuō),少吃甜,滯胃。也知道甜食易讓人衰老,可依舊我行我素,偏執得如此放肆浩蕩。

市區改造,老法院早拆了,梧桐樹(shù)砍了,幸存幾棵老木棉,還相依為伴,風(fēng)雨多年。這木棉立鬧市,開(kāi)出瑰麗的花朵,我見(jiàn)了總有空山寂寥之感。就像我跟朋友說(shuō)吃甜食心情好,而他們跟我說(shuō)心情好吃什么都甜一樣。

時(shí)光無(wú)聲而漫長(cháng),木棉總在堅持。

夏天蓊郁一片,冬天落盡葉子,禿枝寒樹(shù),春來(lái)忽如一夜開(kāi)放,一年又一年,一遍又一遍,開(kāi)花結實(shí)。一朵一朵紅艷艷,開(kāi)到爆裂、耀眼、火熱,似是從干裂的嘴唇吐出來(lái)的渴望之火,熊熊燃燒得心魂飄蕩。多像傾城麗日的青春,怎樣絢爛都無(wú)比應該,怎樣青澀茫然也天寬地闊。很多舊物已棄,唯同學(xué)錄和抄抄寫(xiě)寫(xiě)的本子未丟,翻開(kāi),有歌詞,有詩(shī)歌,一首《祝?!愤€是讓一個(gè)字寫(xiě)得特別漂亮的男生抄的:“傷離別/離別雖然在眼前/說(shuō)再見(jiàn)/再見(jiàn)不會(huì )太遙遠/若有緣有緣就能期待明天/你和我重逢在燦爛的季節”。煙水茫茫,再無(wú)重逢。碰到舊友,彼此不相認,各自走散在風(fēng)中,任由俗世呼嘯。

賞心只有三兩枝,相認寒暄,堆砌笑容,我拒絕這樣的薄涼,還是像年少一樣堅持。亦舒說(shuō),人緣太好的人你根本分不清她的熱情是真的,還是有作秀的成分,這樣的人不適合做知己。

暮云過(guò)了,秋光老盡,木棉是故人。山河縱橫,木棉依舊靜篤,心中一派熱烈。我對木棉,有千般萬(wàn)種,相惜相知。那干皺無(wú)奇的樹(shù)干,難掩陽(yáng)剛之氣。南越王趙佗在公元前二世紀向漢室天朝獻上木棉樹(shù)一株,最早稱(chēng)木棉為“英雄”的是清人陳恭尹,他在《木棉花歌》中形容木棉花“濃須大面好英雄,壯氣高冠何落落”。木棉是廣州市花——英雄樹(shù)。

他骨感錚錚,但不拔劍四顧,木棉是笑看三千赤壁,眼中一湖秋水的男子。我愛(ài)這樣的男子,他給你肅然的激情,也給你安靜的妥帖。他懂得你的堅持,你最初的真,他就是那個(gè)賞心的人。他就在嶺南,在舊城,在身邊,他也在臺灣高雄,在香港金鐘,紅棉道上有婚姻注冊處。

終于遇到那等了又等的人,求而得之。余生,和你同甘共苦,走過(guò)千山萬(wàn)里路,彼此的根在土里,深情繾綣。愛(ài)這樣的人可真好,他擔得起你綿綿蕩蕩的愛(ài),他懂你水波不瀾的風(fēng)情。

在無(wú)垠的時(shí)光里,你照見(jiàn)我的張狂和放肆,而我漸漸老了,你依舊在,照見(jiàn)我的溫柔和安好。

你在我心底,開(kāi)似未曾開(kāi),朦朧又瀲滟。

既見(jiàn)君子,云胡不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