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晉江文壇一宗師

李燦煌研究封面雙.jpg

福建作協(xié)劉志峰與我協(xié)商,在李燦煌先生85周年誕辰之際,共同編輯出版《李燦煌研究》。這個(gè)想法和我不謀而合,一拍即合。作為先生生前來(lái)往最頻繁、比較受關(guān)注的文學(xué)后輩,我與志峰終于完成一樁沉積已久的心愿。邀約文朋詩(shī)友寫(xiě)文章,懷念這位已離世的晉江文壇宗師,以此聯(lián)絡(luò )激發(fā)晉江社科界、文學(xué)界的創(chuàng )作熱情,重塑“晉江詩(shī)群”“晉江散文現象”昔日輝煌,了卻先生夙愿。

根據我們對先生生前文化社交圈子的了解和印象,我們分別邀請了近20位先生的故舊之交。收到約稿信息的文朋詩(shī)友無(wú)一個(gè)回絕,均坦然接受。很快地,文章紛至沓來(lái),很短的時(shí)間內一一提交完稿。這些情真意切的追思文字,娓娓敘說(shuō)著(zhù)先生的為人為文和生活中的點(diǎn)點(diǎn)滴滴。先生喜怒哀樂(lè )的氣場(chǎng)栩栩如生,云淡風(fēng)輕笑對生活的態(tài)度躍然紙上,一個(gè)誠以待友、樂(lè )于助人的寬仁長(cháng)者形象映現腦?!?/p>

李燦煌先生出生于單親華僑家庭,是個(gè)遺腹子。后來(lái)他在自述經(jīng)歷的文章中說(shuō):“由于晚來(lái)了一步,未曾見(jiàn)過(guò)父親一面?!彼晷《?,擔當生活重負,命運多舛,半生坎坷。少讀師范,后當小學(xué)教員;寫(xiě)劇本,當劇團編劇。通過(guò)待人以誠、誠懇打拼,逐漸積累了聲望,1978年調到晉江文化館從事群眾文化工作,負責文學(xué)、戲曲、音樂(lè )等方面的事務(wù)。彼時(shí)“十年動(dòng)亂”剛剛結束,社會(huì )文化生活幾乎一片空白,正處于“撥亂反正”的時(shí)代,百廢待興。先生年屆不惑,意氣風(fēng)發(fā),與文化館同仁一道,大刀闊斧地改革各項文化事業(yè)。聞名遐邇的《星光》綜合性文藝季刊,就是他一手創(chuàng )辦的。創(chuàng )建了《星光》這塊文藝園地,先生如園丁一樣,盡心盡責地精細耕耘:犁地、松土、選種、培秧、植根、固土、澆水、鋤草、護苗……《星光》從誕生那天起,就傾注了先生無(wú)盡的心血,設置欄目、確定版式、約稿、組稿、發(fā)稿、編排、校對、印刷、發(fā)行……作為《星光》主政者,先生對晉江文藝尤其是文學(xué)動(dòng)態(tài)了如指掌,時(shí)刻關(guān)注區域內文壇宿將與文學(xué)新人的變化態(tài)勢和創(chuàng )作苗頭,通過(guò)筆會(huì )、改稿會(huì )、個(gè)別約談,圍繞文學(xué)主題、立意、技巧與作者坦誠相見(jiàn),及時(shí)溝通勉勵,鼓舞作者樹(shù)立從事文學(xué)創(chuàng )作的信心。迎來(lái)送往一撥又一撥老作者,結交了一批又一批新文友,在他熱忱待人地苦心經(jīng)營(yíng)下,晉江文學(xué)的百花園始終彌漫著(zhù)盎然春意。因經(jīng)費困難,《星光》曾一度???。他利用自己參加政協(xié)的影響力,在各種場(chǎng)合不停地反映呼吁,引起有關(guān)方面重視,財政單列了專(zhuān)門(mén)預算,促使刊物復辦。正是先生揮臂鼓勁,不斷動(dòng)議,一本培養了大批本土作者、在海內外文藝界產(chǎn)生影響、擁有一定讀者群的純文藝內刊,始得以起死回生、重獲新生。即便是退休以后,先生還一直關(guān)注《星光》的一舉一動(dòng)。他將這本寄托著(zhù)晉江文藝群體生存空間、前途命運的雜志視為自己文學(xué)的第二生命。

先生鐘情于文學(xué),幾十年筆耕不輟。早在1957年,先生就在《園地》(《福建文學(xué)》前身)發(fā)表敘事長(cháng)詩(shī)《姑嫂塔》,一舉奠定他在福建詩(shī)壇的地位。人到中年,又熱衷散文創(chuàng )作,在《人民日報》《散文》等有影響的報刊發(fā)表了《刺桐》《清如許》《南音》等一系列盈滿(mǎn)著(zhù)閩南文化符號的作品。先生幼時(shí)與寡母相依為命,歷經(jīng)人世間酸咸苦辣?;蛟S是家庭緣故,早逝的父親使他深刻地領(lǐng)會(huì )到了華僑婦女的生存艱難、生活困頓,“番客嬸”這個(gè)詞包含著(zhù)的血淋淋現實(shí),在他心靈深處種下了苦澀。他筆下多表現離別、傷逝、凄苦的婉約零丁情緒。描寫(xiě)石湖港航標姑嫂塔的《依然石塔踞山頭》,象征望夫回歸闔家團圓的冀盼,一個(gè)“踞”字,活靈活現地突顯??菔癄€、癡心不改的深意,情天恨海、此生綿綿有絕期的南音《孤棲悶》,令人感受纏繞不散的個(gè)中滋味。先生駕馭僑鄉題材輕車(chē)熟路,視野的廣度、構建的高度、挖掘的深度、掌握的溫度,讓人擊節稱(chēng)嘆、回味無(wú)窮。

為編注《晉江楹聯(lián)選》,訪(fǎng)晉江文化館首任館長(cháng)許書(shū)紀(林錦山攝影).jpg

為編注《晉江楹聯(lián)選》,李燦煌(右)先生拜訪(fǎng)晉江文化館首任館長(cháng)許書(shū)紀

將讀書(shū)寫(xiě)作的居所取個(gè)名號,借以表達主人的生活態(tài)度,是中國文人的傳統,先生也不例外。他將位于“紅旗館”文化館大院西北角一隅的工作室取名“望云齋”。從1978年起,他的大部分歲月都蝸居在這間10平方米的斗室內。幾十年如一日,白天工作會(huì )客,晚上讀書(shū)寫(xiě)作,不在乎是周一或者星期天。說(shuō)是夜以繼日,絲毫也不過(guò)分。他被授予“福建省勞動(dòng)模范”的榮譽(yù)稱(chēng)號,實(shí)至名歸。

先生一向待人接物不驕不餒。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不棄販夫走卒。很長(cháng)一段時(shí)間,他主管全市民間職業(yè)劇團事務(wù),由于工作的緣故,平時(shí)往來(lái)多為梨園子弟?!鞍釕虔?,看戲憨”,演藝人天性喜熱鬧愛(ài)計較,搬弄是非挑釁對錯,有時(shí)為5毛錢(qián)報酬得失,演員與戲頭家差點(diǎn)兒就要大打出手。先生總是不厭其煩地居中調停,樂(lè )于評判,敢于仲裁,厘清紛爭,使一場(chǎng)場(chǎng)矛盾化解于無(wú)形。幾十年間,晉江城鄉鑼鼓喧天,幾十個(gè)劇團每年演出幾千上萬(wàn)臺戲,由亂哄哄的幕表戲轉變?yōu)橛邪逵醒鄣亩ㄐ蛻?,整頓戲劇市場(chǎng)牽扯了先生太多精力。晉江這個(gè)“戲窩子”終歸不因民間職業(yè)劇團之間的利益糾纏交織,產(chǎn)生太大的激烈沖突,民間戲劇市場(chǎng)有序發(fā)展,創(chuàng )作表演藝術(shù)精品迭出,受到省文化廳高度肯定,1991年專(zhuān)門(mén)來(lái)晉江召開(kāi)現場(chǎng)會(huì ),鄭重地向全省推廣戲曲市場(chǎng)管理的“晉江經(jīng)驗”……出入望云齋的更多的是文人與墨客。這是一些來(lái)自晉江各鄉鎮各村里的業(yè)余作者、農民畫(huà)家等,也不乏省內外成名成家的大學(xué)者、老教授,聞名登門(mén)拜訪(fǎng)請教問(wèn)題。問(wèn)者虛懷若谷,答者真誠坦率,恪守待客之道。先生有扎實(shí)的古典文學(xué)功底,博學(xué)強記,施之以禮的儒雅談吐、溫和對接,讓人如沐春風(fēng)……寬厚的胸懷廣納八方賓朋,周到細致,迎來(lái)送往。長(cháng)年累月,望云齋總是人聲鼎沸,人流絡(luò )繹不絕。我曾說(shuō)先生交游廣泛,談笑有鴻儒,往來(lái)無(wú)白丁。先生糾正說(shuō),他結交不少,但游歷不多,交游更談不上廣泛,貴在有不少知交好友,大家認知、認同、認可,就是最大的欣慰。幾十年來(lái),他很少離開(kāi)晉江,守著(zhù)望云齋,《閩南相思》《驀然回首》《望云齋散文隨筆》《泉南掌故札記》《李燦煌詩(shī)選》等一本本著(zhù)作源源不斷地呈現在讀者面前。

李燦煌(林錦山攝2).jpg

李燦煌在寫(xiě)作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與晉江文化不離不棄,晉江文化事業(yè)也伴隨先生一生。

1997年,因接班人的緣由被主管部門(mén)勸留3年、超期服役的先生終于正式退休了。退休后的先生,似乎比之前在職時(shí)更忙了。他晚年不幸罹病,常年吃藥透析,高大魁梧的身體被病魔折磨得孱弱消瘦。他拖著(zhù)病軀繼續為晉江文化事業(yè)的傳承弘揚奔忙。在他的極力勸說(shuō)倡導推動(dòng)下,《晉江文化叢書(shū)》得以啟動(dòng)。先生自始至終負責統籌執編《晉江文化叢書(shū)》這個(gè)浩大的文化基礎工程。至2013年,歷時(shí)16年,《晉江文化叢書(shū)》共編纂出版6輯38卷,逾900萬(wàn)字,內容主題包涵千年古邑晉江的歷史人文、地理山川、文物古跡、民俗掌故,可稱(chēng)得上是晉江歷史文化大百科全書(shū)。先生作為叢書(shū)的掌舵人,從選題到出版的各個(gè)環(huán)節,慎重衡量,反復考慮,多方征求專(zhuān)家學(xué)者不同意見(jiàn)。每一本書(shū)所散發(fā)的墨香,無(wú)不凝聚著(zhù)先生畢生學(xué)問(wèn)修養和對晉江大地歷代先賢的敬畏。

尤慎書(shū)李燦煌詩(shī)5.jpg

尤慎書(shū)李燦煌詩(shī)

先生是晉江文化界真正意義上的先生。他是晉江文壇的引導者和指導者,先生之名,名副其實(shí),恰如其分。眾所周知,文學(xué)創(chuàng )作是個(gè)性化的勞動(dòng)。作家講究追求個(gè)人風(fēng)格,體現性格特點(diǎn)。每一位個(gè)體作家無(wú)不個(gè)性張揚、自視甚高,雖不敢舍我其誰(shuí),起碼是自恃才情,能夠聽(tīng)得進(jìn)去批評意見(jiàn)的,多乎哉?不多也!先生扶植后學(xué)表里如一,言傳身教令人信服。20世紀80年代初,朦朧詩(shī)派興起,印象派、意識流、“野獸派”大霸詩(shī)道,視傳統派如無(wú)物,老派詩(shī)人亦不屑為伍,嗤之以鼻,奮起論戰,口舌之爭不時(shí)發(fā)生。先生不徐不疾,不慌不亂,不偏袒不倚仗,不搞打一棒拖一把那一套,而是以理服人。我曾在《說(shuō)不盡的“星光”》一文寫(xiě)道:大凡晉江文學(xué)作者,均與《星光》結下不解之緣。說(shuō)是“不解之緣”,皆因這些人心中有一個(gè)文學(xué)情結。這個(gè)結,任性難解開(kāi),隨意掙不脫。晉江版圖不大,彼此之間,相隔不遠,熟門(mén)熟路。晉江文人秉性直白,遇事說(shuō)理,若是主義觀(guān)點(diǎn)迥異,寫(xiě)作流派或創(chuàng )作方法對立,可以爭得臉紅耳赤,吵得暴跳如雷;受傷了的和氣,會(huì )隨著(zhù)時(shí)間的流逝散淡,消于無(wú)形。不似大都市的人,相互之間,派系林立,虛與委蛇,圈子中套著(zhù)圈子,一畝三分地容不得他人說(shuō)三道四,頤指氣使,唯我獨尊……晉江文學(xué)氛圍幾十年如一日,始終風(fēng)清氣正,與先生虛懷若谷的胸襟息息相關(guān)。他從不以個(gè)人意志彈壓不同聲音,壓制不同觀(guān)點(diǎn)。執牛耳者有此情懷,大象無(wú)形,大音稀聲,反而造成百花齊放、和諧順暢的生動(dòng)的文學(xué)局面?!皶x江詩(shī)群”“晉江散文現象”為省內外文學(xué)界矚目,文學(xué)新秀如雨后春筍成批冒尖,本土作者中,至今涌現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13名、福建省作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93人,每年均有優(yōu)秀作品和個(gè)人專(zhuān)著(zhù)迭迭問(wèn)世,這在八閩大地80多個(gè)縣市區中,絕對獨此一家,別無(wú)分號。

作家有個(gè)性,文學(xué)有流派,自然就有山頭。晉江文學(xué)當然也有山頭。但晉江文學(xué)只有一個(gè)山頭,這座山頭的巔峰理所當然踞守著(zhù)一座石塔,這座矗立的石塔就是晉江文化界景仰的李燦煌先生。先生就是晉江文學(xué)的一座豐碑——做文章,抒寫(xiě)僑鄉大地陽(yáng)光雨露春風(fēng);做文人,培育文壇后學(xué)晚輩不遺余力。

先生年近80,也算大福。逝者如斯,不虛此生矣。謹以一聯(lián)作為結語(yǔ)以紀先師燦煌:山繞紫帽成群出,水隨晉江向海流?!?/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