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150客棧

微信圖片_20201021161001.jpg

站在陽(yáng)臺上,欣賞雨后的皇冠山晨景,霧就像調皮的孩子,衣裙飄飄地纏繞皇冠山。被雨洗過(guò)的村莊露出清秀容顏,公路拐來(lái)拐去地在山梁上留下不規則的符號,大怒江若隱若現。

走出150新客棧大門(mén),我在寫(xiě)著(zhù)“老姆登怒族特色村寨”的石頭前站了幾分鐘。霧大,石頭上的字顯得有些虛化。走上石頭背后的小路,經(jīng)過(guò)達比亞廣場(chǎng)和教堂,我往150老客棧走去。150是郁伍林名字的諧音,郁伍林是老姆登村最早開(kāi)辦客棧的人。其客棧有兩處:一處挨近村委會(huì ),開(kāi)辦時(shí)間較早,姑且稱(chēng)為150老客棧;一處挨近觀(guān)景臺,姑且稱(chēng)為150新客棧。我下榻在150新客棧里,宿舍陽(yáng)臺面對皇冠山和怒江大峽谷。

150老客棧保存了完整的怒族建筑風(fēng)格,千腳落地、籬笆圍墻、木地板、火塘?;鹛辽戏綗熝鹆堑募茏?、掛著(zhù)的臘肉,還有籬笆墻上裝飾性的小背簍等,處處入鏡頭。坐在火塘邊閑聊的有福貢縣怒族學(xué)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曲路、省級“達比亞”非遺傳承人波金山、還有郁伍林的母親。談話(huà)正酣,郁伍林走了進(jìn)來(lái)。雖久仰郁伍林大名,我還是首次見(jiàn)到他。他身材高大,一雙大眼有神,戴著(zhù)怒族頭套,穿著(zhù)休閑家居衣服,隨和而又親切。

說(shuō)不完的話(huà)題。

皇冠山景色入眼,我不時(shí)被吸引了注意力。老姆登村的房屋一律背靠碧羅雪山,面向皇冠山,處處風(fēng)景如畫(huà)。走在老姆登村,無(wú)論哪一個(gè)角度都走不出皇冠山的視野。

我不止一次來(lái)過(guò)老姆登村,但入住150客棧還是第一次。我來(lái)時(shí)正值谷雨時(shí)節,布谷催耕,春雨綿綿,皇冠山上霧靄蒙蒙。150老客棧接待了一撥又一撥客人,以至于換洗的被褥因天氣原因曬不干,備用的都用上了,無(wú)法接待我這個(gè)慕名而來(lái)的人,被安排到新客棧里。老客棧有8間客房,緊挨著(zhù)父輩傳給郁伍林的老房子。住在老客棧,可以親近火塘,方便傾聽(tīng)火塘邊傳承的怒族創(chuàng )世紀,感觸怒族古老的民居氣息,品味舌尖上的怒族文化,還可以隨時(shí)采訪(fǎng)郁伍林。他是個(gè)忙人,采訪(fǎng)他要見(jiàn)縫插針才行。未能如愿在老客棧住宿,我的遺憾可想而知。所幸,我住在觀(guān)景房里,坐在床上就能看到皇冠山。走出房間,站在陽(yáng)臺上,呈現眼前的,又是另一番遼闊壯美的怒江大峽谷景致。

逗留老姆登村,我時(shí)常被皇冠山和云霧迷住。云霧有時(shí)聚成一線(xiàn),有時(shí)碎散開(kāi)來(lái),猶如仙女般翩翩起舞,有時(shí)猶如炊煙從皇冠山上裊裊飄升?;使谏酵?,云霧多情,早中晚有不同的表情和舞步上演。谷底的云霧如怒江水流動(dòng),凝如羊脂玉。兩岸高黎貢山和碧羅雪山峰巒連綿不絕,道不盡風(fēng)光旖旎,閱不盡山的偉岸。老姆登村風(fēng)純凈,融入自然山水和村民間,令人心曠神怡。

微信圖片_20201021161010.jpg

老姆登村依山勢而建,以漁塘為中心,民居緊挨著(zhù)民居,猶如花瓣向四周綻放。這個(gè)坐落在碧羅雪山懷抱的怒族聚居村,背靠的山被村民稱(chēng)為“神山”。從美麗公路分岔而來(lái)的村級硬化公路經(jīng)過(guò)老姆登村,向著(zhù)被世人號稱(chēng)“記憶之城”的知子羅而去。觀(guān)景公路連接著(zhù)進(jìn)村公路,在老姆登村迂回曲折地向著(zhù)神山而去,到了神山腳下,觀(guān)景公路變成了步棧道,在密林間穿行,順山勢攀援而上,直達茶山,穿過(guò)茶林到達知子羅。

說(shuō)起150客棧,還得從二十多年前說(shuō)起。

1996年,上海中華民族大觀(guān)園迎來(lái)了一批云南人,他們代表26個(gè)民族來(lái)此打工,郁伍林是其中之一,他代表怒族。魯冰花也是其中的一員,她代表獨龍族。兩個(gè)年輕人在上海相識、相知、相愛(ài)。兩年后,倆人攜手回到怒江。郁伍林把魯冰花娶進(jìn)家門(mén),給妻子準備的新房就是幾代人居住過(guò)的千腳落地木板房。老房子沒(méi)有啥值錢(qián)的東西,只有火塘的溫暖和家人溫馨的愛(ài)。


雖然郁伍林夫婦到上海打工見(jiàn)過(guò)世面,但一開(kāi)始并沒(méi)想過(guò)開(kāi)客棧。山外來(lái)客到老姆登,未及返回,順便到郁伍林家借宿。有人在村里問(wèn)路咨詢(xún),往往被介紹到郁伍林家。郁伍林與妻子魯冰花熱情好客,拿出干凈的床單鋪在床上,安頓借宿者;家里有啥吃的拿出來(lái)給客人吃,從未想過(guò)向客人收取費用??腿俗吆?,他們收拾床鋪時(shí),常常在枕頭下、在搖籃邊發(fā)現客人留下的錢(qián)和紙條??腿私ㄗh郁伍林家經(jīng)營(yíng)客棧,慢慢地做,不僅方便客人食宿,也有收入可以改善生活現狀。

祖輩、父輩以農業(yè)生產(chǎn)為主,種苞谷,養豬養雞,最大的愿望就是風(fēng)調雨順,莊稼有好收成,糧食裝滿(mǎn)柜子,一年吃糧不發(fā)愁,一家人平平安安。子承父業(yè)的郁伍林夫婦壓根沒(méi)有想到辦客棧,只想老老實(shí)實(shí)盤(pán)田種地,但在山外來(lái)客的不斷慫恿下,他開(kāi)始嘗試辦客棧。隨著(zhù)旅游發(fā)展理念深入人心,政府部門(mén)加大了對老姆登村的扶貧力度,給老姆登村修路、引水。來(lái)老姆登的游客越來(lái)越多,村民們看到郁伍林家開(kāi)辦客棧生意紅火,也陸續有人效仿開(kāi)辦客棧。2007年,老姆登村五家客棧受到政府扶持,郁伍林家便是其中之一。他在老屋旁邊蓋了石棉瓦平房。作為怒族人,郁伍林酷愛(ài)本民族文化,他不愿拆掉老房子,留下幾代人記憶的老房子,那是怒族文化的活標本,他想留著(zhù)作紀念。

隨著(zhù)旅游的發(fā)展,郁伍林家的客棧無(wú)法滿(mǎn)足慕名投宿的游客。2012年,一些外來(lái)游客在150客棧住宿,被郁伍林的樸實(shí)感動(dòng),與之成了朋友。他們建議郁伍林客棧要重新建設,擴大規模,建成標間,并表示愿意借資金給郁伍林。鄉政府和州縣旅游局也對郁伍林進(jìn)行了扶持。在政府的有力助推和好心人的幫助下,郁伍林把平房掀掉,重新建蓋了三層樓高的水泥樓房。重建后的客棧房間帶衛生間,極大地方便了旅客。在郁伍林看來(lái),怒族客棧如果沒(méi)有了怒族特有的建筑,只有籬笆裝飾外墻的現代化建筑高樓,雖然房間里設施齊全,但缺少千腳落地的木板房作陪襯,旅游業(yè)會(huì )失去靈魂。郁伍林便在經(jīng)營(yíng)的客棧里植入了民族文化元素,吸引更多游客慕名而來(lái)。

來(lái)老姆登旅游的游客越來(lái)越多,村里的客棧也越來(lái)越多。2015年,郁伍林在北京朋友的建議下,在觀(guān)景臺附近修建150新客棧。修建150新客棧得到了政府的強有力支持,郁伍林貸款由政府擔保。新客棧的修建,使得郁伍林的客棧生意越做越大,解決了部分親戚就業(yè)問(wèn)題。

在150客棧的帶動(dòng)下,老姆登村目前有了18個(gè)客棧。老姆登村客棧多了,但并不存在惡性競爭的情況,游客來(lái)了,喜歡去哪家住宿就去哪家,沒(méi)有哪家客棧主動(dòng)拉客。誰(shuí)家客人多忙不過(guò)來(lái),別的客棧就會(huì )來(lái)幫忙。遇到客多住不下時(shí),彼此間還會(huì )互相介紹客源??蜅_€帶動(dòng)了另一撥做生意的村民,在觀(guān)景臺擺攤的多了起來(lái),出售土特產(chǎn)和涼粉。美麗公路修好后,客棧收入翻倍增長(cháng),擺攤村民的收入也越來(lái)越好,尤其是黃金周時(shí),擺攤一天能賣(mài)出兩三千元的東西??蜅I鈳?dòng)了村民的內生動(dòng)力,養豬的養雞的種菜的多了起來(lái)。在家門(mén)口打工和做生意,能更好地照顧老人和孩子。以前羞于與人交易的怒族人,如今落落大方地做起了生意。

郁伍林熱愛(ài)本民族文化,他謙虛地向年老的民間藝人拜師學(xué)習,與他們交流,“達比亞”、口弦,他都會(huì )熟練彈奏。2014年,郁伍林當上了省級非遺傳承人。當他彈起“達比亞”,唱起“哦得得”,渾厚圓潤的歌聲令人不由想起奔騰的怒江來(lái)。作為“哦得得”省級非遺傳承人,郁伍林時(shí)常代表怒族去參加文化交流活動(dòng),到北京、珠海等地演出。

微信圖片_20201021161025.jpg

郁伍林通過(guò)客棧生意帶動(dòng)怒族文化的傳播和交流,并給建檔立卡戶(hù)創(chuàng )造就業(yè)的機會(huì )。波金山家住沙瓦,他是省級“達比亞”非遺傳承人,他家是建檔立卡戶(hù),他時(shí)常到150客棧給游客表演節目,每天收入200元。他與郁伍林不僅是師徒,更是舞臺演出的好搭檔。倆人配合默契,時(shí)常給愛(ài)好怒族文化的孩子們傳授“達比亞”、“ 哦得得”,把怒族民間文藝發(fā)揚光大。

老姆登村除了客棧產(chǎn)業(yè)引人注目外,茶產(chǎn)業(yè)同樣引人注目。2014年,郁伍林注冊了“郁伍林茶葉種植合作社”,有5戶(hù)社員,生產(chǎn)的茶叫“老姆登150納珈”。他們自己炒茶葉,自己包裝,作為土特產(chǎn)放在客棧出售,放在客房供客人品嘗。郁伍林茶葉生意得以拓展,得益于旅游業(yè)的紅火。游客到老姆登游覽,親眼目睹高山生態(tài)茶,見(jiàn)到他們炒茶的工藝,且通過(guò)品茶,覺(jué)得老姆登的茶好,入住150客棧后就會(huì )購買(mǎi)茶葉,送給親朋好友。郁伍林茶葉種植合作社以加工紅茶為主,社員們各炒各的茶,由150客棧出售。由于天氣及人工等原因,有的茶炒得好,有的茶炒得稍差一些,令飲茶者口感不一,隨著(zhù)茶葉購買(mǎi)量大起來(lái)后,購買(mǎi)方為此提出意見(jiàn)。收購鮮葉,統一加工,這是郁伍林茶葉種植合作社必走的路。

2018年,一位老總來(lái)到老姆登旅游。機緣巧合,這位老總與郁伍林茶葉種植合作社合作,出資在老姆登建一個(gè)工廠(chǎng),郁伍林茶葉種植合作社負責茶葉生產(chǎn),對方負責包裝銷(xiāo)售。茶廠(chǎng)建起來(lái)后,由郁伍林負責,于2019年生產(chǎn)茶葉,而合作社在原來(lái)的基礎上又增加了二十多戶(hù)社員?!拔乙粋€(gè)人富不行,大家共同富裕才行”,郁伍林發(fā)自?xún)刃牡臉銓?shí)話(huà)語(yǔ),引人共鳴。

作為農業(yè)經(jīng)濟扶持,省農業(yè)廳撥款50萬(wàn)元,扶持郁伍林茶葉種植合作社的茶廠(chǎng),在原有設備不足的基礎上添置一些設備,擴大經(jīng)營(yíng)范圍,更好地帶動(dòng)老姆登群眾致富。望著(zhù)遠去的背影,我為這位鄉村能人感到自豪。在怒江鄉村,如郁伍林般的產(chǎn)業(yè)帶頭人還有很多,他們忙碌在脫貧攻堅的戰場(chǎng)上,為建設家鄉添磚加瓦?!?/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