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喚醒沉睡的華僑古屋

佛嶺村 (1).jpg

佛嶺村位于福建閩中九仙山麓,是德化縣國寶鄉八個(gè)行政村之一,鄉政府所在地。群山環(huán)抱,屋舍儼然,良田百畝。廈沙高速九仙山脈的跨山大橋橫穿上空,橋下一灣深澗環(huán)繞村前。借助于幾年來(lái)的旅游帶動(dòng),兩三公里長(cháng)的深澗已被開(kāi)發(fā)成“云龍谷”風(fēng)景區。

村里,居住著(zhù)從元代初遷徙而來(lái)的葉氏族人。他們收種捕獵,繁衍生息,歷經(jīng)數百年的風(fēng)雨,上世紀90年代后期人口已達1400多人。隨后在城市化的進(jìn)程中,村里的青壯年和孩子們逐漸地告別了家鄉,留下的是一些上年紀且故土難離的父輩們。

近年來(lái),在中央“精準扶貧”、“振興鄉村”的號召下,德化縣及鄉黨委、政府對全鄉八個(gè)村莊施行了“一村一策”的發(fā)展戰略,特別是以“云龍谷景區”為龍頭的佛嶺鄉村旅游,因地制宜,方興未艾;一些閑置多年的古民居被盤(pán)活成為民宿,重新煥發(fā)出光彩與活力。其中,就有清末民初著(zhù)名愛(ài)國華僑葉乃矧興建的“福美堂”等,這些古厝不但列為國家“傳統鄉落”的保護名錄,還成為當地頗具特色的民宿群落。百年歲月,舊貌換新顏,鄉村振興,讓我們見(jiàn)證了一座華僑宅院的前世今生。

“青青綠草鋪滿(mǎn)山下路邊開(kāi)野花/河水彎彎圍繞著(zhù)它就是我的家/風(fēng)兒吹動(dòng)花兒樹(shù)枝天邊掛彩霞/一片安詳一片幽雅它是我的家……”

已是仲夏,來(lái)自閩東南沿海城市生活的我們,結伴走進(jìn)瓷都德化西部的國寶鄉佛嶺村,一彎河水繞過(guò)村前;村前是一條寬闊整潔的瀝青路旁逸斜出地通往村中,錯落的山崗下是一片綠油油的稻田,硬化的機耕路邊,掛上大紅燈籠,田中有一池荷花怒放,木棧道蜿蜒池水之上,魚(yú)兒在荷中間擺尾,蛙聲鼓噪,一派現代山村的農耕文明。

一座座民居簇擁在山腳,藍天白云下,田埂邊上堆放著(zhù)各種造型的草垛。間或有上年紀的村民在家門(mén)口勞作,見(jiàn)有生人來(lái),會(huì )自覺(jué)地打聲招呼并給個(gè)笑臉,讓寧靜的山村洋溢著(zhù)一股久違的淳樸與善意。面對此情此景,我耳邊仿佛響起當年香港歌手汪明荃演唱的這首讓人一詠三嘆的《家鄉》 ,那優(yōu)美的旋律和樸實(shí)的歌詞,仿佛就是對眼前的這片“家鄉”的詠嘆。


古厝構成山村的

“民居長(cháng)廊”

佛嶺村,源于山中官道邊有一尊天然石佛而得名,后被毀。四面青山環(huán)抱中一塊可供耕作的平地,民宅依山而建。前期經(jīng)“盤(pán)活”并重新修葺后的古厝,古典又洋氣地呈現在我們面前,有福美堂、谷外云居、龍蟠堂、汲興堂等等。

佛嶺村古民居走廊.jpg

佛嶺村古民居走廊

值得一提的是古大厝福美堂,其占地兩畝,二進(jìn)式土木結構,歇山頂“皇宮起”,彩色泥雕的屋脊兩端有伸出屋外的燕尾翅,粉墻黑瓦。主建筑外有圍墻,石塊砌墻基,墻內有埕,入大門(mén)前有石階,兩側是廂房,屋中有取光的天井,天井呈回字形,過(guò)天井石階就是主屋的廳堂,廳中上方懸掛木制匾額“福美堂”。廳堂兩側的門(mén)窗有雕飾,以花鳥(niǎo)為主,廳兩側有泥塑的櫸頭,上下兩層,室內主結構梁柱均以原木支撐。經(jīng)介紹,改造前整棟樓房有二十來(lái)間10平方米內的房間。

在舊時(shí)的小山村,能擁有這樣風(fēng)格和規模的建筑一定是位不簡(jiǎn)單的人物。果不其然,這就是馬來(lái)西亞華僑富商葉乃矧的故居。其坐北朝南,依山臨水,門(mén)前一片良田。

歷經(jīng)近百年風(fēng)雨,福美堂已沒(méi)人居住,也沒(méi)了當年的精神氣概。被盤(pán)活后,當地邀請了多位古建筑專(zhuān)家對房屋進(jìn)行加固,房間數從原來(lái)的二十多間改為八個(gè)套間,最大的達到90多平方米,配有聊天室和獨立衛生間,木制地板,歐式燈飾等;而廳堂則設有小型書(shū)吧和休閑廳,正式投用后,顧客盈門(mén)。

佛嶺村民風(fēng)淳樸,得益于當地政府的引導,如今重修后的葉氏宗祠也被租用作為家風(fēng)家訓館,“海絲”游學(xué)基地,設有講堂,并有剪紙、香道及制瓷等當地的傳統工藝展示,儼然成為對外的“文旅”窗口。在村中古屋被紛紛喚醒時(shí),村中的舊公社會(huì )場(chǎng)演繹成3D影院,舊糧倉一躍而成為休閑會(huì )所……

對此,鄉黨委書(shū)記蘇宏斌介紹:“近年來(lái),我們在工作中發(fā)現佛嶺村存在著(zhù)不少閑置的空房,而一些早期建筑由于缺乏管理,出現各種各樣的老舊問(wèn)題。為了盤(pán)活這些‘舊物’的價(jià)值,鄉黨委、政府與村兩委進(jìn)行溝通,引導村民對空房進(jìn)行合理利用。先由村委會(huì )統一租賃回收,再通過(guò)轉租的形式引入民間資本來(lái)運作經(jīng)營(yíng)。定位是‘文化性、鄉土性與品質(zhì)感’兼顧,外舊內新、外樸內奢的裝修格調,以打造極具特色的佛嶺精品民宿群?!?/p>

目前,佛嶺村已完成5座民宿的租賃工作,其中3座已裝修完畢投入使用。與此同時(shí),讓經(jīng)營(yíng)的投資方返聘村民,促進(jìn)村民就地就業(yè),并設置了保潔、綠化、餐飲等就業(yè)崗位。

承租福美堂的老板李明媚介紹說(shuō):“這些舊房子都是一些比較有特色的古民居,由村里統一招商,我們共投入400多萬(wàn)元,將福美堂改為‘山有·福美’民宿。其是閩南山區特色的華僑建筑,始建于1928年。我們承租后,主要是從房屋的內部功能性進(jìn)行改變,為此也花了很多時(shí)間邀請專(zhuān)家進(jìn)行設計論證。如今,它從一座老舊的民居變成一座簡(jiǎn)奢現代的中式酒店,在審美與舒適度方面,都得到客人的充分肯定?!?/p>

除了福美堂,這里還有龍聚堂、汲興堂等,這些山村舊民居,如今內部結構都被裝上時(shí)尚的都市元素,呈現出鄉村別墅般的古樸與典雅。依山簇擁,構成佛嶺村的“民居長(cháng)廊”。   

走訪(fǎng)中,我們偶遇前來(lái)入住的廈門(mén)一家人,女主人說(shuō):“像‘山有·福美’這樣既具有山區特色又兼具華僑厝特色的民宿并不多見(jiàn)?,F在交通便捷,很適宜周末休閑游玩。這里山清水秀,又有田園風(fēng)光,住上一夜,能感受到別樣的鄉野情趣和寧靜?!?/p>


福美堂

見(jiàn)證百年的變遷

福美堂的原主要管理者是葉乃矧的長(cháng)孫葉耀榜,租賃后老人也清閑了許多。其已是不惑之年的兒子葉望懷在城里工作,卻時(shí)?;丶铱赐改?,他說(shuō),這房子一共住過(guò)四代人,曾祖父、祖父、家父、他本人,除曾祖父外,三代人都是在這里成家立業(yè)的。

在近百年間里,也讓我們見(jiàn)證了一座華僑宅院的瓜瓞延綿,如今分布在海內外的子孫已達上百人。

在我眼里,這座老房子就像一位百歲滄桑的老者,守望著(zhù)故園;眼前稻穗千重浪,起伏蕩漾,依舊是當年可供耕作的良田。然而滄海桑田,社會(huì )的發(fā)展進(jìn)步讓村民都趕往城里,追求新的生活,但這“烏籃血跡”的家鄉依然是他們揮之不去的鄉愁。

從德化的華僑史料中,我們大致能找到相關(guān)的文字:葉乃矧,出生于晚清,幼年時(shí)為生計所迫,隨親戚漂洋過(guò)海謀生。后自創(chuàng )“福美牌”橡膠,聲譽(yù)遠揚,積累盈豐。心系家鄉的他,捐資興辦了國寶南陽(yáng)小學(xué),并設葉氏獎學(xué)基金,發(fā)展文教事業(yè)?!捌咂摺笔伦兒?,葉乃矧在馬來(lái)西亞的住所成為許多飄海過(guò)海同胞的暫住地、聯(lián)絡(luò )點(diǎn),并接濟過(guò)許多同胞。不僅不遺余力向廣大華僑宣傳抗日救亡,還多次向華僑籌集物資、款項,支援祖國同胞抗日斗爭。

福美堂.jpg

福美堂外景

1937年抗戰爆發(fā),金門(mén)和廈門(mén)淪陷,大批難童流離失所,亟待解決保育問(wèn)題。翌年二月,在南洋的葉乃矧回國后率先捐資10000元,瓷商蘇由甲也踴躍捐資1000元襄助,倡議在縣城程田寺設立慈兒院。在他們的帶動(dòng)下,一些熱心慈善事業(yè)的華僑及本縣人士亦捐資支持,購置教學(xué)設備。時(shí)由葉乃矧、蘇由甲等組成董事會(huì ),借城關(guān)程田寺原慈英初小校舍為校舍,于1939年4月創(chuàng )辦了私立德化縣鳳林慈兒院,蜚聲中外。

一座百年古厝,見(jiàn)證了一位愛(ài)國華僑的桑梓情懷,也見(jiàn)證了葉氏四代人的山區生活。葉望懷介紹,曾祖晚年選擇葉落歸根,而當年在馬來(lái)西亞的子女,現都居住在馬來(lái)西亞和新加坡,子孫中有經(jīng)商的,有學(xué)術(shù)界的博士,每年清明或冬至,他們都會(huì )結伴回到佛嶺,血脈至親,讓家族的內外子孫其樂(lè )融融。

那年,葉乃矧的子孫們回舊居省親,見(jiàn)福美堂屋頂漏雨并有部分坍塌,共同出資30萬(wàn)元,對屋頂進(jìn)行修繕。轉眼間,這座融合南洋風(fēng)格土木結構的樓房,已成為佛嶺村“民居長(cháng)廊”的“橋頭堡”。

如今,已有兩個(gè)孩子的葉望懷常抽空回到佛嶺老家。他是政府部門(mén)的司機,福美堂出租后,他與父母搬到隔壁建于五六年前的新居,他笑著(zhù)說(shuō):“每周回家除了看望父母外,養蜂是業(yè)余興趣;我放養了十多箱‘中華蜜蜂’,除了上山鍛煉,還能增加點(diǎn)收入。這里花木飄香,瓜果滿(mǎn)園,山清水秀,釀出的蜂蜜有種特別的花香味,供不應求?!?/p>

葉望懷已是60多歲的母親周琴蓮笑呵呵地說(shuō):“現在我和妯娌都是民宿的保潔員,每月3000元報酬,這對于我們一輩子的種田人來(lái)說(shuō),很滿(mǎn)足了,在家里就可以工作,還可以利用閑暇時(shí)料理家務(wù)?!?/p>


鄉村的未來(lái)

更具魅力

近年來(lái),國寶鄉通過(guò)“盤(pán)活資產(chǎn)、激活資源、用活資金”的“三活”舉措,在“美麗鄉村”“小康建設”中發(fā)揮出極大的作用,傳統村落的“民宿群落”已成為一道誘人的風(fēng)景,華僑古厝福美堂更是游人徜徉的地方。

如今,沿溪而下的漂流河道,每逢周末或節假日,成百上千的外地游客紛至沓來(lái)。旅游項目包括有叢林穿越、萌寵動(dòng)物園、李花園、觀(guān)山谷瀑布等,村中的云龍谷正在申請4A旅游景區,向前更進(jìn)一步。

走訪(fǎng)中,我們還了解到,在今后的舊村改造中,當地將堅持以“修舊如舊”原則進(jìn)行,秉承“戴云山筑”作為主體風(fēng)格進(jìn)行裝修改造,屋面統一“平改坡”,以傳統的閩南古厝土木結構建筑方式:硬山及卷棚屋頂、燕尾型屋脊、穿斗式木作為主要結構。厝內既要有雕梁畫(huà)棟鮮明的地方特色,還需蘊含獨特的文化內涵。使其形成格調統一、色彩協(xié)調的整體建筑風(fēng)貌,力使每一座古民居都能成為“閩南山區建筑文化的活化石”。同時(shí),還將對村中的古井、古樹(shù)、古橋、古道等歷史景觀(guān)進(jìn)行逐步修復,真正發(fā)揮出其歷史價(jià)值。    

當地一位老人告訴我們:“現在到佛嶺來(lái)的人很多,我們種的菜也很好賣(mài),一次幾輛旅游車(chē)上的客人,一下子買(mǎi)走了5000斤的芥菜和白蘿卜,這種變化真的很大?!?/p>

對于未來(lái)發(fā)展,鄉長(cháng)蘇文忠表示:“佛嶺村里面還有不少特色、風(fēng)格迥異的古民居,有普通的民居,有方形、弧形土樓、抗倭古堡等,開(kāi)發(fā)利用指日可待。特別是近年來(lái),出外發(fā)展的村民也紛紛返鄉置業(yè)。隨著(zhù)佛嶺村各方面的發(fā)展變化,相信國寶鄉包括佛嶺村在內的這些特色鄉村,會(huì )以獨特的閩南山區風(fēng)情吸引更多的游客?!?/p>

李明媚還介紹:“古厝被盤(pán)活后,房東除了房租以外,還有農產(chǎn)品的銷(xiāo)售收入。以后我們還會(huì )根據當地特色開(kāi)發(fā)更多有附加值的項目,比如做一些市集文化,幫助當地農民做更多的農產(chǎn)品推廣,給農民帶來(lái)更多實(shí)實(shí)在在的收益?!?/p>

如今,在德化國寶鄉,一些山村古屋被紛紛喚醒,村民的小康生活有了更加堅實(shí)的保障,這片綠水青山一定能描繪出金山銀山的斑斕圖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