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麻涌出新湖

微信圖片_20200916103857.jpg

麻涌,是東莞的一個(gè)鎮,涌,讀音是“沖”,是不是客家孑存的中原正音古韻,不得而知,反正當地人皆如此讀。當地的地標性景色應該是華陽(yáng)湖濕地公園,住宿處可以引頸遙望,因為公園門(mén)口巨大的牌樓很引人注目。

聽(tīng)聞要去華陽(yáng)湖泛舟夜行,這真是令人感興趣的游覽項目。

古人將夜月泛舟視為雅興,或恣意,或吟嘯,或載美,或風(fēng)發(fā),赤壁酒闌興懷古,潯陽(yáng)江頭夜中吟,皆不失千古絕唱。不唯須眉,女兒家也會(huì )泊舟,如秦淮八艷之類(lèi),固然是倚欄調笑,然其中不乏巾幗人物的行事,讀陳寅恪《柳如是別傳》,書(shū)中不惜筆墨記柳如是與幾社才子陳子龍等“云間三子”,泛舟秋塘,縱論國事沉淪,“流商激楚揚清歌”(宋征璧《秋塘曲》),令人遙見(jiàn)舟上“意氣欲何”的女兒風(fēng)采。統而言之,夜色中泛舟,總會(huì )引發(fā)思古幽情,遄飛逸興。當然,古人夜色泛舟也不乏悲戚,這在古人詩(shī)中屢見(jiàn),杜甫的“親朋無(wú)一字,老病有孤舟”,令人傷感;孟浩然的“風(fēng)鳴兩岸葉,月照一孤舟”,令人凄涼;劉昚虛的“滄溟千萬(wàn)里,日夜一孤舟”,令人悱惻。舉不勝舉的詩(shī)詠“孤舟”,在封建時(shí)代是一個(gè)詩(shī)境的符號,夜色中的“孤舟”是那個(gè)年代文人的孤獨哀嘆。今人讀來(lái)真是很難引起共鳴。

對提議夜舟游華陽(yáng)湖,心甚喜,華陽(yáng)湖沒(méi)有赤壁、潯陽(yáng)江、秦淮河那般眾口傳誦,也沒(méi)有蘇東坡月夜吟賦、柳如是與才子們激揚風(fēng)發(fā)、白居易與琵琶女天涯淪落青衫濕那樣蕩氣回腸的典故,更沒(méi)有名詩(shī)人如杜甫、孟浩然等流傳百代的詩(shī)句,這難免有些索然,但畢竟是嶺南月夜,泛舟湖波,是履痕中不易享受的良辰佳事。無(wú)思古之幽情,大可暢懷于今宵。

華陽(yáng)湖,碧樹(shù)堤圍,水闊千頃,夜色澄澈,和風(fēng)微拂,燈火向樓臺初上,霓虹與湖波相輝。古色古香的游船,雕欄篷頂,古人是叫畫(huà)船吧?燈光秀撩起的瀑布竟然像風(fēng)中的柳枝一般,婀娜搖曳,煥發(fā)出迷幻的條條光柱。船從它們面前經(jīng)過(guò),瀑布濺起的水珠被風(fēng)吹進(jìn)舷窗,灑在倚窗觀(guān)景人的臉上,衣襟上,點(diǎn)點(diǎn)絲絲,惹起人們的笑語(yǔ)。那可不是天上吹落的雨絲,也不是湖波被攪動(dòng)濺起的浪滴,是讓人們感知嶺南濕潤溫暖的氣息吧?

閃爍變幻的霓虹景色,不時(shí)引起船客們的指劃贊嘆,不時(shí)聽(tīng)到人們說(shuō)起華陽(yáng)湖的由來(lái),以前不過(guò)是三條小河,是化工、電鍍和洗水漂染行業(yè)為主的傳統工業(yè)區,河水發(fā)黑,涌生臭味,墳地連陌,農田荒蕪,雜草叢生,是東莞有名的“龍須溝”。2013年開(kāi)始“壯士斷腕”,決心還老百姓天藍、地綠、水清。網(wǎng)上可查到一組數字:為徹底告別“龍須溝”,關(guān)停清拆污染企業(yè)、禽畜養殖場(chǎng)近四百家共16.5萬(wàn)平方米,遷墳2.8萬(wàn)座,河涌清淤165萬(wàn)立方米……這是一組沉甸甸的數字!數字終于換成了達8000畝核心區的濕地公園,再不復“野有蔓草,零露溥兮”的荒蕪景象,而是花木繁盛,湖波粼粼,天光云影,空氣清新。這里不收門(mén)票,從此成為當地老百姓們的休閑佳處。若干種候鳥(niǎo)也翩翩而來(lái),成為人們喜歡的賞心悅事。據說(shuō)原來(lái)盛行的麻將已然快要絕跡,人們越來(lái)越喜歡這里,越來(lái)越離不開(kāi)這里。

陳殘云的著(zhù)名長(cháng)篇小說(shuō)《香飄四季》就是在麻涌體驗生活而寫(xiě)成的,那個(gè)年代與今天已恍如隔世,翻天覆地的劇變令人感慨,感動(dòng)。我問(wèn):陳殘云寫(xiě)《香飄四季》時(shí),來(lái)過(guò)華陽(yáng)湖前身的那三條小河嗎?他的小說(shuō)里提到過(guò)嗎?答:當然沒(méi)有。我想,陳殘云寫(xiě)小說(shuō)的那個(gè)時(shí)代,當然不會(huì )想到今天會(huì )出現一個(gè)美麗的華陽(yáng)湖,恐怕也不會(huì )想到麻涌,東莞,嶺南,神州大地,會(huì )有如此翻天覆地的神奇改變!

船在湖上蕩漾,輕輕矣乃,慢慢扺靠堤岸,拾階而上,岸上卻是一條華彩喧囂的街市,霓虹閃爍,各種店鋪樓閣鱗次櫛比,人們在悠閑的漫步,享受夜色中亮起來(lái)的愜意。霓虹之彩映射在身上,五色斑斕,不由想起清代經(jīng)學(xué)家惠士奇的兩句詩(shī):“偶然作吏山水邦,衣裳尤帶云霞色”,第一句若改成“偶然夜游華陽(yáng)湖”,霓染衣裳,真真是貼切此景此行。

微信圖片_20200916104359.jpg

一行過(guò)橋,望見(jiàn)橋下一間類(lèi)似雕欄舞臺的房間,停步,憑欄俯視,燈光明暗,絲弦切切,聲腔悠揚,里面有上了年紀的男女在弄曲舞袖,說(shuō)是粵劇票友們在切磋技藝。陪游的朋友介紹說(shuō):麻涌水鄉文化底蘊很深厚,獲得過(guò)“中國曲藝之鄉”“省民間文化藝術(shù)之鄉”等榮譽(yù)稱(chēng)號。全鎮有曲藝社23個(gè),每個(gè)村和社區至少有一個(gè)曲藝社。而且是“嚶其鳴矣,求其友聲”,每個(gè)曲藝社皆常年對外開(kāi)放?;泟‘斎桓鞘艿饺藗兊南矏?ài)。凝眸許久,油然而生羨慕,悠閑怡然而癡癡熱愛(ài)著(zhù),是人最可寶貴的享受吧?想起白天參觀(guān)過(guò)的古梅鄉生態(tài)農業(yè)園新農村,猶歷歷在目。麻涌宋代立村,原來(lái)就稱(chēng)“古梅鄉”,那種變化是巨大而令人從內心感到欣喜莫名的。今天的農民,決不應該僅僅滿(mǎn)足于溫飽富裕,最終應是提升生活品質(zhì),直至文化水準。

麻涌位于東莞市西北,地處珠江口北部東岸珠江三角洲平原地帶。而珠江上,從宋代直到1949年前,一直生活著(zhù)“疍民”,“生在江海,居于舟船,隨潮往來(lái),捕魚(yú)為業(yè)”(《太平寰宇記》),在清代被列為“賤民”(《清史稿》食貨志一·戶(hù)口田制),雖然從血統上也是漢族土著(zhù),但卻不能與岸上漢人通婚,生計艱辛,且受歧視欺侮。雍正七年(1729年)朝廷曾下令“聽(tīng)其于近水村莊居,力田務(wù)本”,但直到民國也從未“改業(yè)從良”。新中國成立后,政府單成立漁民村,大多上岸居住,基本上不再以船為家。據說(shuō)40歲以下的也不再以捕魚(yú)為生。這也是一個(gè)翻天覆地的變化,在改革開(kāi)放的今天,他們的生活一定更加美好富足。在泛舟歸來(lái)途中,忽然想到:他們若是也來(lái)泛舟湖上休閑,該是怎樣的心情呢?

宋代女詩(shī)人朱淑真在湖上泛舟時(shí)寫(xiě)詩(shī)說(shuō):“坐上詩(shī)人逸似仙”,她只是在憧憬能見(jiàn)到她心心相通的愛(ài)人,那只是個(gè)小我的境界,今天的華陽(yáng)湖能讓所有的老百姓們都“逸似仙”,這才是真正的大手筆!日落而息,衣食足而逍遙游,這不正是歷代仁人志士大庇天下的愿景體現么?

今夜泊舟華陽(yáng)湖,全然不會(huì )像蘇東坡那般心生苦悶、白居易那般同病憐憫,陳子龍柳如是那般扼腕嘆息,去享受和老百姓們一樣的半日之閑,何其愜意,何其暢美。

中國自古有一個(gè)非常風(fēng)雅的文化傳統,凡州縣直至鄉鎮,必有當地名勝八景或十景,載于志書(shū)播于口碑。麻涌也不例外,在明末清初,此地民安物阜,文風(fēng)鼎盛。對地方慶會(huì )、風(fēng)物欣賞,甚為講究。也定評有“麻涌八景”傳揚至今:“東海漁歌”、“南坦禾云”、“西園夜市”、“北丫蕉雨”、“魁樓晚望”、“花橋佛廟”、“白鶴榕蔭”、“歸義鐘聲”,見(jiàn)其名,也令人神游其境。不過(guò),美固然矣,而華陽(yáng)湖之夜,當不遜于昔者,麻涌是不是應該重評“麻涌新八景”?若是,我投華陽(yáng)湖名列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