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小延安”的故事

東江縱隊北撤.jpg

東江縱隊北撤

在東莞清溪,有一座依山傍水的小庵,叫廣緣庵。山不高,卻有大片林子。多是嶺南常見(jiàn)的荔枝、龍眼樹(shù)。時(shí)下并不掛果,枝繁葉茂。水面也不大,就是院子前的一座小荷塘。水很清,似有一些魚(yú)兒在游動(dòng)。荷花開(kāi)得很好。不過(guò),從花期看,大概是夏天結束前最后一次綻放了。進(jìn)了山門(mén)不遠,就是小庵的院子。不是進(jìn)香的大日子,香客不多,游人也不多,有些清冷。平時(shí)大門(mén)緊閉著(zhù),想要進(jìn)入觀(guān)光,可以走兩邊的門(mén)。

名字叫得響,名聲還不算大。出了清溪鎮,便少有人知道。這座供當地百姓祈福還愿的小庵據說(shuō)建于明代,有點(diǎn)歷史。漫長(cháng)歲月里,故事并不多,也不傳奇。唯一可圈可點(diǎn)的故事發(fā)生在右邊那些廂房里?,F在經(jīng)過(guò)整修的邊門(mén)墻上嵌了一塊方石板,上面記錄了這里曾經(jīng)發(fā)生的事情:1944年冬天到1945年春天,廣東人民抗日游擊隊東江縱隊曾借助這座不知名的小庵,舉辦了兩期干部訓練班,培訓了140多名黨政軍干部。這些受訓者后來(lái)都成為東江縱隊和地方上的重要干部,有一些同志犧牲在后來(lái)的戰爭中,更多人在解放后活躍在廣東省的許多工作崗位上。如今也有很多人不在世了。因這兩期培訓班,廣緣庵在當時(shí)被稱(chēng)為“小延安”,在廣東革命史上留下光彩的一筆。

關(guān)于東江縱隊,我知之甚少。讀過(guò)一點(diǎn)資料,沒(méi)有專(zhuān)門(mén)做過(guò)功課。而關(guān)于“小延安”,則一無(wú)所知,第一次聽(tīng)說(shuō)。和我一起來(lái)的散文作家林漢筠,也是東莞黨史研究專(zhuān)家,對這一帶紅色文化如數家珍。他一邊帶我參觀(guān),一邊當起了講解員。說(shuō)實(shí)話(huà),那個(gè)艱苦的戰爭年代,不可能特意給后人留下很多資料,絕大部分資料早已無(wú)法收集到了。今天我們看到的,只是一些文字資料和少量歷史圖片。好在有林先生,才使這段悲壯歷史豐富可感起來(lái)。

林先生說(shuō),東江縱隊架構很大,其實(shí)力量還很薄弱,主要靠游擊戰和日軍周旋,伺機打擊敵人。但做為一把尖刀,插在強敵心臟,足以讓敵人吃不下飯,睡不著(zhù)覺(jué)。日軍常常調重兵要消滅東江縱隊。在殘酷的戰爭中,部隊減員很大,干部損失也很大,需要培養大批干部補充到部隊和地方。廣緣庵一帶,是當時(shí)的路東縣委主要活動(dòng)地區。群眾基礎好,便于掩護;又是山區,隱避性強,適合人員集中,是理想的培訓場(chǎng)所。于是,在那幾個(gè)月里,許多游擊隊員在這里接受馬列主義知識和黨的教育,革命意志的教育,初心忠誠的教育。他們又從這里,走向殺敵的戰場(chǎng)??梢哉f(shuō),這是東江縱隊的一次重要的“黨建”。

林先生說(shuō),東江縱隊在抗日戰爭中建立彪炳千秋的功勛,是在1942年,在日軍眼皮底下,從香港搶救出800多位中國近現代的文化名人。其中包括茅盾夫婦、柳亞子、鄒韜奮、廖沫沙、韓幽桐、梅蘭芳、蔡楚生、司徒慧敏等,他們幾乎是當時(shí)中國文化界的半壁江山。這些文化人,后來(lái)都在自己的領(lǐng)域里,為新中國文化建設作出重要貢獻。如果不是這次歷史性的搶救,新中國文化就無(wú)法開(kāi)創(chuàng )出一個(gè)輝煌的時(shí)代。為了使這次大營(yíng)救萬(wàn)無(wú)一失,東江縱隊按照黨中央的安排,派出了自己最優(yōu)秀的重要干部,如廖承志、劉黑仔、林平、曾生、袁復、楊康華、喬冠華、王作堯等。他們的名字應該銘記在我們共和國的歷史之中。

微信圖片_20200917112300.jpg

攝影/張  陵

東江縱隊更多的普通指戰員沒(méi)有在歷史上留下自己的名字。記住名字不重要,記住并傳承他們的精神更重要?!靶⊙影病睔v史陳列室里,有一張照片,令人過(guò)目不忘。這是一張當代雕塑的照片,塑造的是幾名東江戰士戰斗的形象。1944年7月,東江縱隊獨立第三中隊在老虎山一帶與日軍400多人發(fā)生遭遇戰。少年班長(cháng)黃友率4名戰士奉命阻擊敵人,掩護主力撤退,最后全部壯烈犧牲。林先生說(shuō),這個(gè)事跡與狼牙山五壯士同樣悲壯慘烈,真希望有一天,文學(xué)作品也能寫(xiě)出他們的故事。林先生自己就是一個(gè)作家,他這些年一直致力當地紅色文化的研究開(kāi)發(fā),寫(xiě)過(guò)不少紅色題材的作品。想必他有意寫(xiě)這個(gè)題材,也許,我們不久就能讀到。廣東的紅色文化到處都有。這是嶺南文化發(fā)展到現當代積累下來(lái)的重要資源,很值得好好開(kāi)發(fā)。

如今,廣緣庵已開(kāi)辟為“黨建”教育基地。在院子一頭,修建了一座鮮紅顏色的雕塑。是一面黨旗的形象,上面寫(xiě)著(zhù)入黨誓詞。每年,清溪鎮的黨員們都會(huì )來(lái)這里過(guò)“黨日”,重讀誓詞,也重溫歷史。有意思的是,廣緣庵并沒(méi)有因為邊上如此莊嚴的環(huán)境而少了香火。常常是,一邊是黨員們朗讀入黨誓言,一邊是老百姓進(jìn)香求福。紅色文化與民間宗教文化和諧共存,互相映襯,倒也是一個(gè)鮮見(jiàn)的景觀(guān)。

我注意到不少地方,紅色文化一旦突出和強化,老百姓的文化就被邊緣,就被弱化。本來(lái)嘛,這是老百姓的土地,紅色文化是建在老百姓土地上的,應該更多地尊重老百姓,感恩敬畏老百姓,不可排斥老百姓的文化。其實(shí),廣緣庵的紅色文化早已融化在老百姓心中,也成了老百姓自己的文化。廣緣庵供著(zhù)觀(guān)音菩薩,玉皇大帝,也專(zhuān)門(mén)有一間供臺,供著(zhù)幾個(gè)共產(chǎn)黨人的精制銅像。他們是:毛澤東、周恩來(lái)、朱德、葉劍英、鄧小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