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她把印尼民歌唱遍中華大地——寫(xiě)在歌唱家、教授陳蓉蓉 80 壽誕之日

在棉蘭上高中時(shí)的陳蓉蓉.jpg

在棉蘭上高中時(shí)的陳蓉蓉

陳蓉蓉老師離開(kāi)我們已經(jīng)整10周年了,她是2010年3月28日去世的。原本我這篇文章是想在她逝世10周年的日子完成的。突如其來(lái)的疫情,打亂了正常的工作和生活,我的采訪(fǎng)、收集資料、寫(xiě)作計劃也暫時(shí)擱淺。隨著(zhù)國內疫情的好轉,動(dòng)筆的愿望又強烈起來(lái)。經(jīng)過(guò)一番走訪(fǎng)、電話(huà)采訪(fǎng)、查閱資料、靜心思考……終于如愿以?xún)敯盐恼聦?xiě)完。今年10月11日是陳老師80歲壽辰,我想此時(shí)能發(fā)表這篇文章,也是文逢其時(shí),天遂人愿,是對陳老師在天之靈的告慰,也是對她如歌之生命的追思和緬懷吧——“斯人已去,歌聲長(cháng)存”。


她是全家8個(gè)姐弟中

第一個(gè)回到中國的

陳蓉蓉1940年10月11日出生在印度尼西亞蘇門(mén)答臘棉蘭市,祖籍福建莆田。她是華僑第二代。陳蓉蓉的父親陳熙,是上世紀30年代廈門(mén)大學(xué)中文專(zhuān)業(yè)高才生,學(xué)生時(shí)代要求進(jìn)步,因積極參加學(xué)運,反對腐敗政府的統治,遭威脅逼迫,只身逃到蘇門(mén)答臘島的棉蘭,投親謀生。陳熙善良正直,為人忠厚,而且,文學(xué)功底好,又能書(shū)會(huì )畫(huà)。妻子張翠珠是印尼第四代華僑,溫柔賢惠,樂(lè )觀(guān)開(kāi)朗,還能歌善舞,音樂(lè )天賦突出。夫婦倆都是教師,陳熙在棉華中學(xué)教語(yǔ)文,后來(lái)還做了校長(cháng);張翠珠在當地小學(xué)教音樂(lè )。陳蓉蓉就生長(cháng)在這樣一個(gè)淳樸善良、有著(zhù)濃厚文化藝術(shù)氛圍的家庭。

當新中國誕生的消息傳到棉蘭時(shí),作為華校校長(cháng)的陳熙第一個(gè)在家門(mén)口掛起了鮮艷的五星紅旗,被當地親國民黨勢力罵為“紅屁股校長(cháng)”。在陳蓉蓉身上既有父親正直善良、熱愛(ài)祖國、要求上進(jìn)的品德,又繼承了母親賢淑聰慧、樂(lè )觀(guān)開(kāi)朗的天性,家庭的熏陶影響,使少年時(shí)代的陳蓉蓉對中國古典詩(shī)詞,對唱歌跳舞、彈琴都很有興趣。她最早會(huì )背誦的詩(shī)詞是“慈母手中線(xiàn),游子身上衣……”,平時(shí)最?lèi)?ài)唱的歌是“一條大河波浪寬,風(fēng)吹稻花香兩岸……”。

陳蓉蓉與丈夫石惟正一起備課(上世紀80年代).jpg

陳蓉蓉與丈夫石惟正一起備課(上世紀80年代)

新中國萬(wàn)象更新、朝氣蓬勃、蒸蒸日上的喜人形勢,深深地感染著(zhù)海外僑胞,也喚起了他們渴望回到祖國懷抱的強烈愿望。陳蓉蓉父母決定,把家中8個(gè)兒女中的老大——陳蓉蓉第一個(gè)送回祖國,接受高等教育,培養成才。由于當時(shí)教師收入微薄,加上要撫養8個(gè)子女,陳家的生活比較拮據。為了讓陳蓉蓉早日回國,夫妻倆節衣縮食、東拆西借,終于湊夠了她回國的船票錢(qián)。1960年2月,陳蓉蓉告別父母和弟弟妹妹,只身踏上了回國的路程。離開(kāi)家里的那天,父親一再叮囑她:回國后一定好好學(xué)習,成為建設國家的有用之才呀!母親把她送上棉蘭碼頭的“皇家號”游輪,望著(zhù)女兒漸行漸遠的身影,母親強忍離別之痛,默默為女兒的平安、幸福祈禱……誰(shuí)也沒(méi)想到,陳蓉蓉這次離家竟成了與父母的終生離別。當她30年后再次回到棉蘭時(shí),只能在父母雙親的墓碑前,默默訴說(shuō)無(wú)盡的思念與深深的告慰了。

陳蓉蓉滿(mǎn)懷對新中國的美好憧憬,抱著(zhù)發(fā)奮學(xué)習、報效祖國的堅定理想,踏上了祖國的熱土。她先到北京華僑補校短期補習,后又轉到了當時(shí)的天津女六中學(xué)習。這一年的秋天,她考入天津音樂(lè )學(xué)院,成為了聲樂(lè )系一名大學(xué)生。校園里青春勃發(fā)、昂揚向上、放飛理想、追求進(jìn)步的良好氛圍,令陳蓉蓉興奮不已,她把在國外燙的卷發(fā)改為兩個(gè)小辮,穿著(zhù)一身紅色運動(dòng)服,就像一團火一樣和同學(xué)們一起上課、練聲、彈琴、跳舞,奔跑在操場(chǎng)、球場(chǎng),她的歌聲和笑聲不時(shí)在校園回蕩。她,一個(gè)歸國僑生,憑著(zhù)對祖國的真摯感情,對事業(yè)的執著(zhù)追求,還有她熱情開(kāi)朗、淳樸率真的性格,很快融入了學(xué)校這個(gè)新集體。

有一次,學(xué)校組織下鄉勞動(dòng),為照顧歸僑學(xué)生,輔導員讓陳蓉蓉留在宿舍學(xué)習,可她堅決不肯,找班長(cháng),找帶隊老師,又找系領(lǐng)導,她說(shuō):“我應該和國內同學(xué)一樣下鄉勞動(dòng),我能吃苦,也會(huì )干活。不信,你們看看!”她真的沒(méi)有任何嬌氣,在田地里勞動(dòng)時(shí)她干得特別歡實(shí)。此后,學(xué)校每次下農村,去工廠(chǎng),到部隊,她總是第一個(gè)報名,不僅搶著(zhù)干活,她還主動(dòng)和農民、工人、戰士們打成一片。有一次下鄉勞動(dòng),她住在一位孤老戶(hù)大娘家,每天早晨,陳蓉蓉幫助老人做早飯,晚上從地里回來(lái),又和老人聊家常,給老人唱印尼歌曲,老人特別喜歡她,一聲聲“閨女”、“閨女”的叫她,親熱得就像母女倆。在下鄉的日子里,陳蓉蓉常常是白天和村里的鄉親們一起摘棉花、掰玉米,晚上教她們唱歌、跳舞。村干部們說(shuō):“別看陳蓉蓉是華僑,她能和我們說(shuō)到一起、干到一起、樂(lè )到一起!”


她把印尼民歌唱遍祖國大地

1965年盛夏之際,陳蓉蓉大學(xué)畢業(yè)了,天津音樂(lè )學(xué)院把學(xué)習成績(jì)優(yōu)異、以演唱印尼民歌見(jiàn)長(cháng)的陳蓉蓉作為難得的人才留校任教。同時(shí),她歌唱生涯的第一個(gè)收獲期也開(kāi)始了。在1965年畢業(yè)至1966年期間,陳蓉蓉先后參加了學(xué)校組織的深入工廠(chǎng)、農村、部隊、機關(guān)、學(xué)校、科研院所等基層單位慰問(wèn)演出和天津市舉辦的各個(gè)節慶日、紀念日的聯(lián)歡活動(dòng)。此時(shí),舞臺上的陳蓉蓉,氣質(zhì)高雅脫俗,音質(zhì)或激昂豪邁,或宛轉悠揚,她的女中音和載歌載舞的表現形式以及風(fēng)格獨特的印尼民族歌曲,使她的演唱散發(fā)出別具一格的迷人風(fēng)采。她在演唱施光南創(chuàng )作的歌曲《我的祖國媽媽》中,以結實(shí)、圓潤的抒情長(cháng)句唱出一個(gè)海外游子對祖國、對故土的深深眷戀,歌聲的高亢、嘹亮,氣息的充沛比一般的女中音更多地滲透出男性的陽(yáng)剛之美,給觀(guān)眾以鼓舞和振奮。印尼巴達族民歌《寶貝》通過(guò)陳蓉蓉細膩真摯的詮釋?zhuān)隽藫u籃邊母親對嬰兒、對遠行丈夫的柔情和思念,最后那句“寶貝……哎!”以呼喚式的弱聲處理方式,把觀(guān)眾的情感帶入一種溫暖的母愛(ài)之中,音樂(lè )雖結束,但甜美、溫馨的情感還在觀(guān)眾心里流動(dòng)。膾炙人口的印尼民歌《哎喲,媽媽》,是陳蓉蓉每場(chǎng)演出必唱的曲目,她表達出的那種輕松、活潑、靈動(dòng)、幽默的歌唱風(fēng)格,深受觀(guān)眾,特別是青年觀(guān)眾的喜愛(ài),每次演唱時(shí)觀(guān)眾都報以熱烈的掌聲和歡呼聲。無(wú)論是演唱蘇門(mén)答臘民歌《星星索》、《衷心贊美》,還是演唱爪哇民歌《美麗的梭羅河》,她那載歌載舞、優(yōu)美抒情的表演,都給觀(guān)眾呈現出一幅熱帶雨林、海風(fēng)徐來(lái)的民俗風(fēng)情畫(huà)卷。她以真摯熱情、自然大氣的演唱,傳遞著(zhù)高尚、純真、友善的藝術(shù)美,她用甜美動(dòng)聽(tīng)的歌聲贏(yíng)得了觀(guān)眾的熱愛(ài)與尊敬。一位中學(xué)生說(shuō):“如果說(shuō)歌聲有顏色,有的歌聲是褐色,有的是淡青色,有的是黑色,陳蓉蓉老師的歌聲是紅色的,帶給我溫暖和愛(ài)意?!币晃怀钀?ài)好者說(shuō):“陳老師的歌聲不僅動(dòng)聽(tīng),還帶著(zhù)撲鼻香味兒,我仿佛能從她的歌聲中聞到飄來(lái)的陣陣花香?!?/p>

陳蓉蓉老師和她的學(xué)生們.jpg

陳蓉蓉老師和她的學(xué)生們

1965年秋,正在天津的周恩來(lái)總理在一次聯(lián)歡會(huì )上聽(tīng)到陳蓉蓉演唱的兩首歌曲,一首是《向北京致敬》,抒發(fā)了少數民族對黨和毛主席的熱愛(ài)之情;另一首是《我的祖國在非洲》,表達非洲黑人姑娘對殖民統治的憤怒和對獨立、自由的向往。演出結束后,周總理與陳蓉蓉親切交談,稱(chēng)贊她唱得好,特別是《我的祖國在非洲》這首歌,唱出了非洲人民爭取民族解放、國家獨立的心聲,總理還一句句地向陳蓉蓉學(xué)唱這首歌??偫磉€詢(xún)問(wèn)她在印尼家人的情況,記住了陳蓉蓉的名字。后來(lái)有一次開(kāi)全國人代會(huì ),周總理見(jiàn)到來(lái)北京參會(huì )的天津音樂(lè )學(xué)院的負責人時(shí),還向他詢(xún)問(wèn)起陳蓉蓉的近況。陳蓉蓉聽(tīng)說(shuō)后十分感動(dòng),表示一定要用優(yōu)美動(dòng)聽(tīng)的歌聲,架起中國人民和印尼人民感情的橋梁,報答總理的關(guān)懷,報答祖國和人民的培養。1966年,組織上安排陳蓉蓉參加中國藝術(shù)團,赴非洲進(jìn)行訪(fǎng)問(wèn)演出,由于“文革”開(kāi)始,未能成行。此事成了陳蓉蓉一生的一大遺憾。

4.jpg

改革開(kāi)放以后的80年代至90年代,是陳蓉蓉歌唱生涯的第二次高峰期,也是她藝術(shù)生命最輝煌的時(shí)光。她先后參加了中國僑聯(lián)、僑辦組織的慰問(wèn)歸僑農場(chǎng)人員和歸僑企業(yè)職工的各種演出,參加了“廣州羊城花卉節”的演出,應王昆老師的邀請,她還隨東方歌舞團在全國巡回演出。她的足跡遍及北京、上海、福建、廣東、廣西,在遙遠的黑龍江大興安嶺、內蒙古廣袤的草原、新疆沙漠邊塞也都有陳蓉蓉的歌聲,赤子情深,歌飛千里,她把印尼民歌唱到了祖國天涯海角、邊塞高原,唱進(jìn)了千千萬(wàn)萬(wàn)歸國華僑和人民群眾的心里。

陳蓉蓉的丈夫,時(shí)任天津音樂(lè )學(xué)院院長(cháng)的石惟正教授回憶說(shuō),有一段時(shí)間,陳蓉蓉的演出任務(wù)特別多。因為她平時(shí)教學(xué)工作也很忙,為了教學(xué)演出兩不誤,她就把演出盡量安排在學(xué)校的假期。記得陳蓉蓉曾經(jīng)連續三個(gè)寒假都去外地演出,春節也不能回天津與家人團聚。 1986年春節,陳蓉蓉深入到湛江華僑農場(chǎng)最艱苦的一個(gè)生產(chǎn)大隊慰問(wèn)演出。那里演出條件很差,既沒(méi)有舞臺、燈光、布景,也沒(méi)有電聲設備,更沒(méi)有樂(lè )隊伴奏。陳蓉蓉毫不在意,她就在農家院里給農場(chǎng)員工們唱了起來(lái),當她唱起那首《我的祖國媽媽》:“我走遍海角天涯,忘不了祖國媽媽?zhuān)瑑号诤M馄?,常思念久別的老家……”時(shí),在場(chǎng)的每一位員工都被深深打動(dòng),情不自禁地流下熱淚——是呀!她唱出的是千千萬(wàn)萬(wàn)愛(ài)國華僑發(fā)出的心聲,是海外赤子對祖國真摯的愛(ài)。一位華僑農場(chǎng)員工給陳蓉蓉寫(xiě)信說(shuō):“聽(tīng)了你的演唱,我感動(dòng)得哭了。是你動(dòng)人的歌聲,把我的心永遠留在了農場(chǎng)。我高興地告訴你,你的歌激勵我留在祖國干‘四化’?!笨吹竭@感人至深的話(huà)語(yǔ),陳蓉蓉更堅定了一個(gè)心愿:“凡是有華僑的地方,我都要去為他們演出?!蹦悄甏汗澓?,她又隨上海僑聯(lián)藝術(shù)團到廣東臺山和開(kāi)平演出。富庶的僑鄉新貌和華僑的“尋根熱”,使她再一次親眼看到了祖國欣欣向榮的美好景象,親身感受到了祖國強大的凝聚力和向心力,目睹了廣大華僑建設祖國的巨大熱情和取得的可喜成就,她更加熱愛(ài)這片深情的土地,傾盡自己的藝術(shù)能量,為祖國歌唱,為廣大華僑的愛(ài)國情、報國志歌唱。就在當晚的慰問(wèn)演出時(shí),她為華僑們演唱了小時(shí)候媽媽教唱的印尼蘇北民歌《星星索》,藝術(shù)團團長(cháng)帶領(lǐng)演員們上臺為陳蓉蓉伴唱,臺下的觀(guān)眾也情不自禁地一起合唱,激情涌動(dòng),場(chǎng)面感人,大家的思緒由農場(chǎng),跨過(guò)海洋,飛向那遙遠的蘇門(mén)答臘島……

陳蓉蓉每次演出選擇曲目的最主要標準是:好聽(tīng)、觀(guān)眾喜歡,而不是考慮“這首歌是否經(jīng)典?那首歌能否代表藝術(shù)水準”等其它因素。正因為她選的曲目好聽(tīng)、觀(guān)眾愛(ài)聽(tīng),又適合她演唱,所以,她每次演出的效果都非常好。歌唱家于淑珍回憶說(shuō),陳蓉蓉演唱的印尼民歌,像《星星索》、《劃船曲》、《哎呦,媽媽》等,音色甜美、味道純正,也歌也舞,風(fēng)格獨特,還沒(méi)有誰(shuí)能和她相比的。每次演出時(shí),她總是先用印尼語(yǔ)唱一遍,然后再用中文唱一遍,就是為了讓觀(guān)眾既能欣賞到原汁原味的印尼民歌,又能聽(tīng)懂歌詞的內容,理解歌曲所傳達的感情。她一上臺不唱上三四首印尼民歌,觀(guān)眾的掌聲是不會(huì )停下來(lái)的。

陳蓉蓉一直有個(gè)心愿,在有生之年能回到印度尼西亞為華僑們唱歌。真正到了那一天,她還想把父母的骨灰從棉蘭接回老家福建莆田,讓他們二老葉落歸根……最終,陳蓉蓉的心愿未能實(shí)現,成了她一生最大的遺憾。慶幸的是,中國唱片社、太平洋影音公司先后為她錄制了多種唱片和磁帶,其中有一部分唱片和磁帶發(fā)行到了印尼、馬來(lái)西亞等國家。通過(guò)這些音像制品,華僑華人親耳聽(tīng)到了陳蓉蓉的歌聲,直到今天,一些老華僑還珍藏著(zhù)陳蓉蓉當年錄制的唱片、磁帶。特別是當時(shí)中央人民廣播電臺國際部和海峽之聲廣播電臺,還專(zhuān)門(mén)錄制了陳蓉蓉的獨唱歌曲,她的歌聲傳到了祖國寶島——臺灣。


她用真誠和熱情

善待社會(huì )、善待他人

陳蓉蓉在舞臺上追求藝術(shù)的美、歌聲的美、舞姿的美,在臺下她也是生活美、人性美、情感美的追求者。在鮮花和掌聲面前,陳蓉蓉始終保持著(zhù)那份純樸真誠、熱情善良,保持著(zhù)為社會(huì )、為他人著(zhù)想的本色。

陳蓉蓉無(wú)論是和同事、朋友相聚還是與家人在一起,只要一聽(tīng)到優(yōu)美的音樂(lè )聲,她的身上、面部表情立刻顯示出一種融于音樂(lè )律動(dòng)的興奮,經(jīng)常會(huì )隨著(zhù)音樂(lè )即興唱起來(lái)、舞起來(lái),帶動(dòng)同事們、朋友們或家人們和她一起邊唱邊舞邊歡笑,她把歌聲舞姿融入了生活,融入了友情和親情,和她在一起總是快樂(lè )、輕松和美好的。

陳蓉蓉待人的真誠與熱情被許多人所稱(chēng)道。有一次,她和丈夫購物回來(lái),剛走到學(xué)院門(mén)口,迎面遇到一位同事,丈夫把剛買(mǎi)的一紙袋蘋(píng)果舉到同事面前說(shuō):“來(lái),吃蘋(píng)果!”那位同事笑著(zhù)擺擺手說(shuō):“謝謝!不吃,不吃!”就走過(guò)去了。陳蓉蓉當即從丈夫提著(zhù)的袋子里拿出兩個(gè)蘋(píng)果,追上那位同事,硬是把蘋(píng)果塞到了他的手中,同事感動(dòng)地說(shuō):“陳老師,您太實(shí)在了!”還有她的學(xué)生們,不僅和她是師生關(guān)系,而且還是好朋友。有位女學(xué)生談戀愛(ài)遇到挫折,不愿跟父母說(shuō),就找陳蓉蓉老師商量。陳蓉蓉幫她紓解感情上的困惑,給她提出解決的辦法,陳蓉蓉還親自與她的男朋友電話(huà)溝通,解疑釋惑,促使她們重歸于好。每年的中秋、春節,她都把那些沒(méi)有回家的外地學(xué)生請到自己家中團聚、聯(lián)歡,讓她們感受家的溫暖。很多學(xué)生家長(cháng)感激地說(shuō),陳老師不僅教孩子們專(zhuān)業(yè)知識,而且教她們做人,培養她們向善向美向好的品德。許多學(xué)生畢業(yè)多年后,一直和陳蓉蓉保持著(zhù)親密友誼。

作為歌唱家、教授的陳蓉蓉還是一位熱心公益事業(yè)的志愿者。她常年做助殘服務(wù),先后在居住的天津市和平區與三戶(hù)殘疾人家庭建立幫扶聯(lián)系。在她幫扶的殘疾人中有位名叫孫磊的孩子。他出生后就患有脆骨病,四肢很短,骨骼脆弱,遇到一般的磕碰就容易造成骨折。孫磊終生要坐輪椅,生活要靠人照顧。他父母又都是下崗工人,家里生活很困難。但全家人都很堅強,特別是小孫磊還很喜歡唱歌。陳蓉蓉經(jīng)常去他家噓寒問(wèn)暖,幫助解決生活困難,還教孫磊唱印尼民歌,成為了他們全家的好朋友。人有了溫暖,就有了自尊,就有了奮斗的勇氣和信心。在陳蓉蓉的幫助下,孫磊不僅讀完了中學(xué),而且還上了大專(zhuān),系統學(xué)習了計算機課程,能在電腦上做各種廣告設計,從而有了穩定的工作和收入,家里的生活越來(lái)越好了。還有一位患類(lèi)風(fēng)濕僵直病的中年人也是陳蓉蓉的幫扶對象。病痛使他心情憂(yōu)郁,對生活失去信心。為了讓他這位中年人提振精神,解除心病,陳蓉蓉經(jīng)常去看望他,送去關(guān)愛(ài)和溫暖。有一次,陳蓉蓉叫上唱男中音的丈夫和作為歌唱演員的女兒一起,到這位病人家里開(kāi)了一次家庭音樂(lè )會(huì ),鼓勵他堅定信心,戰勝病魔,早日康復。病人十分感動(dòng),他拉著(zhù)陳蓉蓉的手說(shuō):“陳老師,太感謝了!你們全家這么關(guān)心我、幫助我,我一定好好治病,早日站起來(lái),回歸正常生活?!?/p>

陳蓉蓉家門(mén)口有位擺攤的小商戶(hù),陳蓉蓉每天下班回來(lái),都要在他攤兒上買(mǎi)點(diǎn)兒東西,也不管家里需不需要。其實(shí),她就是為了讓這位小商戶(hù)能多增加點(diǎn)兒收入,能生活得更好些。每次小商戶(hù)見(jiàn)陳老師過(guò)來(lái)就靦腆的笑,陳蓉蓉也報以微笑。在這笑聲中傳遞著(zhù)人間的互助與友愛(ài)。

2005至2006年的那個(gè)冬天,陳蓉蓉不幸患了癌癥。在與疾病的抗爭中,她仍然關(guān)心著(zhù)學(xué)生、親人和朋友。當她得知家里保姆侯姐在上初中的兒子學(xué)習不用功、成績(jì)比較差,侯姐為此十分焦急時(shí),陳蓉蓉專(zhuān)門(mén)把侯姐的兒子從老家約到自己家中,拖著(zhù)病體勸說(shuō)和鼓勵孩子:“我聽(tīng)你媽說(shuō),你每次有了好吃的東西,都先讓媽媽吃,媽媽不吃你不動(dòng);還有,媽媽給你零用錢(qián),你舍不得花,放假探親時(shí),再給爸媽買(mǎi)東西,是這樣嗎?”孩子不好意思地點(diǎn)點(diǎn)頭,陳蓉蓉又說(shuō)道:“這是你的優(yōu)點(diǎn),是孝順。孝順是美德,一個(gè)孝順的好孩子是什么困難都能克服的,我相信你的學(xué)習也一定會(huì )上去的!”聽(tīng)著(zhù)陳蓉蓉溫暖鼓勵的話(huà)語(yǔ),這個(gè)總挨父母批評的孩子昂起了頭,眼中透出明亮的光芒,他說(shuō)“陳奶奶,我聽(tīng)您的話(huà),回去一定努力學(xué)習,您看我行動(dòng)吧?!焙髞?lái)陳蓉蓉病重住院,還經(jīng)常叮囑丈夫,要按時(shí)給保姆發(fā)工資,讓孩子讀書(shū)有保障。

從上世紀60年代中期至本世紀初,陳蓉蓉以演唱印尼民歌、拉美民歌和日本民歌等享譽(yù)歌壇,是她把印尼民歌在祖國傳唱,不僅帶給人們異國風(fēng)情的藝術(shù)享受,還傳遞著(zhù)不同國家、不同民族在文化藝術(shù)上的相融相通,也訴說(shuō)著(zhù)不同國家人民心靈相通的歷史佳話(huà)。陳蓉蓉在1965年加入中國共產(chǎn)黨,曾多次被評為優(yōu)秀共產(chǎn)黨員,獲得過(guò)市級“三八紅旗手”和“優(yōu)秀志愿者”、“助殘模范”等光榮稱(chēng)號。上世紀90年代,她還代表天津參加了在北京召開(kāi)的世界婦女大會(huì )。除了演唱和教學(xué),她還曾長(cháng)期擔任天津音樂(lè )學(xué)院聲樂(lè )教研室主任職務(wù)。她的名字已被收入《中國藝術(shù)家辭典》和《中國婦女名人錄》?!?/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