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愛(ài)國僑領(lǐng)黃乃裳與“新福州”

QQ??20200811095831.jpg

2020年6月18日,首部以近代杰出愛(ài)國僑領(lǐng)、民主革命家黃乃裳傳奇人生為原型的華僑傳記題材影片《詩(shī)巫風(fēng)云》于福建閩清正式開(kāi)機。該片講述了黃乃裳一生志在報國,在革命和拓荒兩大事業(yè)上所取得的輝煌成就。黃乃裳曾說(shuō):“非革命不足以救亡,非拓殖不足以聚眾?!碧貏e是他帶領(lǐng)同鄉遠涉重洋,拓荒開(kāi)墾,創(chuàng )建了蜚聲海外的沙撈越詩(shī)巫“新福州”墾場(chǎng),為福建華僑的海外創(chuàng )業(yè)故事增添了濃墨重彩的一筆,開(kāi)創(chuàng )了中國大批移民越洋墾荒的先河。據悉,影片將在2021年上映,作為黃乃裳與福州十邑同鄉開(kāi)墾馬來(lái)西亞詩(shī)巫120周年的獻禮。

黃乃裳1849年出生于福建省福州市閩清縣六都湖峰(今坂東鎮湖頭村),清光緒舉人。1898年,黃乃裳同康有為、梁?jiǎn)⒊热艘煌l(fā)起了維新變法。就在變法剛過(guò)百日之際,慈禧發(fā)動(dòng)了“戊戌政變”,囚禁光緒皇帝,逮捕維新人士,他被列進(jìn)要拘捕的200名維新分子黑名單中的第11名,處境艱危???、梁二人逃亡日本,黃乃裳在慈禧通緝之下,被迫乘船赴上海避難,旋即回到福建。寄望清廷施行新政、振興中華的幻想完全破滅,黃乃裳沒(méi)有選擇避世隱逸,又趕赴興化操辦鹽務(wù)。在直面接觸社會(huì )現實(shí)后,他真切地耳聞目睹了民間疾苦,慨然喟嘆:“閩地苦瘠,豐年亦不足食,鄉曲貧民,終歲啖紅薯十室而九?!睘樘颖艽褥哪ё?,更為了給貧苦的鄉親找到一條活路,他決計“往南洋群島,覓一地曠人稀之處,可容數百萬(wàn)人以業(yè)農者,為桑梓窮無(wú)聊賴(lài)同胞辟一生活路徑,不至槁餓而死……”黃乃裳決定組織移民,到南洋建設一個(gè)理想王國,實(shí)際上是將康有為提出移民海外,“為恢復中原之地,以保吾黃種之族也”的戰略思想付諸實(shí)踐的,也是效法昔日孔子“道不行,乘桴浮于?!钡闹鞠?。

1899年9月,黃乃裳舉家遠涉重洋來(lái)到新加坡,住在女婿林文慶家里,并擔任《星報》主筆。在此期間,黃乃裳開(kāi)始實(shí)施他宏大的覓地拓荒計劃——歷經(jīng)千辛萬(wàn)苦,到馬來(lái)亞、蘇門(mén)答臘、荷屬東印度群島等地勘察……盡管陸續花費了半年時(shí)間,卻仍未找到一塊適宜的移民之地。

1900年4月,黃乃裳前往英屬沙撈越,沿拉讓江流域上行200里,對江畔的詩(shī)巫地區進(jìn)行了為期13天的實(shí)地考察。沙撈越位于世界第三大島——婆羅洲(加里曼丹島)西北部,是一個(gè)面積約12萬(wàn)平方公里的小島國。黃乃裳驚喜地發(fā)現,詩(shī)巫仍處于原始蠻荒時(shí)代,這里氣候濕潤、叢林繁茂、土壤肥沃,地廣人稀,土著(zhù)不多,且有灌溉舟楫之便,遂選定這里為墾荒創(chuàng )業(yè)之地。

沙撈越原屬文萊蘇丹管轄。1841年,文萊蘇丹把沙撈越拱手讓給英國冒險家詹姆斯·布魯克,并封布魯克為“拉者”(國王之意)。經(jīng)當地僑領(lǐng)王長(cháng)水介紹,黃乃裳謁見(jiàn)了沙撈越第二代拉者查理斯·布魯克。此時(shí)沙撈越正推行移民政策,即“港主制”,委任牽頭人為一片區域的代表,負責組織移民對土地進(jìn)行開(kāi)發(fā)。查理斯·布魯克歡迎華人來(lái)墾荒,黃乃裳被任命為詩(shī)巫“港主”,擁有了詩(shī)巫的墾殖權,選定今日詩(shī)巫郊區新珠山為墾區(墾區在拉讓江兩岸,右起船溪美祿到羅馬灣,左起亞山港到開(kāi)汊港為止)。雙方簽訂了農墾條約17條,墾約規定:沙撈越英政府貸款給中國移民,貸款在六年內償還;沙英政府準許移民在詩(shī)巫拉讓江兩岸墾種,每一成年人三英畝,20年內免稅,期滿(mǎn)后,一英畝年納稅一角;政府如果要征用移民耕地,必須按地價(jià)收購,以補償損失。墾約第13條寫(xiě)明:“不準任何人在墾場(chǎng)內開(kāi)賭”,“至于鴉片,不準外人在墾場(chǎng)內售賣(mài)”。這一條款打破了一個(gè)惡例:歷來(lái)南洋地區的大墾場(chǎng)主都必然在墾場(chǎng)內開(kāi)賭場(chǎng),牟取不義之財。墾約還規定“待吾農人與英人一例,所墾之地有九百九十九年之權利;吾農有往來(lái)自由,信仰自由,言論自由,出版自由,設立公司商業(yè)自由,購買(mǎi)槍械自由,航業(yè)自由諸權利;無(wú)納丁稅、無(wú)服公役、無(wú)當兵義務(wù)……”孫中山先生譽(yù)此條約為當時(shí)中國對外簽訂的第一個(gè)平等條約。 

timg.jpg

1900年5月,黃乃裳將詩(shī)巫命名為“新福州”,即福州人在詩(shī)巫的發(fā)祥地。黃乃裳前后兩次共向拉者借貸4萬(wàn)元,建6間“亞答厝”(用樹(shù)葉、樹(shù)皮搭建的簡(jiǎn)陋草房)于新珠山,作為未來(lái)墾民的住處。接下來(lái),黃乃裳數度回國,招募鄉民到此開(kāi)墾移居。從1901年2月到1902年6月,黃乃裳在閩侯、閩清、永泰、古田、屏南、福清等縣邑招募以農民為主,包括手工業(yè)工人、商人、醫生、牧師等各種人才共計1118人,組成墾殖團體,分三批來(lái)到詩(shī)巫。

詩(shī)巫“新福州”創(chuàng )建之初,墾民生活異常艱辛,勞動(dòng)條件極為惡劣。墾民睡在“亞答厝”大通鋪上,炊具簡(jiǎn)單,甚至有兩三家合用一釜的。黃乃裳以身作則,和墾民“食與共席,睡與同榻,凡平生所未嘗之苦楚,無(wú)弗盡嘗”。墾民不僅要吃瓜豆、芋頭和木薯,要開(kāi)墾古木橫陳、荊棘叢生的處女地,要驅趕出沒(méi)無(wú)忌的毒蛇猛獸,還要經(jīng)受水土不服的嚴峻考驗。詩(shī)巫地處赤道,面對大洋,濕熱異常,山嵐瘴氣嚴重。人人每天都要沖洗涼水澡三四次,不可午睡。少沖涼水澡或不慎午睡,輕者熱病纏身,重者喪命。據統計,從1901年2月至1903年5月,在“新福州”墾場(chǎng)因痢疾、霍亂、熱病、過(guò)勞不治、失足溺水而亡者達71人。當時(shí)墾場(chǎng)流行著(zhù)“今天去埋人,明天給人埋”之語(yǔ),其艱苦狀況可見(jiàn)一斑。黃乃裳眼見(jiàn)有的同胞因病去世無(wú)法醫治,痛心不已,便著(zhù)手建設醫院設施,以保障大家的健康。最終,他帶領(lǐng)墾民戰勝了流行的瘟疫、 惡劣的氣候和兇猛的野獸蟲(chóng)蛇。

墾荒起初,墾民使用從中國帶來(lái)的犁、耙等農具,冒著(zhù)熱帶雨林濕熱的瘴氣,墾荒種植,先是種上了蔬菜、番薯、木薯、玉米、芋瓜、稻谷等速生作物,后來(lái)成功養起了牛、羊、豬、雞、鴨等牲畜,接著(zhù),又成功引種了橡膠、胡椒以及油棕、可可等。因墾場(chǎng)經(jīng)營(yíng)困難,黃乃裳在新珠山、上坡、下坡、黃師來(lái)、南村等各墾場(chǎng)收取十分之一的捐來(lái)維持經(jīng)營(yíng)。為了讓大家能感受到雖然身處“新福州”,但其實(shí)就是在福州的歸屬感,不僅建立一個(gè)僅供福州人使用的“新福州墾場(chǎng)公司”,專(zhuān)門(mén)出售日用品,還陸續建起理發(fā)室、打鐵場(chǎng)、木工廠(chǎng)、福州會(huì )館等,另外,他還積極興建子弟學(xué)校和基督教堂,使墾荒事業(yè)得以井然有序的發(fā)展。 

 風(fēng)風(fēng)雨雨,五個(gè)春秋過(guò)去,在黃乃裳“冒險艱、糜金錢(qián)、竭心力,任勞怨”的苦心經(jīng)營(yíng)下,詩(shī)巫新福州墾地初具規模,一改往日蕭條荒涼,充滿(mǎn)生機活力,呈現著(zhù)蓬勃向上的新景象?!渡硴圃綉棃蟆酚?903年1月寫(xiě)道:“在拉讓江流域‘新福州’墾場(chǎng),繼續發(fā)展之情形甚佳,其田園皆井井有條,一望而知其出自著(zhù)名于世之中華農人之手也?!钡捎陂L(cháng)期勞碌奔波,積勞成疾,黃乃裳得了嚴重胃病,一旦發(fā)作,疼得一兩個(gè)月吃不下飯,每天僅以幾片面包,一杯牛奶,幾只香蕉充饑。有一回,他胃病復發(fā),疼得異常厲害,心想:這回恐怕要去見(jiàn)上帝了。他回想起自己幾十年來(lái)的坎坷生涯,不禁感慨萬(wàn)千,于是,吩咐人去拿紙筆。大家以為他要寫(xiě)遺書(shū),黃乃裳卻說(shuō):“我一身奉行‘三不主義’,一不買(mǎi)田,二不存款,三不蓋房,遺產(chǎn)全無(wú),寫(xiě)何遺囑?要說(shuō)遺囑,我的遺產(chǎn)就是墾地,都是大家的……”說(shuō)罷作聯(lián)自挽:

平生所愿事多違,差幸聞道壯年,天若有心,期盡藐躬分內事;

故土久愁人太滿(mǎn),遠辟殖民小局,我雖撒手,仍留余地后來(lái)人。

這一次,死神只是與黃乃裳擦肩而過(guò),所幸兩個(gè)月后痊愈。但墾場(chǎng)經(jīng)營(yíng)卻日趨慘淡,加上當年黃乃裳曾向沙撈越當局借了4萬(wàn)元給大家當船費,此際,當局加緊向他索還債款,墾場(chǎng)資金一時(shí)周轉不暢,他只得申請延遲還貸。當局要挾他:延遲還貸得有條件,不能再反對當局在墾場(chǎng)內設賭場(chǎng)、賣(mài)鴉片。他聽(tīng)罷拍案而起:“我黃乃裳就是殺頭剝皮,也不愿看著(zhù)自己的同胞淪為賭錢(qián)鬼、鴉片蟲(chóng)!”因觸怒了沙撈越政府,他被當局驅逐。就此,黃乃裳將“新福州”的管理權移交給美國牧師富雅各,告別了自己苦心經(jīng)營(yíng)五年的墾場(chǎng),離開(kāi)了沙撈越,回國繼續投入革命。

黃乃裳雖然離開(kāi)了,但詩(shī)巫這座“新福州”并沒(méi)有因此衰敗,富雅各牧師秉承黃乃裳艱苦創(chuàng )業(yè)的精神,繼續帶領(lǐng)墾民墾殖,并引進(jìn)香蕉種植,使得詩(shī)巫的經(jīng)濟逐步繁榮起來(lái),并源源不斷地從祖國吸引來(lái)大批華僑新墾民。廣東三水縣鄧恭叔仿效“新福州”墾場(chǎng),也在詩(shī)巫上游處建立了“新廣東農業(yè)公司”,俗稱(chēng)“廣東芭”墾場(chǎng)。10年之后,又有詩(shī)巫“興化芭”墾場(chǎng)及馬來(lái)半島的實(shí)天縣墾場(chǎng)相繼創(chuàng )建。被譽(yù)為“墾荒之父”的林稱(chēng)美牧師也為實(shí)兆遠帶來(lái)了 500 余名福州鄉民。如今的詩(shī)巫,已成為馬來(lái)西亞沙撈越州第二大城市,年創(chuàng )收GDP高達百億元人民幣。在黃乃裳艱苦創(chuàng )業(yè)精神的感召下,詩(shī)巫的福州族群也日益繁衍壯大,至今,生活在詩(shī)巫的人口約30萬(wàn),80%是華人,而福州籍的華人又占了華人當中的80%,多是當年“新福州”墾農的第三代、第四代甚至第五代。他們講福州方言,看閩劇,過(guò)福州傳統民間節日,婚喪喜慶、飲食、服飾等生活習慣、宗教信仰,也一如福州故土。堅守著(zhù)來(lái)自原鄉的文化傳統,儼然是一座實(shí)實(shí)在在的中國城。   

黃乃裳開(kāi)辟詩(shī)巫“新福州”后,福州十邑以及閩南、廣東一帶便有一批又一批的中國人爭相效仿前往南洋墾荒創(chuàng )業(yè)。據統計,20世紀90年代中期,僅在馬來(lái)西亞就有華僑華人600多萬(wàn)人,約占該國國民的    ,并占全世界旅外華僑華人的    ,左右。臺灣學(xué)者龍應臺談到黃乃裳時(shí),不禁感嘆:黃乃裳的移民開(kāi)墾堪比美國開(kāi)國史。

黃乃裳不僅將僑居的詩(shī)巫從蠻荒之地變成了繁榮的市鎮,對祖國也做出了突出貢獻?;貒笏S即投身于孫中山領(lǐng)導的民主革命:1906年加入同盟會(huì );1907年參與策劃潮州黃岡起義;福建軍政府成立初期,他一度出任交通司長(cháng)兼籌餉局總辦;1920年應孫中山之邀,赴廣州就任大元帥府高等顧問(wèn)……1924年7月,他因肝病回鄉休養,同年9月22日,病逝于閩清城關(guān)梅城鎮,終年75歲。他用一生踐行了自己的銘言:“矢志盡我余生,抱利他主義,至于入墓之日,不敢偷活茍且”。

黃乃裳越洋墾荒的偉大創(chuàng )舉和業(yè)績(jì),備受東南亞華僑華人的尊崇,時(shí)至今日,當地華人仍稱(chēng)其為“港主”。為了紀念這位偉大的華僑領(lǐng)袖,后人將詩(shī)巫的一條街道和一所學(xué)校以他的名字命名,并建立了黃乃裳紀念公園和黃乃裳紀念碑。

家鄉人民也十分感念黃乃裳,民國初期,福州臺江萬(wàn)壽街也命名為“乃裳路”;閩清縣城,及黃乃裳故居六都湖頭等地,都修建了黃乃裳紀念館,塑了黃乃裳半身和全身立像;而湖頭街也更名為“乃裳街”;黃乃裳、黃乃模兄弟陵園被列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據悉,中共中央總書(shū)記、國家主席習近平1991年在擔任中共福州市委書(shū)記期間,曾出席黃乃裳開(kāi)墾“新福州”90周年紀念活動(dòng),高度稱(chēng)贊“黃乃裳先生不愧為華僑的楷模,他代表著(zhù)華僑的大多數,他的品德是華僑中最寶貴的財富。黃乃裳先生是華僑的驕傲,也是整個(gè)中華民族的驕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