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幸福的趕年集

“小孩小孩你別饞,過(guò)了臘八就是年;臘八粥喝幾天,哩哩啦啦二十三;二十三糖瓜粘,二十四掃房子,二十五炸豆腐,二十六煮煮肉,二十七殺年雞,二十八把面發(fā),二十九蒸饅頭,三十晚上鬧一宿,大年初一扭一扭……”

小時(shí)候大人念叨在耳邊,或者孩子們傳唱的這些童謠,都是人們對幸福生活的向往。

進(jìn)入臘月臘八,也就等于進(jìn)入了年關(guān)。但是,臘八開(kāi)始離過(guò)年時(shí)日還有二十余天,每家熬上一鍋臘八粥,一家人喝上幾天,也省下了一些口糧,這美麗的童謠一唱,孩子們也感覺(jué)有了盼頭,掰著(zhù)指頭,算計著(zhù)離過(guò)年還有幾天。想象著(zhù)殺雞燉魚(yú)的好生活就要到了。

而對我們這些孩子來(lái)說(shuō),趕年集看放鞭炮和除夕夜,是過(guò)年時(shí)最難忘的情景。

進(jìn)入臘月,家家戶(hù)戶(hù)忙活的是趕年集。

趕年集并不是首先去置辦年貨,而是把家里一年積攢的特產(chǎn)和蔬菜到集上變賣(mài),然后等到年三十最后一個(gè)集時(shí),再去賣(mài)半個(gè)上午,把自己家的最后賣(mài)不掉的存貨,價(jià)格便宜一些全部賣(mài)掉;也是趁著(zhù)這個(gè)時(shí)候,也買(mǎi)別人家的東西,都是抱著(zhù)這樣的心理,都買(mǎi)到了便宜的年貨,然后趕緊回家,正式開(kāi)始過(guò)年。

WechatIMG9725.jpg

福字/崔世廣


在我們山東的小鎮上,以前基本是五天一個(gè)集市,鎮與鎮相隔大約一二十里地,趕年集也就是圍著(zhù)周邊的兩三個(gè)集市轉。

趕年集是非常擁擠的。南來(lái)的北往的都有。在我們的小鎮上,每年買(mǎi)鞭炮的,都是湖南醴陵人。

醴陵鞭炮全國有名,鞭炮脆響,鞭炮響過(guò),炸的鞭炮紙粉碎。鞭炮紙是用回收來(lái)的舊書(shū)舊報紙做成的,就是鞭炮的包裝也是五花八門(mén)的舊書(shū)報紙,上面印著(zhù)各種內容,小孩子們爭著(zhù)撿拾他們放鞭炮后的一個(gè)個(gè)包裝紙片。有帶圖畫(huà)的,大都是沒(méi)有看過(guò)的小人書(shū),只是一頁(yè)也不連貫,但是想象著(zhù)這個(gè)圖畫(huà)的前后內容,也是一種樂(lè )趣。

醴陵的賣(mài)鞭炮人站在拖拉機上最高的地方,經(jīng)過(guò)了一個(gè)個(gè)集市的叫賣(mài),嗓子都喊得啞啞的,像破鑼一樣,帶著(zhù)銅聲,卻是撕裂的聲音:“牛皮不是吹的,火車(chē)不是推的。我們醴陵的鞭炮,沒(méi)有一個(gè)啞的!”

他們這樣招呼著(zhù),就圍過(guò)來(lái)一大批人,特別是我們這些小學(xué)生,放了寒假,跟著(zhù)大人來(lái)鎮上趕集,大人在賣(mài)菜,賣(mài)土特產(chǎn),我們幫一會(huì )兒忙,忍不住和大人說(shuō)一聲,就到賣(mài)鞭炮的一個(gè)專(zhuān)門(mén)區域了。

賣(mài)鞭炮的區域是在集市最偏僻的一角,大都是樹(shù)林邊上,放起鞭炮安全,主要離開(kāi)集市人群,怕炸傷了人。

那時(shí)候,我們這些孩子手里連幾分錢(qián)都沒(méi)有,上世紀六七十年代,家里孩子多,一般一家一戶(hù)多的八九個(gè)孩子,少的也有四五個(gè)孩子,鞭炮都是大人統一買(mǎi),到年三十集上,每人分到一掛鞭炮已經(jīng)不錯了。這一掛鞭炮基本是二十響的,除了年三十除夕夜、大年初二家里放幾掛五十響的鞭炮外,這分到手里的二十響鞭炮,也只能拆解開(kāi)按照過(guò)年的天數計算著(zhù)來(lái)燃放。有的忍不住的,年三十除夕夜就放完了,只能眼饞著(zhù)看著(zhù)別人燃放,大家看著(zhù)小伙伴小心翼翼地點(diǎn)燃,然后趕緊捂上耳朵,一聲脆響,炸響的是我們的快樂(lè )。

我們這些孩子買(mǎi)不起鞭炮,來(lái)鞭炮區看看鞭炮也是好的。這十來(lái)家醴陵賣(mài)鞭炮的,帶著(zhù)湖南口音,吆喝聲此起彼伏,又交織在一起,然后我們等著(zhù)他們各自燃放自己的鞭炮,作為產(chǎn)品最有利的宣傳。

賣(mài)鞭炮的人拿出一掛鞭炮掛在長(cháng)長(cháng)的竹竿上,還不急著(zhù)燃放,再繼續吆喝一陣,點(diǎn)燃,各種節奏的鞭炮聲讓人們的挑選有了方向。

有“噼里啪啦”一陣響完的,這是鞭炮捻子放藥太多,鞭炮靠的太緊,這樣的鞭炮都是小鞭炮,我們都說(shuō)是給女孩子們玩的,即使這樣小聲的鞭炮,女孩子們也是不敢燃放的。

有放的太慢的,半天響不了一個(gè),這是捻子放藥少,又離得遠,這樣的鞭炮沒(méi)有人待見(jiàn),所以?xún)r(jià)位也就低一些。

而最棒的,是一個(gè)年年來(lái)趕集的高高瘦瘦的醴陵人賣(mài)的。他的鞭炮是最響,也是最有花樣的。他的鞭炮一燃放,大家都會(huì )不約而同地捂上耳朵,一個(gè)個(gè)節奏均勻地炸響,像山炮,“咚咚咚”地震天響,天空飄飛的鞭炮碎屑、紙片以及兩頭堵鞭炮的黃泥碎末,像雪花一樣飛舞。有的鞭炮還帶著(zhù)各種顏色的閃光,我們睜著(zhù)眼看,往往被鞭炮的碎粉塵迷了眼。這是我們最喜歡看的一個(gè)攤位。

一掛鞭炮放過(guò),呼啦啦圍過(guò)來(lái)一大群大人,都是十來(lái)掛的買(mǎi),賣(mài)鞭炮的人都忙不過(guò)來(lái)了,一個(gè)個(gè)得看著(zhù)收錢(qián),熱鬧無(wú)比。

我們也擠在這些人群里湊熱鬧,仿佛買(mǎi)鞭炮的是我們,有的小伙伴會(huì )擠掉了鞋子,往往成了我們取笑的話(huà)題。

等到大人賣(mài)完了菜或者年貨,換來(lái)的一點(diǎn)錢(qián),除了置辦一些必需的年貨以外,就是買(mǎi)幾掛我們盼了一整年的鞭炮了。

我們催著(zhù)大人來(lái)買(mǎi)鞭炮,因為我們看了一上午的鞭炮燃放了,就帶著(zhù)大人去那個(gè)瘦瘦的醴陵人的攤位上去買(mǎi)。他家的鞭炮好,自然賣(mài)的也貴一些。大人給孩子們每人買(mǎi)一掛響的,剩下的買(mǎi)幾掛其他攤位上那些“噼里啪啦”的鞭炮,等著(zhù)過(guò)年了燃放在迎神送神,以及除夕夜除歲迎新的時(shí)刻。

再去買(mǎi)上幾個(gè)小燈籠和幾張年畫(huà),大人孩子都得到了滿(mǎn)意,我們凱旋一樣,拿著(zhù)鞭炮,提著(zhù)燈籠,喜氣洋洋地朝家里走,十幾里的路只有在這個(gè)時(shí)候是感覺(jué)不到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