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美國筑路華工的足跡

早期去美國修筑鐵路華工留下的文物極其罕見(jiàn)。十數年前,耄耋之年的父親將一個(gè)鐵皮箱交給我,說(shuō)這是我們家的傳家寶,要好好地保管它。近年來(lái),我對祖輩的歷史頗感興趣,打開(kāi)那個(gè)塵封銹黑的鐵皮箱,發(fā)現里面有新寧鐵路股份簿、清光緒三十三年金山正埠李隴西堂百子會(huì )執照、清光緒三十三年廣東錢(qián)局光緒元寶成元拾元和賬簿等文物。這批文物經(jīng)過(guò)多年反復研究,我發(fā)現了其中的秘密,也找到了與太平洋鐵路相關(guān)的史料。

華工在美國修太平洋鐵路.jpg

華工在美國修太平洋鐵路


這是一本清光緒六年高祖父手跡《李俊衍書(shū)柬》賬簿,記錄了他當年在舊金山的足跡:

光緒五六年時(shí)秀廣叔做煙行問(wèn)取金錢(qián)艮(銀)拾大元。

二十六年十月廿四日代付歸貳佰元,除來(lái)另代支長(cháng)二元四毛五。

二共欠金錢(qián)艮(銀)一十二元四毛五。照回唐時(shí)價(jià)四五/,伸七二艮(銀)二十七元。

二十九年兆鴻數

四月初五日代付歸七二艮( 銀) 拾元,四二二五/,伸金艮(銀)四元二毛五,另信資艮(銀)一毛。共支得艮(銀)四元三毛五。

十一月廿七日付來(lái)艮(銀)貳元,謂做豬會(huì ),時(shí)不及,故轉代付,時(shí)十二月十八日代付歸艮(銀)五元,交煋衍收妥,時(shí)四四七五/,伸金艮(銀)二元二毛五。除支長(cháng)艮(銀)二毛五。

二共尚欠艮銀四元六毛,四五/, 伸七二艮(銀)一十元二毛五。

光緒二十二年四月十六日林舉邦兄欠福食美金艮(銀)六元二,面結。

同日李錦年兄欠福食美金二元六角五,亦面算。

三十二年李長(cháng)華四月初二借美金艮(銀)叁拾大元,至五月十四日又借美金拾大元。又至五月十五日借美金艮(銀)貳拾大元。

以上共該美金艮(銀)陸拾大元,至回唐時(shí)價(jià)匯四五/, 伸七二艮(銀)兌壹佰叁拾叁元叁毛,每月每元壹分算,此系港紙艮(銀),應收。

宣統貳(二)年十月廿二日清廣叔欠過(guò)關(guān)金艮(銀)七十八元九毛五。伸回唐時(shí)價(jià)四五/, 伸港紙艮(銀)一百七十五元五毛。此系應收港紙艮(銀)。是五月初四日收回雙毫子艮(銀)一百八十五元。收完。

云宏三十一年十二月初三日到巴梳埠

三十二年正月十四付巴梳埠艮(銀)十元,又閏四月月初六日付艮(銀)四十元,閏四月十七日付過(guò)亞灣城交美金壹佰元,同日又付巴梳埠艮(銀)三十五元。

以上合共付艮(銀)一百八十五元金錢(qián)銀。

新寧鐵路股份部:

寧字第萬(wàn)五千貳百壹拾肆號,李俊衍認股肆拾份貳佰大元。

宣統二年十二月初十日,清廣嬸借艮(銀)貳十元。

宣統二年十二月十二日,旺廣嬸借艮(銀)卅元,三年三月初六日旺廣嬸又借艮(銀)貳十元。

二年十二月十七日,來(lái)榮母借十元,東昌十元,三西嬸十元。

宣統三年二月廿八日來(lái)榮母又借二元。

宣統三年正月十五日,佐衍借艮(銀)壹佰元。

未命名-2.jpg

作者高祖父李俊衍像(民國初年)


以上資料可知,清光緒五年至宣統二年之間,我的高祖父李俊衍在美國借給旅外兄弟親朋的錢(qián)共164.85美元。光緒三十一年至三十二年,付給云宏去古巴的費用185美元。宣統元年,購買(mǎi)新寧鐵路股份200元,折90美元。另外,宣統年間,回鄉建了一間新屋,時(shí)值約500 元,折225美元。宣統二年到三年間,他在家鄉借給兄弟親友的錢(qián)有202元,折90.9美元。辛亥年,購買(mǎi)了一張“廣東錢(qián)局光緒元寶成元拾元”。從1880年至1911年30年間,高祖父積累了760.4美元,在那個(gè)年代,算是一筆不小的財富了。那么,高祖父為何積累了那么多的錢(qián)呢?

小時(shí)候,我父親曾講過(guò)祖輩去金山修鐵路,但沒(méi)有詳細的資料。綜合上述資料以及父親生前的留言,可以大概描繪出高祖父去舊金山的經(jīng)過(guò):

高祖父李俊衍,名福英,是臺山李氏棟祖佁公廿三世孫,生于清道光廿九年(1849)己酉九月廿二日,籍貫廣東新寧縣溫邊村。其父親李業(yè)廣是一位農民,生有四子,分別為俊衍、佐衍、杰衍、信衍。清朝末年,朝廷腐敗,民不聊生。李業(yè)廣祖居新寧縣城東的溫邊村,該村前不近海,后無(wú)靠山,發(fā)展農業(yè)的空間受到嚴重的制約。雖說(shuō)是多子多福,但對于地少屋少人多的農民來(lái)說(shuō),也帶來(lái)了不少的煩惱。李業(yè)廣眼看四個(gè)兒子一天天地長(cháng)大,常為兒子們的未來(lái)所困擾。

1865年,在美國修筑太平洋鐵路的工頭、臺山李氏宗親李天沛回鄉招募華工去美國修筑太平洋鐵路。正在犯愁的李業(yè)廣聽(tīng)到消息后喜出望外,決定讓16歲的大兒子跟隨其五叔父秀廣一起去美國掘金,期望兒子闖出一片新天地。1869年5月10日,被譽(yù)為世界鐵路史上一大奇跡的橫貫美國東西的大動(dòng)脈建成。太平洋鐵路建成后,俊衍在美國留下來(lái),將積累多年的血汗之錢(qián)在舊金山唐人街開(kāi)了一間雜貨店。1879年到1880年間,五叔父秀廣見(jiàn)侄子的生意不錯,也萌生了做小商販的念頭,但資金不足,于是向侄子借了10美元,在舊金山唐人街開(kāi)辦了一間煙行。

經(jīng)過(guò)在美國15年的奮斗,俊衍積攢了一筆小錢(qián)。1880年,他年屆31歲,首次從美國回鄉省親,并于當年年底與高祖母雷氏舉行婚禮。1881年10月17日,高祖父喜得長(cháng)子云宏,隨后返回美國;1885年至1886年間,他第二次回鄉省親,1886年,生下了二兒子云寬,又返回美國;此后,又多次返回唐山,誕下了三子云昌和四子云賓。

1896年(清光緒廿二年)四月十六日,林舉邦在俊衍的小店欠下伙食銀6.2美元。同日,李錦年也在俊衍小店欠下伙食銀2.65美元。

1900年(清光緒廿六年)十月廿四日,五叔秀廣委托俊衍代寄銀信200大元回鄉。

李俊衍購買(mǎi)新寧鐵路股份簿副本.jpg

李俊衍購買(mǎi)新寧鐵路股份簿副本


清光緒三十三年金山正埠李隴西堂百子會(huì )執照.jpg

清光緒三十三年,金山正埠李隴西堂百子會(huì )執照

清光緒三十三年廣東錢(qián)局光緒元寶成元拾元.jpg

清光緒三十三年,廣東錢(qián)局光緒元寶成元拾元


1903年(清光緒廿九年)四月初五日,兆鴻委托俊衍代寄信銀10元,用去美金4.25元,另付寄信郵資1毛;同年十一月廿七日,兆鴻交來(lái)美金2元,用來(lái)寄回唐山做豬肉會(huì )經(jīng)費,因不能及時(shí)匯款,俊衍于十二月十八日將此筆銀轉寄給堂兄弟煋衍收,用去美金2.25元,超支0.25美元。

20世紀初,正是美國排華高峰期,俊衍不是美國土生公民,無(wú)法將自己的幾個(gè)兒子辦理移民去美國。從1880年以后的25年間,他多次來(lái)往中國、美國之間,自己也從美國掘到第一桶金。眼看幾個(gè)兒子一天天地長(cháng)大,長(cháng)子云宏已經(jīng)成家立室,而且又生了兩個(gè)孫子(礽潤、維亮),但他在家鄉的物業(yè)只有半間祖屋,怎么辦?1902年,與美國相鄰的古巴獨立,中古兩國隨即建立了外交關(guān)系,古巴經(jīng)濟迅速發(fā)展,城鄉經(jīng)濟持續繁榮,就業(yè)機會(huì )很多,古巴成為美洲華僑華人聚集的中心。在去美國之路行不通的情況下,選擇將兒子移民古巴算是當年的上策了。1905年年末至1906年年初,高祖父為長(cháng)子云宏辦理移民古巴商務(wù)護照,共花了185美元。

1906年4月18日清晨5 時(shí)12分,美國舊金山發(fā)生8.3級大地震,隨后又出現了人為的大火災,一條條街道和一片片居民區房屋被大火吞噬,全市520個(gè)街區的近3萬(wàn)棟樓房化為灰燼。擁有40萬(wàn)人口的舊金山,喪失3000多條生命,25萬(wàn)人無(wú)家可歸。這是美國歷史上最重大的自然災難之一。三生有幸,俊衍平安無(wú)事,但海外李氏宗親活動(dòng)的會(huì )所——“金山正埠李隴西堂”倒塌了,旅美李氏宗親發(fā)動(dòng)海外華僑重建李隴西堂,俊衍當年以購買(mǎi)“百子會(huì )”的形式入股一份,為重建金山大埠李隴西堂出力。1907年(清光緒三十三年)七月十八日,金山正埠李隴西堂發(fā)給李俊衍“金山正埠李隴西堂百子會(huì )”執照一份。

1909年,俊衍在美國舊金山。此時(shí),由旅美華僑陳宜禧先生倡辦的新寧鐵路建設在如火如荼地進(jìn)行中。陳宜禧先生提出“不用洋人,不招洋股,不借洋債”,及“勉圖公益,振興利權”等口號,激發(fā)了海外華僑強烈的民族自尊心。正因為俊衍早年去美國修建太平洋鐵路締結的鐵道情結,他決定購買(mǎi)新寧鐵路股份40股共200大元(相當于90美元),支援家鄉建設鐵路。

1910年(清宣統二年)十月廿二日,溫邊村宗親李清廣叔父去金山,俊衍為他代辦過(guò)關(guān)手續,代付過(guò)關(guān)費用78.95美元。這一年,高祖父俊衍61歲,他在美國拼搏了45年,金銀在手,于是告老還鄉,與高祖母雷氏及兒子、孫子等家人共享天倫之樂(lè )?;剜l后在溫邊村建了一幢新屋,分給云寬、云昌、云賓各一份,因云昌早年夭折,后由云賓的兒子國份過(guò)繼,而長(cháng)子云宏一家則住在溫邊村的半間祖屋。

辛亥革命時(shí)期,廣東革命起義軍政府在準備印制發(fā)行新紙幣之前,在部分廣東官銀局 “光緒元寶成元” 紙幣上加蓋關(guān)防,票背加蓋“粵都督經(jīng)驗蓋印之圖章”“粵省軍政府財政部經(jīng)驗”“此票改作毫子銀用兩不貼水”三枚印章,暫時(shí)流通,以滿(mǎn)足金融商業(yè)的需要??⊙荛L(cháng)期旅居海外,目睹腐敗的滿(mǎn)清政府給國人帶來(lái)的災難,為了表示自己對革命的支持,決定購買(mǎi)一張10元的成元票。此票他舍不得使用,一直珍藏在家里,成為傳家寶。據清光緒三十一年兩廣總督、廣東巡撫告諭:“照得粵省市面銀錢(qián)缺乏,現飭司道借撥庫款壹百萬(wàn)元設立官銀錢(qián)局,通行官銀圓票,使其與現銀相濟為用?!狈抡蘸笔“l(fā)行銀圓票,共分三版,其中第三版銀圓票是委托日本帝國政府印刷局印制的,該票正面左右兩邊框內直書(shū)“成元”,右下角橫書(shū)“通用成元出入一律”,此票就是在錢(qián)幣收藏界一直享有盛譽(yù)的廣東“成元票”,又叫“大元”。廣東省獨立后,原有的廣東錢(qián)局銀圓票由都督胡漢民發(fā)出通告,照常使用。此票流通于清代、民國時(shí)期,又經(jīng)廣東革命起義軍政府加蓋印章,作臨時(shí)代用貨幣流通使用,存世量稀少,為廣東紙幣中最為珍貴的品種之一。

此后,俊衍又為二子云寬娶了媳婦。1915年,他又為二子云寬借錢(qián)辦理移民古巴。后來(lái)又敦促云宏將四子云賓辦理移民古巴。1920年庚申三月初九,高祖父李俊衍在家鄉安詳地離開(kāi)了人世,享年71歲。一代太平洋鐵路的開(kāi)拓者,在海外拼搏近半個(gè)世紀后,終于魂歸天國,實(shí)現了老一輩華僑落葉歸根的夙愿。

像我高祖父一樣,許多臺山華僑在美國漂泊,雖然積攢下一點(diǎn)小錢(qián),但畢竟并不富有,在那個(gè)“揾食”艱難的清朝末年,他毅然拿出大筆金銀購買(mǎi)新寧鐵路的股份,何故?

翻開(kāi)以下這份銀信,或者可以從中找到答案。這是一封辛亥年三月廿五日臺山華僑梁芳聯(lián)寄給旅美華僑梁芳榮的銀信,信內寫(xiě)道:

芳榮尊兄大人如見(jiàn),敬稟者……現下聞得汝做車(chē)路股份銀500元,云云,如此盡諒(量),且車(chē)路股份之銀,猶如捐款一樣,日久或者有好處不定也,現下光景不甚好也,且我唐人每凡做大事,不照則例宜行……

梁芳榮當時(shí)旅居美國舊金山,芳聯(lián)對他說(shuō)買(mǎi)鐵路股份“猶如捐款一樣”,近期內前景不看好,他依然購買(mǎi)新寧鐵路股份100股500元。我的高祖父當時(shí)購買(mǎi)40股200元,都抱有同樣的心態(tài)。這是因為,早期旅美華僑多數人參與修建美國太平洋鐵路,目睹太平洋鐵路建成后,美國東西兩岸連成一體,經(jīng)濟發(fā)展非???,成為世界經(jīng)濟一大強國。而當時(shí)的中國,正是千瘡百孔,被西方列強瓜分的時(shí)期,他非常希望自己的家鄉也有一條鐵路,家鄉的發(fā)展就會(huì )更快,祖國也會(huì )強大起來(lái)。特別是1882年美國國會(huì )通過(guò)排華法案后,華僑華人在美國沒(méi)有公平的地位,寄人籬下,長(cháng)期受西人排斥和欺凌,家鄉才是溫暖的家園,根的情結特別重,當他們聽(tīng)說(shuō)家鄉要建鐵路后,根本不考慮投資入股是否有回報,就像捐款支持家鄉建設一樣,積極購買(mǎi)鐵路股份。因此,陳宜禧能在短短的幾年內,籌集360萬(wàn)多元興建新寧鐵路第一期工程,1909年三月初一,公益到斗山全線(xiàn)通車(chē);此后,又興建第二期工程公益至北街段、第三期工程臺城至白沙線(xiàn),1920年3月20日,白沙支線(xiàn)通車(chē),鐵路全線(xiàn)133公里,總投資739多萬(wàn)元。

新寧鐵路建成通車(chē),是以陳宜禧為代表的一代鐵路華工踐行強國之夢(mèng)的體現,是海外華僑愛(ài)國愛(ài)鄉精神的體現。鐵路華工的足跡,透視著(zhù)海外華僑的偉大精神,值得我們銘記。


(作者為廣東江門(mén)市華僑歷史學(xué)會(huì )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