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百年僑史明信片

林凱斌先生.jpg

林凱斌先生

我1953年出生在香港, 從小便對收藏感興趣,10歲開(kāi)始集郵,15歲便開(kāi)始用零用錢(qián)在香港的舊貨攤找尋中國北宋古錢(qián)。1971年,17歲的我隨全家從香港移民到美國,在大學(xué)期間專(zhuān)攻博物館學(xué),1989年任職于美國聯(lián)邦錢(qián)幣博物館總監,后服務(wù)于美國鑄幣廠(chǎng)24年,直至2013退休。因為任職博物館和攻讀博物館學(xué)的緣故,養成了極廣泛的收藏興趣,除了明信片外,還收藏有郵票、中國古錢(qián)幣、壽山石雕、美國錯體鈔票和清代家具等。

在收藏百年明信片的過(guò)程中,最大的收獲便是了解更多舊金山華人早期的歷史。我從香港移民到美國已有49個(gè)年頭,對華僑歷史了解的較少,只知道早期華人來(lái)美淘金和修建太平洋鐵路等重要歷史事件。當我進(jìn)一步閱讀和考證每一張明信片時(shí),發(fā)現早期華僑對美國的建筑業(yè)、農業(yè)、漁業(yè)和釀酒業(yè)等都有重要的建樹(shù)。

我為自己收藏的明信片定下原則,首先,每一張年份必須百年以上,主要考慮到收藏價(jià)值和流通量。一般古玩百年以上才能稱(chēng)古董,加上年代越近,流通量會(huì )很大,收藏價(jià)值便大打折扣。另外,明信片的實(shí)質(zhì)品相,不是我最關(guān)注的,反而明信片的內容我更為重視。一般以風(fēng)景,地標建筑物的主題較為普遍,而人物日常生活的內容較為稀少,如清代以前華人在舊金山的生活照片是我個(gè)人比較喜歡收藏的。 收藏明信片主要分為兩種: 一是全新未郵寄過(guò)的,其品相對為佳;另一種就是實(shí)寄明信片。這一款明信片,因為其需經(jīng)過(guò)長(cháng)途的郵路,難免有所損壞。兩種之間我更喜歡后一種,雖有污漬,但明信片上留下百多年前的筆跡、故事乃至愛(ài)情的宣言等信息。另外,此類(lèi)明信片上留下郵戳,對考證年份成了重要的佐證。

收藏品的價(jià)值, 往往取決于供需的平衡,或者說(shuō)是收藏人的多少。就像大家都知道的中國大清年代帶有龍票的實(shí)寄明信片,其價(jià)值會(huì )遠高于我收藏同時(shí)期的美國明信片,究其原因,在于研究和收藏美國華僑歷史的文物者少,這使我在收集的過(guò)程中占了優(yōu)勢,不需要支付出高價(jià)與別人競爭。

全新未郵寄明信片.jpg

全新未郵寄明信片

1909年實(shí)寄明信片.jpg

1909年實(shí)寄明信片

對于收藏者痛心的事,就是發(fā)現自己藏品中有偽品或是復制品。而我正好因有在博物館等工作的經(jīng)歷,熟悉紙質(zhì)、郵戳、油墨、印刷等,大大降低了買(mǎi)入復制品的幾率。加上美國在收藏的領(lǐng)域上, 對郵票、 錢(qián)幣、鉆石、明信片等都制定了國際性的等級(品相)制度, 保障買(mǎi)賣(mài)雙方的交易。另外, 美國在每一個(gè)領(lǐng)域都有私營(yíng)的鑒證中心,為大眾鑒定真偽評級和估價(jià)。

近年來(lái),我的收集開(kāi)始包羅萬(wàn)象,題材多樣。除了收集唐人街明信片,我收藏的領(lǐng)域也拓展到國際和周邊所發(fā)生的重大事件。如2019年4月15日,舉世聞名的法國巴黎圣母院大火,敎堂的塔頂盡毀。為重現歷史,我開(kāi)始收集大敎堂的舊照。同年8月,因獲古巴文化部的邀請,也開(kāi)始收集該國百年前西班牙統治時(shí)期的明信片。我希望有一天能夠把我的各類(lèi)藏品展出,并集結成書(shū)出版,讓更多的人了解到他們的生活面貌,了解那些歷史故事。

美國舊金山唐人街百年明信片——華校.jpg

美國舊金山唐人街百年明信片——華校

中國清代的明信片.jpg

中國清代的明信片

百年前古巴的明信片.jpg

百年前古巴的明信片

法國巴黎圣母院明信片2.jpg

法國巴黎圣母院明信片

回顧我這一代華僑,為了經(jīng)商或謀生幾乎遍布全世界每一個(gè)國家。我認為每一位華僑, 在海外不但要活出中華民族的氣節,還要為住在國的經(jīng)濟文化等方面發(fā)展發(fā)揮出自己的聰明才干。在此誠望中國的朋友在參觀(guān)“千年滄桑皆姓唐——明信片上的舊金山唐人街特展”后, 對百年前華僑在美國的生活和漂洋過(guò)海的辛酸史,有更深刻、更全方位的認識?!?/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