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加強和改進(jìn)國際傳播工作 塑造可信可愛(ài)可敬大國形象

作者簡(jiǎn)介:

王立忠,河北省人民政府外事辦公室黨組書(shū)記、主任。

陳丹紅,自然資源部國際司(海權司)副司長(cháng)。

黃玉龍,中國外文局北京煦方國際數字文化傳媒有限公司總經(jīng)理。


2021年5月31日,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三十次集體學(xué)習時(shí)強調,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展示真實(shí)、立體、全面的中國,是加強我國國際傳播能力建設的重要任務(wù)。要深刻認識新形勢下加強和改進(jìn)國際傳播工作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下大氣力加強國際傳播能力建設,形成同我國綜合國力和國際地位相匹配的國際話(huà)語(yǔ)權,為我國改革發(fā)展穩定營(yíng)造有利的外部輿論環(huán)境,為推動(dòng)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作出積極貢獻。要更好推動(dòng)中華文化走出去,以文載道、以文傳聲、以文化人,向世界闡釋推介更多具有中國特色、體現中國精神、蘊藏中國智慧的優(yōu)秀文化,要注重把握好基調,既開(kāi)放自信也謙遜謙和,努力塑造可信、可愛(ài)、可敬的中國形象。


深刻領(lǐng)會(huì )新時(shí)代加強和改進(jìn)國際傳播工作的重大意義

改革開(kāi)放40多年來(lái),中國共產(chǎn)黨帶領(lǐng)全國各族人民艱苦奮斗,迎難而上,開(kāi)拓進(jìn)取,取得了舉世矚目的歷史成就,經(jīng)濟實(shí)力、科技實(shí)力、綜合國力躍上了新臺階,進(jìn)一步彰顯了中國精神、中國智慧、中國力量,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向前邁出了新的一大步,為世界和平發(fā)展作出了突出貢獻。隨著(zhù)我國綜合國力和國際地位不斷提升,我國國際話(huà)語(yǔ)權和影響力也不斷增強,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我們黨大力推動(dòng)國際傳播守正創(chuàng )新,理順內宣外宣體制,打造具有國際影響力的媒體集群,積極推動(dòng)中華文化“走出去”,有效開(kāi)展國際輿論引導和輿論斗爭,初步構建起多主體、立體式的大外宣格局。但同時(shí),當前我國國際傳播也面臨著(zhù)新的形勢和任務(wù),國際輿論交鋒斗爭異常尖銳。一些民調顯示,中國國際形象與我國作為世界第二大經(jīng)濟體的大國地位、作出的世界性貢獻相比還有較大的差距,這固然主要是因為西方敵對勢力對我們黨和國家極力造謠抹黑、惡意攻擊,企圖阻遏我國快速發(fā)展,但不可否認我們在國際傳播方面也存在不少短板。國際傳播是一項國家全局性、戰略性的工作,我們一定要胸懷兩個(gè)大局,不斷增強做好新時(shí)代國際傳播工作的緊迫感、責任感和使命感,真實(shí)、立體、全面展示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建設的偉大實(shí)踐,增進(jìn)世界人民對中國共產(chǎn)黨和中國人民的理解與認可,為我國改革發(fā)展穩定營(yíng)造有利的外部輿論環(huán)境。

做好國際傳播工作是提升我國國際話(huà)語(yǔ)權的有效途徑。國際話(huà)語(yǔ)權是一國在參與跨國界信息傳播時(shí)擁有的話(huà)語(yǔ)表達的權力、話(huà)語(yǔ)觸達的權力和話(huà)語(yǔ)產(chǎn)生影響的權力,不僅是衡量一個(gè)國家實(shí)力、國際影響力和感召力的重要指標,也是國家參與全球治理的重要抓手。在全球治理中,掌握了國際話(huà)語(yǔ)權就意味著(zhù)掌握更多的主動(dòng)權、發(fā)言權和影響力。在當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加速演進(jìn)的背景下,國際話(huà)語(yǔ)權成為大國博弈的一個(gè)重要戰場(chǎng)。當前國際話(huà)語(yǔ)體系仍然西強我弱,西方發(fā)達國家掌控多數有影響力的媒體和平臺組織,在國際話(huà)語(yǔ)權方面占據主導地位。雖然我國正處于從站起來(lái)、富起來(lái)到強起來(lái)的歷史進(jìn)程中,“挨打”“挨餓”問(wèn)題已經(jīng)基本得到解決,但在國際上“挨罵”的問(wèn)題仍較為突出,還沒(méi)有形成同我國綜合國力和國際地位相匹配的國際話(huà)語(yǔ)權。因此,進(jìn)一步加強和改進(jìn)國際傳播工作,在硬實(shí)力增強的同時(shí)提升軟實(shí)力,使各國民眾更加全面客觀(guān)理解認可中國主張、中國智慧、中國方案以及中國為促進(jìn)國際治理提出的一系列順應世界發(fā)展潮流的理念,才能更好地塑造可信、可愛(ài)、可敬的大國形象。

做好國際傳播工作是推動(dòng)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的重要抓手。和平與發(fā)展仍是當今時(shí)代主題,但近年來(lái)全球化遭遇逆流,貿易保護主義傾向抬頭,世界政治經(jīng)濟形勢異常嚴峻復雜,特別是國際混亂失序因素明顯增多,不確定性、不穩定性、不平衡性和風(fēng)險性持續高企。為應對全球治理面臨的治理赤字、信任赤字、和平赤字與發(fā)展赤字,中國提出了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的解決方案,倡導建立平等相待、互商互諒的伙伴關(guān)系,營(yíng)造公道正義、共建共享的安全格局,謀求開(kāi)放創(chuàng )新、包容互惠的發(fā)展前景,促進(jìn)和而不同、兼收并蓄的文明交流,構筑尊崇自然、綠色發(fā)展的生態(tài)體系,實(shí)現“建設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榮、開(kāi)放包容、清潔美麗的世界”的全人類(lèi)共同愿景。推動(dòng)世界人民對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理念的理解、認同、參與和共建,離不開(kāi)有效的國際傳播。只有加強和改進(jìn)國際傳播工作,才能依托我國發(fā)展的生動(dòng)實(shí)踐、立足五千多年中華文明,全面闡述我國的發(fā)展觀(guān)、文明觀(guān)、安全觀(guān)、人權觀(guān)、生態(tài)觀(guān)、國際秩序觀(guān)和全球治理觀(guān),倡導多邊主義,引導國際社會(huì )共同塑造更加公正合理的國際新秩序,共同推動(dòng)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

做好國際傳播工作是鞏固黨的執政地位、確保國家長(cháng)治久安的必然要求。歷史已經(jīng)充分證明,中國共產(chǎn)黨的領(lǐng)導是歷史的必然、人民的選擇。堅持黨的領(lǐng)導,既是黨領(lǐng)導人民進(jìn)行革命、建設、改革的寶貴歷史經(jīng)驗,也是實(shí)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根本保證。做好國際傳播工作就是要向全世界闡釋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道路、理論、制度、文化,生動(dòng)講述中國共產(chǎn)黨治國理政的故事、中國人民奮斗圓夢(mèng)的故事、中國堅持和平發(fā)展合作共贏(yíng)的故事,幫助國外民眾認識到中國共產(chǎn)黨是真正為中國人民謀幸福而奮斗,了解中國共產(chǎn)黨為什么能、馬克思主義為什么行、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為什么好。要堅定做好國際傳播的信心,切實(shí)提升國際傳播效能,進(jìn)一步增強“四個(gè)自信”,才能鞏固黨的執政地位,確保國家長(cháng)治久安。


深入分析國際傳播面臨的主要問(wèn)題

分析查找問(wèn)題是解決問(wèn)題的前提。從目前國際傳播實(shí)際看,我國在頂層設計、體制機制、能力建設等方面存在短板,突出表現為:

國際傳播的意識不夠自覺(jué),主體不夠多元。一是在國際傳播意識方面,一些黨政機關(guān)、群團協(xié)會(huì )一方面尚未充分認識到隨著(zhù)我國綜合國力的提高和改革開(kāi)放的深入,自身工作與國際傳播之間存在著(zhù)緊密聯(lián)系,仍把國內工作和國際傳播割裂脫節,存在認為國際傳播是宣傳和外事部門(mén)職責的錯誤認識,另一方面認為外事無(wú)小事,事事需要報批和統一口徑,因此不愿意,也不善于對外講述中國故事。中國民眾由于長(cháng)期受到傳統文化中謙虛、內斂、含蓄、謹慎的熏陶,更多的是傾向于埋頭苦干、低調謙和,只做不說(shuō)或多做少說(shuō),對外傳播的意識還比較薄弱。二是在傳播主體方面,國內主要以“國家隊”為主,如對外宣傳部門(mén)集中于中宣部、中聯(lián)部、外交部、商務(wù)部、外文局等。在海外,還沒(méi)有用好愛(ài)國華僑華人的力量,也沒(méi)有充分借助對我友好的外國人士講好中國故事,提升中國形象。對外媒體主要集中在新華社、中國國際電視臺、中國日報社等,在海外介紹中國故事的載體,如英文書(shū)籍、電影、電視節目明顯偏少,也不夠系列化??傊?,目前我國國際傳播主體比較單一,尚未形成官方和民間、國內和國外、機構和個(gè)人、國企和民企等各方力量參與的國際傳播大合唱,無(wú)法滿(mǎn)足外國民眾希望了解全面、真實(shí)、立體的中國的需求。

國際傳播敘事體系不夠健全,內容質(zhì)量不夠高。對國際傳播的理論研究不夠深入,對國際傳播的規律掌握不夠透徹,尚未構建起包含內容挖掘、設計、加工、包裝、傳播等環(huán)節在內的國際傳播全鏈條敘事創(chuàng )新體系。一是不少?lài)H傳播內容沒(méi)有充分理解中國的文化內涵,不能有溫度有深度地詮釋出中國故事背后蘊含的中國夢(mèng)、中國精神和中國價(jià)值,出現“說(shuō)了也傳不開(kāi)”的現象。二是對一些中國實(shí)踐產(chǎn)生的新概念、新范疇、新表述,如“一帶一路”倡議、“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理念、“中華民族偉大復興”、“全面建成小康社會(huì )”等解讀不準確,缺乏融通中外的語(yǔ)境表達,出現“傳了也聽(tīng)不懂”的現象。三是目前國內社會(huì )科學(xué)主流話(huà)語(yǔ)體系大都來(lái)自西方,中國原創(chuàng )的核心概念較少,很多專(zhuān)家學(xué)者和民眾習慣用西方的話(huà)語(yǔ)和理論解釋中國實(shí)踐,把西方理論神圣化,把中國問(wèn)題簡(jiǎn)單化,在現實(shí)中常出現削中國實(shí)踐之足、適西方理論之履的現象。四是在英文依然是強勢全球語(yǔ)言的大背景下,由于語(yǔ)言的差異性、地域性、傳統性,翻譯方面存在一定難度,常詞不達意,使海外受眾不明所以,甚至出現誤解。

國際傳播針對性不夠強,渠道不夠通暢。國際傳播在一定程度上沒(méi)有跳出內宣工作的固有模式,政治性的口號偏多,穿靴戴帽的套話(huà)偏頻,說(shuō)理說(shuō)教的色彩偏濃。一是在國際傳播中沒(méi)有站在受眾的角度,考慮不同受眾的差異性,對不同國家不同地區的不同受眾,傳播的是統一的內容、統一的模式、統一的腔調。二是不了解受眾的需求和興趣,只講我們想講的,不講受眾想聽(tīng)的,沒(méi)有針對不同的受眾做精準化推送。三是沒(méi)有適應社交媒體快速發(fā)展的形勢,在充分借助新興媒體方面還存在不足,過(guò)于偏重電視、電臺等傳統媒體。四是還不太善于運用講故事的方式進(jìn)行國際傳播,生動(dòng)性、趣味性、知識性的柔性傳播還沒(méi)能嫻熟掌握。五是國際傳播渠道不夠順暢,雖然像中國國際電視臺(CGTN)等主要媒體在國外有一定發(fā)展,但常因其“國家隊”背景而受到國外政府限制。此外有時(shí)過(guò)分倚重國外傳播平臺,把自己的“碉堡”建立在別人的“沙灘”上,傳播渠道存在較大脆弱性。


加強和改進(jìn)新時(shí)代國際傳播工作的幾點(diǎn)思考

邁進(jìn)新時(shí)代,適應新形勢,應對新挑戰,堅持問(wèn)題導向,強化底線(xiàn)思維,聚焦塑造可信、可愛(ài)、可敬大國形象,應重點(diǎn)做好以下八個(gè)方面的工作:

要切實(shí)增強國際傳播工作的意識,加強黨對國際傳播工作的集中統一領(lǐng)導。加強和改進(jìn)國際傳播工作的關(guān)鍵是加強黨對國際傳播工作的集中統一領(lǐng)導,各級黨委和政府要站在鞏固黨的執政地位、實(shí)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高度,把加強和改進(jìn)國際傳播工作作為增強“四個(gè)意識”、堅定“四個(gè)自信”、做到“兩個(gè)維護”的重要舉措,做細做實(shí)做強。要堅持國際傳播的政治性和人民性,把加強國際傳播能力建設納入各級黨委(黨組)意識形態(tài)工作責任制,加強組織領(lǐng)導,加大財政投入,幫助推動(dòng)實(shí)際工作、解決具體困難。各級領(lǐng)導干部要主動(dòng)做國際傳播工作,主要負責同志既要親自抓,也要親自做。要在頂層上做好科學(xué)規劃、在布局上做到合理安排,在力量上集中資源,在機制上打通各個(gè)環(huán)節,在效果上形成整體合力,帶動(dòng)全社會(huì )將“要我傳播”轉變?yōu)椤拔乙獋鞑ァ钡淖杂X(jué)意識,把我國的制度優(yōu)勢、組織優(yōu)勢、人力資源優(yōu)勢轉化為傳播優(yōu)勢,形成主動(dòng)維護黨和國家尊嚴和形象的良好氛圍。

要不斷完善國際傳播內容,講好中國故事及其蘊含的中國價(jià)值。要牢牢把握服務(wù)民族復興、促進(jìn)人類(lèi)進(jìn)步的主線(xiàn),宣介好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展示好習總書(shū)記光輝形象和個(gè)人魅力,傳播好中國共產(chǎn)黨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wù)的根本宗旨,講述好改革開(kāi)放以來(lái)中國的發(fā)展理念、偉大實(shí)踐、歷史性成就和對世界和平與發(fā)展的貢獻,闡釋好中華五千年燦爛的文明史,推進(jìn)好構建人類(lèi)命運共同體。要利用好“故事”這個(gè)國際傳播的最好載體,采用親和力和共鳴性的表達方式,挖掘講好各種生動(dòng)感人故事,既要講中華民族偉大精神的歷史故事,也要講中國人民創(chuàng )造幸福生活,推動(dòng)社會(huì )發(fā)展,實(shí)現中國夢(mèng)的感人事跡;既要講偉大人物的英雄業(yè)績(jì),也要講小人物喜怒哀樂(lè )的日常生活;既要講中華民族的光明前景,也要講存在的問(wèn)題和挑戰。通過(guò)中國文化的感召力,提高國際傳播影響力、中國形象親和力、中國話(huà)語(yǔ)說(shuō)服力和國際輿論引導力。

要積極調動(dòng)各方力量,唱響國際傳播大合唱。一是各級黨政領(lǐng)導干部要積極帶頭講中國故事,主動(dòng)做國際傳播工作。二是各地區各部門(mén)要發(fā)揮各自特色和優(yōu)勢開(kāi)展工作,展示豐富多彩、生動(dòng)立體的中國形象。三是要支持人民團體、群團組織“走出去”開(kāi)展活動(dòng),培育更多商會(huì )組織、民間社團、智庫等非政府組織以及大眾自媒體投身國際傳播工作。四是“走出去”的中國企業(yè)要主動(dòng)開(kāi)展國際傳播工作,鼓勵有聲望的企業(yè)家、商人從各個(gè)層面向海外講述多彩多姿的中國企業(yè)發(fā)展故事。五是要發(fā)揮海外六千多萬(wàn)的華僑華人和數百萬(wàn)的留學(xué)生群體深度了解國外社會(huì )的獨特優(yōu)勢,鼓勵其以外方容易接受的話(huà)語(yǔ)體系講述中國社會(huì )生活變遷的故事。六是要調動(dòng)對華友好的外籍人士、在華留學(xué)生的積極性,引導他們講述自身對中國的體會(huì )和感受。七是要進(jìn)一步開(kāi)放旅游市場(chǎng),歡迎更多的外國人到中國走一走、看一看,親身體驗美麗和諧的中國,回去后講給身邊的朋友聽(tīng),不斷擴大對華友好的國際朋友圈。

要持續優(yōu)化國際傳播方式方法,增強國際傳播的親和力和實(shí)效性。要采用貼近不同區域、不同國家、不同群體受眾的精準傳播方式,推進(jìn)中國故事和中國聲音的全球化表達、區域化表達、分眾化表達。一是要注重了解外國受眾的需求,把握傳播規律、理念、心態(tài),加強與外國受眾的互動(dòng)和溝通。二是要采取多種生動(dòng)活潑的形式,如電影、電視劇、紀錄片、現場(chǎng)直播、動(dòng)畫(huà)片等,要更加注重自媒體平臺微視頻傳播,適應不同國家不同受眾的興趣和要求,增強國際傳播的吸引力。三是要打造精品,不斷提升制作質(zhì)量,使中國故事色香味俱全,高清多維兼備。四是要創(chuàng )新話(huà)語(yǔ)體系,變剛性表態(tài)為柔性表達,變官方話(huà)語(yǔ)為民間語(yǔ)言,避免盛氣凌人、氣勢洶洶、教化輸出。

要鞏固和拓展國際傳播渠道,形成多層次多維度的傳播機制。要加快構建中國話(huà)語(yǔ)體系和中國敘事體系,努力打造全時(shí)空、跨終端、超鏈接,移動(dòng)化、可視化的國際傳播全媒體矩陣。一是要發(fā)揮中央電視臺、新華社、中國日報社、中國外文局等國際傳播主渠道作用,找準工作切入點(diǎn)和著(zhù)力點(diǎn),通過(guò)提出獨立新聞評論觀(guān)點(diǎn)、與國際主流媒體聯(lián)合主辦有影響力的國際論壇等方式,逐步增強主動(dòng)設置議題的能力和把握輿論主導權的能力,努力躋身國際知名媒體行列。二是要善于利用國內國際平臺,如博鰲論壇、達沃斯世界經(jīng)濟論壇、APEC會(huì )議、圣彼得堡國際經(jīng)濟論壇、香格里拉對話(huà)會(huì )、中非合作論壇、中國-拉共體論壇等,更好發(fā)揮高層次專(zhuān)家在這些平臺上的作用和影響力,主動(dòng)發(fā)聲講好中國故事。三是要開(kāi)展國際合作傳播,探索與國外知名友華媒體、國際知名公關(guān)公司、主要智庫構建合作傳播機制,借嘴說(shuō)話(huà)、借筒傳聲、借臺唱戲,把自己講和別人講結合起來(lái),提升國際傳播成效。四是要進(jìn)一步深化與海外華文媒體合作,發(fā)揮海外華文媒體了解國內外情況的“雙重熟悉”優(yōu)勢,調動(dòng)海外華文媒體講好中國故事的積極性,增進(jìn)國際社會(huì )對中國共產(chǎn)黨和中國發(fā)展的認知、認可和認同,更好地服務(wù)于中國形象的海外構建。

要切實(shí)加強教育培訓,打造新時(shí)代國際傳播人才隊伍。提升國際傳播效能,要著(zhù)力建設“五支隊伍”。一是領(lǐng)導干部隊伍。要加強對各級領(lǐng)導干部國際傳播知識的培訓,有針對性地掌握講故事的方法和技巧,提升重大問(wèn)題的對外發(fā)聲能力,面對海外媒體時(shí)能既自信又謙和,用生動(dòng)的表達維護黨和國家良好形象。二是國際傳播研究隊伍。要圍繞中國精神、中國價(jià)值、中國力量,從政治、經(jīng)濟、文化、社會(huì )和生態(tài)文明等多個(gè)視角加強對國際傳播的理論研究,探索國際傳播規律,構建對外話(huà)語(yǔ)體系,提高傳播藝術(shù),為開(kāi)展國際傳播工作提供更加強大的學(xué)理支撐。三是國際傳播編創(chuàng )隊伍。依托若干國家級國際傳播創(chuàng )新平臺,將中國發(fā)展的生動(dòng)實(shí)踐、五千多年的中華文明編創(chuàng )成引起外國人興趣、符合外國人需求、適應外國人口味、促進(jìn)民心相通的好故事。四是國際傳播翻譯隊伍。要著(zhù)力培養一批融通中外語(yǔ)言特點(diǎn)、精準表達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體系、中國發(fā)展實(shí)踐產(chǎn)生的新概念、新范疇、新表述的翻譯人才,著(zhù)力解決話(huà)語(yǔ)質(zhì)量不高導致受眾主觀(guān)上不愿意聽(tīng)和聽(tīng)不懂的問(wèn)題。五是國際傳播推介隊伍。要培養出一批內知國情、外曉世界、外語(yǔ)功底好、善于國際交往、有效融通中外資源的國際傳播人才,把中國故事推向世界。

要妥善做好輿情引導,提高輿論斗爭水平。一是要做好突發(fā)事件輿情引導,抓住黃金24小時(shí),及時(shí)披露事件真相,認真做好釋疑解惑,不隱瞞、不諉過(guò),避免問(wèn)題積累、發(fā)酵、炒作起來(lái)后演變成國外關(guān)注的負面焦點(diǎn)。二是要高度重視引導網(wǎng)絡(luò )輿情,要提高網(wǎng)絡(luò )輿情風(fēng)險意識,及早對網(wǎng)絡(luò )輿情進(jìn)行研判,相關(guān)職能部門(mén)互相協(xié)調、共同應對,制訂應急預案,從而有效引導網(wǎng)絡(luò )輿情。三是對反華勢力的造謠抹黑敢于正本清源,旗幟鮮明、有理有利有節地予以堅決斗爭,及時(shí)澄清事實(shí)真相,準確分析斗爭形勢,抓住斗爭的關(guān)鍵點(diǎn),講究斗爭策略和斗爭藝術(shù),提升重大問(wèn)題對外發(fā)聲能力,有效分化、孤立和打擊極少數反華勢力。

要探索建立海外評估機制,準確評估國際傳播效能。要準確判斷國際傳播的實(shí)際效果,聘請具有獨立性、專(zhuān)業(yè)性、權威性海外第三方專(zhuān)業(yè)機構對重大國際傳播項目進(jìn)行評估,保證評估結果的客觀(guān)性和公信力,為科學(xué)決策提供準確依據。一是在實(shí)施重大國際傳播項目前,對項目合作伙伴的專(zhuān)業(yè)性、可靠性,項目的可行性和可能產(chǎn)生的政治和社會(huì )影響等進(jìn)行事前評估。二是在實(shí)施過(guò)程中,通過(guò)對傳播方式、傳播內容、受眾接受程度、產(chǎn)生的實(shí)際影響等進(jìn)行輿情監控并根據評估監控情況適時(shí)調整。三是在項目結束后,對總體效果、受眾滿(mǎn)意度、影響力、合作伙伴表現等進(jìn)行事后評估,形成閉環(huán)反饋機制,總結經(jīng)驗,查找不足,不斷提升國際傳播效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