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英勇的紅軍北上抗日先遣隊

1953年4月,毛澤東在浙江視察,登上莫干山頂,遠眺西南方向對身邊的汪東興說(shuō):“這里再過(guò)去一點(diǎn)就是你和方志敏的家鄉了吧?”此時(shí)的他神情凝重,滿(mǎn)懷深情地繼續說(shuō)道:“方志敏同志是有勇氣、有志氣而且是很有才華的共產(chǎn)黨員,他死得偉大,我很懷念他!”

1934年7月,紅七軍團受命于危難,從中央蘇區瑞金出發(fā),以“中國工農紅軍北上抗日先遣隊”的名義,北上閩浙皖贛地區牽制國民黨軍,掩護中央紅軍完成戰略轉移。洋顧問(wèn)李德對紅七軍團下了死命令“只準成功,不準失敗”。此時(shí)的紅七軍團組建不久,雖然號稱(chēng)有六千人,但其中的兩千人是剛剛補充進(jìn)來(lái)身背大刀肩扛梭鏢的赤衛隊員,全軍團只有1200多條槍?zhuān)詈玫氖恰皾h陽(yáng)造”。軍團長(cháng)尋淮洲、政委樂(lè )少華、參謀長(cháng)粟裕、中央代表曾洪易。早在1933年11月間,國民黨十九路軍發(fā)動(dòng)了“福建事變”,宣布“抗日反蔣”。毛澤東敏銳洞察時(shí)機,建議中革軍委出兵蘇浙贛皖直搗蔣介石老巢,配合十九路軍,打出“中國工農紅軍北上抗日先遣隊”的旗幟,致其首尾不顧,紅軍趁此跳出白軍堡壘圈,從而打破蔣介石第五次圍剿。而此時(shí)的毛澤東已被排擠出領(lǐng)導核心,沒(méi)有了發(fā)言權,博古和洋顧問(wèn)李德認為十九路軍是“中間派”,“是最危險的敵人”,根本聽(tīng)不進(jìn)去毛澤東的正確的建議。毛澤東無(wú)奈而嘆,說(shuō)出了“豎子不足與謀!”的話(huà)來(lái)。

微信圖片_20211116145200.jpg

方志敏戰斗過(guò)的閩浙贛省蘇維埃政府舊址

當千里縱深的中央蘇區縮小到不足300里的時(shí)候,中革軍委這才意識到了危機的來(lái)臨,只有突圍的一條路可走了,此時(shí)想起了8個(gè)月前毛澤東的建議,但已是“福建事變”發(fā)生10個(gè)月以后了。而此時(shí)王明左傾機會(huì )主義者指揮以紅七軍團掩護中央主力紅軍的突圍,這與毛澤東當初的建議無(wú)論從何種角度講都有云泥之別,在執行過(guò)程中中革軍委向第七軍團參謀長(cháng)以上領(lǐng)導下達命令,軍團首長(cháng)只知道目的是為了北上宣示紅軍抗日主張,消滅敵人有生力量,配合皖南起義并開(kāi)辟新的根據地。這可從粟裕大將后來(lái)的回憶中得到證實(shí)。六千人的先遣隊出征后不久的一個(gè)半月后,中央紅軍就被迫開(kāi)始向西戰略轉移。雖然中革軍委出此下策也是形勢所逼,但接下來(lái)不顧先遣隊的實(shí)力和面臨的實(shí)際困難,指令其轉兵攻打福州,簡(jiǎn)直就是左傾機會(huì )主義的不切實(shí)際的瞎指揮了。本以為以先遣隊掩護當時(shí)中央紅軍“戰略退卻”,也就是“撤退中的逃跑主義”(毛澤東語(yǔ)),就能造成聲東擊西的戰略效果。先遣隊的力量雖然弱,如果尋淮洲、粟裕這樣的軍事天才靈活機動(dòng)地指揮部隊,還會(huì )有一個(gè)比較好的局面,也許能更好地實(shí)現中革軍委的戰略意圖,甚或還能保留下來(lái)一支可觀(guān)的有生力量。然而,左傾機會(huì )主義指揮著(zhù)這支隊伍的一切行動(dòng),甚至部隊的行軍路線(xiàn)和速度都要規定。而樂(lè )少華、曾洪易機械地執行中革軍委的指令,對尋淮洲、粟裕等軍團首長(cháng)束手束腳,使軍團指揮員不能臨機決斷,樂(lè )少華動(dòng)輒使用政委的最后決斷權,強迫軍團接受機會(huì )主義的機械指揮。樂(lè )少華曾留學(xué)蘇聯(lián),是著(zhù)名的二十八個(gè)半之一,曾洪易是王明指派的中央代表。先遣隊在直趨皖南的途中,突然接到中革軍委命令,讓其繞一個(gè)大彎轉兵襲取閩侯(福州),以紀念“八一建軍節”。此役目的很明顯是為了造勢,以吸引白軍,制造調虎離山的效果。然而紅七軍團兵力有限,攻取閩侯未果,反而暴露了紅七軍實(shí)力,被敵識破我戰略意圖,既未調動(dòng)敵人,還在輾轉撤退途中引來(lái)國民黨軍的圍追堵截。部隊千里轉戰,疲勞不堪,在得不到有效休整補充的情況下,中革軍委聽(tīng)取了樂(lè )少華的意見(jiàn),不顧部隊實(shí)際情況,嚴令紅七軍團急速北上。部隊在消耗疲憊中轉戰,接到的是中革軍委一次次前后矛盾的指令,紅七軍團在無(wú)所適從的同時(shí)還受到中革軍委“行動(dòng)遲緩,破襲太少”的電報批評。部隊被拖瘦、拖弱、拖垮了,兩個(gè)多月下來(lái),紅七軍團由六千人銳減到三千多人。尋淮洲、粟裕是井岡山下來(lái)身經(jīng)百戰、智勇雙全、得到過(guò)朱毛戰略思想的優(yōu)秀指揮員,而面對困境不能有所作為,豈不悲哉?

微信圖片_20211116145130.jpg

江西橫峰方志敏辦公和住宿處

紅七軍團沖破重重困難趕到皖南。11月4日,中革軍委又命令疲憊的紅七軍團折回閩浙贛根據地與方志敏的紅十軍會(huì )合,組成紅十軍團,由方志敏任軍團軍政主席,劉疇西任軍團長(cháng),樂(lè )少華任政委,粟裕任參謀長(cháng),尋淮洲任19師師長(cháng)。尋淮洲在紅七軍團時(shí)期執行毛澤東靈活機動(dòng)的戰略戰術(shù)被否定。此次軍團領(lǐng)導班子名義上的決策者是方志敏,農民運動(dòng)領(lǐng)袖,贛東北革命根據地的創(chuàng )建者,政治宣傳工作是他的強項,軍事上則依靠劉疇西、粟裕等。中央紅軍主力長(cháng)征后,方志敏的上級是中央軍區司令員項英,對紅十軍團的情況也不十分了解。紅十軍團成立后不久,就接到項英一份電報,命令紅十軍團走出已經(jīng)創(chuàng )建好的閩浙贛根據地,去開(kāi)辟皖浙蘇區。追擊紅十軍團的是國民黨軍的補充一旅,旅長(cháng)王耀武。軍團領(lǐng)導決定選擇在懷玉山的烏泥關(guān)至譚家橋段設伏殲滅尾隨的補充第一旅。雖為補充旅,其實(shí)有7千人,軍官大部分是軍校畢業(yè)生,軍事素質(zhì)好,士兵北方人居多。紅軍也是七千人,但裝備遠不如敵人,在布陣上軍團長(cháng)劉疇西把最有戰斗力的尋淮洲19師放在了側擊和包抄上,而把戰斗力較弱的20、21師放在主攻位置。20、21師由地方武裝和游擊隊組成,沒(méi)有經(jīng)歷過(guò)大戰,部隊戰士打伏擊戰的經(jīng)驗也不足。戰士由于緊張提前開(kāi)了火,暴露了整個(gè)戰術(shù)意圖,伏擊戰打成了遭遇戰,硬碰硬打起來(lái),王耀武憑借火力優(yōu)勢,奪得烏泥關(guān)陣地,尋淮洲從遠處看到陣地易手,帶領(lǐng)19師拼死沖殺過(guò)來(lái),紅軍勢不可擋,奪回了山頭,在槍林彈雨中尋淮洲不幸腹部中彈,鮮血噴涌,被通訊員背離戰場(chǎng)。紅十軍團主要陣地大部失守,紅軍被迫撤離,尋淮洲失血過(guò)多,英勇?tīng)奚?,年僅22歲。此戰失利,紅十軍團遭受重創(chuàng ),已無(wú)法在皖南立腳,也無(wú)力再組織大規模戰斗了,只能在黃山周?chē)氖畮讉€(gè)縣兜圈子,避敵避戰,逢戰必退,部隊戰斗意志力嚴重削弱。1934年12月20日,軍團領(lǐng)導方志敏決定紅十軍團退回閩浙贛老根據地。此時(shí)部隊距離閩浙贛蘇區200多里,敵人設置了幾道封鎖線(xiàn),如果紅軍出其不意,迅速突破,急行軍兩天就能回到蘇區。但就在這個(gè)撤退過(guò)程中,劉疇西又犯了一個(gè)致命錯誤。在疲憊不堪的部隊行至楊林時(shí),劉疇西下令部隊停止前進(jìn),宿營(yíng)休息一夜。粟裕堅決反對,堅持部隊翻過(guò)南邊的南華山到了化婺德再休息,那里是方圓50公里的蘇區外圍游擊區,有我游擊隊活動(dòng),相對比較安全。方志敏支持粟裕的意見(jiàn),但又勸說(shuō)不動(dòng)劉疇西,只好命令粟裕把機關(guān)后勤人員及傷病員,沒(méi)有彈藥的迫擊炮連和機槍連約八百人先帶過(guò)去。身經(jīng)百戰的粟裕望著(zhù)宿營(yíng)的紅十軍團將士們,明知道兇多吉少,但又無(wú)能為力,只能憂(yōu)心忡忡地告別戰友,帶領(lǐng)部隊消失在了皖南的暮色里。方志敏放心不下宿營(yíng)的部隊,又返回去勸說(shuō)劉疇西帶領(lǐng)部隊連夜趕路,但他還是沒(méi)能勸動(dòng)這位軍團長(cháng)。當部隊第二天醒來(lái)時(shí),14個(gè)團的國民黨兵圍了上來(lái),周?chē)巾斏隙际菙橙?,此時(shí)紅十軍團只有不到二千人。面對七倍于我的敵人,紅軍戰士浴血奮戰,英勇拼殺,終因彈盡糧絕,失去了突圍能力。粟裕在前方苦苦等待七天之后,也就是1935年1月20日前后,從繳獲的收音機里聽(tīng)到,“國民黨懷玉山的清剿任務(wù)完成”。

至此,紅19師師長(cháng)尋淮洲、紅20師師長(cháng)黃英特、紅83團團長(cháng)牛葉春、紅87團政委許施應等一大批紅軍指揮員在作戰中英勇?tīng)奚?;方志敏、劉疇西、胡天桃、王如癡等紅十軍團師以上指揮員悉數被捕,后壯烈犧牲在蔣介石的屠刀下,紅十軍團損失殆盡。從紅十軍團成立之日算起,歷時(shí)兩個(gè)半月,從紅七軍團瑞金出發(fā)開(kāi)始算,歷時(shí)六個(gè)月,僅存粟裕帶出去的八百人隊伍,這支革命火種,成為后來(lái)新四軍的中堅力量,也是解放戰爭時(shí)期華東野戰軍的重要骨干力量,粟裕率領(lǐng)著(zhù)這支隊伍在解放全中國的戰役中發(fā)揮了巨大作用,做出了重大貢獻。方志敏烈士犧牲前在獄中寫(xiě)下《可愛(ài)的中國》《清貧》等不朽篇章,并以生命為每一個(gè)中國人展示了一代共產(chǎn)黨人的崇高理想和品格,把對祖國母親的無(wú)限熱愛(ài)融進(jìn)了自己的鮮血中,激勵了無(wú)數后人。1964年11月9日,毛澤東得知方志敏同志殘存骸骨找到,親筆題寫(xiě):“方志敏烈士之墓”,及書(shū)信由汪東興交江西省委。重溫革命歷史,緬懷革命先烈,后人將永遠銘記英勇的紅軍北上抗日先遣隊的先烈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