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記住楊靖宇

輝發(fā)河

輝發(fā)河,從長(cháng)白山脈的龍崗山下來(lái),一路流向松花江。水勢不弱,彎過(guò)輝南縣的朝陽(yáng)鎮。這條河,在滿(mǎn)族人眼里閃出好顏色:一汪藍。

輝南人記住了一個(gè)日子:1933年10月27日。這天晚上,楊靖宇在磐石縣黑石鎮上站定,神情像峭立于河畔的老鴰砬子那樣峻厲。他一腳踏進(jìn)輝發(fā)河,一步一步向南岸蹚去。跟在身后的,是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一軍獨立師的戰士們。

黑黢黢的夜色中,師部、政治保安連和八連、九連的指戰員們,望著(zhù)走在前面的師長(cháng)兼政委楊靖宇,望著(zhù)參謀長(cháng)李紅光,精神的火炬燃燒著(zhù),奮力破開(kāi)齊胸的河水。南岸的峰嶺和森然的樹(shù)影一點(diǎn)點(diǎn)近了。

楊靖宇把人馬拉到對岸山野,在那里跟敵寇周旋,創(chuàng )出金川河里抗日游擊新區——一座血肉筑起的長(cháng)城。他心中的龍崗戰略構想,在這次渡河中開(kāi)始實(shí)施。

楊靖宇將軍紀念塔 馬力攝.jpg

楊靖宇將軍紀念塔

楊靖宇像 馬力攝.jpg

楊靖宇雕像

接下的幾天,跳出日偽軍包圍圈的他們,在東北岔休整,在龍灣堡駐扎,在金川縣樣子哨鎮甘飯盆屯建起宿營(yíng)地。蒼茫的荒山野林,東北抗日聯(lián)軍第一座密營(yíng)生了根。這是歷史性時(shí)刻。

對此次戰略轉移,在給中共滿(mǎn)洲省委的報告中,楊靖宇這樣寫(xiě):“近來(lái)司令部為擴大游擊區域,廣泛聯(lián)合各抗日軍,造成全民統一戰線(xiàn),奪取無(wú)產(chǎn)階級領(lǐng)導權,沖破日本帝國主義及其走狗‘滿(mǎn)洲國’政府圍剿東邊道起見(jiàn),于陽(yáng)歷十月二十七日,隨帶八九連、政治保安連,由磐石過(guò)輝發(fā)江,前赴樺甸、濛江、輝南、金川、通化、柳河、清原一帶活動(dòng)?!彪S同部隊渡河的,還有中共滿(mǎn)洲省委巡視員金伯陽(yáng)。半個(gè)月后,政治保安連黨支部在小金川村旱龍灣開(kāi)會(huì ),敵人圍襲過(guò)來(lái),兇狂地放槍。金伯陽(yáng)領(lǐng)著(zhù)戰士拼死往外沖,中彈倒在血泊中,生命的火焰閃出最后一道光亮。老戰友的慘烈犧牲,楊靖宇分外沉痛,說(shuō):“我領(lǐng)著(zhù)戰士先過(guò)的嶺,卻把只有26歲的伯陽(yáng),永遠地丟在了旱龍灣?!睔埧岬膽馉幁h(huán)境下,最需要把理想的旗幟插在戰士心上的政工干部。金伯陽(yáng)的不幸,是抗聯(lián)的不幸,是革命的損失。楊靖宇在同一份報告中陳述戰斗梗概:“不幸我軍于陽(yáng)歷十一月十五日,行軍路經(jīng)金川界旱龍灣地方,北楊同志到政治保安連參加黨支部會(huì )議,保安連突被日帝忠實(shí)走狗邵本良襲擊。事后結果,敵方固然當時(shí)陣亡七名,重傷四名,輕傷二名,失掉武裝七支,被我軍打后,鼠竄而逃。我軍亦當時(shí)陣亡四名,北楊同志在內,輕傷三名?!北睏?,就是金伯陽(yáng)。這樣一個(gè)優(yōu)秀的青年,竟死在土匪、漢奸邵本良手里,令人苦恨難消??孤?lián)獨立師進(jìn)入的東邊道,轄東北東南部山區的寬甸、桓仁、興京(新賓)、通化、輯安(集安)、臨江、長(cháng)白、撫松、濛江(靖宇)、輝南、金川、柳河、海龍、東豐、西安(遼源)、清原、安東(丹東)等二十余縣份。

1937年9月,也就是金伯陽(yáng)犧牲后的第五年,一次交火中,邵本良挨了抗聯(lián)的槍子兒,帶傷逃回奉天,傷口潰成疔毒,在關(guān)東軍醫院?jiǎn)拭?/p>

楊靖宇給戰友報了仇。

金伯陽(yáng)做過(guò)詩(shī):“人生難得幾十年,豈為衣食名利權。唯有丹心共日月,甘將熱血灑江山?!闭Z(yǔ)詞激厲,振揚著(zhù)昂奮意氣。兵連禍結的危亡之境下,他那高擎戰旗呼嘯著(zhù)進(jìn)擊的身影,永在人民的憶念中。金伯陽(yáng)戰死的地方,修起一座廣場(chǎng),立著(zhù)他的雕像——年輕的臉龐,青春的神采。昂聳的紀念碑,是留在時(shí)光中的人生標記。

大龍灣西山坡,還葬著(zhù)抗聯(lián)第一路軍第一方面軍總指揮曹亞范。1940年4月8日,他外出籌糧,在濛江縣龍泉鎮西甕圈密營(yíng)遭叛徒暗害,離楊靖宇殉難,才一個(gè)多月。曹亞范是北京人,他將民族解放的神圣責任放在內心最崇高的位置,在抗聯(lián)最艱苦的歲月里,他不退不躲,毅然和楊靖宇站在一起,誓志將抗聯(lián)的旗幟打到底,并把年輕的生命獻給這片黑土地。(殘殺曹亞范的,竟是他的機槍班班長(cháng),姓全。此人突然用機槍朝睡去的曹將軍和二十幾名戰士掃射。害死楊靖宇的,也是叛徒。一個(gè)是原抗聯(lián)第一軍第一師師長(cháng)兼政委程斌,這個(gè)叛將,投敵后率兵追殺楊靖宇,毀掉七十多座密營(yíng),斷去第一軍的軍需補給。一個(gè)是楊靖宇養大的孤兒,又當了警衛排長(cháng)的張秀峰,此人帶著(zhù)機密文件叛變,泄露突圍計劃,使日偽軍找到楊靖宇的宿營(yíng)地。一個(gè)是抗聯(lián)第一師機槍手張奚若,隨程斌叛降,向楊靖宇胸膛射出罪惡子彈的,正是他。每說(shuō)到這段歷史實(shí)情,多少人扼腕腐心,恨得切齒!三個(gè)變節者,臨難茍免,乞降求榮,配不上“中國人”三個(gè)字。東北抗日聯(lián)軍第五軍軍長(cháng)周保中,記下楊靖宇講過(guò)的話(huà),鋒芒正刺向這種人:“那些在革命斗爭中經(jīng)不起考驗而臨陣逃脫的,有如秋草,經(jīng)風(fēng)霜即枯萎?!保?/p>

一個(gè)岔路口,坡上立著(zhù)一座崗哨,二層,覆頂出檐。用料,全是原木,極粗大。幾級石階通過(guò)去,往上一站,湖景頓時(shí)開(kāi)闊了。旁邊一棵樹(shù),掛著(zhù)木牌,標了三個(gè)字:瞭望哨。字的上面,有一顆紅色的五角星,極鮮朗。資料上說(shuō),龍灣一帶,是楊靖宇南滿(mǎn)抗日龍崗戰略構想的核心區域,也是金川河里抗聯(lián)根據地的重要區域,還是東北抗聯(lián)戰斗頻繁區域之一。三個(gè)“區域”,是一種戰略性命名。照此看,抗聯(lián)隊伍是在這里屯扎過(guò)的。此座仿建的瞭望哨,以意為之,略得其原貌。

楊靖宇烈士陵園 馬力攝.jpg

楊靖宇烈士陵園

地窨子、馬架子、霸王圈,是抗聯(lián)密營(yíng)常見(jiàn)的形制。地窨子利于越冬,馬架子宜于度夏,霸王圈適合大部隊居住。我朝低昂的峰嶺凝眸,風(fēng)中恍若飛響戰斗的歌聲,是抗聯(lián)的軍歌。曾任共青團哈爾濱市委、滿(mǎn)洲省委宣傳部部長(cháng)的姜椿芳還記得,住在他家的楊靖宇說(shuō)過(guò):“我們的部隊沒(méi)有軍歌,一定要寫(xiě)一個(gè)?!?936年,楊靖宇創(chuàng )作了《東北抗日聯(lián)軍第一路軍軍歌》:“親愛(ài)的同志們團結起,從敵人精銳的刀槍下,奪回來(lái)失去的我國土,解脫亡國奴牛馬生活。英勇的同志們前進(jìn)呀!趕出日寇,推翻滿(mǎn)洲國,這一次的民族革命戰爭,要完成弱小民族的解放運動(dòng)?!彼P下的歌詞,膽識堅定,是激流,是飆風(fēng),奔涌著(zhù),掀卷著(zhù),舊世界在歌聲中坍塌,毀滅。這首軍歌的作曲者,是抗聯(lián)第一路軍警衛旅政委韓仁和?!吨谐癖娐?lián)合歌》《西征勝利歌》,也由楊靖宇作詞。后一首,是軍歌。1936年6月,抗聯(lián)第一軍第一師從本溪出發(fā)向遼西遠征;11月,第一軍第三師從撫順出發(fā)向熱河遠征。征途上,將士們唱著(zhù)這支歌。

韓仁和密營(yíng),跟楊靖宇密營(yíng)離得不遠,遺址在今天的紅石國家森林公園里。這是一片密營(yíng)群,紅石林區內,能夠尋到的密營(yíng)和會(huì )議遺址,三十多處。摩天嶺、五道岔、葫蘆頭溝金日成(第一路軍第二軍第三師師長(cháng),進(jìn)入漫江地區后,任第六師師長(cháng))密營(yíng),小二道河子、四方頂子、三和屯魏拯民(第一路軍副總司令兼政委)密營(yíng),金銀鱉小北溝、淌河子溝、金溝子郭池山(第一路軍第二軍第四師聯(lián)絡(luò )副官)密營(yíng),西對房溝曹?chē)玻ǖ谝宦奋姷谝卉姷诙煄熼L(cháng)兼政委)密營(yíng),王大楞溝常慶和密營(yíng),撫松小人溝密營(yíng),大楞場(chǎng)、北溝岔、大東溝、青眼溝、放牛溝、馬馱子溝、窮棒子溝、雞爪頂子二軍四師密營(yíng)……緊密的位置關(guān)系,形成互為依傍、彼此策應的分布態(tài)勢。僻壤荒遠,莽林叢森,星火般的宿營(yíng)地,激活了沉寂的野山。戰焰熔鑄的青春幻作紅亮的霞輝,映徹寥廓云天。無(wú)數抗聯(lián)官兵,受著(zhù)思想光華的照耀,在苦斗的歲月里堅持,哪怕端著(zhù)土造的“老洋炮”“大抬桿”,誓跟鬼子拼。

抗聯(lián)雕像 馬力攝.jpg

抗聯(lián)英雄雕像

司令部故跡,只能到殘朽的墻基上去尋。幾片黃葉、幾叢宿草叫風(fēng)刮走了,像是不忍遮蓋染著(zhù)戰血的遺痕。1935年到1940年,在這抗日斗爭的神經(jīng)中樞里,楊靖宇運籌戰事,指揮了十幾次大小戰役,展現了軍事領(lǐng)導人的文武才干。柳樹(shù)河子之戰、六號橋大捷、木其河木場(chǎng)之戰,仍存的戰址,證明他的胸中韜略,在沙場(chǎng)上大有建樹(shù)。

叢灌繞著(zhù)一汪水,水色青碧。林地間還能有這樣澄靜的潭?我的心就一驚。臨水的樹(shù)上掛著(zhù)標牌:將軍湖。時(shí)世多艱,真理的光焰在楊靖宇心胸迸射。在這深林的水濱,他沉思,他追懷,他憧憬。沉思中,他憂(yōu)念中國的命運,會(huì )記起青少年時(shí)期讀過(guò)的進(jìn)步刊物《向導》《新青年》,也會(huì )想起考入設在開(kāi)封的河南省立第一工業(yè)學(xué)校,初步接受馬克思主義,乃至發(fā)起成立北京大學(xué)馬克思學(xué)說(shuō)研究會(huì )的情景(有一張舊照片:北京大學(xué)馬克思學(xué)說(shuō)研究會(huì )會(huì )員合影,楊靖宇的身量最高,他是個(gè)大個(gè)子,一米九二。這個(gè)研究會(huì )發(fā)起人及部分會(huì )員名單里,我看到羅章龍、鄧中夏、李大釗、惲代英、柯慶施、張太雷、劉志丹、陳毅等人的名字。楊靖宇署的是本名馬尚德)。追懷中,他憶想擔任中共哈爾濱市委書(shū)記兼中共滿(mǎn)洲省委代理軍委書(shū)記時(shí),和左翼進(jìn)步作家羅烽、舒群、孟希、梅志、蕭軍、蕭紅、白朗、金劍嘯的交往;憧憬中,他魂返故鄉,低聲誦讀領(lǐng)導確山農民暴動(dòng),并在開(kāi)封、洛陽(yáng)從事地下工作期間,為慶祝北伐軍攻陷鄭州、開(kāi)封而題寫(xiě)的聯(lián)語(yǔ):“慶今日克服鄭汴澄清黃河水,祝他年直搗幽燕掃盡長(cháng)城灰?!碧焐系奶?yáng),照射不屈的靈魂。面向陽(yáng)光,縱使身處黑暗,心間依然明亮。林海茫茫,真正的戰士,永遠不會(huì )失去精神坐標??罩袪N艷的朝霞映紅大地,他矚望到勞苦大眾解放、中華民族勝利的曙色。

碾盤(pán)旁,立著(zhù)糧倉,里面堆放過(guò)玉米、高粱、大豆,也會(huì )有橡實(shí)。

1939年臘月,敵人部署冬春“大討伐”,楊靖宇和魏拯民決計率部隊離開(kāi)樺甸的蒿子湖密營(yíng),回師濛江縣東北部的那爾轟鎮一帶,以期跟一方面軍曹亞范部、二方面軍尹俊山部、警衛旅韓仁和部會(huì )合。那爾轟,楊靖宇是熟悉的,當初他揮軍南渡輝發(fā)河后,在這里創(chuàng )建了首個(gè)抗日根據地。1934年2月21日,統率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一軍(抗聯(lián)第一軍前身)獨立師的他,又在濛江花園口鎮新華村城墻砬子,與南滿(mǎn)地區十六支義勇軍首領(lǐng)召開(kāi)聯(lián)合大會(huì ),成立東北第一個(gè)抗日統一戰線(xiàn)組織:東北抗日聯(lián)合軍總指揮部,他擔任總指揮,抗日聯(lián)軍由此誕生。六年后,楊靖宇又來(lái)到這片土地。此次南下,險而多艱,直到就義,他再沒(méi)返回蒿子湖。

往蒿子湖西邊走三里地,有個(gè)小西南岔密營(yíng),1938年,楊靖宇、魏拯民在這里召開(kāi)團以上干部緊急軍事會(huì )議,提出“擴大抗日民族統一戰線(xiàn),團結農民,教育偽軍”的戰略方針。一塊碑石上,刻著(zhù)“紅石砬子會(huì )議遺址”字樣?!凹t石”,一看這兩個(gè)字,就懂得象征著(zhù)什么了。


青龍河

楊靖宇殉國八十年了。忘身捐生,炳耀如星日,當用“殉國”一詞來(lái)說(shuō)他壯烈的獻身。

楊柳黃了,可以等到再綠;星辰落去,可以等到再升;春夏過(guò)去,可以等到再來(lái)??墒侨搜?,生命一旦銷(xiāo)殞?zhuān)肋h等不到返回的那天。楊靖宇卻以他英雄式的死,創(chuàng )造出強大的生命——抗聯(lián)精神。

這個(gè)地方呢,有個(gè)名兒:三道崴子。

三道崴子的出名,是因為楊靖宇。為民族,他在這里流盡最后的血。

濛江縣也換了新的叫法:靖宇縣。把一個(gè)老名字改了,含著(zhù)多深的敬意!哈爾濱的尚志縣、兆麟公園,北京的趙登禹路、佟麟閣路、張自忠路,全是這樣。

1939年冬,楊靖宇從樺甸蒿子湖轉戰到濛江,趕上極寒天氣。有一份濛江氣象資料,上面記著(zhù),最低氣溫達零下42攝氏度。這是怎樣的冷呀,能把人凍透!信仰產(chǎn)生的驚人意志力,使楊靖宇超越生理極限,哪怕饑寒,哪怕疲累,哪怕病痛。

在這最苦的日子里,楊靖宇的警衛排長(cháng)張秀峰逃到敵人那里去,供出了抗聯(lián)的露宿地和突圍線(xiàn)路。離開(kāi)住了人生最后一晚的地戧子(木屋),楊靖宇被鬼子尾追到濛江縣城西南這處山環(huán)水繞的地方。跟隨的戰士犧牲了,只剩他自己。領(lǐng)著(zhù)鬼子來(lái)的一幫家伙,竟是楊靖宇熟悉的。這幾個(gè),先是抗聯(lián)的人,精神上弱,挺不住苦難,日本人一使手段,意志就垮了,叛投過(guò)去,掉頭就跟從前的戰友打。這些人,常在楊靖宇身邊,對他的用兵思路、行動(dòng)規律和生活習慣,太熟了,也就為害更烈,直把楊靖宇逼入絕險的處境。

流傳的戰場(chǎng)憶述,提供了他孤身迎擊眾敵的歷史細節。

楊靖宇從坡岡沖到河谷,北岸臥著(zhù)一塊大青石,他倚石還擊。又撤到山根,把挎包里的機密文件燒掉。山頭河谷,都是迫近的敵人。他不懼寇仇勢焰,奮力躍向南岸,這一刻,中了槍?zhuān)切乜?!射出這串子彈的,竟然是原抗聯(lián)第一軍第一師師部機槍連戰士張奚若。(此人跟著(zhù)師長(cháng)程斌叛變后,在偽通化省參加軍事培訓,成了特等射手。他和一同投敵的副機槍手白萬(wàn)仁、彈藥手王佐華結成三人組。楊靖宇捐軀的當晚,在日軍擺的酒宴上,張還向白、王二人炫耀殺害楊靖宇的那個(gè)“點(diǎn)射”。這個(gè)敗類(lèi)?。?/p>

楊靖宇密營(yíng) 馬力攝.jpg

楊靖宇密營(yíng)

山一樣的身軀靠住一棵槭樹(shù)——扭筋子樹(shù),樹(shù)下是潔白的冰雪,紅熱的鮮血點(diǎn)點(diǎn)滴落,融化了凝寒的大地。楊靖宇的手,緊握戰斗的槍……以義赴難,知死不辟,面對最悲壯的人生結局,他坦然。

這一天,是1940年2月23日。

這一年,楊靖宇三十五歲,正是奮戰的年紀。他的一生,過(guò)早迎來(lái)光輝的終點(diǎn)。

隔河,那塊大青石被叢雜的荊榛掩著(zhù)。石上鐫字:將軍石。字,填了紅,映亮人們的目光。

楊靖宇,雕像般站在我眼前。面向新世界,他掛滿(mǎn)風(fēng)霜的臉上,都是欣慰的笑。


老黑河

長(cháng)白山西南麓,一條進(jìn)山的路邊,立著(zhù)兩排石屋。屋子很老,過(guò)了百年。早先,日本人盜伐山林,役使的中國勞工,住在里面。

屋前,一塊白石塑出王德泰的胸像。眉宇間,溢著(zhù)英氣。1936年7月,在金川河里(通化市興林鎮孟家村惠家溝)召開(kāi)了中共東、南滿(mǎn)特委及抗聯(lián)第一、二軍高級領(lǐng)導干部聯(lián)席會(huì )議,決定將抗聯(lián)第一、二軍合編為東北抗日聯(lián)軍第一路軍,總司令兼政委是楊靖宇,總政治部主任是魏拯民,王德泰任第一路軍副總司令兼第二軍軍長(cháng)。這三人組成的領(lǐng)導集體,勁勇堅強。

楊靖宇率第一軍西征,擬西渡遼河,創(chuàng )建熱河抗日根據地,與中央紅軍會(huì )師,形成夾擊偽滿(mǎn)洲國之勢。王德泰率第二軍留駐長(cháng)白山,以資策應。臨江、撫松、長(cháng)白三縣接壤處,深在原始森林腹地,設立密營(yíng),短期休整,恰是好地方。王德泰和二師師長(cháng)曹?chē)?、六師師長(cháng)金日成,曾把部隊帶到此處。第二軍軍部,設于這個(gè)集結地。

這就是老黑河。它從老黑山上下來(lái),一路流入漫江。漫江跟這里的錦江一匯,成了一條大江——松花江的源頭。

抗聯(lián)二軍六師的密營(yíng),建在這兒。六師是金日成帶的隊伍,為二軍主力,常隨軍部行動(dòng)。將士們從營(yíng)地出發(fā),去攻撫松縣城,萬(wàn)良、海青、漫江三鎮,解放了。長(cháng)白山下,勝仗不止這一次。敵人的圍剿隨之愈劇,一座座抗聯(lián)密營(yíng)被日偽軍焚滅,撫松、長(cháng)白、濛江、樺甸區域的抗聯(lián)隊伍,陷于困境。身臨外敵入寇的危局,他們選擇了戰斗和堅持。

密營(yíng)遺址,昂立一棵老榆樹(shù),樹(shù)下一片青蕪。隆起一個(gè)土堆,細瞧,是個(gè)坍毀的碉堡,荒草覆在上面。1938年11月18日出版的偽滿(mǎn)《大同報》載其事:十九名抗聯(lián)士兵,為掩護大部隊撤退,憑據碉堡,阻擊日軍。碉堡被炸塌,他們沖出來(lái),倚著(zhù)樹(shù),拼死抵抗,皆戰歿。

蒿子湖密營(yíng)紀念館 馬力攝.jpg

蒿子湖密營(yíng)紀念館

一塊青石上,刻著(zhù)幾行字,記其概略:“日偽重兵圍攻抗聯(lián)二軍六師山寨,為掩護二軍軍部和六師主力突圍,十九名留守斷后的戰士身負重傷,被敵殺害。他們中有十三名朝鮮族,五名漢族,一名蘇聯(lián)籍軍人。在關(guān)乎二軍存亡的搏殺中,這株一百五十多年的老榆樹(shù)身中百彈,半個(gè)身子被打爛。但它靠樹(shù)皮頑強地活下來(lái)……”留著(zhù)彈孔的老樹(shù),浸著(zhù)血。

長(cháng)白山抗戰史,寫(xiě)在老黑河畔浩大的建筑群上。居戰一體化,是這座石頭城堡的營(yíng)建特色??孤?lián)將士用過(guò)的砍刀、子彈袋、作戰地圖、漢陽(yáng)造步槍、俄制莫辛步槍子彈(東北稱(chēng)“水連珠”) 、繳獲的輕機槍?zhuān)€有英烈事跡與經(jīng)典戰例,后人珍藏著(zhù),傳誦著(zhù),未有一刻拋舍與忘懷??孤?lián)戰士刻在樹(shù)上的暗語(yǔ)、路標,猶在鐵血歲月的烽煙中傳遞勝利的訊息,遙指前進(jìn)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