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香山的高度

作者簡(jiǎn)介:張國領(lǐng),中國作家協(xié)會(huì )會(huì )員,歷任《橄欖綠》主編、《中國武警》主編。出版有散文集《男兵女兵》、《和平的守望》、《血色和平》、《千年之后你依然最美》等15部,《張國領(lǐng)文集》十一卷。作品曾獲“解放軍文藝新作品獎”一等獎、“戰士文藝獎”一等獎、“長(cháng)征文藝獎”一等獎等五十多項。


鐘山風(fēng)雨起蒼黃,

百萬(wàn)雄師過(guò)大江。

虎踞龍盤(pán)今勝昔,

天翻地覆慨而慷。

宜將剩勇追窮寇,

不可沽名學(xué)霸王。

天若有情天亦老,

人間正道是滄桑。

七十二年后的今天,當我再次讀到這首詩(shī)的時(shí)候,心中仍然天風(fēng)浩蕩,豪情滿(mǎn)懷,激動(dòng)不已。這首國人都耳熟能詳的七律《人民解放軍占領(lǐng)南京》,四十歲以上的國人,幾乎人人都能背誦,因為它是文韜武略的一代偉人毛主席寫(xiě)的。

在主席佳作如云的詩(shī)詞作品中,我認為這是最有氣派的一首律詩(shī),“百萬(wàn)雄師過(guò)大江”,這氣吞山河、無(wú)比豪邁的口氣,自1927年建軍到1949年中國人民解放軍打過(guò)長(cháng)江,在主席的詩(shī)文里從來(lái)沒(méi)有出現過(guò)。

回顧人民軍隊的歷史,從南昌起義到紅軍長(cháng)征出發(fā),最多也就幾萬(wàn)人的隊伍,其后經(jīng)過(guò)短短十幾年發(fā)展壯大,就打贏(yíng)了遼沈戰役、淮海戰役、平津戰役,此時(shí)的中國人民解放軍何止百萬(wàn)啊,除了渡江的百萬(wàn)雄師,全國各地的捷報都在紛紛傳來(lái),蔣家王朝已開(kāi)始退兵臺灣,全國解放的曙光就在眼前,無(wú)數仁人志士拋頭顱灑熱血、前赴后繼為之奮斗的新中國,馬上就要屹立于世界的東方。

1.jpg

作為中國共產(chǎn)黨的創(chuàng )始人,作為中國人民解放軍的諦造者,一直被反動(dòng)派軍隊圍追堵截、四處突圍,有時(shí)甚至只能鉆進(jìn)山溝中運籌帷幄的毛主席,坐在北京香山雙清別墅院子里的六角紅亭下,手捧一張報紙,大字號外突出的消息是“南京解放”,他抑制不住心潮的起伏,揮筆寫(xiě)下了這首讓神州大地為之沸騰的七律《人民解放軍占領(lǐng)南京》。

“鐘山風(fēng)雨起蒼黃,百萬(wàn)雄師過(guò)大江?!闭驹谙闵酵娚?,站在香山寫(xiě)鐘山,鐘山的風(fēng)雨,所蕩起的天翻地覆的巨變,是從哪里開(kāi)始的?是從哪里改變的?正是從北京的香山,正是毛主席在香山發(fā)出了“打過(guò)長(cháng)江去,解放全中國”的號令,才有了長(cháng)江之上萬(wàn)舟競發(fā),渡江大軍冒著(zhù)國民黨的槍林彈雨,踏著(zhù)長(cháng)江水的滾滾波濤,冒死沖鋒,對蔣介石苦心經(jīng)營(yíng)并寄于厚望的長(cháng)江防線(xiàn),發(fā)起摧枯拉朽般的攻擊。

1949年4月20日深夜,國民黨談判代表拒絕在《和平協(xié)定》上簽字,21日,毛澤東、朱德發(fā)出《向全國進(jìn)軍的命令》,命令各野戰軍全體指戰員“奮勇前進(jìn),堅決、徹底、干凈、全部地殲滅中國境內一切敢于抵抗的國民黨反動(dòng)派,解放全國人民,保衛中國領(lǐng)土主權的獨立和完整?!甭晞莺拼蟮亩山瓚鹨壅秸归_(kāi)。解放軍百萬(wàn)雄師,僅僅用了兩天時(shí)間,就將蔣介石吹噓為“固若金湯”的長(cháng)江防線(xiàn)和南京屏障攻陷,4月23日,渡江之后的解放軍迅速攻占了國民黨的老巢南京城。

2.jpg

用摧枯拉朽、風(fēng)卷殘云這些詞匯來(lái)形容,速度和勇猛都顯得太慢了,渡江攻下南京城的速度完全是閃電般的。

就是在這樣的大背景下,毛主席在香山的雙清別墅里,揮筆寫(xiě)下了七律《人民解放軍占領(lǐng)南京》,這時(shí)候的黨中央剛剛從西柏坡革命根據地遷到香山才不到一個(gè)月的時(shí)間,但全國的形勢已經(jīng)發(fā)生了巨變。

這巨變不是因為毛主席住進(jìn)了雙清別墅,但這天翻地覆的巨變,卻是發(fā)生在毛主席住進(jìn)雙清別墅之后。

我調入北京工作后,曾多次登香山,每次來(lái)香山,都要看一看雙清別墅,在那里或參觀(guān)游覽、或尋覓思考,總想從這里找出它與新中國成立有內在聯(lián)系的蛛絲馬跡。

但每次都沒(méi)有。因為我看到的雙清別墅,依舊是那樣普通的一個(gè)小院,依舊是那幾間并不高大也并不奢華的平房,依舊是原有的六角亭和那一方清澈的放生池。

唯一不同的是,黨中央進(jìn)駐香山之前,工兵在雙清別墅東南角的山坡上挖了一個(gè)防空洞,這在當時(shí)敵軍有轟炸機優(yōu)勢的情況下,是基本且必須的防御設施。

但據說(shuō)防空洞建成后,一次都沒(méi)有用到過(guò),住在雙清別墅的毛主席,也只是很隨意地站在洞口往里看過(guò)一眼。

主席沒(méi)有進(jìn)去,好奇的我第一次來(lái)香山時(shí),就走進(jìn)防空洞,這個(gè)水泥混凝土結構的洞子,里面被分隔成多個(gè)空間,萬(wàn)一需要在洞中暫避一時(shí)的情況下,也不耽誤指揮全國的解放。

在毛主席住進(jìn)雙清別墅之前,我想他一定沒(méi)有住過(guò)別墅,史書(shū)和影視劇中看到的他,住過(guò)韶山的平房,住過(guò)井岡山的平房,住過(guò)瑞金的平房,住過(guò)荒山野嶺,住過(guò)廟宇,住過(guò)牛棚,住過(guò)地主家的民宅,住過(guò)陜北的窯洞,但沒(méi)有記載他住過(guò)別墅。

住進(jìn)雙清別墅這個(gè)名為別墅的院子,肯定不是主席的愿望,而是中央工作人員的統一安排,他不能不服從。

按照資料對雙清別墅的介紹,這座建筑原是清代皇家園林香山靜宜園“松塢山莊”的舊址,也是乾隆御題的香山二十八景之一。

清咸豐十年(1860年)和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松塢山莊兩度遭英法聯(lián)軍和八國聯(lián)軍洗劫焚毀而廢棄。直到1917即民國六年,時(shí)任中華民國第四任國務(wù)總理熊希齡,在香山創(chuàng )辦了著(zhù)名的慈幼院,并在此修建了一座別墅。

它的位置在香山南麓半山腰,之所以叫雙清別墅,是因院內一座石壁下,有兩眼泉水流出,水質(zhì)清澈甘冽,最能顯示這座別墅的與眾不同,故取名“雙清別墅”。

第一次住別墅的毛主席,那時(shí)肯定沒(méi)有心情來(lái)品味住別墅的感覺(jué),因為當時(shí)全國還有大部分國土處在蔣介石的統治下,沒(méi)有解放,中國革命無(wú)論是解放戰爭還是土地革命,還是建立新中國的籌備工作,都進(jìn)行得如火如荼,而作為黨和軍隊的領(lǐng)袖人物,心中思考的不是住在別墅里的滋味,而是怎樣使全國人民從此不再遭受壓迫和剝削,真正成為國家的主人。為了這一天,多少紅軍、八路軍、新四軍、解放軍戰士,永遠的倒下了,活著(zhù)的人,怎敢有絲毫的懈怠。

3.jpg

4.jpg

在從西柏坡進(jìn)入北京之前,黨的七屆二中全會(huì )上,毛主席向全黨提出了兩個(gè)務(wù)必:務(wù)必使同志們繼續保持謙虛、謹慎、不驕、不躁的作風(fēng),務(wù)必使同志們繼續保持艱苦奮斗的作風(fēng)。

毛主席曾把黨中央進(jìn)京比作進(jìn)京趕考,說(shuō)我們決不學(xué)李自成。因此,自住進(jìn)雙清別墅之后,這里就成了黨中央的指揮中心,主席吃飯的餐廳、辦公室、會(huì )客室,都在這幾間簡(jiǎn)樸的平房里,每個(gè)房門(mén)都是相通的,吃飯、工作、開(kāi)會(huì )、接待黨內外的知名人士、看書(shū)、寫(xiě)詩(shī)作文,不大的空間里沒(méi)有隱私,沒(méi)有家事。

今天這里還展示著(zhù)一些主席當年用過(guò)的物品,它們都已是革命文物了,這些哪怕是最私人的文字與物品,都與新中國的誕生和發(fā)展,有著(zhù)密不可分的聯(lián)系。

凡到過(guò)雙清別墅的人,都不是為了去感受它環(huán)境的幽雅,也不是去觀(guān)看院子里蒼翠的竹林,更不是去欣賞那有著(zhù)百年樹(shù)齡、遮天蔽日的銀杏和松柏。那古樸的建筑也沒(méi)人將其留在記憶里,一旦進(jìn)了別墅,什么自然的風(fēng)光都已黯然失色,完全可以視而不見(jiàn),因為游人都是為瞻仰毛主席曾經(jīng)居住過(guò)的地方而來(lái),為拜謁中共中央的指揮中心而來(lái)。

黨中央在香山雖只有五個(gè)多月的時(shí)間,但就是這五個(gè)多月的短暫時(shí)間里,中國發(fā)生了改天換地的變化,每個(gè)中國人的人生,都發(fā)生了自從盤(pán)古開(kāi)天地以來(lái),都沒(méi)敢想過(guò)的大轉折。

香山地處北京西山山嶺,因山頂有巨石狀如香鼎,故有香爐山之稱(chēng),簡(jiǎn)稱(chēng)香山。海拔高度僅有575米,最高峰即是香爐峰,最險處是鬼見(jiàn)愁。

香山不是今天才廣為人知,早在金代大定二十六年(公元1186年),這里就建有香山寺,元明兩代對寺廟續建,至清代又大興土木,共記有28處景觀(guān),那個(gè)風(fēng)流皇帝為每個(gè)景點(diǎn)都寫(xiě)了詩(shī)??赡切┰?shī)句從沒(méi)人記起,眾多景觀(guān)也只是作為游客游過(guò)香山的談資而存在。

然而,自1949年3月25日之后,香山已不再是供皇親國戚造景、避暑、游獵和寫(xiě)詩(shī)的香山,它成了中華民族心中的一座圣山,它的高度遠遠超越了它的地理海拔,完全可以和井岡山、遵義城、延安寶塔及西柏坡等革命圣地媲美、并肩。

正是從毛主席和黨中央住進(jìn)香山雙清別墅之后,香山紅葉的紅色,才變得鮮艷而純正,濃烈而美麗,像燃燒的火焰,像紅色的旗幟,紅遍了長(cháng)城內外、大江南北、舉世皆知。

那道《向全國進(jìn)軍的命令》,就是毛主席在雙清別墅里擬就發(fā)出的,新中國的大廈,也是毛主席和黨中央在雙清別野里繪成的藍圖,香山有幸作見(jiàn)證,從此海拔增新高。

一次有位外地朋友問(wèn)我,香山名氣那么大,它的海拔到底是多高?我告訴他,和英雄紀念碑的高度是一樣的。朋友聽(tīng)了會(huì )心地笑笑,說(shuō):“那可是不能用海拔丈量的高度??!”

是的,古人云“山不在高,有仙則名”。而當你前來(lái)游覽香山,不需問(wèn)山的高度,要問(wèn)就請先問(wèn)一問(wèn),心中信仰的高度,那才是香山的雄偉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