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情系故鄉夢(mèng)飛揚

無(wú)論經(jīng)歷多么久遠的時(shí)光,也無(wú)論穿越多么寬廣的地域,青春年少時(shí)心中的那個(gè)文學(xué)之夢(mèng),是一束幽深的光,引領(lǐng)著(zhù)他無(wú)畏地向前,夢(mèng)在遠方,夢(mèng)在腳下,夢(mèng)在故鄉。

書(shū)1.jpg

讀沈俊峰先生的散文集《在城里放羊》,我仿佛看見(jiàn)了他一路追逐夢(mèng)想的身影。

夢(mèng)是高遠的,“青蔥少年,誰(shuí)不心野呢?滿(mǎn)腦子的詩(shī)和遠方?!薄八晟贇馐?,也任性,從此喜歡文學(xué)創(chuàng )作,對文憑失去了興趣?!苯處?、編輯、記者、作家,每一個(gè)堅實(shí)的腳步,每一次果敢的轉身,都是生命中的又一次出發(fā),為了心中的那個(gè)夢(mèng)想,沈俊峰從大別山來(lái)到了省城合肥,然后又輾轉到了首都北京,在《中國紀檢監察報》任編輯、記者,一路走來(lái),有痛苦、有反思,“他的身上長(cháng)滿(mǎn)了時(shí)光的苔蘚,打滿(mǎn)了時(shí)代的烙印,像舞臺上一件綴滿(mǎn)五彩鱗片的演出服,每一片鱗甲都在燈光的照射下,閃爍出耀眼的芒光?!蓖催^(guò)思過(guò),而后便是滿(mǎn)滿(mǎn)的收獲,他的散文《大樹(shù)連根》獲中國報紙副刊作品年賽銀獎,《水》獲得了第七屆冰心散文獎 ,《離土的蒲公英》獲得了第五屆中國報人散文獎。

在魯迅文學(xué)院樓前的園子里,他低徊、沉思,在《園子》中,他寫(xiě)道“靜,讓我觸摸到了自己的靈魂,也聽(tīng)到了身體里每個(gè)細胞拔節開(kāi)花的聲響?!薄吧碓谶@個(gè)園子,我的心變得強大柔軟,拔節生長(cháng),勇往直前。多么的不可思議呵,在這個(gè)秋深霜重的季節里,竟然聽(tīng)到了春天的血脈奔涌。這座園子,注定是我的一個(gè)美好,影子一般相隨終生,成為我靈魂中一塊圣潔的高地?!?/p>

沈俊峰的文字關(guān)注當下、關(guān)注民生。筆墨所到之處,有皖北沈莊勤勞憨厚的瓜農,“他對我似乎還有點(diǎn)歉意的笑容,那笑容分明是告訴我,沒(méi)有一個(gè)西瓜可以吃了?!比蠣斣谝股钊遂o之時(shí),壓抑、絕望的哭聲令人心碎;有像蒲公英一樣漂泊的民工表弟,他在農村與城市的夾縫中謀生,他的不易和抗爭、他的努力和希望,會(huì )讓人們審視、思索,如何調節在城市化進(jìn)程中所面臨的新問(wèn)題;在《仰望一棵草》中,作者回望了一代師范生的生活,他們從師范學(xué)校畢業(yè)后,成為了鄉村知識分子,20世紀80年代末90年代初,他們不但承擔著(zhù)普及九年義務(wù)教育的工作,還幫助農村青壯年文盲“掃盲”,在如今即將面臨退休的時(shí)候,有人依然堅守在大山深處,靜靜的守望著(zhù)孩子們,為留守兒童撐起一片晴天,“當風(fēng)云散去,萬(wàn)物歸于平淡,一切也就成了云煙。換一個(gè)角度,個(gè)人的姿態(tài)已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世界是否明白,是飛翔和匍匐共同構成了這個(gè)完整的世界。那些不得不為的匍匐,其實(shí)是別樣的飛翔,別樣的升華,應該受到時(shí)代的禮遇和尊重?!?/p>

沈俊峰的筆下,除了對當下現實(shí)的關(guān)照,還有對過(guò)往歷史的深思;《最美的笑容》描述了抗日女英雄成本華,在面向死亡時(shí)最后的笑容,我們不會(huì )忘記,那是對兇殘日寇最冷、最有力的笑;“盤(pán)桓盧溝橋上,我的耳邊隱約又金戈鐵馬聲,從遙遠深處漫涌而來(lái);我的眼前飄過(guò)濃濃硝煙,一如千姿百態(tài)之云;我看到腳下的土地,浸染了年輕將士為保家衛國灑下的鮮血……那個(gè)時(shí)代的英雄,中華赤子,注定了他們要迎著(zhù)日寇的炮火沖上去,以血肉之軀抵抗侵略者殘暴的炮火,捍衛我們賴(lài)以生存的家園。這便是歷史的使命吧?而我們,幸運地生活于和平盛世,該如何報效自己的國家呢?”(《曉月照盧溝》)

雖然生活工作在北京,但家鄉的風(fēng)物已刻在了記憶的深處,更何況是秀麗靈動(dòng)、歷史悠久的大別山呢?這里的山山水水,既醞釀了一個(gè)個(gè)神奇的傳說(shuō),又是鄂豫皖紅色根據地的一部分,曾爆發(fā)過(guò)黃麻、立夏節、六霍三大起義;這里曾經(jīng)是沈俊峰生長(cháng)過(guò)的地方,一揮手,30年匆匆而過(guò),那個(gè)紅磚黛瓦的故居還在嗎?曾經(jīng)戲水、捕魚(yú)的桃源河,流水依然清澈歡快,而今他又回來(lái)了:“六月,我申報的回大別山定點(diǎn)深入生活的項目獲中國作協(xié)批準?!睂ひ捯捄蟮尿嚾换厥?,追夢(mèng)揚帆起航的地方又將放飛新的夢(mèng)想,連綿起伏的大別山啊,這一片片青山綠水,必將孕育出更鮮活文字,“我將在這里,繼續眺望我的遠方?!保ā稛艋痍@珊》)
作為書(shū)名的《在城里放羊》是一篇虛實(shí)相生,融情入景的散文,他寫(xiě)道:“我還是喜歡在城里放羊,放羊讓我心安和開(kāi)闊……我呆呆地看著(zhù)那群羊,我無(wú)法將那群羊從腦海中抹去,就像一個(gè)跳躍的音符,一枚金黃的落葉。而且,我竟然在某一天有了吃驚的發(fā)現,從我進(jìn)城的那一天起,我就一直在放羊了。放羊時(shí),天空總是那么高遠?!?/p>

沈俊峰的文字,平實(shí)而真誠,讀過(guò)之后,就像喝了一杯濃濃的家鄉茶,慢慢地咀嚼,會(huì )有無(wú)盡的韻味和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