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矩陣

官方微信

掃碼訂閱

掃碼開(kāi)票

雜志內容

中國最早的海外留學(xué)生容閎

1.jpg

容閎年輕時(shí)的照片

據有關(guān)資料及學(xué)者研究,中國最早的海外留學(xué)生是容閎,他是第一位獲得海外大學(xué)正式學(xué)歷和文憑的中國人。美國耶魯大學(xué)的名人堂懸掛著(zhù)容閎的肖像,中華世紀壇的名人廊刻著(zhù)容閎的名字。

然而,容閎的留學(xué)經(jīng)歷卻是極其悲涼的,這既是他個(gè)人的人生際會(huì ),更是國家、民族的印痕。

1835年9月30日,是一個(gè)特別的日子,這一天,設于澳門(mén)大三巴教堂(被毀于這年年頭,只剩一座牌坊遺跡,至今仍在)附件的馬禮遜預備學(xué)堂正式開(kāi)學(xué)。這個(gè)近似私人培訓班性質(zhì)的培訓學(xué)校,最初是一個(gè)女子養成機構,由英國傳教士郭士立的夫人創(chuàng )辦并主持。這個(gè)預備學(xué)校的學(xué)生都來(lái)自于澳門(mén)周邊的中國農村貧困家庭,其中有一個(gè)年僅7歲的小男孩,來(lái)自一個(gè)離澳門(mén)4英里的南屏鎮窮苦農民家庭,這個(gè)人就是容閎。

當時(shí),容閎的父母聽(tīng)村里那個(gè)在郭士立夫人家中幫傭的婦女講到,澳門(mén)有這么一個(gè)招收孩子學(xué)外國語(yǔ)的機會(huì ),“意者通商而后,所謂洋務(wù)漸趨重要,吾父母欲先著(zhù)人鞭,冀兒子能出人頭地,得一翻譯或洋務(wù)委員之優(yōu)缺乎?”這是容閎晚年在他用英文著(zhù)述的自傳中所說(shuō)的。容閎顯然對自己初見(jiàn)郭士立夫人的情景難于忘懷,他說(shuō):“當時(shí)情形深印腦中,今雖事隔數十年,猶能記憶。

古夫人軀干修長(cháng),體態(tài)合度,貌秀而有威,眼碧色,深陷眶中,唇薄頤方,眉濃發(fā)厚,望而知為果毅明決之女丈夫。時(shí)方盛夏,衣裳全白,飄飄若仙,兩袖圓博如球,為當年時(shí)制。夫人御此服飾,乃益形其修偉。予睹狀,殊驚愕,依吾父肘下,逡巡不前。雖夫人和顏悅色,終惴惴也。我生之初,足跡不出里巷,驟易處境,自非童稚所堪。

容閎在晚年,寫(xiě)了一本自傳性質(zhì)的回憶錄,書(shū)名為《My Life in Chinese and America》,1909年在美國紐約出版,1915年上海商務(wù)印書(shū)館譯成中文時(shí),取名為《西學(xué)東漸記——容純甫先生自敘》,根據容閎的自述,他的求學(xué)經(jīng)歷大致是這樣的:

他最初進(jìn)入的是郭士立夫人所設的專(zhuān)教中國女生的學(xué)校,只是為了后來(lái)創(chuàng )辦馬禮遜學(xué)校,附設了男塾,最初招收的男生只有容閎與另一個(gè)小男孩。容閎因為年齡小,為便于管理,郭士立夫人把容閎放在女生一起。由于英國商人在中國的鴉片貿易正引起清廷的警覺(jué),清政府查禁鴉片的情勢日迫,資助馬禮遜預備學(xué)校的英國商人被驅逐出境。經(jīng)費援助一時(shí)斷絕,郭士立夫人關(guān)閉了自己所辦的女校和馬禮遜預備學(xué)校,離開(kāi)澳門(mén)前往美國。受了四年教育的容閎輟學(xué)回家務(wù)農,后來(lái)又到澳門(mén)一家印刷廠(chǎng)做童工。

所幸,郭士立夫人離開(kāi)澳門(mén)前,英商物色的正式的馬禮遜學(xué)校創(chuàng )辦人美國人布朗到了澳門(mén),并入住郭士立夫人居所。郭士立夫人特別叮囑布朗夫婦,馬禮遜學(xué)校正式開(kāi)辦時(shí),一定要找到容閎這個(gè)她曾經(jīng)教育過(guò)的孩子入學(xué),并請認識容閎的傳教士醫生霍白生幫忙查訪(fǎng)這個(gè)孩子。馬禮遜學(xué)校正式成立于1839年11月,經(jīng)過(guò)霍白生的努力,終于于1840年(容閎自述為1841年,有誤)11月,把容閎從印刷廠(chǎng)重新招入馬禮遜學(xué)校讀書(shū)。容閎是這個(gè)學(xué)校的第六名學(xué)生,在他入學(xué)前,布朗已經(jīng)招收了黃勝、黃寬、李剛、周文、唐杰五個(gè)學(xué)生,這些孩子大多是容閎的老鄉。學(xué)校實(shí)行中英文雙語(yǔ)教學(xué),除布朗夫婦外,還聘請了一位私塾老師教漢語(yǔ)。盡管當時(shí)中英之間的鴉片戰爭爆發(fā),但沒(méi)有影響到這些孩子在澳門(mén)的學(xué)習。

1846年秋天,布朗夫婦因身體原因,打算離開(kāi)中國,并在馬禮遜學(xué)校的學(xué)生中聲明,自己對學(xué)校的孩子有感情,希望帶著(zhù)幾個(gè)人到美國完成學(xué)業(yè),容閎和黃勝、黃寬兄弟立即報名,獲準與布郎夫婦同程赴美留學(xué)。1847年1月4日,在與家人告別之后,容閎、黃勝、黃寬兄弟隨布朗夫婦踏上了赴美留學(xué)的征途。容閎為1828年生人,此時(shí),他虛齡19歲,實(shí)齡18歲。

關(guān)于這次赴美的經(jīng)費資助,容閎是這樣說(shuō)明的:“予等均貧苦,若自備斧資,則無(wú)米安能為炊。幸布先生未宣言前,已與校董妥籌辦法。故予等留美期內,不特經(jīng)費有著(zhù),即父母等亦至少得二年之養贍。既惠我身,又及家族,仁人君子之用心,可謂至矣。資助予等之人,本定二年為期限,其中三人之名,予尚能記憶?!边@說(shuō)明,當時(shí)資助他們留美的英美商人,還適當地給他們三個(gè)人的家人有一定的補助。當然這種補助與當時(shí)在廣東沿海流行的“賣(mài)豬仔”有別,“賣(mài)豬仔”一般指販賣(mài)童工到海外,而容閎他們則是接受英美民間資助赴美留學(xué),這種情況的出現,也反映了那個(gè)時(shí)候,英、美等國有關(guān)人士寄希望于培養中國本土有現代科技知識和國際視野人才的想法。

三個(gè)中國青年與布朗夫婦所乘的同孚洋行“亨特利思”號商船,由廣州黃埔港出發(fā),出南海,過(guò)馬六甲,流印度洋,繞好望角,橫大西洋,經(jīng)過(guò)98個(gè)日夜的海上航行,于4月12日抵達美國紐約港。

容閎三人最初被安排進(jìn)美國東部的馬塞諸薩州的孟松學(xué)校(Monson Academy),是一所大學(xué)預科學(xué)校。在那里,他們學(xué)習了數學(xué)、文法、生理、心理和哲學(xué)等課程。他們的監護人是布朗先生的母親菲伯·布朗夫人,住家與學(xué)校相距半英里,三個(gè)孩子每天步行往返。行前雖然獲得了一些資助,他們還適當做些家務(wù),并在假期外出打工補貼生活費的不足。1848年秋天,黃勝因健康原因退學(xué)回國。容閎與黃寬受資助的時(shí)間為兩年,也就是到了1849年,受資助期滿(mǎn),他們有可能中斷在美國的求學(xué)。孟松學(xué)校的校長(cháng)海門(mén)與布朗商議,函告香港的教會(huì ),希望教會(huì )繼續動(dòng)員英美商人資助二人在美國繼續求學(xué),以完成入讀大學(xué)的計劃。香港方面答應繼續資助,但不是讓他們在美國繼續深造,而是要改往英國的愛(ài)丁堡大學(xué)學(xué)習醫科,黃寬接受了這一安排,隨即前往英國學(xué)醫,后來(lái)成為中國第一位獲得英國醫學(xué)學(xué)歷的西醫,1857年回國行醫,成了一位有名的外科醫生,“積資亦富”。容閎則表示更愿意留在美國,希望能考取耶魯大學(xué)。

海門(mén)和布朗曾經(jīng)希望容閎申請孟松學(xué)校自己設立的助學(xué)金,但校董有一個(gè)條件,“愿受此資助者,須先具志愿書(shū),畢業(yè)后愿充教士以傳道,乃克享此利益?!庇凶约邯毩⑺伎嫉娜蓍b,沒(méi)有為了獲得這個(gè)資助而放棄自己的理想,他說(shuō):“以吾國幅員若是其遼闊,人茍具有真正之宗教精神,何往而不利。然中國國民信仰果何如者?在信力薄弱之人,其然諾將如春冰之遇到旭日,不久消滅,誰(shuí)能禁之?況志愿書(shū)一經(jīng)簽字,即動(dòng)受拘束,將來(lái)雖有良好機會(huì ),可為中國謀福利者,亦必形格勢禁,坐視失之乎?”意思是說(shuō)他不愿受到志愿書(shū)的約束,他看到中國與外國的差距,也許將來(lái)會(huì )有更多機會(huì )為國家服務(wù),而不僅僅只是成為一名傳教者,因而拒絕了孟松學(xué)校為貧寒學(xué)子設立的助學(xué)金。

在布朗的爭取下,容閎于1850年夏天,得到喬治亞州薩伐那婦女會(huì )的資助,報考了耶魯大學(xué),于這年秋天,被耶魯大學(xué)錄取,成為該校創(chuàng )校以來(lái)第一位來(lái)自中國的外國留學(xué)生。

容閎這樣回憶自己在耶魯大學(xué)的生活:“余之入耶魯大學(xué),雖尚無(wú)不及格之學(xué)科,然在教室受課,輒覺(jué)預備工夫實(shí)為未足,以故備形困難。蓋一方面須籌畫(huà)經(jīng)費,使無(wú)缺乏之虞;一方面又須致力所業(yè),以冀不落人后也。尚憶在一年級時(shí),讀書(shū)恒至半夜,日間亦無(wú)余晷為游戲運動(dòng)?!弊鳛閷W(xué)校唯一的中國人,容閎對自己祖國的思念未曾一日稍減,他曾專(zhuān)門(mén)寫(xiě)信到澳門(mén),給美國傳教士衛三畏,請他代購中國書(shū)籍,他在給衛三畏的信中這樣寫(xiě)道:“我感到非常孤獨,現時(shí)再沒(méi)有人與我用華語(yǔ)交談,我的中文寫(xiě)作迅速退化……當我離開(kāi)中國時(shí),我沒(méi)有攜帶任何中國書(shū)籍,你能按照信上所列書(shū)目為我購買(mǎi)嗎?”一個(gè)身處異域的學(xué)子,對自己祖國文化的眷戀,躍然字里行間。

薩伐那婦女會(huì )主要資助容閎在學(xué)校方面的費用,但他自己的生活費等則是由一個(gè)叫阿立芬的公司資助,有時(shí)會(huì )遇到困難,這需要他自己克服,他是這樣解決的:“中有二三年級學(xué)生二十人,結為一會(huì ),共屋而居,另請一人為之司飲膳。予竟力經(jīng)營(yíng),獲充是職。晨則為之購辦蔬肴,飯則為之供應左右。后此二年中予之膳費,蓋皆取給于此?!薄按送?,予更得一職:為兄弟會(huì )管理書(shū)籍?!笨梢?jiàn),他當時(shí)的大學(xué)費用除了受到資助,他自己也通過(guò)勤工儉學(xué)解決了生活費。

耶魯大學(xué)校園.jpg

耶魯大學(xué)校園

1854年,容閎正式畢業(yè)于耶魯大學(xué),成為同班畢業(yè)98人中的唯一中國人?!耙灾袊硕厴I(yè)于美國第一等之大學(xué)校,實(shí)自予始?!比蓍b是這樣評價(jià)自己在耶魯大學(xué)的留學(xué)成效的。

大學(xué)畢業(yè)了,對于一般畢業(yè)生而言,就是謀職營(yíng)生的開(kāi)始,而作為第一個(gè)在美國受西方教育的容閎,卻有著(zhù)不同于他的同學(xué)的抱負,他說(shuō):“予當修業(yè)期內,中國之腐敗情形,時(shí)觸予懷,迨末年而尤甚。每一念及,輒為之怏怏不樂(lè ),轉愿不受此良好教育之為愈。蓋既受教育,則予心中之理想既高,而道得之范圍亦廣,遂覺(jué)此身負荷極重?!?/p>

1854年11月13日,容閎與美國傳教士麥克乘坐一艘叫“歐里加”號的帆船,從美國紐約起航,這是一艘貨運商船,只搭載了容閎和麥克兩個(gè)客人,往東經(jīng)大西洋,繞過(guò)非洲好望角,經(jīng)馬六甲海峽,整整航行了154天,于1855年4月到達香港。至此,容閎自7歲入讀澳門(mén)馬禮遜預備學(xué)校,受西方教育整整20年,其中在美國留學(xué)(含往來(lái)時(shí)間)將近8年。

容閎到底帶著(zhù)怎樣的理想回到自己的祖國呢?他說(shuō):“予意以為,予之一身既受此文明之教育,則當使后予之人,亦享此同等之利益,以西方之學(xué)術(shù),灌輸于中國,使中國日趨于文明富強之境?!?/p>

容閎和他的兩位少年同伴受到西方教會(huì )的教育與支持,得到英美商人的資助,在中國與西方正面沖突的鴉片戰爭前后留學(xué)美國,一個(gè)因身體原因半途回國;一個(gè)接受教會(huì )資助條件前往英國學(xué)習醫學(xué),成為最早的中國籍西醫醫生。只有容閎一人考入美國耶魯大學(xué),完成學(xué)業(yè),成為一個(gè)回國自主擇業(yè)的海外留學(xué)生,由于當時(shí)的中外隔膜,他的回國生涯注定充滿(mǎn)了曲折與傳奇。

容閎成為近代中國海外留學(xué)第一人,絕不是偶然的,是世界歷史發(fā)展到這個(gè)時(shí)期的一個(gè)必然產(chǎn)物,是世界融合過(guò)程中,由人員、商務(wù)往來(lái)到文化、科技交流的大勢所趨,如果不是容閎,也可能是別的人,時(shí)勢使然。
容閎的留學(xué)是個(gè)別事件,當時(shí)中國與西方文化、科技交流的鐵幕依然堅固,但他的回國,卻可能對自己的國家和民族產(chǎn)生深遠的影響。

正是容閎留美歸來(lái),開(kāi)啟了中國近代史上海外留學(xué)之序幕。